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维权人士为何成了诈骗嫌疑人?]
刘逸明文集
·官员将抵制强拆的村民殴打致死该当何罪?
·中国领导人的肖像特权
·访民送锦旗被拘留羞辱了谁?
·薄熙来窃听高层电话显示其官德败坏
·政改信号还是引蛇出洞?
·圈养活人卖肾,人性之恶还是制度之恶?
·云南爆炸案,无辜死者背黑锅?
·中国会向菲律宾开火吗?
·江泽民遭冷落背后有何政治玄机?
·赖昌星被判无期徒刑毫无悬念
·妻儿不得旁听,对曹海波的审判见不得光?
·杨佳纪录片上映,上海警方为何有话说?
·平反“六四”是历史必然
·摸宝马赢宝马,富人何苦要拿穷人寻开心?
·“六四”二十三周年的平反呼声震撼人心
·应该割掉计划生育这一制度毒瘤
·敏感人士需要对“被自杀”盛行提高警惕
·引产孕妇为何成了“卖国贼”?
·审计风暴与铁道部天价宣传片
·大火真相与网络“谣言”
·没有悬念的李旺阳尸检报告
·村民为何要围攻干部和袭警?
·《新快报》遭整肃传递政治信号?
·中国媒体在夏日迎来严冬
·画地为牢锁不住冯正虎自由的灵魂
·薄熙来与其治下的文字狱
·云南巧家爆炸案,岂能道歉完事?
·金牌大国与“东亚病夫”
·劳教制度该修改还是该废除?
·高官夫人薄谷开来的“免死金牌”
·徐怀谦自杀的可敬与可悲
·江泽民出书与中共“十八大”
·难以遏止的中国贪官外逃之风
·自杀式爆炸为何层出不穷?
·讨伐中宣部,作家失自由
·王立军案官方通报证实四大传言
·警察为何屡屡开枪杀人?
·薄熙来被“双开”后的归宿
·事业单位处分规定泄露了“国家机密”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意味中国文坛崛起?
·没有真相的四川泸州群体事件官方通报
·泸州事件责在“暴民”还是恶警?
·“十八大”能否推动官员财产公开?
·“十八大”权力分配的意外与不意外
·该不该为胡锦涛裸退唱赞歌?
·罪恶深重的劳教制度为何还要延续下去?
·毕节惨剧难止中国孩子噩梦
·层出不穷的中国官员艳照门
·审判非法拘禁者莫漏了幕后黑手
·习近平是否推行政治改革的风向标
·丈母娘在鼓励女儿当二奶?
·大学生李孟阳普法何罪之有?
·力推网络实名制的醉翁之意
·刘逸明:中国的政治改革刻不容缓
·南周事件催生民间新气象
·从禁片播出到《南方周末》惨遭“强奸”
·中国上空的雾霾为何挥之不去?
·难以置信的中国基尼系数
·中国的人大代表代表了什么?
·《看历史》遭停,谈论台湾民主也犯忌?
·中国被称最大“网民监狱”当之无愧
·评截访人员获刑与劳教制度暂停
·相亲遇上按摩小姐该怎么办?
·容得下尖锐批评,为何不释放政治犯?
·春晚为何成了溜须拍马大舞台?
·多少该公开的信息沦为了“国家机密”?
·成龙之怒与毛新宇之怒
·中国的政治改革成为泡影
·维权人士为何成了诈骗嫌疑人?
·城管打人与城管挨打引发的舆论狂潮
·死猪水上漂与舌尖上的中国
·马三家劳教所——中国的人间地狱
·“被精神病”能否因《精神卫生法》而终结?
·少女坠楼为何酿成举世关注的“群体事件”?
·记者在中国依然是高危职业
·国家信访局为访民画饼充饥
·农业部拿中国人作转基因试验?
·强“拆”中国驻外大使馆的行为艺术
·女歌手吴虹飞被刑拘是典型的以言治罪
·法官集体嫖妓重创法治中国美梦
·洋奶粉出丑让中国奶粉抓到了救命稻草?
·权力的狂妄让邓正加死不瞑目
·“七条底线”目的是钳制网民言论自由
·广州警官张胜春被停职说明了什么?
·官方“喉舌”造谣“东京申奥失败”为何无人追究?
·处死夏俊峰进一步撕裂中国社会
·被遗忘的辛亥革命武昌首义功臣徐达明
·刘萍的三宗“罪”羞辱中国法制
·六年刑期将把冀中星送上绝路
·《新快报》记者接连被抓传递什么信号?
·拒绝律师会见维权斗士郭飞雄是做贼心虚
·查扣“禁书”的中国海关沦为权力走狗
·视炮轰微信色情是当局打击微信前戏?
·不屈的流亡者,不死的爱国心
·计划生育是亟待切除的“恶性肿瘤”
·如何才能废掉贪官的床上功夫?
·执法者犯法岂能让纳税人和国家买单?
·中国已经成为最肮脏的国度?
·反腐肃贪更需制度之剑
·民间人士拍纪录片何罪之有?
·香港沦陷不再是天方夜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维权人士为何成了诈骗嫌疑人?

   安徽省利辛县维权人士孙旭东因为帮助多位拆迁户维权,结果被警方抓捕,并被检察院提起公诉。抓捕和公诉孙旭东的理由竟然是指责孙旭东“采取向他人许诺包打赢官司”的手段,“骗取了他人20600元人民币”。
   
   为了GDP的突飞猛进和自己腰包的鼓胀,中国的地方政府几乎都在这些年大兴土木,大搞形象工程,疯狂掠夺农民的土地和拆除居民的房屋。如果说上个世纪的访民主体主要是冤假错案的受害者,那么,今天的访民主体绝对非失地农民和失房居民莫属。即使是在本该家人团聚的春节,依然有不计其数的访民在京城和省会城市的大街小巷穿梭。
   
   不可否认,因为文革以及经济条件有限等原因,在当今中国的中老年人当中,文化程度高者所占的比例并不高。在大城市或许情况要好些,在一些落后城市和乡村,能读完高中的人恐怕是寥寥无几。当然,虽然有些人的文化程度比较高,但写起文章来依然会力不从心,在遭受不公正待遇时,依然得请业内人士帮忙写材料。


   
   利辛县地处安徽省西北部,属于淮北地区,历史上,利辛县曾几度“改嫁”,不是隶属于阜阳,就是隶属于亳州。2000年,先前属于阜阳管辖的利辛县再度划归亳州。古往今来,安徽都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但是,即使徽商闻名中外,安徽的经济却一直难以称雄中国。各种资料显示,利辛县并不富裕,不过,这并不妨碍当地官员学习其它地方的官员以建设为名进行权力寻租。
   
   最近这些年里,利辛县同样在不断上马形象工程和大搞房地产开发。按说,在进行这方面活动时,只要遵守国家的基本政策和尊重民众的意愿,并按照市场价格对失地、失房者进行赔偿,那么,民众不会不欢迎。可是,为了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官方给民众的赔偿价格往往远远低于市场价格,一些失房居民拿着赔偿款往往连二手房都买不起。
   
   不过,官不怕你穷,鬼不怕你瘦,因为司法机关甚至黑社会成员都可以为官方的征地、拆迁保驾护航,所以,即使民众一万个不情愿,也得忍受失去家园和土地的痛苦。之前有些积蓄的人还可以重新安居乐业,而之前就一贫如洗的人可能就得过上无家可归颠沛流离的生活。
   
   当然,随着时代的发展,中国民众的权利意识应该是越来越强了,一部分失地、失房者选择了忍气吞声,另一部分则选择了向权力说不,希望以逐级上访或者诉诸法律的方式来解决自己遭遇的问题。不管是上访还是打官司,都不是空口说白话,而是需要材料的,部分访民可以自己写材料,部分访民只能是请人代劳。
   
   孙旭东作为一位公民,自己肯定遭遇过侵权行为,他不仅对自己的权利被侵犯难以忍受,对于他人的权利受侵犯同样是义愤填膺。因为在利辛当地小有名气,很多人知道他会写状子,而且熟悉上访、打官司的流程,所以,不少访民都会向孙旭东求助。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有人找去帮忙,孙旭东自然不会推脱。
   
   据悉,孙旭东先后帮助马芳、王广翠、康飞、张化彬等多位访民撰写材料,共收取20600元人民币的费用。虽然收费了,但是,根据双方的约定,官司如果打败,就一分钱不收。言外之意,到了那个时候,原先收取的钱也可以退回。这种约定对于那些经济困难的人可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因为谁都不希望付出去的钱打了水漂。不仅是孙旭东,其实,在律师界,这种情况非常普遍,很多律师都会跟当事人或者其家属签署风险合同,一旦官司败诉或者是达不到目标,只收取旅差费或者是连旅差费也全额退还。
   
   孙旭东帮助多位访民写材料,从受助者的口供来看,孙旭东为此付出了不少辛劳,很多材料都是写得非常厚。为这么多访民写一大堆材料,收取20600元的报酬,从付出该有回报来说毫不过分,更何况还承诺在输官司的情况下可以退款呢?公诉人的《起诉书》当中称孙旭东以包打赢官司为诱饵骗取他人钱财,这种指控从多个方面讲都难以成立。
   
   众所周知,在一个法治社会,只要有理有据,打赢官司基本上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但在中国却未必,因为司法不独立,司法机关被官员操控,只要是民告官的案件,即使理直气壮、证据确凿,法院依然可以判你败诉。恰恰相反的是,即使你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只要得罪了官方,官员就可以指使司法机关将你抓捕和公诉、判刑。这两种情况在当下中国都能找到无数的例证,中国司法机关的公信力之差与这有很大的关系。
   
   从所谓“受害人”的陈述看,孙旭东所住的房屋非常破旧,可见他的经济条件并不宽裕,在帮助他人撰写打官司材料时让别人预付部分费用是完全值得理解的。孙旭东或许真的作出过包打赢官司的承诺,但是,这不能说明孙旭东有骗钱的恶意,或许在他看来,中国是可以实现有理便能胜诉的,所以,他才会信心百倍,认为胜券在握。
   
   因为帮助他人告官,孙旭东在利辛当地可以说早就成了官方的眼中钉,当地官员一直都在找机会对他进行打击报复。孙旭东在帮助他人维权的同时并无违法行为,所以,当地官方最终就只能以他涉嫌骗取受助者钱财为由对他实施抓捕。孙旭东被抓捕和被公诉,显然与当前的法律精神不符。孙旭东的辩护律师,曾经帮助农民企业家孙大午辩护的著名律师朱九虎在辩护词中认为孙旭东与《起诉书》中所谓的“受害人”之间的关系是民事合同关系,属于民事法律行为,而不是刑事诈骗行为。
   
   事实上,虽然官司打输了,但是,所谓的“受害人”均未亲自向孙旭东讨要预付款,其中一位只是委托他人代为讨要,因为孙旭东不知道真假,所以加以拒绝。这一情况可以从“受害人”的口供中轻易地看出,而口供当中还明显出现了警方诱供的痕迹,并且与孙旭东的录音证据不符。据此可知,事实上,双方并未出现经济纠纷。
   
   早在1992年,公安部发布的《公安部关于严禁公安机关插手经济纠纷违法抓人的通知》就要求,“一、各地公安机关承办经济犯罪案件,必须严格执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案件管辖的规定。要正确区分诈骗、投机倒把、走私等经济犯罪与经济合同纠纷的界限,准确定性。凡属债务、合同等经济纠纷,公安机关绝对不得介入”。1995年,公安部又发布了《公安部关于严禁越权干预经济纠纷的通知》,据此,警方不得插手和干预经济纠纷,而孙旭东案中,警方更是在走极端,插手和干预一个还没产生经济纠纷的民事合同和民事法律行为。
   
   既然纠纷根本就没有发生,为何孙旭东涉嫌诈骗的刑事程序被触发?显然,“受害人”受到了官方的压力,为了达到追究孙旭东刑事责任的目的,“受害人”只能与官方配合。中国媒体曾经报道过拆迁户因为讨要拆迁款被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刑的案例,孙旭东案跟这明显有相似之处,性质同属于司法构陷。从孙旭东的案子看,一些地方政府为了打击当地维权人士可谓不择手段,孙旭东案具有很强的代表性和标志性意义,估计孙旭东案不久以后就要开庭审理,一旦孙旭东被以诈骗罪判刑,类似的司法构陷恶例或许还会层出不穷,而民众对司法机关的不信任还会继续。在此,奉劝安徽利辛官方能悬崖勒马,无条件释放孙旭东,否则,将遭到国内外舆论的炮轰,并被钉在中国法制的耻辱柱上。
   
   2013年3月10日
   
   (《零八宪章》月刊首发,欢迎转载)
(2013/03/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