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七)]
江中学子
·赌场5
·赌场6
·赌场7
·赌场8
·赌场9
·赌场10
·赌场11
·赌场12
·赌场13
·赌场14
·赌场15
·赌场16
·赌场17
·赌场18
·赌场19
·赌场20
·赌场21
·赌场22
·赌场23
·赌场24
·赌场25
·赌场26
·赌场27
·赌场28
·赌场29
·赌场30
·赌场31
·赌场32
·赌场33
·赌场34
·赌场35
·赌场36
·赌场37
·赌场38
·赌场39
·赌场40
·赌场41
·赌场42
·赌场43
·赌场44
·赌场45
·赌场46
·赌场47
·赌场48
·赌场49
·开赌场50
·开赌场51
·开赌场52
·开赌场53
·开赌场54
·开赌场55
·开赌场56
·开赌场57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58(图)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59(图)
中共线人光头夫妻(光头说:“百姓斗不过政府,跟政府作对死路一条!”)
·慎入!中共线人光头夫妻(组图)
·光头夫妻1(图)
中共线人超生户欧阳兄弟(兄绰号明明,五个子女;弟绰号“瘌子”,二个儿子)
·中共线人超生户欧阳兄弟(图)
·中共线人超生户欧阳兄弟(图)
·超生户1
·超生户2
·超生户3
·超生户4
·超生户5
·超生户6
·超生户7
·超生户8
·超生户9
·超生户10
·超生户11
·超生户12
·超生户13
·超生户14
·超生户15
·超生户16
·超生户17
·超生户18
·超生户19
·超生户20
·超生户21
·超生户22
·超生户23
·超生户24
·超生户25
·超生户26
·“瘌子”假装打电话27(图)
·超生户28
·超生户29
·超生户30
·超生户31
·超生户32
·明明假装打电话33(图)
·超生户34(图)
·儿童监控团35(图)
·慎入!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36(图)
·慎入!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37(图)
·慎入!雪天,“儿童监控团”38(图)
·慎入!雪天,“儿童监控团”39(图)
江西宜黄特务和线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七)

2013年1月28日江西宜黄官员拟出第六份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七)

江西宜黄官员针对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接连拟出五份黑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七)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七)

县法律援助中心竟然参与拟黑协议,可见,县法律援助中心也是“挂羊头,卖狗肉”,打着“法律援助”的幌子为虎作伥干龌龊之事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七)

江西宜黄官员拟出第五份黑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七)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七)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七)

    2012年11月26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明天上午见面谈。11月27日我俩到县信访局,罗局长接谈,在场的还有二名南门路居委会女工作人员等。罗局长拿出一份拟好的协议交给我俩,我俩看了一下,一名女工作人员坐在附近拿手机对我俩拍摄。我俩说协议有些地方还要修改。罗局长勉强同意给一份协议让我俩带回去看。相比之前四份黑协议,这份黑协议狡辩力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堪称当局又一杰作:一、协议将我1996年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含糊其辞写成“打架纠纷”,并狡辩说“发生打架时的人证、物证等均已丢失,无法求证。”事实并非如此,除我保存的病历外,当时参与处理此事的宜黄一中党委书记汤长英目前仍未退休,姜新的亲戚姜明现任宜黄县黄陂镇长……可见,此事相关的人证、物证等均未丢失。当局所称“乙方自愿放弃对宜黄一中和姜新等人追责的诉求”可谓不打自招,恰恰说明宜黄一中和姜新等四人对我1996年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当局一方面狡辩说“人证、物证等均已丢失,无法求证”,一方面却又承认宜黄一中和姜新等四人对此事负有责任,岂不是自相矛盾,自己打自己嘴巴?二、当局所称“如生活确实困难,可考虑适当延长续签”也只是空头支票,口惠而实不至,续签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一年只给六千元,五年仅能拿到三万元,苛刻至极;三、此协议原本是针对我1996年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但当局企图通过此协议“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将我俩目前和今后所有的合理诉求加以限制彻底堵死,显然是非法的。相比之前黑协议中“保证不再以任何理由上访”、“不得提出其它任何要求”,这份黑协议所称“如有其它诉求,也必须保证通过正常合理合法途径予以解决”措词更委婉一些,但换汤不换药,仍是非法条款。在当局司法黑暗的现状下,百姓有冤无处伸,何谓“正常合理合法途径”?恐怕当局也无法自圆其说,给不出让人信服的解释。换言之,只有宜黄县官员保证秉公执法不再打击报复我全家,保障我家合法权益,我俩才能做到“如有其它诉求,也必须保证通过正常合理合法途径予以解决”,试问宜黄县官员能做到吗?

    12月4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明天上午见面谈。12月5日我俩到县信访局,弟李永强毕业证被扣留一事,罗局长仍敷衍说还会去协调,不说具体何时解决。我1996年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罗局长问我俩签不签协议(第五份黑协议)。我俩说协议有些地方需要修改,提出几点修改意见。罗局长说他和叶县长(县常务副县长叶峰)、彭书记(凤冈镇人民政府党委书记彭武)商量后再答复我俩。此外,罗局长还威吓说如果你俩去北京非正常上访会被严办。我俩等待日期远超过信访条例规定的答复时间,如果当局继续欺骗拖延,我俩只能再次赴京上访喊冤。何谓“非正常上访”?不同的时代有截然不同的解释:在“落后、腐朽、吃人”的封建社会,有冤无处伸的百姓采取举状纸喊冤、穿状衣喊冤、拦官轿喊冤等方式表达诉求,官府不认为是违法行为;如今“和谐社会”,有冤无处伸的百姓采取同样的方式表达诉求,却被政府扣上“非正常上访”的罪名,遭受打击报复和迫害,无疑是雪上加霜。如果宜黄县官员言必信,行必果,真正做到“有法必依,执法必严”、“以理服人,以情动人”,我俩还用得着千里迢迢一路奔波去北京“非正常上访”吗?在宜黄县,官员可以肆无忌惮违反国务院信访条例,践踏刑法、宪法,而有冤无处伸的百姓却要因“非正常上访”受到严办,“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宜黄县已无公平公正可言。宜黄县官员煞费苦心接连拟出五份黑协议,被我俩在网上披露后,当局恼羞成怒,如今说要“严办”我俩,可谓图穷匕见杀机毕露。无论遇到什么情况,我俩都不会自残更不会自杀,如果我俩遭遇不测,在未查明真正原因之前,宜黄县官员做案嫌疑最大。

    12月10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明天上午见面谈。12月11日我俩到县信访局,罗局长接谈,在场的还有南门路居委会陈主任等。弟李永强毕业证被扣留一事,罗局长仍敷衍塞责,不说具体何时解决。我1996年宜黄一中校园内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罗局长说:“我和彭书记商量了一下,协议中‘同时,如有其它诉求,也必须保证通过正常合理合法途径予以解决’可以删除。”我俩提出:协议所称“人证、物证等均已丢失,无法求证”与事实不符,也应删除。罗局长不同意。事实上,人证、物证等均未丢失(上文已阐明此事,此处不再赘述)。按理说,处理一切事情都应以事实为依据,事实则由证据来证实,证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一件事“人证、物证等均已丢失,无法求证”,岂不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换言之,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唯一的结论是,这件事根本不存在,完全是捕风捉影和子虚乌有!当局故意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指鹿为马说“人证、物证等均已丢失,无法求证”,并企图以几千元为诱饵骗我俩签此黑协议,显然是为日后狡辩我俩做准备。

    12月26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周五见面谈。12月28日我俩到县信访局,罗局长勉强同意删除协议中“人证、物证等均已丢失,无法求证”,随后叫人打印了几份修改后的协议,耍花招说:“你们先在协议上签字,我们再打钱到你账户上。”我俩不同意这一做法,说:“先签字后领钱不是正常手续,不可靠。”事实上,我俩早在 9月26日就将一个农行活期存折(无卡)交给罗局长,宜黄县官员将三千元打入存折,之后多次将这个存折拿给我俩看,企图以三千元为诱饵骗我俩签黑协议,未得逞后,政府工作人员保管该存折。按正常手续,双方应一手交钱一手签字,即当局将存有六千元(2012年度生活困难救助金)的存折交给我俩,我俩在协议上签字,双方当面两讫。现在,罗局长耍起了先签字后打钱的花招,显然是别有用心。

    2013年1月4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这两天落实处理方案。但过去了几天也未落实。1月6日下午,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明天上午见面谈。1月7日我俩到县信访局,罗局长故伎重演,又拿出几份协议和一盒印泥,说:“你们先在协议上签字按手印,我们再打钱到你账户上。”我俩坚持说要一手交钱一手签字。罗局长脸色一沉,怒气冲冲地说:“你们不相信就算了,由你们怎样,大不了我不当这个局长……”周学平副局长走过来,接茬说:“我们都不愿在这里(县信访局)呆,希望你们多去‘外面搅’(即“赴京非正常上访”),我们好调到别的部门去,你们去外面搅我们还要感谢你们……”我俩说:“之前两次签协议都是一手交钱一手签字。弱势百姓面对强势政府,先签字后打钱不是正常手续,不可靠,如果签字后你们翻脸狡辩说已经给了钱,我俩找谁说理去?难道宜黄县委县政府还担心会被我俩耍了……”双方争论十多分钟后,罗局长勉强同意一手交钱一手签字,说:“这个星期内落实处理方案。”1月10日(周四),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在开会。”1月11日,我俩又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我在市里开会,下周四之前双方签字落实处理方案。”孔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鸟无翼不扬,人无信不立。诚信是一个人做人的基本品质;一个为官者取信于民的基本要求;一个民族乃至一个国家的立国之根、发展之基、强国之本。宜黄县官员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拖延,出尔反尔花招百出,损失的是政府的公信力。

    1月17日(周四),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一周之内可以落实。1月22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在转账,本周会到账。”1月28日上午,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钱已到账,叫我俩来信访局签协议。我俩到县信访局,半个多小时后,罗局长来了,他叫人拿来几份协议,把存有六千元的存折给我俩看了一下,叫我俩在协议上签字按手印。我俩说:“等凤冈镇人民政府派的人来了,三方在场,我俩就签字、按手印。”罗局长听后打手机通知凤冈镇派人来签字、盖公章。二十多分钟后,凤冈镇派来一男工作人员,三方在协议(一式三份)上签字、盖公章、按手印后,罗局长将存有六千元的存折交给我俩。弟李永强毕业证被扣留一事,罗局长说还会去协调,不说具体何时解决。

    2月1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问弟李永强毕业证被扣留一事何时解决。罗局长说年后再去协调。2月16日上午,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现在没空,正在处理一起杀人 的事(2013年2月15日中午,宜黄县仙三都村发生一起二名小孩被人砍伤后抛入河中事件),二个小孩被人杀了,昨晚忙了一个通宵。”2月20日我俩打罗 局长手机,罗局长说他在开会。2月21日(周四),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下周我和彭书记(凤冈镇党委书记彭武)一起见你,我再去省里走一 趟。”2月27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在开人大会。”3月1日(周五),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他明天要去外地学习一周。我俩询问毛县 长(县长毛宗保)、叶县长(常务副县长叶峰)手机号码,罗局长拒绝透露,说彭书记会和县长联系,叫我俩下周一找彭书记谈。3月4日我俩打彭书记手机,彭书记说:“叶县长招商引资去了,估计三四天才会回来。”

附文(李志强自拟的协议):

协议(A)

甲方:宜黄县凤冈镇人民政府

乙方:李志强

丙方:宜黄县信访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