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依法治国 请中共先管好自己的特务]
石三生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中央“下大气力”抓信访,能否“零容忍”?
·火星都能去,为何“依法治国”这么难?
·龙应台的愚昧与龙粉的愚蠢很匹配
·龙应台的“自卑”与陈小鲁的“感觉良好”
·杨恒均的裙子与龙应台的胡子
·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阎连科是一条别有用心的“丧家犬”
·鸟治时代
·鸟治时代
·劳动也创造噩梦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宪法?
·霍金是扯淡、还是故弄玄虚?
·霍金走红与魏则西之死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从习总玉言到现实的距离
·蔡英文固执己见 “九二共识”尴尬谢幕
·习总的“六个必须”缺了什么?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
·法治的昏聩登峰造极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网友告政府”就是一笑话
·高考与诺贝尔奖
·且慢吹嘘聂树案再审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人民日报对“反腐败”自信的离谱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可信吗?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三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四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五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六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七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中国的法治:一边鞠躬;一边作孽
·南海仲裁案,德国鬼子出了个馊主意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第二巡回法庭为何不扫门前雪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二)
·连上帝都感到意外的巧合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三)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五)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令人窒息的理想
·也谈“刘刚改了密电码”
·“四亿九”祭
·“四亿九”之后
·推荐顾晓军、刘刚、郭文贵联袂角逐诺贝尔奖
·请王岐山书记主持公正
·后周永康时代
·等于零的人生
·再谈“刘志军倒下无所谓”
·这些年,那些事
·借海航十个亿,与郭文贵对赌
·小鸟与郭文贵
·西诺与文贵
·郭文贵与“发不会”
·特朗普、郭文贵及最赚钱的生意
·郭文贵事件之假想
·美国的月亮是真的圆
·刘大湿与十三省
·紫禁城月下放人 郭文贵初战告捷
·马云避实就虚 刘刚连遭辟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依法治国 请中共先管好自己的特务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二百七十一
   
   为了生活,尽管努力检讨自己:无法给中共唱赞歌;就宁肯只做一件事---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中国著名作家、大思想家顾晓军先生。但匪夷所思的是,不知中共吃错了什么药?莫说什么要容得下“尖锐批评”了;便是连老百姓向西方推荐老百姓这种对中共百利而无一弊的事儿,都要横加干涉!
   


   你们删文、封杀也已经是很不对的了。怎么可以连我的谷歌浏览器都要捣毁呢?一个星期了,搜索框总是发神经似的跳来跳去、让我无法输入搜索内容。这是为什么呢?重装了两次都白费。谷歌还好意思称自己是世界上最安全的浏览器吗?好像谷歌至今还在悬赏百万美元寻找能攻破自己的黑客吧?我石三生能够证明谷歌已经被操控,那一百万美元是不是应该发给我呢?
   
   这几天,我看到、听到“依法治国”的声音不绝于耳目。似乎中共终于明白了自己执政以来的荒唐!如果真想为了中国百姓好,早该如此啊!“民无信不立,国无法不治”。这可是个连万恶的封建社会的皇帝们都懂的道理啊!中共怎么会到今天才懵懵懂懂呢?
   
   记得,顾晓军先生说:“打架的张三与李四不论谁赢,中国都只能走平民主义道路”(大意)。顾先生还说“依法治国,其实是常识。有法不依,自然就可以人治、权治、警察治、特务治、意识形态治、关系治等等了。因此是不是依法治国,是衡量一个国家文明不文明的标尺。”石三生我无党无派,张三、李四都与我相隔十万八千里。以我短浅的目光,或许还看不清中国走平民主义道路的时间表。但我相信顾先生说的《依法治国是分水岭》肯定没错。在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选择了民主制度,几乎所有的文明社会都选择了依法治国之后。占据了全世界人口五分之一、又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中共会继续荒唐到坚持什么“理论自信”、自欺欺人吗?
   
   多么荒唐!石三生我一桩涉案不足200万的经济纠纷,竟然因潍坊市政府参与疯狂伪造相关证据,至今六年多了都还未终讼。只因奎文法院做假案,连我的老母亲都被活活吓死了!中共拍拍自己的胸脯,真就不知羞愧二字吗?山东高院已经做出了终审判决。潍坊市国土局竟然还在琢磨着寻找另一条途径---继续颠倒黑白。山东省检察院抗诉不赢!潍坊市国土局上诉还是输!怎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又要当草纸了吗?除了依法行政,难道潍坊市国土局与市政府还要动用黑社会不成?
   
   是了,堂堂的中共领导下的潍坊市政府当然不屑于当真动用“黑社会”的,因为政府自己就豢养着比黑社会更见不得人的特务组织。石三生我一直都想不明白---当初、2011年初的时候,中宣部业不知发的哪门子疯,竟然把“若要富贵花不开 须叫钱云会死明白”这句话理解成要颠覆中共的大逆不道的言论。以至于要动用秘密警察又是审讯又是留案底的。
   
   中宣部啊中宣部,你们缺德不缺德?石三生我一小老百姓,那经得起你们恐吓啊。你们搜不到我,我也明知那冒充潍坊市政府民意调查员的女特务是骗我,不还是吓的立刻跑去自投罗网了?见了特务,我不是把什么都交代了吗?对了、统统招供了,就是对狗屁“茉莉花革命”不感兴趣。不是特务最后要求我加一句“保证不参与茉莉花革命,不上街散步”吗?
   
   中宣部啊,我现在才明白:你们那里是害怕我上街散步!你们是想方设法、机关算尽都希望逼我上街去啊!你们骚扰人家房东的意思,不就是想让我居无定所、住不起酒店,就只能上街吗?就我、一上街,你们不就立刻可以出动特务将我抓个现行吗?
   
   而一旦我被抓了现行。别说与潍坊市政府争讼了,只怕连人权都要被剥夺了吧?我正与潍坊市政府进行的行政赔偿诉讼的案子不就不了了之了吗?多么歹毒的阴谋诡计啊!中宣部,你们真的是些都丧失了良知的人类组成的吗?石三生我已经这么悲惨了,家破母亡了!你们还想着法儿整我、逼我、恐吓我,不欺心吗?我真的想不明白---中共为什么会不惜动用高级特务逼民为匪呢?是民脂民膏搜刮太多、吃饱了撑的吗?
   
   真想依法治国,就请中共先管好自己的特务吧!已经执政快七十年了,中共为什么还是习惯于将自己当成一个地下组织呢?
   
   【石三生 2013年3月5日星期二 03:01 中国•潍坊】
(2013/03/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