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就油条国标修改致卫生部陈竺部长的信]
石三生
·习总为何在政法会上讲“忧患”?
·晴天霹雳---周小平首倡“中国梦”
·罗援若武统 民主做先锋
·石三生与小粉红
·周小平主席力助周涛重掌春晚?
·石三生将编、导史诗巨制《三周魂销》
·小粉红坚壁清野 顾晓军枉费心机
·小粉红与赵忠祥也有一腿?
·小粉红己身不修,何以平天下?
·小粉红越界刷屏 蔡英文应对失措
·周涛若复出,春晚必成史上最艳夜
·扬言武统的罗援少将是逃兵?
·周涛复出主春晚 韩国议长悔不迭
·国台办耍金箍棒 蔡英文偷着乐
· 小粉红旁敲侧击 问世间何为正道
·鲁迅不倒 天理难容
·绝对奇迹--比平邑矿难更奇的山东奇迹
·可怜的鲁迅,可悲的语文
·一百年间两二货:周小平与周树人
·问孟建柱:政法委也不能干预司法吗?
·辛亥革命百年后,人民开始怀念慈禧
·央视春晚弃有污点演员,却用艳荡的主持
·李克强舍近求远为哪般
·国务院管不好住,能管好农民的嘴吗?
·抗议谷歌、抗议网络流氓
·给国务院并织金县纪委献一策
·温家宝是一个好总理吗?
·报告习总:这里有一个被丢下的贫困群众
·博客中国意欲何为?
·金正恩到底打了谁一耳光?
·冤狱23年的陈满之高尚羞煞窦娥
·云南、海南与福建三起冤案统一口径为哪般?
·陈满的境界与邓小平一般高
·如此司法进步
·有意思:周小平说方兴东是个大忽悠
·台湾地震了,春晚还演吗?
·欲加“武威三记者”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地震与安倍及春晚
·周小平是谁的国师?
·春晚与正能量
·团中央“娱乐化”一瞥
·若老能养老,干部能养干部吗?
·龙应台与周小平的暧昧令人作呕
·龙应台的轻佻与虚伪
·谁“伪造”了龙应台的两份声明?
·谁是龙应台的后台?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序)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一)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二)
·龙应台为周小平已神魂颠倒
·卖艺也卖身
·蔡英文与龙应台及小粉红
·肖仲华与周小平
·中纪委也学会了吹牛?
·中纪委何时扫荡“地主帮”?
·“负能量”缺席是“五个一百”的耻辱
·蔡英文回应石三生
·复旦博士于迎丽装傻为哪般?
·阎肃“假去世”与山东老汉“活人出殡”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习总回应石三生?
·两会代表到底怕什么?
·留美女生主犯忏悔:自由是恶魔
·华东师大学者自杀,证明上帝如白痴
·李克强的创新与唐僧的紧箍咒
·党媒姓党,却炒作一个神经病
·揭开任志强“反党”的画皮
·国务院意见扰民 党媒辩解更添堵
·拆了败家的鸟巢如何?
·鸟巢是恐怖分子的老巢?
·仰慕白痴的姚晨为何有八千万粉丝?
·鸟巢怎可能不腐败?
·鸟巢为何成禁区?
·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史学奇才自杀是因为作假吗?
·史学天才林嘉文或装死
·党媒姓党,只是不懂常识与常理
·于丹与北大终于要合伙坐实“天才少年”
·王毅响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已过时
·鸟巢的回应---边自夸;边删贴
·推荐顾晓军、潘基文、蔡英文联袂角逐诺奖
·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马彩云法官被杀,官方应公开真相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油条国标修改致卫生部陈竺部长的信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二百七十
   
   尊敬的陈部长:
   


   首先,请原谅我的不逊,当我看到《卫生部关于征求调整硫酸铝钾等12种含铝食品添加剂使用规定意见的函(卫办监督函〔2012〕1185号)》时,竟随口说了两个字---荒唐。
   
   当然,我是知道陈部长宰相肚里能撑船,是不会计较的。毕竟错在卫生部的专家,而不是我。看到您们表示要公开征求全社会的意见,我想自己有必要阐明一下自己的观点。说句不客气的话,可能全中国、就我一个人可以发表真正高明而又有价值的意见了。
   
   对征求意见稿中的“调整硫酸铝钾和硫酸铝铵使用范围、用量。将硫酸铝钾和硫酸铝铵的使用范围“06.03小麦粉及其制品”减少为“06.03.02.05油炸 面制品”和“06.03.02.04面糊(如用于鱼和禽肉的拖面糊)、裹粉、煎炸粉。””我表示完全赞同。因为发酵类的面食制品,原本就不该使用含铝的复合型膨松剂。卫生部此举,乃是纠正以往的错误,无可厚非。
   
   但对该调整中的“用量不变”。则表示完全无法理解。查《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1))》,得知原06.03小麦粉及其制品”的最大使用量为“按生产需要适量使用”。也就是说卫生部修改后的标准仍然是“按生产需要适量使用”。
   
   陈部长,想必您也清楚,中国人的饮食习惯、几千年来传承的最大特点,就是比较随意。“按需要适量使用”,无非就是告诉生产者可以根据自己的习惯自作主张。作为以每kg产品铝残留量不得超过100mg这样一个相当微观的指标来说。尊敬的陈部长,我想就是您亲自动手,都不知道“适量”到底是个什么概念吧?尤其是油条加工者这一行当来说,张三的“适量”,未必就是李四的“适量”。稍微眼高手低,就可能差出数倍之多。因为“按生产需要适量使用”造成的误差之大,媒体屡有报道,动辄不是超出国家标准多少倍,就是同行之间的铝残留量相差了几倍甚至十几倍、几十倍。
   
   陈部长,既然卫生部、各界专家以及老百姓都普遍意识到了食用油条“铝超标”带来的危害。我认为此次修改,卫生部应该拿出具体的参数来。坚决取缔“按生产需要适量使用”这样一个连国标制定者都不知所云的概念。
   
   根据我当初研究出一项全国首创的油条制作技术(该技术比上市公司安琪酵母的早了足足五年以上,因故一直未能推向市场)时的体会,解决制作油条时的添加剂具体使用量,应该非常简单:
   
   一、是用倒逼法,首先确定膨松剂中的铝含量。
   
   在《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1))》,油条制品中的“铝残留量≤100mg/kg”。参照含铝膨松剂钾明矾的使用量为10~30g/kg。我给自己的配方确定了原料中含铝量不超过3g/kg的硬指标,仅仅是含铝膨松剂的下限的三分之一,是上限的十分之一。这就把自己的配方中铝残留量的指标严格控制在了国标的十分之一之内,铝残留量约10mg/kg,已经达到了欧美国家的食品安全标准。
   
   二、以国标中不限量使用的膨松剂为主要替代对象,避免造成替代品铝残留量达标之后,又有其他有害人体健康的问题发生。
   
   陈部长,正是依据这两条指标,经过反复试验,我的发明不但一举解决了传统油条制作方法起早贪黑、生产者辛苦劳作的问题;而且在食品安全上,彻底告别了传统油条的铝超标问题。
   
   陈部长,我就不信以卫生部众多专家之能,还不如我一个普通老百姓的所思所想?明知铝超标可能对人体健康造成损害。为什么不能从生产源头上解决膨松剂的使用量问题呢?要不要我这个普通老百姓给制定国标的专家们上上课?
   
   陈部长,解决十几亿百姓食用油条的安全问题,可就看您如何抉择了。继续“按生产需要适量使用”,必定会遗患无穷、殃及子孙。而制定一个“适量”的具体值,让“国标”不再成为一个空洞、缺乏执行力的符号,则只在您及众专家的一闪念之间。
   
   热忱欢迎所有关注自己健康的人们,都来支持石三生的提议----要求卫生部彻底取缔“按生产需要适量使用”这一荒唐的概念。
   
   【石三生 2013年3月3日星期日 中国•潍坊】
(2013/03/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