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专制等于腐败]
匣子说话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专制等于腐败

    黑匣子主义认为,“腐败”云者,本来是针对民主体制而言的,指的是原本健全的民主体制部分或全部的变质、变色、变味了,甚至异化了,社会公仆异化成了官僚老爷,原本为社会服务的公权力演变为当权者的私权力,用以谋取非法利益了,从而走向了民主体制的反面——异化为专制体制;并且,腐败首先是政治上的腐败,然后才有经济上的腐败,以及社会上的腐败即世风日下。而专制体制本身就是政治腐败的产物,是将本为公共的政府权力窃为一己或一党所私,“天下为君王囊橐中私产”(谭嗣同语),腐败透了顶了,不存在再腐败的问题了——还能腐败到哪里去呢?还能异化成什么呢?惟有毁灭的问题、灭亡的问题、颠覆的问题、推翻的问题、埋葬的问题,也就是进行民主革命乃至暴力革命以再造民主体制的问题。
    而像东魔毛泽东所建立的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其实就是包括政治独裁、经济独占及思想独霸等三管齐下在内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阶级全面专政,一般不叫它“专制”,或者说它不是“一般的专制”,它更不是“腐败”二字或“异化”二字所能概括得了的。
    因为毛魔即毛共魔党,他们原本就是强盗,就是窃贼,就是窃国之大盗也,并且他们不仅窃国,而且窃物,窃财,窃民,又窃心,将中国大陆一切的一切都窃为一己或一党所私。而若对着这种强盗、窃贼、窃国之大盗奢谈腐败问题或异化问题,不免滑稽可笑。那么,这不仅是对牛弹琴的问题,而且是对强盗、窃贼、窃国之大盗的抬举、包庇与纵容,只能使其窃国、窃物、窃财、窃民又窃心等罪恶行径正当化、合法化。
    而且,更有甚者,现如今,若是专门针对着后毛时代没毛之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反倒很容易让世人产生这样一种错觉:毛时代,毛魔即毛共匪党,似乎并不腐败;那么,也就是很容易让世人得出这样一种结论:还是回到毛时代去吧!
    可其实呢,后毛时代严重的腐败问题,亦如监守自盗,权力寻租,坐地分赃,倒买倒卖,暗度陈仓,或共产魔教主义二次抢劫,以至于严重的分配不公,两极分化,人性扭曲,道德沦丧,人心世道,日趋于下,等等,正是毛时代政治腐败亦即毛魔即毛共匪帮篡权窃国建立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即包括政治独裁、经济独占及思想独霸等三管齐下在内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阶级全面专政的必然后果。并且,长此以往,大陆中国必将烂透——烂得不可收拾矣!


    总之,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魔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这是因为,若要谈“腐败”,毛共匪党还不够格。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盡論中國:專制之害 甚於貪官

   
   親歷晚清、北洋、民國和中共四朝政府的周有光先生,並不看好剛獨攬中共黨政軍大權的習近平主政後掀起的反貪風暴,他認為:「貪官當然要抓,但抓了貪官不等於政府就好了,問題在於專制。」是的,無論是中國歷代封建王朝,還是中共建政之後的歷史,都表明專制之害甚於貪官,如果習近平只反貪官,不反專制,就必然跳不出專制王朝因腐敗走向滅亡的周期律。
   去年中共舉行十八大之後,習近平多次高調發出反貪宣言,網民爭相舉報表哥、房叔,大批貪官落馬,包括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中央編譯局局長衣俊卿兩位省部級高官。但是,當網民的舉報對象直指中央政治局委員及更多的省部級高官時,專制制度對貪官的保護作用開始顯現,有些實名舉報的貪腐案未被追查,舉報人反而被拘禁,多個城市還禁止民眾查詢官員的房地產資料。
   
   維護專制剝奪人自由
   周有光曾指出,中國事實上已進入權貴資本主義時代,要解決這個問題只能走民主之路,「專制,有野蠻專制,也有開明專制,走開明專制也可以解決一部份,但是不能徹底解決問題」。可以說,曾經享譽海內外的胡溫新政,如今又令人充滿期待的習李新政,都屬「開明專制」,但前者終究未能逆轉中國官場越反越貪的趨勢,後者甫登場已開始黯淡,問題都在於只反貪官、不反專制。
   經歷百年滄桑的周有光曾感嘆中國至今還不知道自由的重要,不只沒有美國前總統羅斯福所說的「四大自由」(表達意見的自由、崇拜的自由、不虞匱乏的自由、免除恐懼的自由),更談不上第五大自由,就是網絡自由。
   其實,與其說中國不知道自由的重要,不如說中共正是因為知道自由重要而剝奪人民的自由,以維護其專制。與其說中國不知道網絡自由的重要,不如說中共正是因為知道網絡自由的重要而千方百計阻礙網絡自由,當網絡成為反貪的重要突破口時,專制制度就會啟動為貪官而設的逃生門。
   
   [email protected]
   

此文于2013年03月2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