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专制等于腐败]
匣子说话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专制等于腐败

    黑匣子主义认为,“腐败”云者,本来是针对民主体制而言的,指的是原本健全的民主体制部分或全部的变质、变色、变味了,甚至异化了,社会公仆异化成了官僚老爷,原本为社会服务的公权力演变为当权者的私权力,用以谋取非法利益了,从而走向了民主体制的反面——异化为专制体制;并且,腐败首先是政治上的腐败,然后才有经济上的腐败,以及社会上的腐败即世风日下。而专制体制本身就是政治腐败的产物,是将本为公共的政府权力窃为一己或一党所私,“天下为君王囊橐中私产”(谭嗣同语),腐败透了顶了,不存在再腐败的问题了——还能腐败到哪里去呢?还能异化成什么呢?惟有毁灭的问题、灭亡的问题、颠覆的问题、推翻的问题、埋葬的问题,也就是进行民主革命乃至暴力革命以再造民主体制的问题。
    而像东魔毛泽东所建立的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其实就是包括政治独裁、经济独占及思想独霸等三管齐下在内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阶级全面专政,一般不叫它“专制”,或者说它不是“一般的专制”,它更不是“腐败”二字或“异化”二字所能概括得了的。
    因为毛魔即毛共魔党,他们原本就是强盗,就是窃贼,就是窃国之大盗也,并且他们不仅窃国,而且窃物,窃财,窃民,又窃心,将中国大陆一切的一切都窃为一己或一党所私。而若对着这种强盗、窃贼、窃国之大盗奢谈腐败问题或异化问题,不免滑稽可笑。那么,这不仅是对牛弹琴的问题,而且是对强盗、窃贼、窃国之大盗的抬举、包庇与纵容,只能使其窃国、窃物、窃财、窃民又窃心等罪恶行径正当化、合法化。
    而且,更有甚者,现如今,若是专门针对着后毛时代没毛之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反倒很容易让世人产生这样一种错觉:毛时代,毛魔即毛共匪党,似乎并不腐败;那么,也就是很容易让世人得出这样一种结论:还是回到毛时代去吧!
    可其实呢,后毛时代严重的腐败问题,亦如监守自盗,权力寻租,坐地分赃,倒买倒卖,暗度陈仓,或共产魔教主义二次抢劫,以至于严重的分配不公,两极分化,人性扭曲,道德沦丧,人心世道,日趋于下,等等,正是毛时代政治腐败亦即毛魔即毛共匪帮篡权窃国建立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即包括政治独裁、经济独占及思想独霸等三管齐下在内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阶级全面专政的必然后果。并且,长此以往,大陆中国必将烂透——烂得不可收拾矣!


    总之,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魔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这是因为,若要谈“腐败”,毛共匪党还不够格。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盡論中國:專制之害 甚於貪官

   
   親歷晚清、北洋、民國和中共四朝政府的周有光先生,並不看好剛獨攬中共黨政軍大權的習近平主政後掀起的反貪風暴,他認為:「貪官當然要抓,但抓了貪官不等於政府就好了,問題在於專制。」是的,無論是中國歷代封建王朝,還是中共建政之後的歷史,都表明專制之害甚於貪官,如果習近平只反貪官,不反專制,就必然跳不出專制王朝因腐敗走向滅亡的周期律。
   去年中共舉行十八大之後,習近平多次高調發出反貪宣言,網民爭相舉報表哥、房叔,大批貪官落馬,包括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中央編譯局局長衣俊卿兩位省部級高官。但是,當網民的舉報對象直指中央政治局委員及更多的省部級高官時,專制制度對貪官的保護作用開始顯現,有些實名舉報的貪腐案未被追查,舉報人反而被拘禁,多個城市還禁止民眾查詢官員的房地產資料。
   
   維護專制剝奪人自由
   周有光曾指出,中國事實上已進入權貴資本主義時代,要解決這個問題只能走民主之路,「專制,有野蠻專制,也有開明專制,走開明專制也可以解決一部份,但是不能徹底解決問題」。可以說,曾經享譽海內外的胡溫新政,如今又令人充滿期待的習李新政,都屬「開明專制」,但前者終究未能逆轉中國官場越反越貪的趨勢,後者甫登場已開始黯淡,問題都在於只反貪官、不反專制。
   經歷百年滄桑的周有光曾感嘆中國至今還不知道自由的重要,不只沒有美國前總統羅斯福所說的「四大自由」(表達意見的自由、崇拜的自由、不虞匱乏的自由、免除恐懼的自由),更談不上第五大自由,就是網絡自由。
   其實,與其說中國不知道自由的重要,不如說中共正是因為知道自由重要而剝奪人民的自由,以維護其專制。與其說中國不知道網絡自由的重要,不如說中共正是因為知道網絡自由的重要而千方百計阻礙網絡自由,當網絡成為反貪的重要突破口時,專制制度就會啟動為貪官而設的逃生門。
   
   [email protected]
   

此文于2013年03月2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