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匣子说话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郭国汀 发表于 3/3/2013 14:08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徐水良
   “马克思的理论体系相当严密,其中有许多正确和宝贵的东西,在批判马克思主义的错误时,不应抛弃其正确的东西,不应抹杀两位创始人,两位认真严肃的学者对社会科学理论的贡献,这是我们首先必须肯定的。 马克思主义的最大弱点,乃是其忽视人。这一错误发展到斯大林和毛泽东那里,就变成了蔑视人,摧残人。”
   
    黑匣子主义认为,马克思主义,或曰共产主义,其罪孽千条万绪,但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反对人性。
    而且,也正因为马克思主义反人性,以至于人类社会中几乎一切为“人性”所必需的最基本的人生价值或曰社会价值,亦即人之为“人”的最宝贵也最美好的东西,诸如自由、民主、人权、物权、尊严以及文明、主义、道德、法制、和谐、安全、稳定、宽容、平等、博爱、亲情、友情、爱情、真、善、美、富、贵、智……都与其格格不入,它都必须一概加以反对,并且明目张胆地反,明火执仗地反,大张旗鼓地反,轰轰烈烈地反,翻天覆地地反,昏头昏脑地反,昏天黑地地反,腥风血雨地反,完全彻底地反,怀疑一切,否定一切,破坏一切,横扫一切,打倒一切,毁灭一切——“全无敌”。
    所以,马克思主义也就是反人性主义,决不啻是“忽视人”的错误问题矣。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

   

   
    徐水良

   
   
    郭国汀编按:徐水良先生是吾目力所击民运前辈中思想理论水准最高者之一,也是有真才实学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家。徐先生经过系统科班思维训练,基础理论扎实,思想颇有深度,批判性思维突出,其文论注重理论分析,值得所有志在终结中共极权专制暴政,创建自由宪政民主新中国的全体国人学习与研究。

   
    一般人往往以为“持不同政见者”是反对马克思主义的,其实,情况往往不是这样。本人自一九七三年十月开始从事民主运动(此前约经过二年时间的准备),成为国内最早公开的持不同政见者之一,而当时,我还是一个虔诚的马克思主义者。当时只是认识到斯大林、毛泽东及文化大革命的许多错误,而对这些错误的批判,恰恰都是从马克思主义出发的。并且,当时大夜弥天,往往言不由衷,不得不讲违心话,小心翼翼。连列宁主义的错误,也是在其后几年才逐步认识的。以后迟至八十年代,才开始认识到马克思主义的少数零星错误。而认识到本文提及的根本错误,还是近年的事。虽然七五年即已突破“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而研究并形成整个社会科学、人文科学体系的框架。但由于对马克思主义的迷信,迟迟未能从根本上批判和否定马克思主义。
    我曾经深入研究马克思主义三十年,自信官方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难以匹敌。一九七五年,江苏的理论权威陈绍辉先生雄纠纠地杀上门来“批判”,并且有江苏省委,专政机器及省市大规模批判作后盾,但不到一个回合,他就大败而回。此后,似乎没有人再接受我们的挑战,前来与我们论战。作为长期深入研究并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人,对其中的错误,体会或许会更深些,而对这些错误的批判,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之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的理论体系相当严密,其中有许多正确和宝贵的东西,在批判马克思主义的错误时,不应抛弃其正确的东西,不应抹杀两位创始人,两位认真严肃的学者对社会科学理论的贡献,这是我们首先必须肯定的。 马克思主义的最大弱点,乃是其忽视人。这一错误发展到斯大林和毛泽东那里,就变成了蔑视人,摧残人。马克思主义的基石被称为“历史唯物主义”,但其实是经济唯物主义,认为经济决定社会,决定人类历史的发展。现在中共中央的“基本路线”,也是“以经济为中心”。其实这是错误的。经济唯物主义说了好些正确的东西,但却从根本了颠倒了人和经济的关系。
   [p=24, null, left] 马克思、恩格斯的早年,作为民主主义者,是重视人,重视人的自由发展的。但后来确立了经济唯物主义以后,就产生了忽视人的倾向。其实,经济唯物主义只看到了人类社会发展中的异化现象,以致认为不是人类自身,不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而是人所创造的经济和物质生产力,反过来决定人,决定人类社会,决定人类历史。到马克思恩格斯的晚年,他们已认识到经济唯物主义的一些个别错误,尤其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起源》中,他们认识到这种经济唯物主义,不能解释原始社会,原始社会不是首先由经济决定的,而是首先由人的自身原因决定的,是由人的自身繁衍和血缘关系决定的,因此提出人的自身生产和再生产的概念,来与物质生产并列,以调和其与经济唯物主义的矛盾。他们认为,原始社会不符合经济唯物主义理论这一事实,只是一个例外,而看不到这背后,其实隐藏着与经济唯物主义相反的普遍规律。他们承认经济唯物主义导致的一些错误,并且说这是他们的过错,但可惜他们没能从总体上,根本上进行反省。
    事实上,不仅原始社会,而且整个人类社会,从总体上(但不是从所有局部)说来,都是由人类自身发展决定的。不是经济决定人,决定人类社会,而是人类自身发展的程度决定经济;不是经济创造人,而是人创造经济;不是人为经济服务,而是经济为人服务。经济决定人和人类社会的现象,只是人类社会特定阶段的异化现象。不仅原始社会直接表现为由人的自身发展来决定,而且未来社会也将直接表现为由人自身的发展来决定。经济作为人的创造物与人异化,表现为决定人的东西,也只是人类自身发展决定经济这一普遍规律的特殊表现和假象。在实际历史中,二次大战后日本的例子,是一个典型。按经济唯物主义,日本被炸成一片废墟,就会退到洪荒时代。记得马克思恩格斯预言欧洲大战的时候,就曾作过类似的预见,讲过类似的话。但事实上,日本却很快崛起,速度远远地超过“社会主义”的中国。国民生产总值从原来只有中国的几分之一,到前些年达到中国的七倍以上。欧洲也并不因为世界大战而退回到黑暗中去,而是很快发展。这些,都是经济唯物主义、经济决定论解释不了的。而根据人的发展理论,这却是自然而然的事。其中主要原因之一,就是高素质的人,并没有被消灭。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由盟军,由战胜国带来的高度的现代民主和文明。
   经济唯物主义无法解释,为甚么人类在几十万,及至上百万年漫长的历史中,只能缓慢爬行,而在几千年文明史中,却得到迅速发展,而人的发展理论却能够轻易解释这个问题。过去对“文明”这个概念有很多混乱的解释,众说纷纭。其实,文明指的是利用文字和其他能够长期保存的符号、图象,积累人的精神成果,使人类赖以开化、发展的社会现象。从广义说,语言也是一种表现为声音的抽象符号,并且是文字的基础,但在录音技术产生之前,语言是不能长期保存的。文明是精神性的,不是物质性的,“物质文明”只是 文明的物化。
    现代生产力如果交给原始人,而无现代人指导,那便是废物一堆;相反,原始荒原即使由赤手空拳的现代人来利用,也将完全不是原始的,而是现代式的。
    马克思之所以产生经济唯物主义的错误,重要的原因是没有能够认识到物质生产力、经济和其他一般物质力量完全不同,物质生产力不过是人的精神、智力和知识的物化,它只是生产力诸要素中,并非最后决定的因数。人依赖于自然界,并首先由自然界创造出来;但物质生产力却必须依赖于人,由人来创造。由于颠倒了两者关系,“经济唯物主义”实际上完全不是真唯物主义。它忽视了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它简单化地把复杂的因果链条(立体、多维网络)割断了、颠倒了、简单化并歪曲了。类似的简单化现象,在哲学、意识学(包括其中的认识论)、文化学、经济学、政治学及其他领域中普遍存在。
    因此,如果把人的生育、抚育、教育,医疗,健身锻炼等等,称为人的生产和再生产,亦即把生产概念泛化,(理论界许多人惯用泛化这一手法,不过,在汉语中,生产这个词在这里却是部分恢复其本来含义),并分别称为物质的人的生产和精神的人的生产。那么,正是人的生产和再生产,以及在这之外的生产对象的自身生长和学习,(这两者、两方面的结果),其实就是人的发展程度,决定物质生产。而不是像过去认为的那样,是物质生产决定人和人类社会。因此,是物质生产为人的生产服务,而不是相反,是人的生产为物质生产服务。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物质生产往往直接表现是为了“养家糊口”、“传宗接代”,即为了人的生产。
    至于“基本路线”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它刚被提出来,我就写文章进行过批判。封建或专制权力社会,以维护封建或专制权力秩序为中心,资本主义以经济为中心。这种中心的转移,早就发生了,把这种转移说成当代的伟大创举,未免可笑。对“以经济为中心”,西方和日本的有识之士也认识到,这是他们的一种战略错误。我们认为,未来社会只能以人和人的自由发展为中心。经济是为人服务的,只是实现人的生存、自由和自由发展的一种手段,它不能成为中心。我深深感到“以经济为中心”所造成的恶果,一是人的素质低下,某些方面空前倒退,二是文化教育落后于经济发展,三是人的生存环境恶化,环境污染严重,四是经济发展后劲不足,隐患重重。建国以来“左”的东西的恶果,不仅在于对经济的破坏,更重要的是其对人的发展,人的素质的破坏和阻碍。经济建设的恶果,一代人的时间可以基本消除,但人的素质问题,却要好几代人的时间才能基本消除,人的素质及发展问题远大于经济问题。
    把人权降低为简单的生存权,从而把人与被保护动物等同起来,这也是这种忽视人的经济唯物主义的表现之一 。另外还有“反自由化”之类反对人的本性的做法,也无不与经济唯物主义有关。人的最低目标是生存,最高目标是自由、自由化“化”得越彻底,越好,反自由化就是反全人类,做人类公敌,尤其是反对人类的未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