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毋忘我!——35年来王申酉的呼喊]
郭罗基作品选编
·我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
·弔小平
·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
·瞎子阿炳长街行 《二泉映月》是叹息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毋忘我!——35年来王申酉的呼喊

王申酉是谁?他是因研究马克思主义而遭到声称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中国共产党镇压的人,他是因反对四人帮却在粉碎四人帮以后被枪杀的人。

   我的悲剧 你的镜子

    王申酉,1945年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父母是从河南逃荒到上海的破产农民。少年时代的王申酉,热爱新社会,满怀幸福感。14岁时,咬破手指,写下血书:“永远忠于祖国的建设和保卫事业!”他酷爱看书。放学以后就钻进区图书馆;回到家,放下饭碗又看书。他最爱看的一本书是《牛虻》,看了将近十遍,精彩的段落可以背出来。他也培养了牛虻那样的坚强性格,又步入牛虻那样的坎坷经历。

    1962年,17岁,王申酉考上华东师范大学物理系。他崇拜爱因斯坦、居里夫人,立志做一个对人类有所贡献的科学家。

    从1959年3月20日起,他每天写日记。扉页上写着《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的名言:“人的一生是应当这样度过的:当他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临死的时候,他可以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他的日记,前几年主要是少年励志自强,随着思想逐渐成熟,写下了对人生和社会、对中国和世界的思考。在那个荒诞的年代,诚实的思考者不能不对现实表示不满、从事批判以至发出抗议。因为无处诉说、无人交流,他只能在日记中进行心灵对话。他也只能在给女朋友的情书中敞开心扉。谁知日记和情书居然成了他的“反革命”罪证!

    1964年,毛泽东有一个“春节谈话”,说什么“学制要缩短,教学要改革,课程可以砍掉一半”,“以阶级斗争为主课”等等。华东师范大学和全国的大学一样,在“教学改革”的名义下折腾起来了:砍掉大批课程,增加政治学习和体力劳动的时间。王申酉在日记中评论道:“自从‘教学改革’以来,教学搞得一塌糊涂,倒退了好几年,学的东西实在太少了。本学期学的东西,不夸张地说,如果省去浪费的时间,一个月可以学会。学习效率远不如一二年级,实在叫人心酸。”“感谢上帝,教学改革来晚了两年。如果早来两年,那我五年大学几乎等于白念了。”[1]

    他们班的班长偷看了他的日记,发现他对“教学改革”发泄不满,然后向政治辅导员汇报。政治辅导员又布置两个团干部,一个望风,一个偷偷摘录日记内容,制成档案材料。王申酉要求入团,政治辅导员命他交出日记。他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幷在浑浊的世界中保留一个清静的“梦区”,拒绝交出,宁可不入团。交与不交,成了一场政治斗争。文化大革命一来,不要他交了,抄家!在日记中发现了更多的“反动”内容,特别是有关文化大革命的:“这场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彻底打翻了曾经稳定一时的教学秩序,把中国引向一条迷茫的路。我从内心深处讨厌这场革命。国家、民族的前途越来越渺茫。生为一个热血青年,一腔热血无处可洒。”几个凶狠的打手将他暴打一顿,痛得他满地打滚。“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作为“反动学生”,他被扭送公安局,系狱一年另三个月。同班同学都毕业分配了,他又被“留校监督劳动”。他这个特殊大学生在校时间长达14年,如果不是被逮捕、枪杀,还不知会延长多少年。

    在监督劳动期间,他仍然孜孜不倦地学习自然科学和外语。他学过英语和俄语。在监牢里,他和一位外语学院的难友互教互学,王申酉教他英语,他教王申酉德语。后来又学日语。他掌握了四门外语。王申酉的学习热情是惊人的。监督他的华东师大保卫组认为,他是以学习“抗拒改造”,因而没收了全部自然科学和外语书籍。1970年11月,他被遣送到苏北大丰县五七干校“监督劳动”。因为没有别的书可看了,他从干校图书室借来大部头的马克思的《资本论》,啃起来;这一啃,啃出了理论金矿。后来他说:“我从三卷《资本论》中获得我一生从未有过的巨大享受,我惊叹人类会创造出这样美好的精神食粮。马克思主义完全把我带到了另一个精神世界。我深信它会把人类带到真正崇高的境界。”

    王申酉同常人一样,具有七情六欲。他渴望爱情。他的一次又一次的恋爱都被保卫组所破坏。他的第四次恋爱的对象是一位青年工人。他俩志趣相投。他主动向保卫组说明,希望不要干涉,成其好事。谁知保卫组当天下午就找女方家长和工作单位,说王申酉是个“危险分子”。姑娘受到家庭和工厂的压力,思想苦闷,态度犹豫。王申酉为了让心爱的人彻底了解自己,拟写一封长信,叙说世界观的转变和对现实政治的态度。他从1976年9月7日开始写,10日快要写完的时候,监督他的工人从背后大喝一声:“你在写什么?”说着伸手来抢。王申酉慌忙中将信纸撕碎,扔进水池。那人大喊:“抓反革命!”从水池中捞出来的碎片,拼凑起来,发现批评毛泽东的词句,于是与9月9日毛泽东的逝世挂上钩,被认定为“恶毒攻击”,又扭送公安局。公安局命他将原信重新写出来,他趁机充分发挥,因为这不仅是给姑娘的情书,也是向祖国倾诉衷情。但这是无法投递的情书。两万多字的原信,被扩充成6万字。公安局以此作为“供词”,列入案卷。情书成了“供词”,这只有在中国才能发生的黑色幽默。

    当得知粉碎四人帮的消息,王申酉“日夜兴奋得无法宁静”。本来他以为即使有活着的机会,也不可能再回到社会上去了。这时他看到了希望,打了一个报告:“渴望还能有机会回到社会上去,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希望不判刑,戴个帽子,管制几年考察我。我一定会一个人发挥两个人的力量,好好为社会主义建设贡献我全部力量。”他哪里会想到,残酷的现实正与他的希望相反,等待他的竟然是杀身之祸。 粉碎四人帮以后,华国锋身兼中共中央主席和国务院总理。1977年2月7日,他伙同汪东兴抛出“两个凡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接着又发出中共中央五号文件和国务院三十号文件,指示:对“恶毒攻击”的“现行反革命分子,要坚决逮捕法办。对少数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要坚决杀掉。”这是文化大革命中镇压人民的“公安六条”的延续。两个文件下达之后,大开杀戒。 1977年4月27日,上海市召开3万人的公审大会,不许辩护,无处上诉,与粉碎四人帮之前没有什么两样。也许王申酉还以为对他的报告的答复会是公正审判,不料他听到的是死刑判决,立即执行。人们看到王申酉的眼睛里射出愤怒的目光。随即不由分说,押赴刑场,执行枪决。王申酉倒在泥水里,两眼圆睁,似乎向苍天发问: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

    执行华国锋、汪东兴的指示的中共上海市委和上海市革命委员会的负责人是苏振华、倪志福、彭冲。这些人的名字与王申酉的名字,同样是不能被人忘记的。

    全国范围被枪杀的优秀人物,已知的还有史唐枫、李九莲、锺海源等。这是“两个凡是”欠下的血债。制造血债的责任者,没有人表示忏悔、向受害者及其家属进行道歉。对“两个凡是”仅限于思想上、政治上的清算,显然是不够的。

    王申酉说过:“我为自己确立了一个很渺小的目标,有机会时把我们这一代青年所经历的生活、斗争的一切用笔记录下来,告诉我们的后代,使他们在回忆前一辈人的悲剧时,理所当然地珍惜自己的生活,幷使生活更美好。”35年过去了,有多少人知道王申酉的悲剧?又有多少人念及前人的悲剧来思考自己生活的意义?

   前进发展 不要倒退

    王申酉在大丰的1年零7个月,是人生旅途上的重大飞跃。他说:“大丰那一年多的艰苦生活,真正挽救了我的灵魂。”“我接受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幷自认为马克思主义者了,那实在是我人生真正的转折点。”他刻苦学习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写了几百万字的笔记,磨钝十几个笔尖,用去十多瓶墨水。他对女友说:“你现在无法理解我在接受一种新的世界观时狂热与兴奋的心情。”他在被作为“供词”的情书中的叙述,不仅表达了马克思主义的观点,马克思、恩格斯著作中的一些警句随手拈来,运用自如。有几处打上引号的语录,居然与原著一字不差。当时他的身边没有一本参考书。王申酉被枪杀之后,他的两个弟弟才收到判决书。他们赶到监狱检点遗物,发现一本恩格斯的《路德维希•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在扉页背面,他们的哥哥用工整的字迹写下1000多字的“本书内容提要”。所署的日期是“1977年4月26日”。这是王申酉临刑前一日的绝笔,生命的尽头他还在精读马克思主义著作。世上几多轻薄儿,不读马克思、恩格斯的书,却以马克思主义的批判者自居。

    马克思主义镇压马克思主义,两者之中必有一假,不可能都真。是真马克思主义镇压假马克思主义,还是假马克思主义镇压真马克思主义?真马克思主义对付假马克思主义,可以完全凭理论自身的逻辑力量,不假外求。只有假马克思主义对付真马克思主义,才需要借助理论之外的暴力,因为它不是真理,而且害怕真理,还要扑灭真理。

    王申酉是因为没有别的书可看,出于酷爱看书的习惯,才去看马克思的书。在出发点上,不带偏见,不求名利。一旦发现书中的真理,则孜孜以求。而且他觉得作为真理的马克思主义,与流行的官方马克思主义不一样。他说:“我追求真理的自由谁也剥夺不了。正因为马克思主义在我们这个现实社会被糟蹋得不成样子,我们才要学习,才要去弄清怎样被歪曲篡改的。譬如现在提‘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中国从来没有过资本主义这一社会发展阶段,资本主义从何复辟?这个口号在理论上是错误的、虚伪的。”

    王申酉以真马克思主义反对假马克思主义,认为中国的社会主义缺乏“必要历史前提与物质基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一种历史性经济范畴,“以为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可以跳过它或者在它没有最充分地发挥它的历史作用之前抛弃它。”这是“ 空想社会主义者们的主观意见”。不就是毛泽东们所持的“主观意见”吗?

    大字报上批判:“王申酉学习马列著作是为了寻找资本主义复辟的规律和理论。” 批判会上还有一番精彩的对话: “你为什么偷偷地学德文?” “我学德文是为了学习马克思、恩格斯的原著。” “那就是说,你对中共中央编译局出版的马列著作不相信。你这不是怀疑马列主义在中国遭到了篡改吗?你是妄图否定马列主义!”恶意的强词夺理,每个结论都是推不出。这些人居然还是华东师范大学的教师。

    在中国,1956年被消灭了的资本主义,30年后又起死回生了,外国资本家也回来了。这是主观社会主义破产之后,不得不补上资本主义发展不足这一课。当年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人们,现在又劲头十足地走资本主义道路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