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下)]
点滴人生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下)

   男女發展感情當然沒有問題,但我隱然感到他們年紀相差大,其中一方,或者甚而雙

   方,都可能已經結了婚,有了配偶,那便比較複雜。

   我也想到,他們高級知識分子,大家對彼此的學問互相欣賞,互相喜悅,互相愛慕,

   但因為年齡、家庭的制限而發乎情止乎禮,或最多只是發展柏拉圖式的愛情,也未

   嘗不可。

   但我轉頭又想到,這固然美妙,但如果他們都結了婚,或其中一方結了婚的話,那

   他們另外的一半又怎樣想呢? 會接受嗎? 基於愛情是獨佔的,恐怕並不容易。又,

   他們的兒女會怎樣想呢,如果他們有兒女的話?

   我懷著這些疑問讀完陳之藩這本書,但沒有積極尋求答案,因為彼此都是陌生人,

   我沒有這個好奇心。老實說,即使是熟朋友,我也未必有這個興趣。

   

   正文讀完了,我接著看後面的附錄和前面的介紹文章。(我讀書的習慣,一般是先看

   正文,然後讀序跋。)

   這裡,童元方前後都有兩篇長文。讀著讀著,我覺得童元方的文章寫得實在好,特

   別那篇附錄,可以一讀再讀,細意欣賞。

   我興起了搜尋她的著作的念頭。於是上網查閱,誰想卻查到了其他東西。

   我查到了原來她和陳之藩真是夫妻關係,也查到了她和陳之藩先前已各自結了婚,

   更查到了童的前夫在台灣興訟,告他們通姦,但台灣當局以「境外犯案」理由不予

   受理。估計童的前夫只是醜化他們而已,亦知悉此案難以在台灣審理。

   我的疑問一一解答了,可是卻是在最壞的情況下。

   我不是腐儒冬烘,此事與我也絕無關係,所以也不打算作什麼評論。我以下只是一

   些感想而已。

   

   我想到情之為物,唉.......

   男女結合,天經地義。本來,在一個自由開放的社會裡,男女可以自由尋覓對象,

   最理想的是找到一個最佳和最合適自己的人。然而,理論是這樣,實際談何容易,

   可能永遠做不到。

   請問各位結了婚的朋友,你認為你的配偶是最理想的嗎?

   所謂最佳和最合適,是有時空的限制的,一換了時空,便會情況迥異,這個最佳和

   最合適的人,會是另外一個人。

   陳之藩和童元方是這樣的一個例子。

   漫說他們原先的配偶可能不是最合適自己的人,就算是,一換了時空,另外一位心

   儀的人出現,兩情相悅,這便發生兩難的情況﹕究竟是和現在的人廝守下去呢,還

   是拋棄過去追求未來的幸福呢? 這真是一個千古的難題。

   我相信陳、童兩人必然經過一番心靈的掙扎,最後是愛情戰勝一切。

   對於這些成年人的決定,如果沒有傷害他人,那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但以陳、童的

   情況,童的前夫顯然覺得受了傷害。

   寫到這裡,我再上網搜查有關資料,現附在下面,以作為本文的結束﹕

   「一九九七年,陳之藩被童元方當時在台灣的丈夫控告妨害婚姻及家庭,最後以不

   起訴告終。

   「在王節如(陳之藩妻)過世、童元方和前夫離婚後,童元方與陳之藩將近廿年的愛

   情長跑方修成正果。二○○二年,七十九歲的陳之藩和五十歲餘的童元方在美國拉

   斯維加斯結婚。」(下)

(2013/03/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