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上)]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上)

   陳之藩的名字,我很早已聽過了。那是我在六十年代中後期唸大學的時候。

   那時我參加了一些青年文化活動,其中少不了的便是讀書會,而陳之藩的《在春風

   裡》和《旅美小簡》是指定的讀物之一。

   時隔四十年,現在這兩本書的內容我已全不記得了。事實上,我有沒有讀也不記得

   了,因為那時大家都好像很忙,讀書會指定的書許多人沒有讀便來開會了,希望的

   是自己沒讀,別人有讀,聽別人發議論也好。

   結果很多時是鴉雀無聲。

   但是,看書名,看時代,看作者年紀,估計是一個有志向、有理想、正在海外求學

   的青年的天真無邪、一切都向美好方面去想的健康作品。

   

   大學畢業之後,我便和陳之藩的名字完全沒有接觸了。

   再聽到他的名字的時候,是八十年代末期他在香港中文大學教書,而且是電子系的

   教授。這時我有點奇怪,他寫了這麼多的散文,舞文弄墨,竟然不是讀文學而是唸

   理科的。可稱亦文亦理,文武雙全。這使他在我心目中有一點特殊性。(後來我退休

   後,閱讀面較廣,發覺有一位顧毓琇先生也是這樣一位科學和文藝兼長的人物。顧

   毓琇寫文藝作品時用的名字是顧一樵,比陳之藩年長二十年。)

   但我那時在中學教書,與陳先生沒有什麼相涉,也沒有讀他的書。

   到再後有陳先生的消息時,則是他的訃聞了。他去年逝世,享年八十七歲,也算高

   壽。

   我想,對陳之藩,這也許在我心中最後劃上終止符了。

   

   然而,不知是不是他的逝世刺激了出版商,給他精選了一個文集,叫《萬古雲霄》。

   我被這個書名吸引了,買了一本回家看。

   這是一本散文集。我一邊讀著,一邊感到歲月,特別是在生活場上打滾的歲月,在

   陳之藩心上留下痕跡。

   無論他以前怎樣純真無邪,經過幾十年在人生戰場上的打拼,他是世俗化了。

   我在讀這本散文集的時候,經常感覺到在字裡行間,陳之藩對科學界有頂尖成就的

   學者泄露出嫉妒的心理。

   陳之藩是電子學教授。從他的履歷看,他自然也是本科的一個出色的學者,但卻並

   非是劃時代的人物。他似乎下意識地要和頂尖人物比較,那當然是有一段距離了。

   例如,他比較自己的和楊振寧的出身和經歷,便使我有這個感覺。而他批評陳省身

   的詩,更使人有為批評而批評之感。

   「文人相輕」、「同行如敵國」,這沒有什麼。只不過是我以為陳先生是高級知識

   分子,又是寫散文的,應該較為洞悉人生,誰想也未能免俗。

   

   在陳之藩這本散文集中,多次提到童元方這個名字。我之前對童也是一無所知。在

   陳的散文中,知道童是女學者,大學教授,弄文學、翻譯的。

   在文集中,可以看到陳之藩和童元方有長期的親密關係。當時想不到,也不知道,

   他們是夫妻,文內也完全沒有交代。

   我想不到他們是夫妻,因為他們年紀好像相差很遠。

   但我讀著這書時,我就想到,以他們這樣長時間的緊密接觸,而且互相欣賞,應該

   很容易生出男女感情。(上)

(2013/03/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