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习近平成为聖君的榜样:蒋经国与台湾政治转型]
陈泱潮文集
·丁望:政治走回头路 亚文革引争议
·蒋经国是习近平最值得学习的好榜样(1图)
·习近平不应是忤逆习仲勋的不孝之子啊!(2图)
·「习近平乱局能维持多久」纽约异见人士座谈会实录
·ZT梁京:2016:习近平过大关
·《特权论》作者坚决拥护和支持习近平与邪恶国家金正恩王朝核讹诈切割的政策
·习共必须彻底改变亲俄仇美的外交路线和政策
·人民在觉醒,中国猪梦注定加速破灭!
·ZT竟然刮起倒习之风,什么事情乱了套?
·【未普評論】習近平的極左形像是誰造出來的?
·ZT争鸣:習近平的挫折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习近平先生应当清廉治军,向蒋经国和吴登盛学习!
·毛泽东得以借尸还魂的重要原因
·习近平的毛泽东梦与极其危险的後果
·可惜当权者对宗教问题尚无清醒认识
·【习禁评】若继续以红卫兵思维主政,是中国的大灾难
·“709大抓捕”标志着习禁评政权进入全面反动反民主反法治时期
·习核心确立後,中国政局走向与上帝之选择(视频/图)
·ZT公平:习近平四年来大倒退加速亡党亡国的步伐
·不依靠真正的自由的民主竞选能够解决之类问题吗?
·中共欲恢复【恶毒攻击领袖罪】的试探性气球
·评习近平2017年访港及建议
●李洪林
· 哲人仙逝留希声,神洲铭刻良知名!
●红二代中的良心人士罗宇
·同是红二代,盼习近平不要沦为专制党的工具
·罗宇再劝习近平:一犹豫成千古恨(图)
●共军将领有识之士刘亚洲
·推荐刘亚洲《中国崛起与伊斯兰的衰落》(1图)
●红二代中的枭雄薄熙来
·警惕当代枭雄黑道
·有关薄熙来前途和出路的几则极其重要文字
·法广: 薄谷开来案曝光了红色家族们不为人知的逃亡计划
·應當旗幟鮮明地支持中共严肃处理薄熙来的決策
·鲍彤:我不关心判薄(图)
●雷祯孝
·雷祯孝:我的仙女老师
●民间达人张国良
·悼念张国良
●义人刘迪
·悼刘迪
·挽刘迪
●党棍邓力群
·邓力群——一根维护官僚特权阶级专制独裁暴政的党棍!
·邓力群的卑鄙之处
●沉痛悼念林希翎
·陈泱潮回忆林希翎(图)
·陈尔晋(陈泱潮)挽林希翎(图)
·一、痛失国宝
·二、噤若寒蝉时的雷音
·三、冲刺前的翱翔
·四、一鸣惊人
·五、烈火识真金
·六、右派中的佼佼者
·七、您也是民运队伍中的佼佼者
·八、无道者难逃因果报应
·九、林希翎中国自由天使精神永世长存
·中国自由天使颂——沉痛悼念林希翎(全文·图)
·致友人:《圣灵福音》失知音,何處再觅林希翎?(1图)
●林希翎追悼会
·一、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实况
·二、在林希翎灵柩旁,陈尔晋所致《悼词》全文
·三、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主要图片(11图)
·四、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歌词(1图)
·五、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余韵(3图)
·六、陈尔晋对林希翎《悼辞》的权威性
·七、陈泱潮对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的感言(1图)
·林希翎葬礼實況暨陳爾晉所致《悼辭》全文(16图)
·陈泱潮有关林希翎葬礼日记二则(5图)
●林希翎善后的善后
·陈泱潮为林希翎怒斥魏京生搭档
·应当如何看待中国使馆资助林希翎丧葬费?
·ZT钱理群 陈奉孝 滕彪等:林希翎祭
·非议和攻击林希翎的伪民运分子!你们讲得出这样刻骨铭心高水平的话来吗?(图)
·ZT:黄河清《与林希翎一个最好的电话——彻底反叛了的林希翎》
·对林希翎身后事的一点交代和希望
·如何识别钻石真假?就看有没有瑕痴
●巴黎之行轶事
·巴黎人权广场咏叹调
·陈泱潮遭到“东土尔其斯坦”人士当场抗议的场景和感想
●钱学森
·关于钱学森先生与人体科学一件值得记念的往事
●郭國汀
·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2009年台湾民主人权奖书
·郭国汀:大哲大师大思想家大政治家论宗教上帝
·郭国汀论宗教信仰
·對中共18大的警鐘
·郭国汀律师是中国人权律师的先锋和榜样!
●韦石
·非常感谢韦石先生十分及时地忠实于事实真相作出了实事求是的见证!
·博讯的正义立场必彪炳史册!(附:boxun《清水君的问题》原文)
·韦石 :红色贵族、既得利益集团力保薄熙来,要“大事化小”
·與韋石先生同悲——讀韋石祭母文有感(1圖)
·博讯在推行中国民主化变革中的伟大作用必永载史册!
·读《博闻重磅》有感
●魏京生
·推荐魏京生一篇好文章:从华国锋的政变说起
●刘晓波
·强烈要求中共当局允准刘晓波赴美医治!
·刘晓波之死充分证明:中共政权比希特勒政权更加邪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成为聖君的榜样:蒋经国与台湾政治转型

2013-3-16

蒋经国启动终结威权时代的政治工程(图)


蒋经国与台湾政治转型


   
   2013-03-16 13:20

   
   作者: 王铁群
   
   来源: 炎黄春秋
   
   习近平成为聖君的榜样:蒋经国与台湾政治转型

   
   蒋经国与蒋方良(资料图片/看中国配图)
   
   台湾从威权政体转变为宪政民主,固然是合力作用的结果,但蒋经国在生命的最后时光,“亲手启动终结威权时代的政治工程。”(马英九:《历久弥新的身影——蒋经国》)

一、政治转型的基本思想


1.向历史交代,对历史负责

   
   1978年5月蒋经国当选“总统”,成为台湾地区集党(此前已任国民党中央主席〉、政大权于一身的“政治强人”。蒋经国可以像一切专制者或威权者那样,握紧“枪、笔两杆子”,利用军警宪特镇压一切异见人士,固守“基业”,享尽特权。事实上,蒋经国在上任“总统”的最初几年仍实行威权政治,在继续振兴经济、厚植“国力”的同时,继续白色恐怖,维护国民党一党专政。但是,蒋经国没有陶醉在台湾经济的腾飞和一呼百应的感觉之中。
   
   1986年10月10日,蒋经国在“国庆”大会上;发表了著名的“向历史交代”的讲话,表示要对历史、对十亿同胞、对全体华人有个交代。1987年5月,副“总统”李登辉向应邀访台的美籍学者杨力宇提交了蒋经国“总统处理国家大政决策的基本原则”:“一、一切作为向历史交代,不在乎目前的毁誉,而在于将来历史上的评价。二、因应现实情势所作成之决定,常不受他人之影响左右。三、企图建立制度,求国家之长治久安,不求一时之方便。(杨力宇:《向历史交代——蒋经国晚年的重大决策》)正是这种向历史交代、对历史负责的精神,使蒋经国力行政治革新,领导了一场不流血的“宁静革命”。对此,马英九感慨道:“我们崇敬他,就因为他能突破家世、出身、教育、历练乃至意识形态的局限,务实肆应变局,进而开创新局,在这个意义上,他的身影,不仅不曾褪色,反而历久弥新。(马英九:《历久弥新的身影——蒋经国》)

2.尊重宪法,依宪治“国”

   
   宪法是国家根本大法,是限制国家权力、保障公民权利的利器,是现代国家和社会的核心价值。台湾施行的《中华民国宪法》,于1946年12月25日国民大会通过,1947年元旦公布,同年12月25日生效。该宪法遵循主权在民的理念,明确了公民权利的保障,规定了五权分立和地方自治的权力制衡制度等。但因国民党当局在台湾长期“戒严”,使宪政受到很大束缚,宪法基本成为掩盖一党专政的遮羞布。
   
   蒋经国晚年多次强调要尊重宪法,依宪治“国”。1979年12月10日,蒋经国在国民党十一届四中全会上强调,实行民主宪政是“国家”政治建设应走的大道,必须继续向前迈进,决不容许后退。1984年3月蒋经国连任“总统”后表示:“当秉承宪法及大会赋予之职责,为‘国’效命,为民服务”。1985年8月16日,蒋经国接受美国《时代》杂志专访时说:“‘中华民国国家元首’依宪法选举产生,从未考虑由蒋家人士继任。”他声明:切按宪法行事,不允许任何违宪行为。据《国民党下台内幕》一书透露,1985年12月25日,蒋经国在主持行宪纪念大会等三个会议联合典礼时,突然离开预先准备好的讲稿说:“现在,有两个问题,经国想做一个明确的说明:第一就是,‘总统’继承者的问题……下一任‘总统’,必然会依据宪法而产生……有人或许要问,经国的家人中有没有人会竞选下一任‘总统’?我的答复是,不能也不会。第二就是,我们有没有可能以实施军政府的方向来统治‘国家’?我的答复是,不能也不会。执政党所走的是民主、自由、平等的康庄大道,绝不会变更宪法,同时也绝不可能有任何违背宪法的统治方式产生。”这是蒋经国首次公开表态,断言力行宪法,排除军人干政,结束蒋家独裁。蒋经国还强调,要保障宪法前提下的公民集会、结社、组党权利。1986年10月7日他对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行人葛兰姆女士说:“我们向来都理解人民有集会及组织执政团体的权利。不过,他们必须承认宪法,并且认同根据宪法所制定的‘国家’体制……不得从事任何分离运动——我所指的是‘台独’运动,如果他们符合这些要求,我们将容许成立新党。”〈《蒋总统经国先生言论著述汇编》第15辑第417页)当时在现场传译的马英九回忆说,当他把蒋经国所说的“开放政党合法登记”等关键词翻译给访客时,他好像触电一样,产生了一种“我们正在改写历史”的强烈感觉。

3.顺应“社会变迁和民心潮流”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民主浪潮席卷全球。在亚洲,韩国民主斗士金大中与其他民主人士一道,誓死反抗李承晚、朴正熙、全斗焕独裁政权。1986年2月菲律宾独裁者马科斯政权被推翻,更成为影响世界的重大事件。在台湾,1979年12月10日,以《美丽岛》杂志社成员为核心的党外人士,在高雄市组织数千民众举行纪念“国际人权日”集会游行,民众高呼“打倒特务统治”、“反对国民党专政”等口号,要求民主与自由。军警奉命镇压,酿成双方近200人受伤的“美丽岛事件或称高雄事件:
   
   1986年3月底,蒋经国在国民党十二届三中全会上提出了“政治革新”的主张,强调“要以党的革新带动全面革新”。会议决定调整政策,包括解除戒严、开放党禁报禁、实行地方自治法制化、推动党务革新等。台港舆论界一致认为“国民党以今春的十二届三中全会作为契机,也下了求变的决心”。毫无疑问,这些“新政”的实施,必会推动国民党向现代民主政党转型。不解、怀疑、阻力的存在是必然的。蒋经国在一次国民党中央委员会执行委员会上明确作答时代在变,环境在变,潮流也在变,因应这些变迁,执政党必须以新的观念,新的做法,在民主宪政体制的基础上,推动革新措施,唯有如此,才能与时代潮流相结合,才能与民众永远在一起。”(《蒋总统经国先生言论著述汇编》第15辑第323页)蒋经国努力顺应时势和民意这一点,对其属下影响至深。宋楚瑜回忆说跟随经国先生十四年,有幸与闻机要,参与变革,我所学到与体认到最深刻的事情就是:‘为政者要从民众的角度看问题。’我们不要光从政府或政党的角度看问题,政府不一定全是对的,民众的声音常有它的道理。我们只要以民众的角度来理解问题,七八成的事情都能顺利推动;并得到民众肯定。”(宋楚瑜:《蒋经国先生的改革之路》)

4.以“国家”和民族利益为重

   
   晚年蒋经国的眼界已超越了个人、家族、党团利益,用其手中之权努力推动社会民主化。1986年9月28日,民主进步党(简称“民进党”)在台北正式成立,因当时“党禁”未开,民进党从程序上属于非法。一些国民党要员要求对民进党施以镇压,情治部门也向蒋经国提交了抓捕名单,但蒋经国没有批准“抓”、“杀”,他忠告这些人:“使用权力容易,难就难在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他强调:“应采取温和的态度,以人民、‘国家’安定为念处理事情。”他指出:“党追求民主的基本方针、原则不能因客观情形的变化而改变,必须维持下去(李登辉1986年9月30日记,见台湾《中央日报》1993年12月2日)蒋经国默认民进党成立,这是台湾政治转型的重大突破点,对此,一些人是难以理解的。1986年10月,蒋经国在国民党中常会上再次强调:“个人的生死毁誉并不足惜,重要的是‘国家’、民族的命脉。”“凡执政党同志,应以中国国民党一向大公无私,为‘国’为民的诚意和开明的豁达,积极求进的作为,与所有爱‘国家’、爱民族的人共同努力”,以“使民主宪政更充实、更完美”。

5.“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蒋经国推行的民主改革,必然触及各方既得利益者的特权,招致种种反对和阻力。在蒋经国签署解除“戒严令”前后,国民党内许多人向蒋经国提出质疑,担心开放党禁报禁之后,国民党会
   
   否丢掉权杖?会否就此亡党?会否“天下”大乱?……“国策顾问”沈昌焕提醒蒋经国:“这样做,可能会使我们的党将来失去政权!”蒋经国淡定地回答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蒋经国还说过:“世上没有万年的执政党,即使被人民选下台,将来政绩好了,仍然可以再被选上。”在2000年大选时,国民党被多数台湾民众抛弃,成为在野党。国民党下台后,经过痛定思痛,割痈去疽,在2008年被台湾民众重新举上执政之位,验证了蒋经国的预言。

二、蒋经国关于政治转型的主要措施

   
   蒋经国不仅有上述政治转型的基本思想,而且采取了一系列政治转型的措施,推动了台湾社会的政治转型。

1.调整决策机构

   
   为了推动政治转型,蒋经国根据对“政治革新”的态度调整领导成员,提升开明派力量。国民党十二届三中全会后中常委撤换了4人:撤下的是孙运璇、马纪壮、阎振兴和赵自齐,换上的是李焕、吴伯雄、施启杨和陈履安。这一措施,减少了中常会内部对“政治革新”的阻力,为政治转型创造了决策层条件二

2.组织“革新小组”

   
   要实现政治转型,必不可少的工作之一是设立专职机构,加强民主研究,指导民主实践。蒋经国从中常委中选出严家淦、谢东闵、李登辉、谷正纲、黄少谷、俞国华、倪文亚、袁守谦、沈昌焕、李焕、邱创焕、吴伯雄12人,组成“革新小组”,专门研究“政治革新”。蒋经国要求他们:“先选择最重要的来做,而且要快做,不要拖。”

3.解除“戒严令”

   
   1949年5月台湾当局和台湾警备司令部颁布“台湾地区紧急戒严令”,规定“严禁聚众集会罢工罢课及游行请愿等行”;“严禁以文字标语或其他方法散布谣言”等。
   
   蒋经国指示“革新小组”:“戒严问题应列为第一优先”,“应朝解除戒严及准许新党成立的政策方向前进”。1986年10月,国民党中常会根据蒋经国提议,以举手表决方式通过“解除戒严”决议。1987年7月15日,蒋经国公布施行“国家安全法”,同时正式解除在台湾实施了38年的戒严。蒋经国指出‘解严’将使台湾迈向一个更民主、更自由、更进步的时代。”解除“戒严”,是保障台湾人民的权益、实现台湾民主化的关键措施。

4.开放“党禁”

   
   即恢复民众结社自由权力,准许成立包括政党在内的政治团体。早在1979年“美丽岛事件”发生前后,蒋经国就曾有与党外反对者沟通的安排,据宋楚瑜回忆:“当党外运动崛起,经国先生
   
   知道民主化已不可避免,我开始介人与党外和各种反对势力沟通。(宋楚瑜:《蒋经国先生的改革之路》1983年)蒋经国在接受联邦德国记者采访时,公开承认党外反对运动对社会进步有助益。1986年9月初,蒋经国对美国记者表示国民党已在研究开放党禁问题。1986年10月,国民党中常会在通过“解除戒严”决议的同时,通过开放“党禁”决议。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