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到底是誰主使暗殺了宋教仁?到底誰是中國黨國體制的始作俑者?]
陈泱潮文集
●費良勇
·纳粹党坏 苏共更坏 中共最坏(图)/费良勇
·天理難容的黑暗统治不会持续很久了/費良勇(1图)
·沉痛悼念黄河清先生/費良勇
·东方明珠光照中华/費良勇
·中共对外援助祸国殃民/費良勇
·为自由蓝天而奋斗/费良勇
·牧野圣修先生的中国缘/费良勇(1图)
●劉因全
·刘因全:捡起孙中山这面破旗摇来喊去。能喊出什么名堂?
·ZT立德为民,以德取胜(外一篇)
·ZT读陈先生评孙雄文情不自禁吟
·ZT雄文传世兮,振聋发聩。枭雄黑道兮,望而生畏
·刘因全:关于孙中山评价问题在独评痛斥五毛
·刘因全:痛悼父亲刘书朋大人
●唐伯橋
·唐柏桥 : 撕开政治体制改革的画皮
●查建国
·立法打压言论自由的新动向/查建国
●营救贾甲
·签名网:致印尼当局强烈要求尽快还贾甲先生自由的呼吁书
·营救贾甲《呼吁书》签名名录和签名留言
●不赞成贾甲自投罗网式盲目“挑战”
·我不能接受您们的建议和资助从事【关注贾甲回国网站论坛】的原因
·我为什么不能接受资助从事【关注贾甲回国网站论坛】的原因
·谁将贾甲诱骗或者唆使去自投罗网?
●当代杨家将
·就杨佳一案的审理管辖回避辩护等合法性问题致胡温(图)
·强烈要求胡温立即纠正警方对杨佳案的若干非法举措 (图)
·紧急呼吁:力争杨佳案在上诉期间获得公正审理
·从签名网的表现看民运大佬们顾全大局服从真理的重要性
·事实真相不清,你中共能杀杨佳吗?
·对杨佳杀警案的再审视(图)
●先声为邓玉娇呐喊
·邓玉娇的正当防卫和人身自由权利不容剥夺(3图)
·征集签名:就邓玉娇事件告全国人民书
·陈泱潮就邓玉娇事件致胡锦涛温家宝
·《征集签名:就邓玉娇事件告全国人民书》签名录
·汤潜阳! 你一口一声蔑称别人是“神汉”,你是什么???(外一帖)
●郑义/北明/王康
·郑义夫妇/王康:自由与正义颂歌
●格丘山
·格丘山:陈光诚应该留在中国
·格丘山:中国变天亟需日本帮助
●钱跃君
·钱跃君:中国文化的脊梁(组图)
●援救曾节明
·对著名反共异议作家申曦(曾节明)先生的证明
·这乘人之危丑化和攻击曾节明先生的郭庆海究竟是什么人?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中国人的传统美德
·网痞五毛党首恶草根的人品在哪里?
·认定草根是网痞五毛党首恶的依据
·博讯乃是韦石的博讯,不是他五毛党首恶明草实官根的博讯!
·曾节明: 小提琴家教封家瑶
·曾节明: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曾节明 “我感谢的人(二)”郭国汀律师
·天助自助者,天用敬天者——曾节明先生介绍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曾节明
●声援郭泉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支持和声援郭泉先生暨新民党
●高度关注郭贤良(牛克思)
·高度关注郭贤良(牛克思)——因宣传刘晓波获诺奖被刑拘第一人(1)
·高度关注郭贤良(牛克思)——因宣传刘晓波获诺奖被刑拘第一人(2)
·仁者郭贤良致国安(保)警察的公开信
·贤人郭贤良《反张维为论》
●郭宝胜
·陈泱潮为郭宝胜牧师视频写的两段推文
●伊能静
·石破天惊伊能静(组图)
●阎学通
·这篇文章令我对这个阎学通刮目相看
●向松祚
·向松祚:2017中国经济能实现第二次跨越吗?
●末世国师论·陈奎元先生切莫误国乱政
·1.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相当于【国师】地位
·2.当今中国需要并且必将产生伟大的【国师】
·3.《特权论》作者进言于陈奎元先生
·4.当代中国【国师】起码应当遵循和信守的职业道德和素质要求
·Ⅱ.【国师】必须具有的学养
·Ⅲ.【国师】必须具备的素质:
·Ⅳ.【国师】必须走在时代前面
·Ⅴ.【国师】必须能够提供制定正确政策的理论依据
·Ⅵ.【国师】更不能是“棍子”
·5.当代中国【国师】起码应当在理论上搞清的几个重大问题
·Ⅱ.必须找准病根:揭示当代中国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内涵
·Ⅲ.必须能够重铸国魂信仰:有效匡扶世风道德
·Ⅳ.必须能够清楚解释当代中国政治路线左右极端化恶果的生发原因
·Ⅴ.必须拿出中国引领世界政治经济文化潮流成为超强国家的方略
·Ⅴ.必须拿出中国引领世界政治经济文化潮流成为超强国家的方略
·6.对陈奎元先生“批判普世价值” 误国乱政违宪罪行的批判
·Ⅱ.陈奎元“批判普世价值”是严重违反宪法的犯罪行为
·Ⅲ.陈奎元先生应当考虑你一再反对普世价值对中国人民的适用性,是否犯了【渎职罪】?
·Ⅳ.陈奎元疯狂反对普世价值政改,必将被牢牢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7.且看陈奎元先生误国乱政极其虚伪且自相矛盾的一些说法7.1
·Ⅱ.谈暴政禁言必亡,却反对普世价值政改
·Ⅲ.谈反腐崇俭,却无视空前绝后的制度性贪污腐败
·Ⅳ.谈“亲民、养民”,却把中国人民当作猪狗牛马来奴役
·Ⅴ.谈要“摆脱兴亡周期率”,却疯狂反对民主化变革
·Ⅵ.坚持专制独裁国体制度,决然逃脱不了通过战乱改朝换代的厄运
·8.只有【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即【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才能有效拯救中国世道人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到底是誰主使暗殺了宋教仁?到底誰是中國黨國體制的始作俑者?

1913年3月20日中國憲政先行者宋教仁遇刺100周年紀念


   
    陳泱潮
   
    2013-3-18

   
   
到底是誰主使暗殺了宋教仁?到底誰是中國黨國體制的始作俑者?

    值此宋教仁遇刺百年之際,有必要追究到底是誰主使暗殺了宋教仁?有必要追溯中國黨國體制隱性帝制專制獨裁的來龍去脈。
   
   中國走到今天這個地步,關鍵在宋教仁被暗殺。罪魁禍首是暗殺宋教仁的真兇。

   
   設使當年宋教仁不被暗殺,宋教仁創建的國民黨已經獲得國會大多數席位,責任內閣將將由國民黨人組建,宋教仁理所當然會成為內閣總理。如是,中國還會發生後來的一系列紛亂嗎?還會落入蘇俄專制獨裁黨國體制的陷阱嗎?

   
   宋教仁到底是被誰暗殺的?為什么宋教仁沒有被暗殺于袁世凱勢力范圍北京,而偏偏被暗殺于孫中山勢力范圍之內--孫中山親信陳其美當權的上海?而正是在孫中山剛剛就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僅僅14天,陳其美就派遣蔣介石暗殺了老同盟會成員辛亥革命元勛陶成章!蔣介石因此才大得孫中山的寵信和重用!為什么在宋案中,手上沾滿若干暗殺血跡的陈其美的影子似乎无处不在?為什么刺殺宋教仁一案最關鍵的一個人物正是曾經做過孫中山臨時大總統衛隊長和臨時政府庶務長的应桂馨〔正是這個应桂馨和陳其美關系極其密切,陈本人经常住在应桂馨提供的自家住宅,正是在上海都督陈其美的支持下,应桂馨当上了中华国民共进会的会长,曾被任命为陈其美的谍报科长,当武昌起義兩個月後孙中山從美國回到上海,应桂馨就被陈其美派去直接负责接待和保卫孙中山。孙中山前往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时,便是由应桂馨组建卫队,随同前往南京......〕?

   
   為什么在司法部門已經展開偵破宋教仁被暗殺真兇的時刻,孫中山要不顧舉國反對,不顧國民黨絕大多數人的堅決反對,不顧兵力實力極為懸殊,不顧根本沒有充分準備,不顧中華民國剛剛于1912年成立,就要迫不及待在1913年6月發動所謂“二次革命”分裂中華民國的叛亂戰爭?正是孫中山發動的所謂“二次革命”戰爭,開了“槍桿子里面出政權”的惡劣先例,嚴重打斷了司法偵破暗殺宋教仁真兇的工作!為什么孫中山心腹親信陳其美管轄下的有關宋教仁遇刺案的檔案會全部失蹤?兇手武士英為什么會在陳其美掌控的監獄里離奇死亡?為什么孫中山要如此有違常理和常識的發動分裂中華民國的叛亂戰爭?是不是旨在破壞司法偵破暗殺宋教仁真兇的工作?孫中山為什么會害怕司法偵破暗殺宋教仁真兇?

   
   為什么宋教仁死前不致信給孫中山,而要致信給袁世凱?難道宋教仁心中不明白誰是暗殺他的主使者?可惜!宋教仁開創的中國憲政民主政黨政治,毀于一旦!致使中國百年來沉淪在黨國體制專制獨裁梟雄黑道的萬丈深淵黑暗之中!

   
   如果孫中山不接受蘇俄共產黨的資助和指揮,不在廣東搞地方割據,不接受蘇俄共產黨的武裝,不按照蘇俄共產黨的意圖改組國民黨,不提出“中國革命必以俄為師”,不將國民黨的組織大權宣傳大權統統交到共產黨手里,如果孫中山不讓共產黨染指黃埔軍校的政治、組織、教學工作的實權,如果孫中山-蔣介石的國民黨不照搬蘇俄列寧-斯大林模式的黨國體制于中國,如果孫中山-蔣介石的國民黨不用黨國體制取代民國體制,不在中國帶頭實行“一個國家、一個主義、一個政黨、一個領袖”這一套黨國體制專制獨裁模式,共產黨能夠得逞能夠如法炮制能夠在中國取得成功嗎?

   
   蘇俄共產黨曾經先找過吳佩孚,想將吳佩孚作為蘇俄在中國的代理人。但是,遭到吳佩孚的拒絕。最後才找到孫中山。設使孫中山也像吳佩孚一樣拒絕做蘇俄共產黨的代理人,中國的歷史也許不至于像今天這樣。無奈,既往的歷史不可能改寫。

   
   說到日本侵華戰爭,孫中山當年對待東三省等原來滿蒙土地向日本黑龍會人士表過的態度,孫中山和日本侵華元兇田中的緊密勾結〔http://blog.boxun.com/hero/201303/chenyc/10_1.shtml〕,是否產生過某種作用?希望國人留心日本對孫中山的有關檔案記錄。

   
    ......所以,百年來,中國之所以陷入蘇俄列寧-斯大林黨國體制模式的專制獨裁暴政陷阱,追根溯源肇始者不是毛澤東,而是孫中山-蔣介石!論一黨專制獨裁暴政的酷毒暴烈程度,固然是共產黨甚于國民黨,但是,若論使一黨專制獨裁暴政在中國落地生根的罪魁禍首,卻千真萬確是孫中山-蔣介石的國民黨!不認清這一點,對中國落入黨國體制隱性帝制陷阱的根源搞不清楚,何以能夠從根本上改造中國?

   
    此外,所謂“軍政、訓政、憲政三階段”的說法,根本不是辛亥革命的宗旨。辛亥革命的宗旨是直截了當要在中國實行民主共和!所謂“軍政、訓政、憲政三階段”的說法,完全是梟雄黑道忽悠中國老百姓的把戲!既然中國人不能實行民主共和,要經過所謂“軍政、訓政、憲政三階段”,為什么不能等1913年清廷實行立憲?為什么非要用戰爭手段推翻清廷不可?......
   
    最後,關于外國學者對中國歷史的著述,只能作為一種參考,而不能作為信史,更不能作為正史來盲從盲信。一則,國民黨是出口轉內銷的高手,同樣是這方面的肇始者;二則,中國權謀文化是聖經文明孕育下長成的西方人所無法理喻的。對此,斯諾也好,費正清也好,他們有關中國的文字還少嗎?不說隔岸觀火者不知究里,認識多有偏差,更不要說貪圖私利刻意逢迎中國當權者以圖撈取好處的英文作者如庫恩〔《江澤民傳》作者〕之流,此輩打小算盤牟利者,難道還少嗎?
   
   為了正確總結歷史經驗,以取得中國民主革命的成功,希望獻身中國民主革命的全體同仁,應當認真思考在宋教仁組織和領導的國民黨已經贏得了國會選舉、宋教仁即將出任國務總理、中國就要走上憲政體制政黨政治的關鍵時刻,到底是誰主使暗殺了宋教仁?更應當下功夫追根溯源弄清中國黨國體制隱性帝制專制獨裁的來龍去脈。

   
    總而言之,如果說當代中國的嚴重問題之一,乃是政治道德淪喪的問題;而政治道德淪喪的根源,正是在于“為達個人掌權目的不擇手段的梟雄黑道”泛濫的話,那么,今日中國民主革命對于究竟是誰在中國轉型時期的關鍵時刻主使刺殺了關鍵人物宋教仁?對于黨國體制隱性帝制專制獨裁究竟是怎樣在中國形成的?就不能不追根溯源搞清楚。
   
   最後一個問題:孫文為何終其一生沒有使用過“孫中山”這個與“子是中山狼,得志便猖狂”諺語有密切關聯的名字?而為什么後人會統統以“孫中山”這個與“子是中山狼,得志便猖狂”諺語有密切關聯的名字稱呼孫文?換言之,孫文為何能夠以“孫中山”之名而聞名于后世?這其中是否有某種天理?有某種來自于冥冥之中的玄妙意味?

   
   
    附:
   

   
   谁是刺杀宋教仁的幕后元凶?

   
   2009年03月30日 11:48凤凰网历史专稿
   
    在1912年底中华民国的首次国会大选中,经过宋教仁和诸多国民党员的努力,国民党在参众两院的初选和复选中获得了巨大的胜利:在众议院的596个席位中,国民党获得269席,占45.1%,共和党、统一党和民主党为 154席,只占25.7%,;在参议院的274个席位中,国民党获123席,占44.9%,共和、统一、民主三党为69席,占25.2%(其他均为跨党和无党派人士)。在这次选举中,国民党虽然没有获得超过半数的绝对优势,但他们所占的议席数已经是远远超过了其他政党,即使共和、统一、民主三党联合,也不足以相抗衡。
   
   国民党在竞选中的胜利,使全党一片欢腾,也令宋教仁感到十分的激动。在他看来,胜利的曙光已在眼前,组阁的梦想即将实现,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危险正慢慢向他逼近。1913年2月,宋教仁辞别母亲和妻子,在长沙、武汉、南京、上海、杭州等地演说、游历一番后回到上海,并准备在3月20日乘火车前往北京。宋教仁所到之地,往往要发表演说,其中也不乏抨击袁世凯政府的言辞。当时有人劝他不可过于锋锋芒毕露,以免不测之险。宋教仁对此却不以为然,他说:“我这一生,光明磊落,平生既无夙怨,也无私仇,光天化日的政客竞争,又怎么会有如此卑劣残忍的手段?”
   
   3月20日晚十点左右,宋教仁在黄兴、于右任等人的陪同下,来到沪宁火车站准备北上。由于当时很多当选的国会议员也都从上海出发,因而车站还特设了议员休息室,宋教仁等人便先在那里稍作休息。议员休息室里的气氛是热烈的,每个人的情绪都很高昂。正当大家兴高采烈的谋划着民国未来的美好蓝图时,火车的汽笛突然“呜呜”响起,提醒火车已经到站,旅客们赶紧上车。
   
   从议员休息室到检票口不过数十米,两三分钟即可走到,但此时却突然下去了小雨。在大家的簇拥下,宋教仁与黄兴在前面并排走着,一路上还说说笑笑,但当他们快走到检票处的时候,斜刺里突然窜出一条黑影,说时迟那时快,只听“砰”地一声枪响,走在队伍前面的宋教仁表情痛苦,他扶着身边的铁栅栏,忍着痛叫道:“我中枪了!”
   
   紧接着,又是两声枪响,这次的子弹却弹在地上,并未伤人。在大家的一片惊呼中,凶手却身手敏捷,还没等到巡警赶来,此人已经消失在迷蒙的夜雨之中,一下就跑没影了。遭此变故后,欢乐的气氛为之一扫而空,夜色也紧张得换了一个面孔,在细雨茫茫中,街灯也显得更加的昏暗。
   
   等到大家镇定下来后,却发现宋教仁已经歪倒在地上,手还紧紧的捂着受伤的腰部。当同伴们找来汽车送他去医院的时候,血已经流了一地。很快,宋教仁便被送到附近的铁道医院,经医生的检查,宋教仁是背后中枪,子弹斜穿到腰部,肾脏、大肠均被击中,更可怕的是,这颗子弹上竟然有毒!
   
   毫无疑问,这是一桩精心策划的政治暗杀,目的就是要致宋教仁于死地。
   
   外科医生赶到后,随即对宋教仁进行手术,在费劲周折后才将其体内的子弹取出,但此时已经太晚。手术后的宋教仁脸如白纸,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便呻吟着对陪护的于右任口授遗嘱,说有三事还需同志相助,一是将他在南京、北京及东京寄存的书籍全部捐入南京图书馆;二是他家中一向贫寒,老母尚在,希望在他死后请黄兴及各位故人代为照料;三是诸位同志要继续奋斗救国,勿以他为念而放弃责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