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小李新婚奇遇记]
陈维健文集
·祭孔的闹剧
·病急乱投医的胡锦涛
·恐吓不倒的滴血啼鹃
·造飞船不如造飞机
·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美国黑人罗莎.帕克斯和中国的民工孙志刚
·呼唤文化复兴 呼唤民主革命
·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胡锦涛不访国矿访外矿
·胡温政权图穷匕首见
·西方民主社会对中国的人道冷漠
·推倒中共政权是成本最小的社会变革
·马英九对中共民主如是说
2006年文章
·新年的阳光下致中国报人
·新年从爆炸开始
·没有民主和公正哪来的和谐社会
·恐怖的中国铁路春运看执政为民
·面对面向中共说“不”的时代来临
·胡锦涛春节扭秧歌
·宗教的最高原则慈悲和宽容
·陈水扁的急独和马英九的缓统
·缺失人文的天堂
·台海无危机
·苦难者的急迫和小康者的缓进
·当屠夫还在行凶时 毋庸奢谈宽恕
·杀富慰贫还是杀富济富
·小马哥是那个戮穿皇帝新衣勇敢的小孩
·八荣八耻和不荣不耻
·没有了脾气的中国对日关系
·人民的好总理
·胡锦涛到美国上朝
·一帽不如一帽的访美
·光明的总理和黑夜的盲人
·阿扁有种向美国说不
·文革中国人心中永远的噩梦
·“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中共改革已死 左转路线失败
·腐败是中共维持政权的最后招数
·坚持改革就是坚持腐败
·一个政党和一个盲人的较量
·向北京奥运说“不”!
·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人头税和暂住证
·青藏铁路划剖了西藏的胸膛
·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中国的改革不妨看一下左邻右舍
·从阿扁喊退党扁嫂喊离婚看台湾的民主
·布什面对中国劳工的冷血谎言
·民族主义是绑架民众的元凶
·党决不能指挥枪
·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共产党的宗教战争
·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国在山河破,天府成龟田
·疯狂的高尔夫球场
·(温家宝)拒绝民主的宣言
·去世三十年老毛阴魂不散
·莫将人民当敌人
·江文选腐败的交易
·倒扁-民主社会的民主运动
·生命之河成死亡之水
·中共反腐斗争与腐败无关
·人文奥运美丽的谎言
·在政治正确下的金家核弹
·冰山封不住的谎言(评藏人被射杀)
·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山穷水尽洞庭湖
·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不爱人权爱狗权
·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2007年文章
·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情系曼久嘎追拉
·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的补充
·泯灭英雄的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李新婚奇遇记


   港务局爆出一椿新闻,医务所的林医生要与码头装卸工小杨结百年之好。
   林医生在港务局素有林菩萨之称,出落得清丽典雅,待人友善,但年过三十却尚末许配,人们说来总是找不到心仪的人,在背后为她扳扳手指,在这个港务局没有成婚的男人中,到真是没有人能配得上她的,但令人意外地看上了作业区的码头工人,实在让人咋舌。
   不过话要说回来,小杨虽然是一个码头工,看上去到象个文弱书生,码头上的粗重活,自然不是他能干的。他出身不好,学校里分配的学生中,分在码头上的,不是犯过“错误”,就是成份不好的,那百把斤的物件压在他的身上,身骨儿都会嘎嘎叽叽地响。他三天两头到医务所去请病假。医务所有三四位医生,都说你莫有病,你的病是懒惰病,给你开了病假,领导上要批评的。只有林医生,总是给他病假条,又时还给二三天。医务所的人都道林医生对他真是“怜香惜玉”。林医生对同事只道看他可怜,那身骨儿哪里是做码头工的料。到了林医生分喜糖时,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林医生早已偷偷地爱上他了。于是整 个港务区就传开了,说这姓杨的小子不知哪辈子积下的福,竟然把林医生娶来作了老婆。
   不过结婚后,小杨脸上的喜色,喜洋洋没有几天就忧色重重,且有一点神不守舍的样子,不过干活到是比以前起劲了,病假也不请了,还争着做夜班。同事在背后指着他说,这小子是不是吃错了药,那有新婚夫妻晚上不陪老婆做夜班的。这样的光景不到一年,又爆出了新闻,林医生与小张离婚了,林医生也调到其它单位去了。

   一日工班里的几个同事,私下说好了一定要解开小杨离婚之迷,于是在老王家摆下了酒席,把他灌得几分醉意。
   小杨你到说说呀,林医生怎么好的老婆,你是怎么到手的,怎么又离婚了呢?小杨借着酒力:你们不知道,说出来你们也不相信,这是一个千古奇缘!小张拿起酒杯,一仰头,将酒一饮而尽,说出下面的话来:
   大家都 知道我常去医务所开病假条,我都挨着让林医生给我看,林医生对我最好,我只要在她这里,她总是给我病假条的,还说上一些温心话,当然我很感激,但是我是万万不敢对她生出爱慕之心来的,又时她拉下布幔,让我躺下检查身体,她拿着听筒纤细的手伸进我的衣裳,俯下身来,可以听到她的呼吸声,我就胡思乱想起来,当然我的胡思乱想在她这里,必是明察秋毫,心音从听筒传到她耳朵里如何遮掩得了。但她没有责怪我的表情,微笑而又平静。不知是否为了让我平静下来,她总是问我一些生活情趣爱好与家庭方面的问题。我喜欢读一点文学方面的书,又时也湊二句诗。她说你的文才可惜了,到时我给领导说说,让你换一个文职工作。当我说到父母都是教师,父亲被打成右派死在劳改队,靠母亲一个人把我们养大时,她会发出一声同情的叹息。
   有一次,我去看病她在给我的病假条上附上一张纸条与电影票,纸条上写着:
   小张:
   朋友送我两张电影票,多一张,送给你,盼你能来。
   下面是我熟悉的签字林洁如。
   看到字条,我的心狂喜地跳动,我再笨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我进电影院找到位子,她已坐在那里了。脱下白大褂的她,穿着一件细花的连衣裙,显出她的女人身材来,那切在腰间裙带,把她的胸挺拔出来,她的胸那么有模样,让我心旌摇曳。电影没那有什么好看的,我也没有心思看,我的心全在她的身上,我偷偷地伸过手去握她的手,当我抓住她的手时,她一个激灵,把手缩了回去,当我为自己冒昧感到后悔时,她的手却伸了过来……
   那天看完电影,林请我到她家,向我表示了心迹,这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大好事,且又来得如此地迅速。婚事很快定下来了,婚事也简单,没有办喜宴,也没有旅行结婚,只是买了些糖,单位同事发了一发,亲戚这里送了一送。我对此有些遗憾,本想席开几桌,把亲戚朋友都请来,这样的新娘子也显摆显摆,炫耀炫耀。不过林医生的意思办喜酒太俗,旅行结婚几天婚假也不够时间,分分糖既省钱,也时新。林这个意思,我当然没得说。
   你说了半天,怎么还没有说到主题,后来呢?后来怎么样!怎么就离婚了呢?
   同事们听小李讲了半天,还没有讲到主题,有些急不可耐了。
   小杨将满 了的酒杯,又一口喝了个干净。
   结婚后她待我真的很好,非常地体贴我,家务活也不让我干,说我做的是重生活,家务事就由她来干了。每天都是她下厨,不但餐肴精细,而且顿顿有酒,这日子过得真没说的。说到这里,听得个个咂嘴弄舌,你小子好福气呵!小杨苦笑着摇摇头。
   怎么好的老婆你还不满意,难道要仙女不成?
   你们说仙女,她到还真是仙女,仙女摸不得碰不得呵。
   是你老婆怎么不能摸,不能碰。难道还没有碰过她?
   是呀,小杨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新婚那天晚上,很勉强让我碰了碰,她连衣服也没有脱,我要解她的扣子,脱她的胸罩她也不愿意,我只是把她的衬衣往上推了一点。
   那你们做了那个事没有?
   做到是做了,不过草草几下就完了,我息了一会儿想再上,她就不让了。刚开始我以会,她可能还一下子不适应夫妻之事,慢慢地就会习惯的,但是不但没有习惯,反到是更生份了。有时她看我很不高兴把身子向床边侧过去,就把我扳过来,安慰我一下,说些对不起的话。那时我还以为她可能是性冷淡 ,有洁癖。我知道有些女人是把夫妻间的那个事,把男人的那个东西看成很脏的。那天,我们完事后,她下了床,洗了很长的时间,当时我还没有在意,只当她是洁癖,做医生的大都有洁癖。
   你就是为了这个事与她离婚的吗?
   这个事我虽然不高兴,但也不会为此就离婚,象我这样的码头工人还有什么好怨人家的,她又待我那么 好。你们不要急,今天我既然说了,就把事情说个彻底,不说完,我心里也堵得慌,憋在心里很长时间了,不说出来,我要憋出病来了。小杨又开始往下讲:
   林医生有一个小姐妹叫小桃,漂亮得很,娇小玲珑,楚楚动人,她常常来我家,见我总是有几分羞涩,她叫我哥,我也被她叫得我脸红了。不过她到不把自己当外人,到了家,里外外的搞卫生,我的脏衣服她也拿来洗,我们一起吃饭,晚上她也常常不回去睡在我家。她睡在我家,我就让出来睡在厅里的沙发上。刚开始觉得很是应该的,小姐妹一起睡,那家不是这样的,小姐妹睡在一起,卿卿我我,有些闺中之乐也是寻常。反正我们睡在一起也不亲热,不做夫妻那个事。但后来就觉得有点不对,她们俩个亲亲热热的,又说又笑,她们成了一对,我到反而成了外人。不过那时我也没有往其它放面想,她们俩个女人,我这个大男人难道吃她们的醋,说出去要给人家笑掉大牙的。
   我睡在外面,又时做夜班回来,他们俩看到我,有一副尴尬之态,林脸色如春,云髻蓬松,小桃眉眼含情,衣衫不整 ,俩人且有欢爱后的倦容。又时我半夜醒来,听到似被压抑了的呻吟,鼻息粗重而又低沉,哦尔而有梦呓般的吟哦,间尔又娇喘吁吁,直到这个时候,我也没有想到两个女人之间,会发生那种只有夫妻才会做的事。
   有一次,我妈病了回家去照顾几天,晚上就不回来了。后来姐姐来了,让我回去,还说有几天没回去了吧,小林等急了,小别如新婚回去一定亲热得很。我回来看到小桃的自行车停在门口,知道她在家,我不知怎么地留了一个心眼,轻手轻脚地开了门进去,见卧室的门没关紧,里面响着声音,我在门缝里一张,这一张没把我晕过去,只见她们俩浑身赤祼祼的,一个丰腴,一个玲珑,象似美玉磨镜,林在上,桃在下,一个贝齿轻咬桃色的奶头,一个纤手紧攀皙白的屁股,一个鼻息咻咻,一个喉声呼呼,那个投入,那个忘情,那个颠凤倒鸾,以至我在她们身边站了很久才发现。
   你,你怎么回来了!
   你们,你们,我气得说不出话来。
   小桃躲进了被窝,秀发撩乱于香汗淋漓的脸颊之上,眼色迷离,神态朦胧。林坦然赤身坐于枕被零乱的床铺之边,神不守舍,如梦如幻。她锦缎般光滑的胴体上,啜满了小桃的唇印,象是钤在一幅山水书画上的印花。我怎么都想不到那个在病人面前瑞庄的林菩萨,那个优雅的职业女性,那个冰清玉洁,守身如玉淑女般的妻子,这一会儿竟是如此地姿态撩人,意态淫靡。也想象不出那个还青涩,羞怯,腼腆对性还朦胧得的象个处女似的小桃,竟然风情万种,春情荡漾,好一个绝色淫娃。作为一个男人,一个丈夫,我的身心都受到极大的打击、摧残。
   她说你都 看到了,我也不瞒你了。我和小桃的关系在我与你结婚以前就有了,与你结婚是为了掩饰我与小桃的关系,我与小桃也是商量过的,说与你结婚了,我们俩 姐妹一起来待候你。
   我与小桃说,你不仅仅个好人,而且书也读得多,对我们这种关系会比常人多一份理解。你曾经和我谈到过你读过的诗,希腊女诗人萨福在爱琴海,一个小岛上与她女学生浪漫爱情的故事,后来这个岛的名字蕾斯宾成了女同性恋的代名词。那天你给我讲了这个故事,我当即决定选择了你。我把你的故事讲给了小桃听,我俩都沉浸在激动之中,是你的故事让我们感到我们的关系,不再是肮脏的,有着异性之间同样的浪漫与一样的优美。结婚后,我想慢慢地会调整对男人的兴趣,但是与你相处了这些日子,我依然提不起对男人的欲望来。我也试着让小桃对你有兴趣,但小桃只要我,我们俩都只喜欢女人。我很对不起你,让你受委屈了,我与小桃只能在生活上照顾你作为报答。这几天你不在家,我与小桃也在商量把我们的关系向你说清楚,也不要这样偷偷摸摸了。我们仨个人一个家庭,我也打算给你生个孩子,有了孩子我们之间的关系会正常起来。
   林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小桃紧裹的被窝渐渐地松开了,她的脸还羞得彤红,带着一点可怜见的声音恳求地说:哥我们就这样一起生活,我和姐一定好好待你,你喜欢我,我也给你。话还没说完就羞得又缩进了被窝。
   当时我全蒙了,晕了,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林把我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褪去,她们俩把我拥进了被窝。
   说到这里,听着的同事们嗓子都有点冒烟了,那你,你与她们俩个都睡上了?
   那一晚,我是和她们俩一起睡了,不过我什么也没干,两个女人一左一右地拥着我,我一点性趣也没有,一想到刚才所见,浑身起着鸡皮疙瘩,那天,我即使有此心,也无此力,那个东西软软绵绵,任随玉手轻揉,纤指拨弄,她们没办法,我也没办法。天刚有一点亮,我就起床离开家了。
   那天后,小桃就天天来我家了,她们待我真的是好,我也舍不下,我想要是她们俩没有那种关系,一妻一妾,享受齐人之福,我百辈子的福都在这一辈子了。但她们要是没有这种关系 ,又何苦来找我呢。那天以后,我再也没去卧室,我睡在沙发上,林来拉了我几回,小桃也来拉我,看我坚决,也就算了。我反来复去地想了一个多月,想来想去,还是接受不了这样一种生活方式,最后我跟林说了。她们俩都眼泪汪汪的,我说对不起了,我知道你们对我好,但我还是接受不了,实在没有法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