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桑杰嘉:谁是“恐怖主义”?——中共对西藏实行的国家恐怖主义]
蔡楚作品选编
·杨光:习近平值得期待吗?
·野火:一党专制仍将苟延残喘
·黄昌盛:中南海已经不重要了——冷评中共十八大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十八大报告毫无新意,政治改革无望
·华夏:中共“18大”与苏共构架之比较(上)——苏共顶层设计导致苏联刹那“
·清流浦:中国政治变革需要强有力的反对党
·王昊轩:胡温当政这十年
·杨光:文化传统与民主转型
·中国公民呼吁新任中共领导释放政治犯公开信(图)
·劉霞:我活在荒謬國度(图)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4批签名)(图)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7批签名)
·闵湘人:中国民主运动考察报告
·吴庸:辨析西风东渐的大趋势
·广州民主人士聚会时与国保产生肢体冲突(图)
·唐丹鸿:西藏问题的关键词及有心的用语
·冯正虎借钱的通报(一)
·冯正虎借钱赎身
·铁流:批毛道路远,抗争无穷期--郑州回眸(图)
·凤凰网呼吁再召开一次“遵义会议”来推动政改
·罗茜:中国走向宪政民主之途的三大障碍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10批签名)(图)
·杨勤恒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图)
·冯正虎借钱的通报(三):借款完成
·闵良臣: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什么——2013新年到来前随想
·请联署声援《南方周末》
·巩胜利:国家《宪法》的衰朽与不朽
·荒原:拒不政改 革命必至
·潇湘军:从《南方周末》、《炎黄春秋》到《零八宪章》:宪政民主已成时代共
·冯正虎向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控诉非法拘禁
·牟传珩:习近平拒绝否定“毛左30年”——太子党魁吹响红色接班进军号
·野渡:晓波11年后才从监狱出来,是我们所坚持的理想的耻辱!
·借款赎身(六):冯正虎向债主致谢(图)
·桑普:改革共识倡议书的得与失
·黎建军:从同盟会到国民党——革命党失败的历史转型
·罗茜:论当前中国腐败的特点和危害
·杜光:2013:维宪欤?违宪欤?——关于南周、春秋事件的回顾与思考
·严家伟:缅甸民主转型之路是中国的他山之石
·金月花 刘红霞:中国黑暗信访现状(12)——析两会代表的漠视(多图)
·大陆再现卖儿卖女潮(图)
·牟传珩: “雾霾之祸”昭示“北京模式”制度之害——中国民主化转型迫在眉
·杨瀚之:暴力革命的心理、精神与理论准备是和平转型的基础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中国维权人士纪念“茉莉花”两周年
·中共镇压“茉莉花”的"215专案组“曝光
·付勇 :努力在中国创建新型的多党制
·天安门母亲:这是一个希望,但愿它不再成为一次绝望——致十二届全国人大全
·秦永年:飘摇于四大旋风中的政治钢丝秀——2013年中国政局潜在引爆点初探
·桑杰嘉:谁是“恐怖主义”?——中共对西藏实行的国家恐怖主义
·凤凰网披露邓小平短处
·巩胜利:只有终结专制和人治,中国才能成为文明国家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北明:达赖喇嘛对藏人自焚的反应——专访才嘉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从“广交友”一路走
·陈永苗:“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杨瀚之:《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通向宪政民主的纲领和道路
·郭永丰:习五世元年:磨刀霍霍向何方?
·王书瑶:政党制度讨论——中共是一个被枪杆子指挥的政党
·付勇:建立中国的联邦制
·秦永敏:展望专制统治崩溃之后的艰难政局
·张柏涛:从政治发展的角度看军队国家化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习近平铁腕管制舆论遭民意掌掴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现实及其前景(上)
·乔新生: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何被异化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现实:挑战与机遇(中)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 桑杰嘉:西藏母语作家谈藏人为什么自焚
·余杰:从毛泽东语录到习近平语录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前景:新战略构想(下)
·罗茜:论反宪政言论的罪恶实质
·罗茜:中国近期必将陷入全面性社会动荡之中
·朱欣欣:回望中国的七月——当邪恶降临大地
·曾伯炎:“中国特色”的谜底——社会转型未破的两块坚冰
·巩一献:探索苏共在中国私生的“儿党”走向自我终结的时间表
·乔新生:中国政坛为何揠苗助长
·楚寒:底层之子铸伟业——汉密尔顿政治生涯二三事
·王书瑶: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反对党
·王书瑶:中华民主联盟章程(草案)
·黎建军:暴力维稳与民变四起——满清王朝的最后十年
·郭永丰:中国民主转型的相关因素分析
·斯欣言:中共可能分裂 中国有望统一
·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宪政又添新派、基督教宪政引热议(图片)
·清流浦:习近平的尴尬
·李对龙:为自由而革命,以自由立国,建构宪政共和国
·一周新闻聚焦:外媒、评论家、网友评说薄熙来庭审
·金鸽子奖授予北京维权律师莫少平(图)
·家庭教会首次在台湾发声 抵制基督教统战(多图)
·牟传珩:北京为何迟迟不能开启民主变革大门——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
·关于王功权先生被传唤的紧急声明和112位联署签名
·反對中國再次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大簽名
·李昕艾第三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图)
·李昕艾第四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多图)
·杨瀚之:光复民国运动:大陆“蓝色新民族主义”运动的崛起
·上海市民代表120次向人大请愿,上海高院“动真格”(多图)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分析三中全会的《决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三中全会后各方继续关注中国政治动向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拘捕了吗?
·一周新闻聚焦:海外媒体报道和评论《许志永案起诉意见书》
·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正式调查”不是空穴来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桑杰嘉:谁是“恐怖主义”?——中共对西藏实行的国家恐怖主义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3/2013
   
   
   作者: 桑杰嘉
   


   中共在西藏以国家的名义任意枪杀藏人,仍然关押着数以百计的西藏政治犯,还有上百人被“绑架”后下落不明。西藏人民没有任何权利,包括在西藏境内自由行动,更不要谈民主选举和出国探亲的权利等等。所有这些非常清楚地表明:中共政府对西藏的统治是专制强权统治,同时也是彻头彻尾、不折不扣的国家恐怖主义。
   
   中共官方有关西藏问题的最主要的喉舌之一,也是大家所知道的中共御用写手“益多们”篡改西藏历史,颠倒黑白、玷污、谩骂——总之,恶犬狂吠般的中共御用写手们的“乐园”。[中国西藏网]总是扮演中共对西藏舆论最前沿的阵地之一,虽然,在事实与正义面前无数次的沦陷,体无完肤,但是,如“益多们”和独裁专制政权一样,死猪不怕开水烫。
   
   自去年年底中共最高法院等下达藏人自焚抗议为“犯罪”之后,中共在西藏各地展开大量抓捕藏人,并进行非法判处死刑等。“益多们”也争先恐后地编造长篇故事——偷梁换柱、颠倒是非、狡辩欺人、叫“共产党党员”宗教领袖喊话——使出所有伎俩。但是,让中共非常失望的是,事实永远是事实,并不会随强权者的所需而改变。
   
   更让人愤怒的是中共饥不择食,使出看家本领——贼喊捉贼,[中国西藏网]最近刊登写手秦风的《自焚,恐怖主义的幽魂阴影》就是典型的例子,而且,我们不只是看到中共的故技重演,更重要的是中共要想给西藏的自焚抗议再扣上一顶大帽子——“恐怖主义”。
   
   看看秦风的文章,主子给他的任务还不小,要给西藏的自焚扣大帽子,为了这一不可告人目的,他还又得 “诠释恐怖主义”。——真是狗急跳墙呀!他用很多水墨去解释“恐怖主义”,绞尽脑汁左刮右剥,只为西藏的自焚抗议扣上“恐怖主义”大帽子。因为,中共相信用“恐怖主义”这个“法宝”打压了东土耳其斯坦的抗议运动,而且觉得取得了成果。所以,想用同样卑鄙的手段打压西藏反抗运动。
   
   这篇文章揭露了中共对西藏问题继续采取更加强硬政策,不过,事实是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无论中共采取再强硬的政策,藏人的反抗不会停止,没有停止过,因为,这是正义与邪恶的斗争,是殖民与反殖民斗争。中共在十八大后,指控上百人与自焚有关而遭逮捕,封锁西藏各地的道路限制藏人自由行走,对自焚者家属实施打压,定自焚为“犯罪”等等,坏事做尽了。但结果并非中共所希望的那样,且完全相反。因此,如今中共向西藏自焚者再扣一顶更大的帽子“恐怖主义”。中共妄想扣上“恐怖主义”的帽子后国际社会和世界人民将会放弃对西藏自由事业的支持,可是中共似乎忘了“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西藏的自焚是不是“恐怖主义”?为什么中共会发表如此荒谬且可恶的言论?
   
   首先,我们看看台湾学者杨长镇先生对藏人自焚的看法:“自杀,是面对无可奈何的形势的一种逃避,是懦弱,本质上就是绝望。而自焚是一种承担,从自焚者的遗言看,这一点也是很清楚 的。而很多同情西藏自由运动的中国人,有这样一种误解,认为是绝望,在一般情况下,我同意这样的观点,但是,对图伯特人来说(我们台湾人都是称西藏人为图伯特人的),他们是超越生死的。如果从绝望的角度去为图伯特呼吁,就低看了自焚的意义。
   
   在暴政之下,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道德要求是反抗,挺直腰板,但是,在某种意义上,反抗预设了一个高与底的位置,反抗者处在不自由的地位,是在挑战高高在上的强者,他们是高与低的关系。但是,自焚是把自己放在比殖民统治者更高的位置,让我们看到了另一种可能性,用生命的终止来宣告这个政权的不义,让不义的政权,无法再侵犯生命的尊严,当他 (她)点燃自己的时候,就宣告了一个审判者的位置。”杨长镇先生的总结是:自焚是对一个不义政权的审判。
   
   由于藏人的自焚是,对中国共产党这个独裁专制不义政权的审判,所以,中共非常愤慨,恨不得把藏人的自焚定为“恐怖主义”,然后进行彻底打压。当然,这样的话得让御用写手先上阵——秦风就是前锋之一。
   
   胡平先生在《中共当局为何如此敌视自焚?》中指出:“---正如《纽约客》一篇讲自焚的文章所说:「自焚是表达绝望与反抗的终极行为,是在斗争无望的情况下自我牺牲的英勇行为。」深受中共当局压迫的藏人,因为没有言论自由结社自由,没有集会游行的自由,迫不得已,一些人只好选择自焚这种「表达绝望与反抗的终极行为」,宁可牺牲自己,也要表达他们的心声。中共当局的做法,实际上是剥夺他们最后的抗争权利,是把藏人的反抗声音全面「和谐」,彻底消除。”
   
   再看看自焚者怎么说的:“如佛陀当年舍身饲虎一般,其他牺牲的藏人同胞也是如我一般,为了真理和自由而舍生取义。”---索巴仁波切(年格.索南竹杰):安多果洛(今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甘德县人,42岁。2012年1月8日在达日县广场自焚。当场牺牲,后由藏人隆重火葬。在自焚前录音遗嘱。
   
   “为了实现民族平等,西藏自由,发扬西藏语言文字,以及迎请达赖喇嘛尊者返回西藏,自己决定自焚。”----格桑金巴:安多热贡(今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多哇乡农民,18岁。2012年11月8日,中共十八大召开之日,在度母广场自焚牺牲。他在生前留下遗书。
   
   三十多名自焚者留下了遗嘱, “让达赖喇嘛返回西藏,西藏要自由”是他们共同的心愿。这样的所求对于一个正常的国家来说是再平凡不过的事,但是,对于殖民统治下的西藏人唯一的选择就是点燃自己的生命抗议中共独裁政权----
   
   中国的[百度]这样定义恐怖主义:“恐怖主义是实施者对非武装人员有组织地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通过将一定的对象置于恐怖之中,来达到某种政治目的的行为。国际社会中某些组织或个人采取绑架、暗杀、爆炸、空中劫持、扣押人质等恐怖手段,企求实现其政治目标或某项具体要求的主张和行动。”
   
   以上两位学者非常清楚的阐述了藏人自焚的原因以及性质,结合中国百度对恐怖主义的定义。不言而语西藏的自焚与“恐怖主义” 风马牛不相及。
   
   中共非法入侵,并占领西藏的六十多年里,对西藏实施着国家恐怖主义。
   
   首先,中共对西藏手无寸铁的西藏人民“非武装人员”进行“有组织地使用暴力,暴力威胁,”把西藏人民“置于恐怖之中,来达到(中共非法占领西藏的)政治目的行为。”并对藏人采取“绑架、暗杀、劫持、扣押人质等恐怖手段,企求实现其(非法镇压西藏的)政治目标。”
   
   今天,中共在西藏以国家的名义任意枪杀藏人,仍然关押着数以百计的西藏政治犯,还有上百人被“绑架”后下落不明。西藏人民没有任何权利,包括在西藏境内自由行动,更不要谈民主选举和出国探亲的权利等等。所有这些非常清楚地表明:中共政府对西藏的统治是专制强权统治,同时也是彻头彻尾、不折不扣的国家恐怖主义。
   
   中共对自己犯下的国家恐怖主义之罪视而不见,相反,让“益多们”大肆编造---《自焚,恐怖主义的幽魂阴影》之类的谎言欺骗读者。秦风的文章除了对西藏自焚者扣“恐怖主义”之外,没有任何的新的内容,老调重弹,说什么:“达赖集团“藏青会”、“格尔底寺新闻联络小组”等“藏独”组织骨干成员组织策划,境内不法分子蛊惑煽动的有组织有预谋自焚---”其实,中共的这一荒谬的说法是中共十八大后中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发布所谓的《关於依法办理藏区自焚案件的意见》之后提出的,而西藏的自焚抗议运动开始于2009年。
   
   其实,以上的说法是非常违背逻辑的。首先,中共所说的“达赖集团”、“藏青会”、“格尔底寺新闻联络小组”等在遥远的印度,自焚者从来没有见过达赖喇嘛,更不要说西藏青年会等组织。其次,中共对整个西藏如临大敌,军警多于藏人,监控镜头多于窗户的情况下还能有“境内不法分子”存在的空间吗?再次,就凭“蛊惑煽动”能自焚吗?我倒想看看“益多们”“蛊惑煽动”一下藏人停止敬仰达赖喇嘛尊者,能做的到吗?答案是肯定的。事实上,中共六十多年一直在“蛊惑煽动”藏人放弃自己的文化、信仰、民族认同等等,但是他们没能做到。
   
   在事实面前,国际媒体一直非常正面地报道西藏自焚事件,各国政府也非常关注。特别是,保持中立、事实求实的中文媒体,如香港的《阳光时务周刊》、《开放》杂志、基督教报《天亚社》。还有在中共的打压之汉人画家刘毅为自焚藏人画像立碑。特别是《阳光时务周刊》刊登了三十多位自焚者的遗嘱、自焚者档案,并陆续报道了有关西藏自焚事件的文章,让国际社会能够了解事实真相,也使中共喉舌们的谎言不攻自破!
   
   2013年2月25日于达兰萨拉
   
(2013/03/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