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秦永年:飘摇于四大旋风中的政治钢丝秀——2013年中国政局潜在引爆点初探]
蔡楚作品选编
·成都草堂读书会:国际人权日演讲会图片新闻(组图)
·象刘宾雁那样生活—刘宾雁治丧委员会第七号公告(组图)
·郭飞雄:我已出狱(图)
·无慧:并非绝唱——《野草》93期(图)
·无慧:闲话《草堂三咏》( 野草诗评 之一 )(组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活动:文学与记忆——与余杰对话(组图)
·谭作人:大熊猫为谁打工?(图)
·警察暴力骚扰方舟教会的正常礼拜活动及相关评论(多图)
·余杰:谁是说真话的人?— 悼念刘宾雁先生(组图)
·台湾中央电台采访杨天水案(图)
· 康正果 :荒野之美(組圖)
·郭飞雄:重返太石村(图)
·关注郭飞雄被打伤事件,抗议这种野蛮的黑社会化的权利运作(图)
·杨茂东(郭飞雄):(新华门)和平请愿书(图)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及陈光诚照片(组图)
·陈墨:我的媚俗观——野性的证明(图)
·绘出中国人的精神地图— 汪建辉小说《中国地图》出版
·胡佳失踪第15天--组图:胡佳与曾金燕新婚照片(图)
·流沙河:满江红 贱躯卧疾反省(图)
·李建强律师答入狱的异议人士、独立作家法律救助问题(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胡访美前夕北京司法机关重新审查起诉赵岩(图)
·劳动节她们有节吗?现实中打工女孩的真实生活(组图)
·毕节法院宣布择日宣判李元龙案(多图)
·余杰:白宫“炉边会谈”背后的剑戟 (图)
·范亚峰博士被禁止出国参加与美国总统布什的会见(图)
·律师今晚再赴临沂,吁请关注陈光诚案!
·黄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邀请也不稳当 刘正有被押送回家(组图)
·著名西藏作家茨仁唯色的BLOG突然被关闭(图)
·温克坚:我的朋友昝爱宗(图)
·陈光诚被判刑,袁伟静处于非常大的风险中(图)
·曾金燕:笑料--李喜阁在看守所的经历(图)
·胡佳拍摄:高智晟律师一家照片(组图)
·刑事上诉状 / 陈光诚,李劲松律师 (图)
·快讯:胡佳、曾金燕危急中!(图)
·胡佳:据传郭飞雄被捕(图)
·被警察带离北京28天的赵昕昨日致电云南昭通家人(图)
·陈光诚案律师团提出137名证人二审时到庭作证(图)
·胡佳:9月30日中午12点郭飞雄被广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妻子耿和接到警方逮捕高智晟的口头通知(图)
·余杰被禁止出境无法访台,中共当局侵害公民权又有新招(图)
·殷明辉:七律二首 观蔡楚寄来手种杜鹃花照片(图)
·"他们像杀老鼠一样猎杀藏人"—罗马尼亚登山者的叙述/山子译(图)
·昝爱宗状告国家新闻总署吊销记者证(图)
·李劲松律师通报陈光诚案最新进展(图)
·曾金燕:拜见达赖喇嘛(图)
·李劲松律师已到沂南 陈光诚继续委托他作辩护人(图)
·陈光诚案11月20号在沂南县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开庭(图)
·蔡楚:呼吁沂南县警方立即释放滕彪博士(图)
·蔡楚:呼吁宁陵县公安局解除对李喜阁的监视居住决定(图)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关于高智晟案的情况通报(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遭到中国政府秘密审判(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案件可能在今天或近几天内开庭宣判(图)
·陈光诚: 永不放弃——我的上诉(图)
·李喜阁(HIV):痛苦的上北京(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全家被押解出京(图)
·陈光诚 李劲松:刑事上诉补充意见(图)
·胡佳:郭飞雄案件将要进入起诉程序(图)
·高耀洁:中国艾滋病感染的特色(图)
·又见抗艾第一人高耀洁:我现在日子真难过(图)
·章诒和:我的声明和态度(图)
·胡佳:致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刘建超先生实地人权观察邀请函(图)
·杨茂东涉嫌非法经营罪案律师意见书(图)
·章诒和:事态的变化和我不变的立场—兼告邬书林先生(图)
·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三)(图)
·浙江自由撰稿人力虹被控煽动颠覆政权案将闭门审理 (图)
·曾金燕:孤独老人高耀洁—致软禁中的高耀洁医生(图)
·流沙河先生谈中国古代的情人节(图)
·走吧 / 南窗 (图)
·爱知行:关于立即恢复李喜阁和朱龙伟人身自由的呼吁(组图)
·冉云飞:中国出了个钉子户(图)
·新西兰汉学会授予中国独立作家王力雄荣誉会员称号(图)
·何天:六四伤残者齐志勇清明祭奠赵紫阳(组图)
·关注胡佳!关注中国的“非法拘禁”事件(图)
·丁子霖:寄语89一代的孩子们(图)
·著名“老右派”流沙河先生笑谈文革中“劳动改造”(图)
·金沙遗址太阳神鸟闪亮登场,流沙河先生解释是凤凰(图)
·章诒和诉新闻出版总署行政诉讼案4月26日立案经过(图)
·曾金燕当选时代杂志2007年世界百名最有影响力人物(图)
·曾金燕:与《时代》100人相关的问与答(组图)
·《快乐的异乡人》-乔治·格鲁沙诗文选出版发行(图)
·宋永毅编辑《新编红卫兵资料》第三部在华盛顿DC出版(图)
·我们向谁控诉?权贵阶层瓜分了家当(图)
·袁伟静女士获得第五届“受难者家人奖”公告及答谢辞(图)
·杨茂东(郭飞雄)被控非法经营案的法庭自辩词和最后陈述(图)
·青年罗渊兰给网友、笔友、朋友们的求助信(图)
·胡佳母亲电话口述,友人记录(图)
·曾金燕:请你告诉我:判决公正吗?(图)
·唯色博客被攻击的声明(图)
·成都无名氏:歌曲《六月雪》
·包遵信先生治丧小组:包遵信先生生平(组图)
·廖亦武「底層社會訪談錄」英文版「趕屍人」出版(组图)
·我们对黄琦因参与救灾被成都警方逮捕的声明(图)
·RFA张敏:布什总统7.29白宫会见参加者谈印象(图)
·蔡楚:著名律师李和平被警方监控 发生肢体冲突(图)
·沧海:打破沉默,奥运前夕为被囚中国作家发声”在纽约反响热烈(组图)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图)
·康正果:奥斯威辛的诗意栖居—序蔡楚诗集 (图)
·刘晓波:长达半个世纪的诗意—序《蔡楚诗选》(图)
·许志永博士探访京城黑监狱遭殴打(图)
·秦耕:永远的包遵信-包遵信先生逝世一周年祭献(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秦永年:飘摇于四大旋风中的政治钢丝秀——2013年中国政局潜在引爆点初探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28/2013
   
   
   作者: 秦永年
   

   政治钢丝秀的彼岸必须是实现和平转型,放弃专制制度,落实公民权利,兑现真正的宪政民主!这才能称得上政改成功。否则,一切努力都不过是旧制度的挽歌,大革命的前奏。全世界都在拭目以待。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征文
   
   
   自从接过胡手中的定时炸弹成为中国政局的舵手,习总书记和部分同事的表现确实令人耳目一新,与前任风格迥异:时而接地气,时而拜祖庙;时而中国梦,时而钓岛风;时而捧左惩右,时而拉右打左;时而加大反腐力度,老虎苍蝇一起打,强调“踏石留印,抓铁有痕”;时而通过同事放风,企望别重蹈“旧世界与大革命”的血腥,力求“润物细无声”... ...。这一切给中外各界留下了相当大的想象空间,却也告诉我们,值此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关键时刻,一场空前规模的政治钢丝秀正在神州大地上演,举国上下,甚至环球政局无不牵连其中。事关13亿国民的命运,全人类的福祉,不能不令人深思详察。
   
   政治舞台上,人们常常不得不在夹缝中求成功,不得不经常走钢丝,这并非习总新班子独有的课题。问题是严重程度如何?关键影响因素和不确定性在哪?时机如何把握?彼岸又在何方?本文试图找出未来一两年内很可能决定中国事态发展的雷管引信,聚焦于当前最令人纠结的四大旋风,或称四大习题:1)反腐的度; 2)民族主义的分寸; 3)经济风险和社会危机; 4)突发事件的处理。
   
   笔者以为,对这四大旋风中任何一个的处置得当与否都足以决定这场宏大钢丝秀的成败,都可能成为七千年来世界文明史中浓墨重彩之笔或严重败笔。所谓“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正是当前中国政局的确切写照。治大国如烹小鲜,分寸与火候决定成败。如无高度政治策略决断(心理素质,技术水准,临门一脚)加上绝好运气,恐难过此四关。令人玩味的是,习总的数十年宦海航迹,虽时有惊人之语,但总体而言,一向以善于寻求妥协中庸著称,“打左灯向右转,打右灯向左转”,玩得相当纯熟。笔者猜度,其中半为策略需要,以通过中国官场的逆向淘汰选择而上位;半为个性使然,因为习先生从少年时起就表现出较为质朴的天性。俗话说,性格决定命运,习总的薄二哥毁于张扬偏激性格,而习总的中庸性格则有可能助他完成这三千年一见的悬崖高空政治钢丝秀。祝习总好运,以不负上承正直父辈,下接知青地气的盛名。
   
   不过,个人的清誉并非判断历史功过的第一考量,关键是能否有利国利民利人类的政治作为。即,钢丝秀的彼岸必须是实现和平转型,放弃专制制度,落实公民权利,兑现真正的宪政民主!这才叫做成功。否则,一切努力不过是旧制度的挽歌,大革命的前奏。全人类在拭目以待。
   
   1) 反腐的度: 防民变与防内讧的动态平衡点
   
   “物必先腐,然后虫生”,对。但,谁是“物”?答案很清楚:一党和一党专制下的国家机器。老蒋曾对小蒋说: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但无论深度、广度、金额,在腐败方面今日之共产党早已胜当年之国民党百倍!据报道,晚年已退党的前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从2001年开始多次要求退党,胡锦涛曾特意就华国锋要求退党一事主持召开会议。会上华国锋坚决表明自己的态度,严厉谴责了党的腐败现象,“正给国家和民族带来灾难。”甚至说:“现在的共产党,和过去的国民党有什么区别?”这让胡很尴尬。连华国锋这样执着的共产党人,都已看不下去,无法容忍其腐败了,可见贪腐早已令中共病入膏肓。且不说,从那时以来十多年又过去了,多谢胡的不惜代价维稳,包括不惜放纵贪腐维稳,以至于贪腐存量又狂涨数倍。如果中国股市有贪腐这样的表现,只怕上亿草根股民要对胡感恩戴德。可惜,狂飙的是贪腐,而不是应反映经济前瞻的股市。
   
   让我们来具体讨论一下:腐败的深度根源何在?腐败的流毒侵蚀了多广?反腐败的“度”如何拿捏?正如习总所说,“权力如果不关进笼子里,就会出问题,而且是大问题。”这个大问题就是:绝对的权力必然产生绝对的腐败,专制制度必然产生制度性腐败。尤其是在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历史阶段,权力寻租机会多多,又缺乏监督制约机制,必然会放纵腐败泛滥。以至于,近二十年来在现实中国的经济发展和政治上位之全部流程中,官官相护,官商勾结,权力寻租无孔不入,无处不在。套用一句通俗的话,升官发财的产业链有多长,权钱性交易的食物链就有多长。贪腐的深度和广度已侵蚀到现党政机构的方方面面,使现政权的合法性受到广泛质疑。正因为这样,中共中央才不能不把反腐工作提到事关党国存亡的高度。
   
   有人说,贪腐无国不有,无朝不有,所以不是制度问题;靠制度解决贪腐问题,实属政治幼稚病。说这话的人不知是智商太低,还是自欺欺人。请看,加拿大多伦多市长仅仅因为5000加元(少于他两个星期的工资!)的利益冲突案,被法院逼下台。克林顿仅仅因为一桩莱温斯基性丑闻,就差点被迫交出总统宝座,灰溜溜离开白宫。这就是宪政民主的伟大政治力量,这就是健全制度之超强免疫功能。反观神州大地,这点事算得了什么?毛先生自以为功盖秦皇汉武,却夺人妻子,蹂躏宫女,杀戮百姓子民如割除野草,残害同僚下属更令人发指。劣迹载之史册,足以汗牛充栋。如中共前组织部长安子文所问:(这种制度之下,)谁监督得了毛泽东?而当下中国的贪官动辄上亿元的额度,两位数到三位数的情妇性奴,不然不够档次,且仍可带病升迁。这就是专制制度带来的恶果;这就是从量变到质变的铁律。大体而言,贪腐面在2%以下,那是廉洁政治,完全可以依法处理,不至于伤筋动骨。贪腐面达5-10%,问题严重,需要动大手术,但还有可能在体制内解决。贪腐面再高,政权的合法性本身就成了问题。中国大陆的相关数据无法得知,但从薄熙来,重庆市,铁道部和河南交通局长等已暴露的典型案例来看,肯定已大大超过红线。所以才有“可能亡党亡国”和担心大革命的高层惊呼。
   
   尤其可叹的是,上行下效,官场商场的贪腐正加速向全社会渗透。以至于,在与他人打交道时,中国人人(除心智不成熟者外)时时刻刻要担心被坑蒙拐骗;同时,已有不少人(3成?或更多?)时时刻刻在设计坑蒙拐骗他人。以至于,老人摔倒路边没人敢扶一把;做好事前一定要问问自己:“会不会被人恩将仇报,成了伊索寓言中救蛇的农夫?”这种逆向淘汰如不扭转,还像个文明社会吗?长此以往,恐怕只好被开除地球籍,但这是题外话了。
   
   审视中国政治生态,数百权贵家族垄断副部级以上之大位,位高权重,却又深陷贪腐,早已从自诩的“无产阶级先锋队”走向其反面,成为既得利益贪腐阶层之骨干。而这些人,不少为习总之发小,儿时玩伴,官场同僚,藤牵根缠,如红楼梦中之护官符,一荣具荣,一损具损。也有一些是相斗相成的权贵主要派系,给对方一拳,或无伤整体,但给对方致命一刀,无异于给集团整体可能致命的一刀。如果对方不惜鱼死网破,“吾携汝皆亡”,则如何收场?故有体制内学者建议,反腐要集中于反增量腐败,特赦存量腐败,以减少改革阻力。我以为,这很可能也是习班子的愿望。但问题是过不过得了十三亿国民这一关?
   
   有人比喻,要左手砍右手,如何下得了手? 其实,事关千秋功罪,党国兴亡,即使毒蛇嗜腕,尚可壮士断臂。问题是毒蛇不仅嗜腕,且已嗜心口,深达领导核心层,然不成剖腹惋心?故,反腐不动真格的,糊弄百姓,恐民变难防;反腐动真格的,伤及资深同僚,国家机器和政权来源,恐内讧难免。政治钢丝秀如何挪步,防民变与防内讧的动态平衡点何在?难以准确指出。只好挪一步看一步,摸着钢丝过河。听说最高明的医生能自己给自己动手术割阑尾,佩服!不过,一,那是在极地考察站里不得已而为之;二,他割得了阑尾,他能给自己动心血管手术或脑手术吗?我猜,没人敢真诚地说“他准行!”所以,反腐败的“度”如何拿捏? 很难!因为有太多的不确定性。所以,薄熙来案虽已调查清楚,却迟迟不敢公开审判。你说他政治问题,他可以当殉道者,公开辩论;但你又不敢,怕引起社会分裂,严重动荡。你说他贪腐问题,他可以扯出政治局委员甚至中常委一串,看你如何收场!
   
   虽然是制度问题,也不是都不能在制度内解决。以中国的情况而言,很难,但还不是不可能,多少还有一定操作空间。具体原因在于:1、国民的公民意识还在初步觉醒阶段,仍不足以形成大规模的公民运动。沉默的大多数仍沉溺于数千年传承的小农需求:“一明君,二清官,三口粮,行了呗”。2、适度反腐,多反增量腐败,少反存量腐败,给新进官员一定震慑,给民众反腐情绪几个宣泄口,以实现荆江分洪,维护党国的核心利益。这种策略有一定的可行性和可操作性。而习八条,军禁酒就是以反增量腐败为主的初步试探性操作。3、核心的权贵贪腐阶层早已完成最残酷血腥的原始积累,在当前形势下,似无必要顶风作案,其中相对理性的贪腐集团大约会有所收敛,坐享存量贪腐,或转移资产,“逃之夭夭”。而习班子也会极力避免打真正的大老虎-核心的权贵贪腐阶层,以避免柳叶刀不小心捅穿心房,鱼死网破,政权崩溃。
   
   2) 民族主义的分寸
   
   笔者以为,讨论民族问题,必须要高屋建瓴,先看森林再看树木,从人类文明发展史的深度和地球村的广度出发,然后再考察当前的现实案例。只有这样,才不至于为极端民族主义的狂热所裹挟而误判形势,错定决策。
   
   概括地说,民族斗争和民族融合贯穿了七千年来的人类文明发展史。其总体趋势是以斗争求融合。在文明发展的早期,斗争是极其血腥的,甚至走到了种族灭绝的极端,根本不把对方当人!随着农业文明向商业文明的转化,“人生而平等”观念逐步深入人心,民族斗争的烈度逐步缓和,异族通婚日渐普及,民族隔阂逐渐淡化。有理由设想,数千年后,地球村里可能只剩下一个民族:人类。(除非外星人大举入侵,另当别论。)当然,每个民族都希望自己的文化基因能传承下去并发扬光大,在融合后的新民族中占有更加举足轻重的地位。这就是为什么民族主义还会陪伴我们几千年,成为现实政治生活中无可回避的一个大问题。
   
   历史还告诉我们,民族主义历来是一把双刃剑,用得火候老到,或可以挽回民心。一旦失控,恐把自己逼进死角。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甲午海战,义和团距今不过百年,国人并未淡忘。今日,钓鱼岛一事,中日双方剑拔弩张,比气势,拼实力,舰船飞机,水炮雷达,你来我往,好不热闹。表面看,双方都来势够猛,其实都是打民族主义的牌,以转移民众视线,争民心,为解决国内深层矛盾争取时间。这有点像双簧秀,不过配合难以默契,且各自想拳经。问题是玩火者一不小心,擦枪走火,搞得不升级就下不了台,怎么办?如输了一招半式,要不要加大赌注再干?如赢得一招半式,要不要防范对方加大赌注再干?如逐步升级,底线何在?难不成为了一己私利,把人类拖进核大战的黑洞?这是钢丝秀中又一个极大的不确定因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