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我们是这么信的……]
井中蛙
· 堂叔去世留下的……
·你能欣赏自己吗?
·《圣经》真经不怕火来炼 ——兼答问?先生
·问?先生,你说得对……
·我们是这么信的……
·神对我说:“我才重要……”
· 问?先生,你说得对……
·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
·生命原来是一片云雾
·你的口音把你露出来了
·爱,我愿意……
·“你不显老……”
·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
·我的一次很不乐意的奉献
·拆除十字架风暴之后的感叹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续篇)
·看神乎?看人乎?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续篇)
·悲呼,史蒂芬.霍金
·我是谁?
·《圣经》里的三种狗
·夏娃与蛇对话时亚当在场
·答一位网友的来信
·大卫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吧
·读经识乌鸦
·空气.灵魂.上帝
·何为亵渎圣灵?
·有感于女司机各路神灵谢个遍
·老人当自重
·那挂葡萄有多重?
·“试探”与“试炼”
·慎用“阿们”
·“阿们”的庸俗与污染
·远志明是罪犯吗?
·基督徒的眼光
·真自由
·人性是自有永有的
·“你是耶稣”
·人性与基督的人性
·从高考众生看迷信
·1字架与十字架
·重要不重要?
·罗得的奇遇
·3800块钱一锅汤的随想
·“学生不能高过先生”吗?
·耶稣的救赎是等价交换的
·炎炎盛夏话喜乐
·基督徒吃血的是是非非
·基督教国家美国为什么侵略他国?
·主内最失败的交通
·关于远志明牧师独立调查报告之我见
·体贴耶稣
·你或冷或热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聊聊耶和华上帝
·“虚心”和“温柔”
·作一个有用的人
·“看内心”那些羞愧事
·信耶稣,得水牛
·一个基督徒的爱国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是这么信的……

   
   
    “能不能直接交流一下,大家放下成见,好好谈一谈!我先给你我的email,私谈一下。大家认识多年了,有话好好说,你看呢?”——问?
   
   谢谢问?先生的好意。


   
   看来,在信仰问题上,私谈与公谈一样,也不会有什么共识的。我们认识不止一两年,交流也不是一两次。
   
   过去,我们总想找到一个共同的底线来讨论信仰问题,就是我们都走在人生的路上,刚开始都走到一块的,比如你我都是无神论者的时候,或是你我都求佛的时候,现在我们分道扬镳了,那么我们讨论佛或基督,哪是两人共识的地方呢?我一直找不到,这次问?先生以圣经考古学为切入点,在这个基础上进行讨论,我想这大概是我们共同的底线吧,无论人有多大的成见,都得承认考古学的成果。但……结果还是不行。
   
   我有一位好朋友,学物理的,我们常聚餐,席中谈哲学文学政治什么,很是投机。但我信主之后,跟他谈信仰,可能是他特别的固执,谈论中加一些讥讽什么的,我也在提高自己的声音,几次都谈崩了,而且还有点不欢而散呢。后来,这位好友就与我渐渐疏远了。所以,旧友重逢,我只认真传一两次福音,尽职尽责,然后就很少主动挑起这个话题了,以免朋友们离我而去。你看,原来是好朋友呢,还是溶入友好的餐桌上交流的,都还如此,何况你我的信仰形同水火,能谈得拢吗?
   
   信耶稣的事上,我们是心知肚明的,但对不信的人来说,却是很难取得理解的,也根本不能跟他们叙说,就象一个天生瞎眼的,你怎么跟他解释红色是什么样的顔色?几乎所有的反基高手,比如方舟子等,他们都有一个困惑:那些信神的人,是有理智的,在别的方面与常人没有什么不同,可是他们为什么对独断专行、杀人如麻的耶和华那么顶礼膜拜?对充满暴力、淫秽(如雅歌所描写乳房什么的)的圣经那么爱不释手、言听计从?
   
   这个问题,如果不是将来耶稣拣选来信祂,他们永远也不会明白的,我们当然明白,那不是我们仔细琢磨悟出来的,也不是传道人苦口婆心调教出来的,而是上帝悄无声息地潜入我们心里,在我们的心思意念里,悄悄地竖立这样一个价值观念,这就是爱,这爱仿佛是一个磁力极强的东西,以至于我们的世界观的天平不知不觉甚至是不由自主地向上帝倾斜。我们常常看到一些信徒表示不知道自己怎么信了,甚或前些年还是反基先锋或是不信的刚强铁汉,突然来一个变身术,成为基督徒了。我的情况就是如此。
   
   所以,我们信的是神,是又真又活的神,不是一堆教义,不是牧师长老的威权,甚至不是圣经,圣经虽然是神的话语,但让我们信神的是神自己在做工,如果说是圣经让我们信,那么,即或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布道家,让他在某个最繁华的城里最繁华的一条街拿着圣经传道,一天两天或是一月两月,他也不能保证有一个人信的。
   
   我们信的耶稣基督!
   
   这里还涉及到极终标准问题,就是绝对真理。哲学教科书告诉我们相对真理与绝对真理,相对真理是事物发展的某一阶段的客观的内在的必然联糸,相对真理之和就是绝对真理,人不能达到绝对真理。当我信上帝之后,知道祂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管理者,我突然眼睛一亮,相对真理之和不就在上帝那里吗?哦,绝对真理就是上帝呀,信了上帝,将来有一天,人上了天堂。就可以达到绝对真理。于是,我们基督徒就以上帝为极终标准,祂是对的,因为世界的一切是祂造的,凡与祂相悖的,都是错谬的。如果人认真地思考一下,借着客观世界,正如黑格尔说的“凡存在的都是合理的”,小到草草木木,大到星空宇宙,科学家揭示出来的客观规律,无一不是尽善尽美,无一不是上帝的爱。由此及彼,我们得出结论:上帝没有错。当然,对于些天灾,圣经也告诉我们了,那不是神的错,而是人的掠取造成的,还有因为人的罪这土被上帝咒诅了的。
   
   当然了,如果你否认神造万物,路不同,目的地也南辕北辙了。问题是,我们指出我们的信是神的工作,那不信的人又瞪白眼了……
(2013/03/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