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神对我说:“我才重要……”]
井中蛙
·拆除十字架风暴之后的感叹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续篇)
·看神乎?看人乎?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续篇)
·悲呼,史蒂芬.霍金
·我是谁?
·《圣经》里的三种狗
·夏娃与蛇对话时亚当在场
·答一位网友的来信
·大卫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吧
·读经识乌鸦
·空气.灵魂.上帝
·何为亵渎圣灵?
·有感于女司机各路神灵谢个遍
·老人当自重
·那挂葡萄有多重?
·“试探”与“试炼”
·慎用“阿们”
·“阿们”的庸俗与污染
·远志明是罪犯吗?
·基督徒的眼光
·真自由
·人性是自有永有的
·“你是耶稣”
·人性与基督的人性
·从高考众生看迷信
·1字架与十字架
·重要不重要?
·罗得的奇遇
·3800块钱一锅汤的随想
·“学生不能高过先生”吗?
·耶稣的救赎是等价交换的
·炎炎盛夏话喜乐
·基督徒吃血的是是非非
·基督教国家美国为什么侵略他国?
·主内最失败的交通
·关于远志明牧师独立调查报告之我见
·体贴耶稣
·你或冷或热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聊聊耶和华上帝
·“虚心”和“温柔”
·作一个有用的人
·“看内心”那些羞愧事
·信耶稣,得水牛
·一个基督徒的爱国观
·我们是上帝的宝贝吗?
·基督徒委身教会是一种淫乱行为
·基督徒委身教会是淫乱行为(续)
·没有人性
·“弟兄姐妹们平安”
·基督徒慎用“邪教”之称
·“奉耶稣基督得胜的名求”云云
·真的有“老糊涂”这回事
·我想破头都不晓得那光是什么光?
·花岗岩脑袋读经要不得
·耶鲁大学教授无知谈永生
·耶稣基督圣诞之前世人靠什么得救?
·婴孩死亡能不能上天堂?
·还守律法的精髓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神对我说:“我才重要……”

   
   2013年2月底,廖弟兄来电话说:“3月17日,我们教会将组团到澳门参加《南中国神学院短期神学培训班》,为期7天,你能不能去?”
   我不假思量,一口就承领了。我想,培训不重要,讲课不重要,澳门才重要。因为在网上观看名牧们的讲道录像和面对面的耳闻目睹,是一样的感觉;但我从未到过澳门,观看澳门风光片与亲临其境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于是,我办好《往来港澳通行证》,兴奋地等待着……
   3月10日礼拜天,聚会结束,应邀出席一个弟兄的宴席,贪吃“干锅啤酒鸭”这道菜,礼拜一早晨醒来,一股刺痛就从右脚板传上来,我起床一看,右脚板有点红肿,发烫,我就知道痛风这个老毛病又发了,而且一发就不可收拾,当夜右脚板就肿胀得象一只粽子,红彤彤亮油油的,那痛,就象锥子一下一下地戳,往心窝里钻去。脚一粘地,马上如电击一般,痛得我大叫起来。我从卧室到卫生间,要挪5分多钟。站不得,坐不得,只要脚板低于身子,好象血全往下流,引起一下一下的痛。只能躺,脚板要与身子摆在一条水平线上,或是将脚板垫高,疼痛才能缓解。夜里,当白天一切的喧嚣退去之后,脑子清静下来,全被痛感占用了,满脑子就是痛痛痛。我彻底难眠,反复念叨以前跟神祷告时讲过的一句话:“神啊,如果你要我回天家,我立马就卷包袱跟你走。”


    我知道,痛风是嘌呤代谢紊乱和尿酸排泄减少,血尿酸浓度过高,从而使尿酸钠微结晶即嘌呤物沉积在关节软骨、骨膜及周围组织中而引起的炎症。为了不耽误澳门行,我采取惯常的治疗绝招,就是拼命喝开水,一天不少于6公斤,俗话说人倒霉的时候喝水也塞牙,我信了,我喝水腻味了,就很难吞下去。我又不能不喝,我恨不能将患处积聚的嘌呤物,通过尿液排出殆尽。一天天过去了,右脚板还是坚定不移地肿胀着,我去澳门的信心也就一天天地被蚀掉,直到荡然无存。
    3月15日晚,教会3位执事来探访,其中蒙老师是受长老之命,要带一种医治痛风的特效药给我用的,他搜遍全身,却找不出药品来,才知道是给忘了,但他不甘心,又一面搜一面说,他给病人带药是从来不曾忘掉哦,记得清清楚楚,是放进衣兜了的。他搜了半天,还是徒劳无功。他要开车回家要,我说不用了,痛风是老年人生理机能出现衰减引起的,药物也不能让我返老还童的。
    3月16日晚,我闲着无聊,艰难地爬行着,走出门去,出了大院,扶着一棵路树等着,招来了一辆出租车,到一家小门诊室看诊,医生看了病情,非得要我治院打吊针不可。我一意孤行,只要10来块钱的消炎药。出门来,碰见一位高中同学,他也是痛风的老运动员了,就送手指甲大小的两塑料小袋的颗粒药给我试试。
    我回到家,就服老同学给我的一包药,上床时,我也象前些天一样,将近视眼镜及一只小手电筒放在床头,半夜小解5、6次,每次我起来,首先要查看病灶好转点没有。这次也一样,我戴上眼镜,拿着小电筒细细照看,可是,几次查看,肿还是原来的肿,痛还是原来的痛!
    3月17日,这是澳门行出发的日子。我早上9点多钟起来,费力地挪动上了卫生间,洗漱之后,就晨祷,吃早餐,来到客厅,爬上电视柜,抹一抹墙壁上的凹凸不平的幕布,然后想躺在长沙发上,看一下投影录像。抹了一下,要上卫生间,撑着下来,脚一沾地,哈哈,能正常走路了!痛感大轻了!
    我记得那时是10点半,我大喜过望,不由分说,操起手机就要拨通蒙老师的电话,因他是这次澳门行的负责人,说我突然好了,我要去澳门。转念又想,此时正值聚会,无论他在讲道或听道,如果他开着手机,其铃声会造成负面影响的。于是,我改发短信给他。一会儿,收到他的回复,说我还是先休息,机会很多,下一次再去。
    我估计他认为我行动不便,会拖累他们,以此敷衍了事。于是,我又发短信过去,声明我能自理。
    10来分钟过后,他打来电话,说你要去就直接坐公交车到东站等候,他们聚会完毕马上出发,正午12点钟起程。
    我高唱“哈路亚”,手忙脚乱地收拾行李……
    正午,我与弟兄姐妹们乘坐一辆豪华大客车,向澳门驶去。我的脚还肿,只是痛感减轻了,尚可忍受。
    路上,蒙老师透露一个奇妙的见证,让全车人感叹不已:3月15日晚,蒙老师他们看望我,见我行动十分困难,上厕所都难,别说去澳门了。于是,第二天,他就在名册上撒我下来,换上罗城县怀群乡教会的一位姐妹,那位姐妹当晚兴冲冲地从乡下赶到县城住旅馆,好在翌日早上赶搭去澳门的汽车。可是,第二天要出发时,这位姐妹突发高烧,头晕目眩,走不了了。如此这般,蒙老师划掉我名字之后又重新添上!
    我略略估算一下,就在这位姐妹发高烧的当即,恰恰是我的脚板突然不痛的时候!
    一路上,我眼睛常常噙着泪花。我历来信心软弱,无论祷告什么,包括这次去澳门求神医治,我都不敢主张什么,求神成就。而是交托之后,就说神啊,请按你的意思办吧,无论是什么结果,我都感谢你。无论做什么,我都是浅尝辄止。我想,如果那晚蒙老师带特效药给我,他们肯定认定是神藉着药医治的,但就是我吃了高中同学给的药,一夜多次查看,无论病灶还是疼痛,没见什么效果,就是第二天起床,还是一挪一挪地走。病痛突然挪去许多了,单单是神的医治,祂是用祂口中的话,而不是藉着药的。我可以感谢我同学的关心,他不信神,不跟提神的医治,可是,我在蒙老师等弟兄姐妹们面前又怎么解释清楚呢?
    我也知道,神不是特别眷顾我爱我,我知道我的心,我只是一个神普通的儿子,没有任何让神偏爱的资本,反而我倒是比别人有更多的恶叫神的震怒常在我身上。神在我澳门行这件事上,叫多个人多件事同时奇妙地发生在我身上,是藉着我,见证神是又真又活的,叫我们属神的人得益处。
    到达澳门了,培训班是澳门韩人教会主办的,顾名思义,这个教会大概是住在澳门的韩国人组成的。教室是租用我们下榻的旅馆的一间会议室,60多位学员,来自不同省份的基督徒,授课老师是韩国大邱三德、樊洞、浦项乌川、龟尾、浦项东道等几个教会的牧师。我一直在感动着,特别是坐在教室里,授课老师的一席话,学员之间的一阵祝福,哈利路亚的一声赞美,甚或莫名之中,感情的闸门就洞开,叫我热泪盈眶,浑身火热,整个人儿沉浸于巨大的幸福之中……
    哦,久违了,我的圣灵保惠师,我有多久没有与你同在的幸福了?
    记得2005年圣诞节受洗之后,换了个人儿一样,我的生命起到天翻地覆的变化,山石草木,花鸟鱼虫都让我看到神的美意;人事里的真善美,尤其让我情感大恸。我几乎每一次独自在书房里与神相交,都是泪流满面,不能自已。
    我真是为主大发热心了,主内侍奉神,主外传福音,乐而不疲。特别是写见证,一篇尚未结尾,又一篇海上升明月一般,清晰地印在心里,叫人热情洋溢,欲罢不能。两年多来,我写了6、7个小品、相声等剧本,30多篇见证文章。有一天,我心里忽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说不定天父哪天突然心血来潮,叫我趟过水与火的磨难,生与死的经历,好让祂的作为充满着峰回路转的奇妙,证实“在人是不能,在神却不然,因为神凡事都能。”那样,神是得荣耀了,我可苦了。我越想越害怕,于是,圣灵的感动和催逼,我就磨磨蹭蹭的,能拖就拖,渐渐地消灭圣灵的感动,到了最后我就赖着不写了。慢慢的,我与神若即若离,祷告也似例行公事一般,鲜有感动……
    2011年冬,我遭受了一场离奇的车祸。那天,我们下乡筹备巿铜鼓艺术节,我喜欢兜风,不随队坐车,骑着一辆燃油助力车独来独往,晚上返程,来到巿郊,突然失去记忆,恢复记忆时发现自己正推着助力车往前走,努力将一天的经历过电影,顺藤摸瓜,才意识到自己出事了。我推着百斤重的车走了十几里路,还爬过一处百米长的斜坡,也不感到费力。到了医院处理伤口花了3个多小时,右掌背、臂膀、鬓角等处缝上30多针,第二天拍片,左掌掌骨骨折,动手术上钢板,住院一个月。一年后取出钢板,痊愈了,我两次到现场,从记忆最后一刻到清醒后最初看到的情景看,这段路不过100多米,我细细查勘,但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当时是几时摔倒、倒在何地、怎样倒地、怎么起来的?不过,通过这起车祸,一下子拉近了我与神的距离……
    “培训不重要,讲课不重要……”澳门临行前的念头又爬上脑际,慢慢的,一句特别温柔的话在我心里潺潺流淌:“我才重要……”
    我连忙用手捂脸,心里在痛哭……
    我平时常常想,假若有一天,神真的叫我殉道,我能顺服吗?这是一个太残酷的事情了哦,我实在是不敢想象下去了,因为我极有可能在恐怖的十字架面前背叛神而逃跑的,事后再做些补救工作,比如悔改认罪什么,因为神说过什么都可以赦免。后来在网上看到一位牧师讲道,他说小事忠心,大事就忠心,从小事做起,到了要上十字架的大事,也是义无反顾的。这话虽有道理,但还是叫人心里没底,不知道平常事无巨细地忠心,最后舍命时能不能跨出这一步?
    哦,此时此刻,如果神叫我上十字架,我也会的。我忽然明白了,原来上十字架的勇气来自于神!
    想到这,我又一惊:神啊,你为什么让我想这些?莫非你真的将来要我……
    在澳门学习7天,又经历许多神迹奇事。比如我在旅途车上,由于拉得急,旅行包质量也差,两个拉链都被我拉断了,我只好用绳子绑,我想到澳门后再买一个新的。到了第二天,澳门韩人教会免费提供小山一样的衣物,每人限量4个,各取所需,我迟了十分钟才到现场呢,还是淘到了一只十分清美皮实的真皮旅行包;我打算在澳门买一件具有澳门特色的礼品给读研究生的女儿,最后决定买个旅行背包,也是女儿常常出门不离身的。到了最后一天,韩国教会赠的礼品,就有一只做工精细样式精美的旅行包;末了,我们每个有子女上大学的,还领到了韩国教会提供的2000元人民币奖学金……
    我不知道用什么言辞表达我的感恩之情,我有这么一个感动,就是我现在经济负担轻一些了,我想再好好装备自己,预备着,等待神的呼召,将自己当着活祭,全都献出给神。因为,神的启示,一次一次地在我心里回响:“我才重要……”

此文于2013年03月3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