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徐水良文集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就米勒女士毁谤性言论致诺贝尔得奖人士公开信
·关于花季革命中的海外作用问题
·中国民主人士给二00九年诺文学奖得主米勒的公开信
·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反帝反封建”是20世纪历史大倒退中的反动口号
·“反帝反封建”是反动口号
·再谈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与螺杆商榷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直线救共和曲线救共
·什么是爱?最简单介绍
·谈生物性质的爱,兼答春秋冬月
·真假爱国主义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远远超过革命)


   

徐水良


   

2013-1-8日


   
   
   一、有形成本:
   
   (一)经济成本:
   
   1、为了有个对比,我们先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经济成本。二次世界大战,全世界战争双方几十个参战国军费消耗总额为13520亿美元,再加上财政消耗和物资损失,损失总数达4万亿美元。一个国家,一次革命的成本,当然应该远远小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全世界各国的经济成本的总和。
   
   再说中国的抗日战争,中国经济损失,抗战胜利后,抗战赔偿委员会作出的《中国责令日本赔偿损失之说贴》说,直接财产损失313亿美元,间接财产损失204亿美元,(不包括东北、台湾等所受的损失)。后来中国历史学家研究考证和计算,损失财产及战争消耗5600余亿美元。一般比较多的说法是,中国直接经济损失1千亿美元,间接经济损失5千亿美元。迄今为止,除了共产党自称的共产假革命,世界上真正的革命,经济损失都远小于中国的抗日战争。
   
   然后,再说大跃进和十年文革的损失及成本。根据国内资料,十年文革的经济损失,按照叶剑英1978年12月13日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的说法,整了1亿人,死了2000万人,浪费了8000亿人民币。如果再加上李先念(1977年12月20日在全国计划会议上)说的国民收入损失5000亿人民币,浪费和减收共计13000亿人民币。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1976年毛泽东去世,没有内战,没有重大自然灾害,经济损失14200亿元。近30年国家基本建设投资总额为6500亿元,三年困难时期和文化大革命造成的总的损失,是中国前30年基建投资总额的两倍多。
   
   到今天,经过三十多年,经济发展了,收益增加了。下文将会看到,改革的损失,同时也大大增加了。
   
   最后,我在下面再来大致说明中共大抢劫大掠夺式“改革”的经济成本。这种成本,包括现行改革的成本,也包括现行改革拒绝政治改革所造成的成本。
   
   2、中共抢劫掠夺式“改革”的经济成本之一,就是超过国防经费的超常的维稳经费。而国防经费,据中共官方数字2012年军费首次超过1千亿美元;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2011年全球军费报告”,中国2011年军费1430亿美元。
   
   3、经济成本之二,就是三公消费挥霍的经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特约研究员王锡锌在《新闻1+1》节目中说:我国公款吃喝、公费出国、公车开支一年19000亿元,即3千多亿美元。占行政开支的60%。中国财政收入的1/4,如果将所有行政开支除以财政总收入,比例达到近40%。
   
   上面是2010年的数据。近两年三公消费情况更加严重。中国财政收入2012年达到11.7万亿元,如果三公消费比例不变,那就将达到2万9千亿元,4千6百亿美元。
   
   仅仅一年的三公消费,就超过一场特大革命的经济成本。几十年累计浪费和挥霍的经费,数额更是巨大。
   
   4、据媒体报道的中共中纪委数据,2012年贪官非法偷运出国的黑钱超过一万亿美元,是中国2011年(或2012年中国官方军费数据)的7到10倍。是美国军费6千多亿美元的一倍半。美国包括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在内的反恐经费,每年接近一千亿美元。也就是说,2012年一年贪官送出来的黑钱,足以支撑十余年阿富汗加伊拉克战争的经费,相当于美国911以来十余年反恐经费的总和。
   
   仅仅2012年一年,贪官洗到海外的黑钱,就已经远超过一场特大革命的经济成本,更不用说几十年累计叠加的黑钱,以及其他黑钱了。
   
   5、据中纪委预计,2013年贪官非法送出的黑钱,更将超过1万5千亿美元,即去年的一倍半。
   
   6、贪官们留在国内贪污掠夺的黑钱,应该超过送到海外的黑钱。但没有统计,数额难以计算。
   
   7、经济建设、文化建设、医疗、教育和财政花费,在抢劫掠夺式“改革”中的其他浪费,没有统计,数额难以计算。
   
   8、当然,二次大战全世界参战国损失总数达4万亿美元。加上通货膨胀,按现在的美元数字计算,应该大得多。
   
   但无论如何,中共“改革”的经济成本,至少已经与二次大战全世界的经济成本的总和不相上下。仅仅2012年一年经济成本的几分之一,就已经达到或超过历史上许多特大革命的经济成本。几十年累计起来,已经相当于几十次甚至几百次大革命的成本了。
   
   (二)、生命成本:
   
   1、中共执政以后的和平年代,一直不断进行所谓的“改革”,实际上是大抢劫。中共先是搞公有化“改革”,即公有化大抢劫;后是搞私有化“改革”,即私有化大抢劫;两次“改革”,两次大抢劫,不仅最后结果造成极端腐败、社会不公和贫富不均,而且造成非正常死亡8千多万人,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远超过任何一次大革命,是以前特大革命死亡人数的许多倍。
   
   2、改革开放以来,官方欺压,官民冲突,军队镇压,强拆强迁,非正常矿难,溃坝,滑坡,豆腐渣工程,非正常交通事故,等等,其死亡人数,也不会少于一次大革命死亡人数。
   
   中国的一次矿难,死亡人数就超过苏联东欧天鹅绒革命(不包括民族冲突)的死亡人数。
   
   3、由于中共极权专制,中国社会矛盾极为尖锐,中国自杀死亡人数每年近30万(另有自杀未遂者250万),自杀死亡率约为每年23人/10万,是世界平均自杀率10人/10万的2.3倍。约占世界自杀人数的三分之一。更有人估计中国真实的自杀人数每年60万,那自杀率就更高。按较低的统计数字计算,超过世界平均数的自杀人数,每年也在十六七万以上,30多年合起来5百多万,达到或超过一次特大革命的死亡人数。
   
   4、雾霾、毒水,毒气,毒土、毒尘等等污染;毒酒、毒奶、毒米、毒肉、毒食品;输血等人为造成的艾滋病、以及其它腐败原因造成的疾病、癌症等死亡人数,有增无减,数量庞大。
   
   5、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中共抢劫掠夺式“改革”,缺乏社会保障,贫穷人口因贫困和疾病缺医造成的非正常死亡,数额也相当大。
   
   (三)环境成本:
   
   1、遍地污染,尤其不久前的雾霾天气,表明中国大抢劫大掠夺式的“改革”或改良,付出生存环境的成本,极为巨大,教训极其惨痛。如果中国人再不革命,让中共这种“改革”继续下去,那中国这块土地就将不适合于人类生存。中国人将失去自己生存的地方和条件。在这个意义上,在这一方面,说中华民族正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毫不为过。
   
   2、对森林、植被、动植物的掠夺和破坏,触目惊心。
   
   (四)、资源成本:
   
   对国土和国土资源,包括矿产、土地、水资源等等的掠夺和破坏,也是中国甚至世界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此外还有领土和主权的损失也不小。
   
   (五)、文化成本:
   
   中共及其抢劫掠夺式改革,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毁灭和破坏,包括对历代文物和其他文化资源的掠夺和破坏,也有目共睹。
   
   二、无形成本:
   
   1、中共及其抢劫掠夺式“改革”,对人的素质,道德,人性和社会风气的破坏和毁灭性影响,包括贪腐遍地、道德崩溃、人性沦丧,也都是人人有目共睹。中共对经济的破坏,一代人就可以挽救;但中共对人的素质、人性、道德和社会风气的破坏,几代人也挽救不过来。
   
   2、中国并且不断输出自己的腐败和专制,使中国和中国人在国际上形像扫地,这种情况,使中华民族在国际上空前孤立,又一次面临难以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也是一个在国际上面临生死存亡的大问题。
   
   3、中共抢劫掠夺式“改革”,制造了一个阻挡社会进步的既得利益抢劫掠夺集团,并且贫富差距巨大,造成了积重难返的大量社会矛盾,和难以解决的严重后遗症,中国人将不得不花几十年时间来解决这些矛盾,来实现社会公正和民族和解,这种“改革”的社会成本极其巨大。
   
   4、对中国教育和后代的培养,破坏巨大。
   
   5、时间成本。中共贻误中国的进步,浪费中国和中国人的大量时间。可以说,中共开历史倒车,以及拒绝政改,已经浪费了中国人几十年时间。
   
   6、中共及其抢劫掠夺的“改革”,造成中华民族群体生存和发展的时机及其他历史机遇的丧失,其危害,目前还难以估计。
   
   三、革命成本:
   
   即使历史上的暴力革命,其成本,也没有一次超过中共大抢劫大掠夺的“改革”。更不用说当代革命的成本了。
   
   尤其是,中国属于苏联东欧模式,中国革命,应该接近苏联东欧模式,而不会接近阿拉伯模式。我们也在努力争取实现此种东欧天鹅绒式革命(一次革命,或者加上二次革命颜色革命)。这类革命,基本上是和平的,损失非常小。如果能够实现此种形式的革命,其人口和生命成本,就微乎其微,不会超过中共“改革”成本的几百分之一,几千分之一,甚至几万分之一。其经济成本和其他成本,也将会比中共“改革”小得多,也许不会超过中共“改革”成本的几十分之一。。
   
   当代革命,即使阿拉伯模式,也要比中共改革成本小得多小得多。更何况,中国社会不是阿拉伯社会,中国革命,一般不可能是阿拉伯模式的革命。
   
   四、当代中国,只留下赶紧革命的道路:
   
   实际上,当代中国,革命,不仅仅是成本远远低于改良(改革);而且因为中共拒绝真正的改良,在中国,除了革命道路,没有其他道路。更重要的是,中国人,要赶在中共毁灭中华民族和中国,使中国变成无法居住的地方以前,赶快革命,挽救中国,挽救中华民族。

此文于2013年02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