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徐水良文集
·杨佳邓玉姣的短刀超过一千个花瓶民运组织
·驳胡平兄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部分文章汇编)
·短文三则
·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驳刘路的两个谬论
·简答刘路
·从国际战略高度看新疆75事件
·反对意识形态和信仰专制
·网文两则
·剥夺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
·通钢事件vs75事件
·关于人民起义中可能出现滥杀无辜的问题
·中国真右派与真左派可以结成一定形式的同盟
·统一思想的做法,原则上错误
·再谈革命和暴力
·关于民族自治短帖一则
·也答胡平兄
·新华社文章故意曲解本人意思,特重贴相关文章并加说明
·民族自治要和种族主义一起否定
·走出西藏问题的误区
·与范似棟商榷: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
·中共蠢货养虎遗患
·关于“海外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止的问题
·关于保扁问题
·再答一次洪哲胜
·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二十世纪民族独立运动批判
·人类共性、走火入魔的洪哲胜和民运人士
·谁是当前中国人的主要敌人?
·鼎足三立的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
·捍卫约定俗成的语言及其词汇,反对不学无术的胡言乱语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江棋生:许良英先生,我的忘年之交
   王德禄:许良英:中国“世纪老人”的世界意义
   
   


江棋生:许良英先生,我的忘年之交


   
   [日期:2013-02-09]
   
   来源:阳光事务周刊作者:江棋生
   
   
   1月28日下午1点25分,许良英先生在北京海淀医院与世长辞。1月29日下午,我走进中关村812楼704室许先生家,在到过数十次的极为简朴的书房兼客厅中,我忍住心中的痛楚与哀婉,扫视着那熟悉不过的书柜、书桌和高高摞起的书稿,扫视着墙上那张经典的爱因斯坦画像,耳畔似乎响起许先生招牌式的带有浓重浙江味的普通话:“江棋生,你来得正好,快说说有什么新鲜事。”1月30日下午,我手持许先生栩栩如生的遗像和白菊花,缓缓走近他的身旁,在咫尺之遥向他鞠躬道别,为这位有着传奇色彩、在他93年人生历程中充分展现了生命尊严的老人,作最后的送行;为这位看似平平常常的倔老头、我的忘年之交,作最后的送行。
   
   1992年12月,我与许良英先生第一次见面。“自那天以后,我们经常见面,无拘束地交流思想和资讯,成了忘年交。”上面这句话,出自许良英先生为我的《看守所杂记》一书所写的序言,说得恰如其分,字字为真。不过,他说的“无拘束”,自然是指我没大没小“无拘束”。许先生比我年长将近30岁,但在我们的交往中,一是见面不用预约;二是无话不谈;三是共呜为主、时有争论;四是在他那儿吃了午饭还要睡个午觉,醒了接着聊。正是在这种真诚朋友般的零距离交往中,我对许先生的思想、人品、性格和习性有了真切的感知和了解。
   
   在这篇小文中,我想说说许先生高纯度的表里如一和刚直方正。我认为,在为人处世的谱系中,如果说“外貌忠诚谨慎,实际欺世盗名”的乡愿处在一极,则许先生正好处在另一极:貌实合一,无假唯真。我甚至想说,偌大一个中国,13亿国人中,像许先生这样的率真耿介之士,不知还能有几位?我想,凡是见过许先生的人都可以作证,从许先生嘴里,听不到假话,也听不到无关痛痒的真话;造访者需要一颗比较大的心脏,去听他直率冷峻的真话,有时还要听他盛怒之下发出的“混蛋”、“真不要脸”等骂娘话。
   
   许先生的骂娘话,基本上都是冲着十分可恶的人和事去的。例如,在他对坚持专制、陷国人于血泊之中的民主的敌人进行谴责、声讨时,就能听到他的怒骂之声:“混蛋!”。他在对权贵劣迹和政客行径进行批判、抨击时,也会声色俱厉地开骂:“真不要脸!”对其他各色人等,只要他内心有了明确看法,他会一律开门见山实话实说,从不藏着掖着、语焉不详,因此我听得最多的,是他直率冷峻、不留情面的真话。例如,我听到过他对魏京生、徐文立、任畹町、王希哲、陈子明、刘晓波等正负两面都毫不含糊的评价。我还听到过他对杨振宁的污点政治操守和不良人品的恶评和讥评。有一次,我提到何祚庥这个人“左得可恶”,许先生说:“他就住在我隔壁,我和他无话可说,从不来往。”
   
   我认为,不在背后议论人、评价人,谁都做不到,关键是当面说的与背后说的是否一致,说的与做的是否一致。许先生做到了两个一致;甚至,与他背后所作的批评相比,他当面对人的批评不仅毫不注水,有时甚至更为直率,更为尖锐,更为劈头盖脸。
   
   这就是许先生,不可多得的许先生。
   
   许先生的貌实合一、无假唯真,除了直率冷峻、不讲客气的一面,还有动情动容、袒露心扉的另一面。我记得,当他提到他的恩师王淦昌先生时,他会孩子般地真情流露,笑容灿烂。1994年春,我对许先生说,今年是我的母校——常熟市中建校80周年,我想找王老,让他题“学海无涯”四个字。许先生马上给我王老家的电话号码,并说:要不要我先打个电话通通气?我说:不要不要,我用常熟话和王老通话,就能搞定。他说:你这么有把握?我说:是的。他听罢哈哈大笑,说:不行的话要说实话,我来帮忙。
   
   许先生也常常动情动容地正面评价他所肯定的人和事,这时他用得最多的,是“难得”这两个字;若生赞叹之意,他就会说“很难得!”或“十分难得!”。得到他赞叹的人,有林昭、顾准、胡耀邦、吴祖光、李慎之、赵紫阳、刘宾雁、胡绩伟、李锐、于浩成、丁子霖、蒋培坤、朱厚泽、鲍彤、方励之……
   
   使我印象深刻的另一种动情动容,是许先生与他人共同分担现实苦难时的动情动容。每当他和我提起极权制度下的受害者——胡风分子、五七年右派、六四死难者及其家属、六四政治受难者、上访者、维权者……,他都心情沉重,脸有戚容。他深深理解和同情受害者的命运和处境,义无反顾地站出来锵然发声,关切和声援他们的正义抗争。这时,他展现的是他的公民精神,他的善心、博爱和人道情怀。
   
   我不想讳言,如果没能真正走近许先生的话,他很可能会让人敬而远之或畏而远之。有人曾问过我:“你怎么能和这样一位倔老头成了忘年交呢?”我对他说,一是真诚地共鸣;二是不违心地附和;三是略为婉转地表达自己的异议。应当说,这三条不是什么“秘诀”,只是按本色行事而已。
   
   2013年2月3日于
   北京家中
   
   (刊于2013年2月7日《阳光事务周刊》总第42期)
   
   
   

王德禄:许良英:中国“世纪老人”的世界意义


   
   
   02月04日15:14
   
   
   在中国的思想界有一个词“两头真”,意思是“年轻时代为追求真理真诚地参加革命,进入老年后大彻大悟,真诚地追求自由与民主”。进入21世纪后,我与一些“两头真”的老人交流较多,发现他们愈加炉火纯青,成为追求自由民主的领袖人物,我把这些人称之为“世纪老人”。我认为,这些“世纪老人”在人类追求普世价值的道路上具有独特的价值。这些典型的“世纪老人”有:李锐、李慎之、杜润生、朱厚泽和胡绩伟,许良英是其中反思最深入的人之一。
   
   我曾就这一话题,与许良英先生多次交流,许良英对我的看法也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他说:“在西方世界,知识分子追求自由民主更加普遍。”在朱厚泽去世之后,这个话题谈的就更多了。胡绩伟去世前,我曾去拜访他,和他提出关于中国“世纪老人”的问题,胡绩伟对这个提法较为认可,当我问他能否为后代留下一些什么?他提出,分权应该是中国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思路。后来我和许先生谈到胡绩伟的遗言时,我说,我仍然认为中国出现的“世纪老人”是人类历史上的独特现象,正是因为中国有了30年的改革开放,而中国现在仍然在改革的进程中,所以这些“世纪老人”的思考就有了更加伟大的意义。这次许良英没有否定我,答应再想想,说等我从美国回来后,再和我交流这个问题。
   
   我到了美国后感到美国大学里的知识分子左倾的很多,大陆改革开放后,出国的许多学社会科学的学者学有所成,但对中国问题的反思不够,有一些人甚至成为新左派。因此更显得中国“世纪老人”的价值。
   
   能和中国“世纪老人”相类似的是二战期间的犹太科学家,这些人以新自由主义学术团体“朝圣山学会”最为著名,其代表人物是:哈耶克、波普尔和波兰尼。学会的思想以回复古典自由主义为主要特征,坚持产权私有和市场自由的普遍性,反对极权主义,维护民主制度。这些科学家和中国“世纪老人”共同的特点是都曾饱受极权主义的摧残,对乌托邦的批判有着更切身的感受。
   
   从美国回来后,每次去看望许先生,不是王来棣有病,就是他有病,总没有机会能深入地继续探讨这个问题。现在许良英走了,这个问题再也不可能和他交流了,但是我越发感到他的精神具有世界意义。
(2013/0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