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徐水良文集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徐水良


   

2013-02-04


   

   
   虽然“民主包含共和”等说法值得商榷,但许先生下面的这些意见值得重视,并且基本正确:
   
   许先生不同意将民主、共和、宪政这些概念并列,他说:“民主概念的内涵实际上已包含了共和(政府首脑由选举产生)和宪政(政府权力受宪法限制),虽然立宪君主制的国家元首(国王)是世袭的,但他并无实际的政治权力,掌握实权的是议会和政府首脑(首相)。因此,立宪君主制与共和只是形式不同,实质是相同的。总之,把民主与共和、宪政并列是不合逻辑的。可以与民主相提并论的是自由、人权、法治,四者紧密联系,互为依存。自由是民主的灵魂和目的,人权是民主的前提,法治是民主的保障。民主、自由、人权、法治这四位一体构成民主政治的大厦。”
   
   =======
   
   我的看法,实际上,情况是这样的:
   
   1、民主是在公共权力领域,采取一人一票,多数决定形式的一种政治制度。民主主要实行于立法、选举和重大决策公投等领域;行政和司法等执行领域,民主制度则主要表现为依法监督。
   
   2、民主又有民主共和制和君主立宪制两种形式。
   
   3、共和制和君主制是两个相对的概念。
   
   4、共和制不一定是民主制度,君主制也不一定是专制制度。
   
   5、共和制有寡头共和制、贵族共和制,以及平民或民主共和制等多种。参与共和,即共同治理的人数多少各不相同。寡头共和是几个寡头的共和、共同治理。贵族共和是贵族一个阶层的共同治理。只有民主共和制度才是民主制度。
   
   当代中国,实际上是寡头共和制的一种。
   
   6、君主制度也分多种。包括世袭制君主、选举制君主;绝对君主制、立宪君主制;二元君主制和议会君主制等等各种形式。君主并非全部都是世袭,也有选举产生的,这就是选举君主制。各种君主制度中,君主立宪制度中的议会立宪君主制,属于民主制度。如现在的英国、日本、瑞典、泰国、西班牙等等,属于君主立宪民主制度。
   
   7、共和制和君主制又分联邦制和统一制(或称单一制)。包括民主共和制,又分为联邦制民主共和制度及中央集权的统一制度(单一制)民主共和国。如美国、德国、瑞士、印度等,属于联邦制民主共和国;法国、韩国、台湾(中华民国)等等世界上多数民主共和制国家,属于中央集权统一制度的民主共和国。
   
   此外,共和制国家,在政府构成形式上,又有总统制、内阁制、双首长制、委员制、半总统制等多种形式。
   
   8、自由、平等、人权、民主、法制和法治,构成民主政治的大厦。
   
   9、宪政属于法治的范畴。宪法是一切法律的法律,是根本大法或根本母法。按宪法制定法律行使政治权力的民主法治制度,称为宪政。
   
   10、自由、人权、平等是现代民主的前提和基础。没有思想、言论、集会、结社、新闻、组党等等自由和人人平等为前提的民主,是假民主。
   
   11、法制和法治,包括属于法治范畴的宪政,是民主、自由和人权的保证。
   
   12、公权力领域的民主,不是终极目的。虽然民主是民主运动和民主革命的目的,但相对于自由和人权,民主只是手段。民主的目的,主要是为了保护全社会的自由和人权。现代民主必须保护所有人的自由和人权,不分阶级、阶层、和多数、少数。
   
   13、为了保证所有人,包括个人、私人组织、政党、法人的思想、信仰、言论、政治权利等等的自由和平等,必须实行政教分离,政信分离(即国家、政府和宗教及各种信仰分离的原则。)
   
   14、古希腊等缺乏现代人权、自由和平等的概念和基础,缺乏保护奴隶和平民的自由、平等和人权的民主,以及不保护少数人自由、平等和人权的民主,则不是现代民主。有没有现代彻底的自由、人权和平等,是现代民主和古代民主的区别。
   
   15、08宪章和过去许多人的说法,存在很多错误。尤其是08宪章关于共和等等的概念和说法,不科学。
   
   16、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制法治等等,实际上分为几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自由和人权。自由在社会规范包括法律中,表述为权利,所以两者是同类概念,只不过自由概念外延比人权概念更大一些,人权则是牵涉到人性根本的一些重大自由,而不是一切自由。第二个层次是平等。平等来自现代人权观,人人生而平等。牵涉到人性根本的一些重大平等,属于人权范畴;但不是一切具体平等都属于人权范畴。现代民主的前提和根本基础,是自由和人权,但现代民主的直接基础,却是平等。所以美国独立宣言和法国人权宣言,都强调人人平等。而民主,则是平等原则的贯彻和结果。这二个层次,不是民主本身,却是现代民主大厦必要的不可缺少的基础。第三个层次,就是民主本身。第四个层次,就是法制法治。宪政则是这个层次下属的一个层次。但他们都是完善的现代民主不可缺少的层次。
   
   

傅国涌:没写完的民主思想


   
   发布时间:2013-02-04 09:31:34 编辑整理:股城网
   
   
   ■他的志向在大学时代发生了改变,第一学期选课单的“将来志愿”一栏,他写下“当代物理学权威”,第二学期写的是“理论物理学家”,第三学期变成“追求真理”,到最后两个学期则自豪地写上“做一个人!”
   
   ■经过长期的阅读、研究和思考,他逐步搞清楚了民主的概念。在当代汉语世界,他对民主理解的深刻和表述的清晰、透彻是少见的。
   
   ■他理解的启蒙不是把自己摆在高高在上的位置,而是将自己放置其中,他耿耿在念的首先是自我启蒙。
   
   2013年1月28日13时25分,许良英先生在北京海淀医院去世。噩耗传来,我说不出的悲伤。想起近18年来与先生交往的许多事情、许多细节,他跟我说过的许多话,泪水再一次模糊了双眼。
   
   早在1980年代末,我其实就读过先生发表在《世界经济导报》上的文章《民主是安定团结唯一可靠的保证》,多年后才知是先生之作,原题为《“五四”和中国的民主启蒙——纪念“五四”运动70周年》。直到1995年夏天,我才读到先生的大量文章,如《人权概念和现代民主理论》等,这是我真正了解先生的开始。
   
   也是那一年,我在西湖边的三联书店买到先生主持编译的三卷本《爱因斯坦文集》,浅绿色的精装本,正是1960~1970年代的艰辛岁月中,先生在故乡的煤油灯下完成了这个工程。这位年轻时冒着生命危险,一心寻找中共地下党,决心为红色革命献身的共产党人,在1957年却因为反对“反右”运动而成了“右派”,他的言论几次登在《人民日报》显著位置,他选择了自谋出路,回到故乡浙江临海张家渡种田,一去就是整整20年。
   
   我读了《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的大部分和第三卷的全部,爱因斯坦关切社会的那些文字和巨大的人格魅力深深地打动了我——一个对物理学一窍不通的人。那时,我读了《爱因斯坦的民主、人权思想对中国的影响》、《中国物理学家的社会责任感》两文,那是包括许先生在内的中国物理学家、科学家群体走过的光荣荆棘路的见证。
   
   就是那一年冬天,我意外地收到先生给我的来信,还有2000元人民币,托他弟弟辗转送来。当时,我妻子住院,信和钱送到医院的病床上。我与先生素昧平生,他只是读到我的一篇不成熟的长文《民主阶段论》,并听说我生活困难,就伸出了援助之手。他信中说,这钱是一位老干部在工资中节约下来的,托他转送给需要的人。这是我完全想不到的。那个冬天很冷,先生的问候和关怀成为永远的温暖。(长期以来像我这样得到过他无私帮助的人有很多,我知道的就有不少。)他在信中对我的有些论述提出了尖锐的批评,并强调首先把民主的概念搞清楚。从那时起,先生就走进了我的生命中,我们开始了跨越近18个年头的来往。
   
   花25年搞清民主的概念
   
   1996年夏天,我第一次来到北京中关村,敲开了先生的家门。如同早已相熟的老友,我们谈得非常愉快。记得那天他留我吃了中饭,接着聊。他特别推荐我读萨拜因的《政治学说史》、罗素的《西方哲学史》等书。林达的“近距离看美国”系列问世后,他就注意到了,并主动给作者去信。
   
   他真正开始思考民主的问题是1980年代初。1980年为中共中央书记处“科学技术知识讲座”第一讲《科学技术发展的简况》起草的讲稿,率先提出“科学和民主是现代社会赖以发展、现代国家赖以生存的内在动力”的论断。接着发表论文《试论科学和民主的社会功能》加以较为全面的论证。他说那时他对民主的概念其实也很模糊,多年后自述:“由于我当时对民主的历史和理论所知甚少,附和了国内长期来流行的观点,把卢梭作为近代民主启蒙思想的主要代表。1980年代中期以后,开始系统学习民主的历史和有关的理论著作,方知道对现代民主制影响最大的思想家是比卢梭早一个世纪的英国哲学家洛克,而‘人人生而平等’、‘主权在民’等论点在洛克和卢梭以前就有了。事实上,卢梭的思想十分混乱,甚至有不少反民主、反科学、反理性的成分,这些错误思想导致法国大革命时的雅各宾专政和20世纪的极权主义暴政。”
   
   为了搞清楚民主的源流,从1988年前后起,他与夫人王来棣先生合作,决心写一部《民主论》,因为不久得知胡绩伟先生也要写一部同名的书,他们决定改名为《民主的历史和理论》。25年,长达四分之一世纪的漫长时光里,他把主要精力都放在这个浩大的工程上,他主要负责撰写“民主在西方的历史”部分,从雅典一直写到美国,法国部分还没来得及动笔,他就倒下了。
   
   他说,由于对西方历史不熟悉,每形成一个概念都需要阅读大量历史文献和有关论著,而他的视力只有0.1,加上年纪大了,记忆力衰退,各种干扰又很多,写作断断续续,进展很慢,现在完成的主体部分,大约有19万字。
   
   我有一次和友人去看他,友人告诉他一本荷兰的文献,英文版的,砖头一样的大书,他没有读过,就叮嘱友人帮他复印。我有时候看到一些书,觉得跟他的研究有关,也会推荐给他,他觉得有价值,都会去买。他的严谨、踏实、一丝不苟的治学态度,在他的这本著作中处处体现出来。特别是他对荷兰共和国和现代民主理论的诞生、英国议会民主的形成和洛克思想的研究,都是见前人之所未见,对我们了解民主历史和理论形成的关键环节,具有重要的启发。
   
   经过长期的阅读、研究和思考,他逐步搞清楚了民主的概念。在当代汉语世界,他对民主理解的深刻和表述的清晰、透彻是少见的。他不同意将民主、共和、宪政这些概念并列,他说:“民主概念的内涵实际上已包含了共和(政府首脑由选举产生)和宪政(政府权力受宪法限制),虽然立宪君主制的国家元首(国王)是世袭的,但他并无实际的政治权力,掌握实权的是议会和政府首脑(首相)。因此,立宪君主制与共和只是形式不同,实质是相同的。总之,把民主与共和、宪政并列是不合逻辑的。可以与民主相提并论的是自由、人权、法治,四者紧密联系,互为依存。自由是民主的灵魂和目的,人权是民主的前提,法治是民主的保障。民主、自由、人权、法治这四位一体构成民主政治的大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