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徐水良文集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感谢人间,感谢大地:感谢洗礼着也承续着许良英先生精神价值的所有的人——所有到场吊唁和心系现场的人,范亚峰和他的孩子,艾未未和他的助手,胡舒立和她的《财经》团队、莫之许丶赵常青丶朱汝玲、俞梅荪丶阿尔丶李海丶张丽娜丶雁南飞丶陈青林丶张宏海丶海科丶邓焕武丶吴高兴丶陈龙德丶林大刚丶张小平;艺术家追魂丶郭盖丶王藏丶邝老五丶吕上丶朱春柳丶张海鹰;公民:李蔚丶胡俊雄丶王玉斌丶王卉丶黎学文;访民李焕君丶李美清丶刘勇丶程玉明丶戴秀英丶张桂敏丶魏宝理丶刘淑英,感谢记者东方、凤凰周刊陈祥,《财经》徐晓和随行的两位年轻女记者。谨向我无法一一说出名字的告别者致敬与致歉!
   
   不能亲临现场告别者更多的告别辞,将另以专辑陆续集粹。
   
   泰山大地,北斗人间:是啊,告别价值中国的良心与导师许良英先生,是人间的精神再洗礼!是"大地"的价值更拥紧!
   
   精神人格的泰斗许良英先生永垂不朽!
   
   附:许良英生平(头七纪念)
   
   
   许良英(1920—2013)
   
   许良英1920年5月3日出生于浙江省临海市张家渡村。抗日战争期间,带着科学救国的理想,进入浙江大学物理系学习。因显露物理方面才能,深得国际著名物理学家王淦昌教授的欣赏。但是面对黑暗,他的心从科学更转向了反专制,求自由的政治活动。为了寻找共产党,1942年毕业时,婉拒王淦昌教授要他留校任教的邀请,离开了浙大,急得爱才心切的王教授登报寻他。1945年他返回浙大任物理系任教。他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7年任中共浙江大学支部书记。在轰动全国的"于子三事件"中,作为中共地下党的负责人,他发起领导了浙大学生罢课、教授罢教等行动,引爆了"反对非法逮捕、反对特务暴行、反对屠杀青年"的全国性学生运动(遍及北平、天津、上海、南京等许多城市)。1949年解放前,他任中共杭州青委委员兼大专区委书记。49年5月解放后,任杭州团市委学生部部长,与时任杭州团市委组织部部长的乔石同事。
   
   1952年他被调入中国科学院,为中科院的组建工作作出重要贡献。1952年任《科学通报》编辑室主任。1957年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自然辩证法研究室创建时,与于光远共同担任负责人。1958年因为反对反右运动,被打为科学院第一右派。声讨其"罪责"的文章刊登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主要媒体的显着位置。因抗拒强迫劳改的处置,被开除公职,被迫回老家(浙江临海县张家渡村)农村劳动改造。在劳改期间,在于光远、王淦昌及科学院一些领导人(如秦力生)的支持和帮助下,他以一个右派(后为摘帽右派)农民的身份发起、规划、组织并克服文革的巨大困难,付诸实施了三卷《爱因斯坦文集》的编译工作(编译者还包括范岱年、赵中立和张宣三)。1970年代首次出版时,此文集是当时世界上所有文字里最完整的爱因斯坦的文集。使得爱因斯坦的科学、民主精神影响了中国几代人。1978年他重返中国科学院。他主持编写的《二十世纪科学技术简史》,获得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奖二等奖,极大地推动了我国关于世界近现代科技史的研究。1980年代初他曾同其它同事(如钱三强)一道为政治局授课,讲解世界近代科技史和科技政策。听课者包括时任总书记胡耀邦。
   
   为了推动国人和政府深刻反省历史的教训,以全面推动改革发展,1986年夏,他与方励之、刘宾雁共同发起纪念反右运动三十周年学术讨论会。不幸被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的风暴所淹没,其后发生总书记胡耀邦下台等一系列的整肃。
   
   在1986至1989年期间,政治改革未见踪影,"新权威主义"却甚嚣尘上。许良英是中国知识分子中最深刻指出"新权威主义"之危害,最早宣传民主和人权基本原则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他强调,民主和人权是每个人的基本需要,经济发展绝对不是全部目的。同时,他强调宽容为维护人权的基本原则,强调通向民主的道路只能通过长期的教育和启蒙。
   
   1989年2月他发起了呼吁保护人权释放政治犯的公开信,42名著名科学家和作家联署,包括王淦昌、施雅风等。1992年,他发表《没有政治民主,改革不可能成功》的著名文章。1994年他与妻子王来棣及丁子霖等发起《为改善我国人权状况呼吁》的公开信,在国内国际有重大影响。1995年他发起的《迎接联合国宽容年,呼唤实现国内宽容》的公开信。全世界上千著名科学家、学者,包括国内数十名院士和著名知识分子、国际上10名诺贝尔奖得主联署。
   
   他一生最后二十年里最重要的工作是与王来棣合着《民主的历史与理论》。目的在于推动中国的民主、人权的启蒙运动。此书除法国部分未能完成外,整体已经完成,只待出版。他与王来棣合作的《从"专制的对立面"的争论看民主启蒙的艰巨》和他的《走出伪民主误区》(分别发表于《炎黄春秋》2010年12期、2011年10期)是他自己见到发表的最后两篇影响大的著作。
   
   许良英在推动中国的民主、人权、政治改革方面的巨大贡献得到国际科学界的公认。为表彰他的贡献,1995年9月,纽约科学院授予许良英和丁子霖"佩格尔斯科学家人权奖"。2008年美国物理学会授予他"沙哈洛夫人权奖"。美国物理学会的颁奖声明说,授奖于许良英是"为其一生通过写作及向公众传播,宣扬真理、民主和人权,即使在遭受监视、软禁、骚扰与威胁,甚至流放的条件下也不放弃(For a lifetime‘s advocacy of truth,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despite surveillance and house arrest,harassment and threats,even banishment ——through his writings,and publicly speaking his mind)。"
   
   许良英于2013年1月28日13点25分,因脑溢血医治无效,在海淀医院去世,走完了他93年跌宕起伏的坎坷一生。遵其遗愿,遗体捐献给医学事业。许良英正直善良、勇敢顽强、疾恶如仇,生活俭朴,毕生追求真理,崇尚科学和民主。他的逝世是中国科学与民主事业的重大损失。
   
   许良英起草《迎接联合国宽容年,呼唤实现国内宽容》的手稿(略)
   
   
   
      法广:学者悼念许良英称其为中国直言不讳的象征
   
        发表日期 2013年 2月 03日
   
       作者 北京特约记者 周西
   
   
   谈到刚刚去世的许良英先生,有分析人士认为,比他的研究和著作更重要的,是他留下的思想与人格影响,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他都是中国社会直言不讳的象征。《新京报》上知名学者傅国涌的文章回顾说,许良英(1920年5月3日-2013年1月28日)出生于浙江省临海市,为中国知名物理学家、思想家和社会活动家。曾翻译《爱因斯坦文集》商务印书馆(三卷本、1979年)。2013年1月28日13点25分,许良英先生在北京海淀医院去世,终年93岁。
   
   从这一刻起,我知道,我永远失去了敬爱的许先生,中国永远失去了许先生!许先生1939年考入浙江大学物理系,他在专业上显示出的天分和特质,深受王淦昌教授的赏识。但他却一心从科学转向革命,历尽艰辛寻找中共地下党,并终于在1946年如愿以偿。后又被王淦昌教授召回浙大物理系任教,并秘密领导浙大乃至整个杭州的学生运动。上世纪50年代初他调到中国科学院后,本想摆脱政治,回到科学研究当中。
   
   不料1957年风云突变,并没有"右派"言论的他,却因为反对反右运动而成了中科院第一个右派,回故乡种地二十多年。1979年,他的"右派"身份获得改正,他重回中科院。1980年他为中共中央书记处"科学技术知识讲座"第一讲《科学技术发展的简况》所起草的讲稿,率先提出了"科学和民主是现代社会赖以发展、现代国家赖以生存的内在动力"的论断。
   
   从那时起,他发表的一系列文章,积极倡导民主、科学和人权。在他生命的最后二十五年,他与妻子、历史学家王来棣先生合作,研究、撰写《民主的历史和理论》,书还没有最后完成,而先生已撒手而去。比许先生的研究、著作更重要的是他留下的思想和人格影响。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他都是中国社会直言不讳的象征。在他身上我们可以真切地感受到,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不仅要做好专业工作,而且要关怀社会,承担社会责任。
   
   许先生不仅是爱因斯坦精神的传播者,更是践行者。他念兹在兹的是爱因斯坦的名言:"在长时期内,我对社会上那些我认为是非常恶劣的和不幸的情况公开发表了意见,对它们沉默就会使我觉得是在犯同谋罪。"他一次次地挺身而出为民族鼓与呼,秉承的只是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他说真话,求真相,做真人,无畏无惧,他却多次淡然表示,自己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学习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衣》中的那个小孩"。
   
   在他身上还体现了深刻的反省精神,他自称一生有过三次大的转折,起初即使成了"右派",他还真诚地相信过亩产十几万斤的神话,甚至认为"文革"也是必要的,直到1974年目睹后才开始醒悟。从那时起,他不断自我反省,批评曾经的错误,最后彻底否定了过去的盲从与迷信,回到民主与科学,回到启蒙的立场上。他清醒地认识到在中国这样一个有着几千年专制传统的国家,民主化的道路必将是漫长而曲折的。
   
   傅国涌的文章最后强调说,但他并不因此而沮丧,始终怀抱着乐观的心态,所以,他对丑恶现象的评判从来都是毫不留情、犀利无比,却始终目光平静。他经常对人说,要有平常心,做平常人,许先生留下的这些遗产如盘石般安定在地,他的离开决不是他精神生命的结束,愿他的灵魂得到安息。
   
   
   
       自由亚洲电台:纪念甫逝世异议科学家许良英
   
           2013-02-01
   
   
   科学史家和异议人士许良英1月28日下午在北京去世,享年93岁。告别仪式于1月30日下午在北京举行,许多人权活动人士和景仰他的民众前往参加。不同的声音在1997年许良英77岁的时候,对他进行了深度专访。如今他与世长辞,留下的话音和思想格外发人深省。今天我们就重新剪辑播出当年这段访谈,其中还包括了很多从未播出过的内容。
   
   许良英是在中国知识分子中享受盛誉的物理学家、科学史家、思想家和民主活动家。早年毕业于浙江大学物理系,后任中科院自然科学史所研究员,发表了200多篇论文,编着了六本书。编译《爱因斯坦文集》,是爱因斯坦的重要研究者,并发表了很多科学与民主的启蒙著作和文章。
   
   1955年,许良英因"胡风反革命集团"事件被审查,1957年反右派运动中因为质疑共产党"失信于民",便被打成"极右分子"。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发表文章宣扬"科学与民主",在"反精神污染"运动中遭受批判。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