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徐水良文集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推荐网上文章:祖国啊,这不是局部腐败,是整体腐烂!
·暴力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 斥戈倍尔曾曾节明
· 再谈盛雪问题
·斥特线头子赵岩
·王梦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
·对陈卫珍女士解释一下
·再斥叶宁张健
·陈大骗子你抵赖造谣反诬得了吗?
· 他们有国家力量包括国家恐怖主义在背后支持
· 美国不管民运特线问题,我们怎么办?
· 名声最臭的痞子骗子特线都与盛雪站到一起
· 安徽国保,收起你们那一套
·简评罗点点和马晓力对话
·台湾法律规定: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
·谈8964特线等问题
·驳蔡贤斌
·我对蔡英文就职演说的几点感觉
·知=识,共同认知=共同认识=共识
·再谈共知和共识
·对钱钟书杨绛问题的一些看法
·历史反思应该面向未来(兼论“再来一次文革”)
· 刘晓波周舵央视作证天安门广场没死人问题
·继续辩论刘晓波央视作证问题
·再谈道德、法律等规范体系
·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10,454人。刘晓波央视作伪证证据
·关于小农经济问题
· 关于经济决定论
·仰屠杀是最可怕的屠杀
· 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一派特务流氓腔调
·理论界学术界再度让我震惊
· 再谈盛雪和民运
·简评伯林及两种自由概念
·我对英国脱欧问题的看法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一、二、三)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四)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五)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六、七)
·驳杨恒均《是时候站在法治一边了》
·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评神棍摩西
· 中共现行宪法是好宪法吗?
·关于三民主义问题
·新加坡是特殊小国的专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回答朋友的十个问题
·再对吕柏林谈三民主义
·继续讨论三民主义问题
·再答朋友问
·对胡平文章的不同意见
·三答朋友
·打吧,美国,只要中共挑衅就打!打赢了,中国人民将衷心感谢美国
· 反对并打败中共汉奸党,就是最大的爱国
·致共产汉奸党小奴才小汉奸王希哲
·近日与共产汉奸党五毛论战部分帖子
·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启动问责程序,谁为丧权辱国担责?!
·共产汉奸党及五毛小汉奸无耻表现并自打耳光的例子之一
·继续与共产汉奸党走卒论战
·也谈土耳其问题
·与甘当共产汉奸党特殊别动队的假爱国者辩论
·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再接再厉,继续迎战共产汉奸党小跟班
·继续迎战汉奸党小跟班
·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这两天网上讨论中本人的部分意见
·我的部分照片和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等照片(一)
·许家屯和江苏省委一直抓我恶毒攻击毛泽东的“恶攻”罪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继续反击打了鸡血般兴奋的中共特线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重贴2006年2月份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徐水良
   
             2006-2-5日
   
   
   一、不能再逥避神本主义专制的问题
   
   
   我们主张多元文化,主张思想自由。
   
   思想自由包括信仰自由。
   
   思想和信仰自由包括两个方面:
   
   1、人们有相信、或者不相信,主张或者不主张,信奉或不信奉各种思想、各种信仰的自由;
   
   2、人们有维护或者批评各种思想和各种信仰的自由。
   
   无论是禁止人们主张或者不主张,相信或者不相信,信奉或者不信奉一定的思想或者信仰,还是禁止人们维护或者批评一定的思想或者信仰,都是思想专制。
   
   对于第一种形式的专制,即禁止人们主张或者不主张,相信或者不相信一定的思想或者信仰形式的专制,人们往往认识比较清楚;但对于另一种形式的思想专制,即禁止人们批评一定的思想或者信仰这种形式的思想专制,尤其在奉行神本专制主义的地方,禁止他人批评其宗教的行为,或者在思想批评以外,动用暴力、暴力威胁及其它野蛮方式对待批评者的专制主义野蛮行为,却没有得到全世界足够的重视和批评。出于对信仰自由的尊重,人们往往尽可能避开对宗教神本主义专制及其文化的批评。全世界的政治领袖们,往往对这种形式的思想或信仰专制主义攻击,采取道歉,安抚等退让形式,使这种形式的专制主义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但实际上,宗教神本主义专制及其文化,与当代人本主义自由民主的人文文化,存在严重的冲突。以9•11为代表的恐怖主义以及这些天穆斯林狂热分子对丹麦和欧洲因为几幅漫画,采用包括暴力在内的疯狂攻击行为,一再向全世界表明,这种冲突是无可避免的,人们不可能一直闭着眼睛自欺欺人地回避这个问题。
   
   
   二、东、西方宗教和专制问题的对比
   
   
   西方从犹太教开始,到基督教,到伊斯兰教,(及到马列主义,或“马列邪教”),前后相继,一脉相承,一贯搞信仰专制和政治专制,容不得不同意见和信仰。与以佛教为代表的东方宗教,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佛教以及受佛教影响的东方宗教,如道教等等,主张大慈大悲,宽容为怀,没有西方宗教中的异教徒概念,没有对异教徒的攻击和迫害,没有宗教战争,是一些很宽容的宗教。道教假托道家,道家本身就是主张无为而治的一种哲学,又学佛教慈悲宽容,所以也是很宽容的。而西方宗教,从犹太教到基督教到伊斯兰教,非常不宽容,并且越来越不宽容,一个比一个偏狭,充满了对异教徒的攻击、迫害和宗教战争、及到伊斯兰教教旨提倡消灭异教徒的圣战。西方的专制主义,往往是宗教专制主义,以宗教神本专制主义为代表,即思想专制加政治专制。而东方的专制主义,除了太平天国等特殊情况以外,一般是世俗专制主义,以中国的法家为代表。
   
   西方的马列主义,表面上非常反对宗教,但实际上,它是西方基督教世界的产儿,骨子里浸透了中世纪宗教专制主义的精神,不过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从宗教变成反宗教,不过是把宗教信仰改成马列主义信仰而已。一种反动腐朽的思想,当它趋向灭亡时,由于受这种腐朽思想影响的人们的思维惯性,往往会采取形式上走向相反的极端,却保存其腐朽反动内容的简单化方式,使其腐朽反动的内容,以另一种表面相反的形式,得以保存和延续。因为这是表面上摆脱旧思想的最简单、最省力的方式。在当代中国,从马列毛泽东的革命万能论,转向告别革命论;从消灭资产阶级的理论,到推崇中产阶级(中产阶级的历史本义,主要是资产阶级)的理论;从消灭私有制、消灭商品到无条件私有化、商业化(产业化),从爱国愤青到卖国愤青,等等等等,都是例子。
   
   中共的专制,就是照搬西方垃圾文化马列主义,与中国法家专制相结合,是东西方专制的叠加,因此表现得特别专制、特别反动。
   
   现在西方的基督教、犹太教,已经经过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以及它们的副产物——宗教改革以来的民主改造,变得比较宽容。但伊斯兰教宗教神本专制主义却依然占据统治地位,仍然基本上没有得到改造,这种宗教神本专制主义成为产生宗教仇恨和恐怖主义的温床。现在全世界的政治领袖都不敢正视这个问题,都只是企图努力把恐怖主义与宗教神本专制主义完全分割开来,但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两者有差别,但又密切地联系在一起。全世界的政治领袖都必须正视这个问题,并且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事实上,即使已经经过改造,变得比较宽容的基督教,有时候仍然表现出不宽容。特别是中国一些盲目照搬西方垃圾文化,因而从中共马列和法家相结合的专制主义,走向基督教宗教神本主义的人们,往往继续其不宽容的偏狭习惯。佛教宽容基督教,但基督教却往往不宽容佛教。前一段时间,世界日报刊登大幅基督教中文广告,全篇恶意攻击佛教,说佛陀释迦牟尼是堕入地狱的恶鬼。在文明世界竟然这样肆意宣扬宗教仇恨,令人震惊!佛教的信仰,当然也允许批评,但应该是思想的批评。这种无端登广告挑起宗教仇恨和冲突的做法,却未免过分。这大约只有深受中共专制影响转向基督教的浅薄的中国人才做得出来。如果这里的佛教徒换成伊斯兰教徒,那可能就在全世界闹翻天了。而且,佛教徒如果认真,也完全可以上法庭控告这个广告煽动宗教仇恨,但我们却没有看到佛教徒有什么反应。我们敬佩佛教徒的宽容。我想,达赖喇嘛受到中国人、西方和全世界的敬重,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他佛教徒的宽容。不过,如果今后再出现这样的广告,连我这样不信宗教的人,大约也要劝佛教徒采取有限度、不侵犯他人对佛教批评自由的法律行动,以防止宗教仇恨和迫害。
   
   我们希望中国持有一定宗教或其它信仰的人们,摒弃类似上述广告之类的偏狭精神,学习佛教的宽容精神,在为自己思想和信仰自由奋斗的同时,尊重他人的思想自由和信仰自由,尊重他人对自己的批评自由。
   
   当然,判断和区别正常批评和煽动仇恨的差异,有时也并不容易。例如上述广告和欧洲漫画,表面看来就似乎类似。但实际上,两者性质完全不同。前者是无中生有恶意攻击,无端挑起对从不侵犯他人的佛教徒的仇恨和冲突;后者却是对客观存在、一再侵犯他人的宗教极端分子和恐怖主义的批评和讽刺。那些宗教狂热分子,一是不应该主动恶意攻击他人,二是应该纠正客观存在的恐怖主义,而不是疯狂攻击对客观存在的事情进行批评讽刺的人们。
   
   
   三、当代自由民主是反对中世纪宗教神本专制主义的结果
   
   
   在古代中国,世俗专制主义走到极端,产生秦皇朝赤裸裸的法家专制主义,其残暴统治,引起了秦末农民的大起义,宣告了法家专制主义的破产。换来了汉初无为而治的黄老哲学。到汉武帝,又有点倒退,提倡罢黜百家,独尊儒家。从此以后,中国就一直实行儒家比较温和的专制主义。虽然有人认为汉武帝和中国历代统治者是儒表法里,表面上是儒家,实际上是法家。但无论如何,在以后两千多年历史上,除了当代最反动的中共毛泽东专制公然提倡法家以外,中国的历代统治者,没有人再敢公然提倡法家。这种否定法家残暴专制的世俗制度,百家争鸣或者儒释道鼎立的多元文化,以及否定分封封建血统制度的科举制度等选拔官吏的制度,中央集权制度,等等,比西方中世纪宗教神本专制文化以及分封封建制度先进很多,使中国在春秋战国以后将近两千年的时间内,大大领先于世界。
   
   通常情况下,神本主义专制统治比世俗专制主义统治更为反动,因为其中包括极其严酷的思想和信仰的专制,对思想自由的钳制,远大于没有严格信仰的世俗专制。西方中世纪基督教神本专制,就是一种非常黑暗的专制。遍布欧洲中世纪的基督教包括天主教和新教的火刑架,是一种非常恐怖的思想专制。马列主义的思想专制,就是继承了中世纪宗教式的思想专制。汉武帝独尊儒术,幸亏儒家是一种温和专制,中国后来还是儒释道三家鼎立,多元文化,不是西方基督教独此一家,才使中国保持比西方中世纪更多的思想自由。
   
   一般说来,多元化,三足鼎立,总比一元化专制好。古希腊和中国古代的百家争鸣,中国的儒释道三足鼎立,比中世纪基督教独家专制好;西方三权分立互相制衡,比中共一元化领导全面专政好。
   
   我们曾经说过,中国是有希望的,一百多年来,一般的中国人,即使在专制制度统治下,也与专制统治者顽固派的封闭态度不同。他们如饥似渴地学习西方和世界的先进文明,以致饥不择食,去搬西方的垃圾文化,如马列文化和神本文化等等。这一点,与阿拉伯伊斯兰世界抗拒西方文明形成鲜明的对照。中国人的这个优点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中国世俗文化和多元文化的历史传统。
   
   中国元朝时期,马可波罗的中国之行,为西方打开了东方先进文明的窗户。西方对希腊文化的再发现,又重新打开了灿烂的自由民主的古代希腊文明的窗户。两者结合,终于从意大利开始,兴起了西方的文艺复兴运动。这种文艺复兴运动,否定中世纪神本专制主义传统,重视人,推崇人。被后来的人们称为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运动。文艺复兴以后,又有启蒙运动。这两者的副产物,也导致宗教反动阵营的分裂,产生宗教改革运动。然后,才产生了西方的自由民主。因此,自由民主的西方当代文明,是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产物,反对基督教神本专制主义的产物。那些继承中共照搬西方垃圾的习惯,企图照搬西方另外一些垃圾如神本主义,自由主义等等的人们,把西方自由民主说成基督教或者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完全是闭着眼睛说瞎话。
   
   我们反对神本专制主义,主张自由民主的新人本主义。这种人本主义是一种社会学说,承认客观世界以自然为本,人类则是自然的产物;人类社会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
   
   
   四、伊斯兰宗教神本专制主义的问题不容忽视
   
   
   根据思想和信仰自由的原则,任何思想或者信仰,只要不坚持自己的独裁统治,不对其它思想和信仰进行思想批评以外的攻击和迫害,尤其是暴力的攻击和迫害,并且允许他人批评,不对批评者采取思想上反批评以外的攻击迫害,尤其是暴力的攻击和迫害,都应该允许其存在,都是自由的。但是,一种思想或者信仰,如果一定要坚持其独裁、攻击和迫害,侵犯他人的思想和信仰自由,那么,就一定会与崇尚自由民主的当代文明产生严重的冲突。
   
   在世界上的宗教中,佛教道教等宗教,提倡宽容慈悲,与世界自由民主潮流没有产生过严重的冲突,今后一般也不会产生严重的冲突。基督教与自由民主曾经有过严重冲突,但基督教、犹太教已经经过改造,今后的任务是主要防止其神本主义专制的回潮。当代世界现实的、对全世界产生严重危害的神本专制主义,主要在伊斯兰领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