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徐水良文集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关注农民问题
·就农民问题致信人大及政府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修改稿)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无法阅读
请从下面点击阅读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几个帖子汇编改写)


   

徐水良


   

2013-2-21日


   
   
   独立评论转贴的秦晖《避免转型中的暴力和无序》一文(见附1),文中内容,都是本人曾经论述过的问题,本人《中共垮台取决于偶然突发事件》(附2)、论庆典式革命(附3),再论庆典式革命(附4),《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附5)、《社会前进倒退类型分类》(附6)等许多文章,许多次论述过这些问题。
   
   可惜秦晖先生没有搞清楚这些问题,因此其思想和论述相当混乱,其错误和糊涂的地方,引来刘路的高度赞扬。但因为其思想和论述相当混乱,尤其是把革命和改良的问题,与快和慢的问题,暴力和非暴力的问题,有序和无序的问题,混淆起来,搞得通篇文章,混乱不堪。许多地方都可以批评,所以我觉得不值得一一逐点详细批评。等以后有空,我将写一些通俗详细的论述,来正面阐述相关问题,包括他提到的那些问题。这个简单批评,只在后面附个简单的点评。
   
   ========
   
   有朋友说秦晖说法是正解。无论是走改革还是革命道路,前提是有没有可替代的组织资源。
   
   这个说法不对。国共两党可以替代还不是大战?东欧苏联天鹅绒革命没有替代组织力量,还不是和平?
   
   改革改良,大多数情况,倒恰恰是在没有组织替代力量的情况下开始的。其它改良情况,替代力量也往往不很成熟。
   
   暴力革命,却往往是从有一定组织替代力量的情况下开始。
   
   这里的原因,我在《中共垮台取决于偶然突发事件》等一些文章中谈到过。只是不少学者没有读懂,刘路这类人更不可能读懂我讲的是什么。
   
   其实,如果搞清楚了,要讲清这些问题并不难;但没有搞清楚,只能像秦晖先生那样瞎子摸象。
   
   我过去已经一再谈到过这些问题。原以为别人能够懂,结果学者们却读不懂,更不要说刘路这些低档水平的了。看来今后还是应该抽空写点通俗系统的东西,说一下这个问题。
   
   有朋友说,此一时彼一时,中共夺权那会儿是共产革命时代,内战性质。
   
   这个说法同样不对,组织力量、替代力量等等,不是和平改良及和平革命一定必须具备的必要条件;相反,恰恰是暴力改良及暴力革命要具备的必要条件。暴力改良和暴力革命的必要条件,才必然是双方都有组织力量,并且双方都掌握暴力。
   
   利比亚、叙利亚等都是通过和平示威,有了组织力量和倒向革命的武装,才能开始暴力革命。
   
   相反,如果一方一直没有组织力量,或者只有非暴力的组织力量,那就只能是和平,或者是和平改良,或者是和平革命。
   
   所以一般实际情况,与这些朋友及秦晖的论断是相反的。
   
   =======
   
   发几篇本人谈突变及无序和组织问题的旧文。可惜有的学者没有读懂。
   
   不过,有些问题,当时我确实故意讲得不是很清楚,因为这些理论,需要花相当多的时间用比较长的文章来论述,需要等有空才能详细写出来;并且,有的,需要适当保密,有时讲得很清楚,但统治者却不能完全理解,尤其是不能详细解释其后果和大量相关问题时,很有可能被统治者误解,利用这种理论去做反对自由民主事业的事情。
   
   我故意没有讲的理论中,其中有一个结论,我在前面帖子中已经大致地提到了。就是,要真正开始暴力革命(或暴力改良),它的必要条件,就是双方都有组织,并且都掌握一定暴力。相反,如果被统治一方一直没有组织力量,或者只有非暴力的组织力量,那就只能是和平,或者是和平改良,或者是和平革命,或者被暴力镇压。此类结论,不容易被统治者真正理解,却容易被统治者误解,用来反对民主,所以我一直不说。还有其它许多东西,我要认真评估是否可能被误解伤害民主事业以后,才能写出来。
   
   还有一点,我想现在也可以简单说的是,无序不等于暴力,有序不等于非暴力。有时,无序恰恰是和平非暴力;有序,倒恰恰是导向暴力。其实,《中共垮台取决于偶然突发事件》等文,实际上已经描述了这种情况和大致原因,只是没有时间和篇幅来进行详细论述。
   
   组织力量是一种极其巨大的力量。非极权的一般威权国家,因为有相当程度的思想言论集会结社新闻和组党自由,所以双方冲突往往采取有组织的有序形式来进行。这就像物理上,正常情况下的凝聚和结晶,往往采取有序形式一样。因为双方都有组织力量,这种有序形式有时可能发展成暴力冲突、包括暴力革命的形式。例如双方矛盾和冲突尖锐,又无法妥协或不愿意妥协或不善于妥协,就可能演变成暴力冲突。也正因为双方都有组织力量,所以,双方人数和力量对比,不会达到极权社会那样的巨大差距,才会产生突然变化。
   
   但极权国家,却没有这些自由,极权国家不允许有组织的反对力量存在。因此,极权国家的被统治者反政府力量,只有分散的个体力量。两者之间的对抗,不是采取组织对组织的有序对抗,而是分散力量对组织力量的无序对抗。这种被统治者反政府的分散的个体力量,只有其人数与极权政府维护极权的有组织人数达到极其巨大差距以后,才有可能达到一定程度的抗衡。因此,极权国家的状况,往往在高压下处在一种超临界状态。极权国家,由于没有自由,由于愚民政策和信息封锁,只有在极权暴政经过长期和平统治及和平“改革”之后,付出远远超过革命、包括暴力革命的代价以后,才能引起被统治者的普遍觉醒和反抗。由于反对暴政的被统治者对维护暴政统治者人数上的巨大差距,使社会处于在高压下的超临界状态,所以,才有可能由一个偶然扰动,产生突然的相变。统治者的统治,一夜之间,突然被大家拒绝而迅速崩溃,而被统治者则迅速形成大量小组织。这就像物理上超临界状况的凝聚和结晶,往往采取无序和突变的形式一样。
   
   所以,越是极权的国家,民众和社会为转型付出的代价,就越大。转型也就越是无序,越是突然。但同时,双方冲突也就越是来不及发展到双方都有强大的基本统一的有序组织的暴力冲突形式,所以也就越是有可能采用和平转型的形式。
   
   这就是苏联东欧共产党极权国家的转型,普遍采取了基本上是和平的天鹅绒革命的形式的原因。
   
   相反,这也是一般的威权国家,暴力革命的几率,却要比极权国家的几率大得多的原因。
   
   极权国家暴政的“和平”统治及“和平改革”付出的巨大代价,往往由民众和社会来承担。
   
   但是,如果极权统治者坚持暴力镇压,那么,他们必须承担他们自己为镇压而付出的代价。由于他们人数极少,这种代价,可能就是他们的彻底灭亡。
   
   关于突发偶然无序组织和革命问题等等,我已经讲了四十年。三十多年前,七九民运期间,我就在国内就一再对异议人士讲述过比上述说法更加详细规律和看法,后来当局关押审讯时还特意询问我的一些相关说法。
   
   关于两种方向等问题,请看我《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社会前进倒退类型分类》等许多文章。
   
   对秦晖文章,我只做上面简单评论。我的详细论述,将在今后有空时,以正面论述出现,而不是以负面批评的形式出现。
   
   不过,我还是对秦晖的文章,作了下面一些简单评点。
   
   
   附1:简单点评秦晖文章:
   
   秦晖:避免转型中的暴力和无序
   
     与其说什么革命还是改良、美国革命还是法国革命,我们不如就事论事:
   
   
     第一,我们到底要使中国有一种什么样的变革。这一点在中国目前还是一个没有解决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通常讲的革命和改良,都是指在认定了一个方向的基础上讲它的“速度”(激进或渐进)问题。但是方向问题首先是我们要搞清楚的。无论激进还是渐进,关键是往哪个方向进?在中国现在这还是一个很混乱的问题。
   
   ----------------
   
   [评]革命和改良的关系,不是速度问题。实际上,就政治和社会革命看来,从整体来说,自愿改良的前进速度,一般都远超过革命。因为,革命的一刹那,虽然速度非常快,但是,这个快速度,以统治者拒绝改良,社会必须花远超过改良时间的大量时间,来准备革命为代价。
   
   就政治革命说来,革命和改良的区别,主要是:改良最高统治者支持和领导的转型;而革命,主要是必须通过自下而上的反抗,来推翻统治者,来为转型创造条件。
   
   真正的革命和改良,都是向前前进的运动;向后倒退的运动,是反方向反动的假革命假改良。革命都要改朝换代,但仅仅改朝换代不停循环而社会没有进步的运动,既不是改良,也不是革命。
   
   “无论激进还是渐进,关键是往哪个方向进?在中国现在这还是一个很混乱的问题。”这个说法完全不对。除了权贵和伪精英,全国绝大多数民众,对未来前进方向是自由民主的宪政民主制度,这一点还是很清楚的,不清楚的恰恰是一些精英们自己。这些年精英们挖空心思想出来的许多奇谈怪论,例如没有自由民主的宪政法治之类,才表明这些精英们自己恰恰是非常糊涂非常不清楚。
   
   -------------
   
     学勤谈到的1.0、2.0、3.0,与其说是层次的不同,不如说是方向的不同,讲简单一点就是:摧毁自由的变革,还是建立自由的变革?至于变革到哪个层次的确很难说。我们的确在历史上看到过有摧毁自由的“革命”,也有争取自由的“革命”,而且“改革”同样也有这两种。所以我们要解决的,首先不是通过什么途径,或者快慢,来达到我们想达到的目标,而是我们要想达到什么目标的问题。这个问题要涉及到更大范围内的主义之争,但在我们现在在座的这个圈子里应该不用谈这个问题,因为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是有共识的。基本上就是要建立宪政民主,包括萧功秦在内,他也是认为有这样一个方向的。
   
   ------------
   
   [评]说朱“学勤谈到的1.0、2.0、3.0,与其说是层次的不同,不如说是方向的不同”,这个说法完全不对。朱学勤先生本来就说得不对,秦晖先生的说法则更荒谬,不过限于篇幅和时间,这里不详谈这个问题。其后面啰啰嗦嗦的话语,其实是我说的两种革命的问题。其吞吞吐吐的话,给人的感觉,就是经过三十多年启蒙,一般中国人连前进方向仍然都还搞不清楚,因此必须特别对革命提高警惕,来为朱学勤先生“拥抱革命是危险的”错误说法背书。这也是秦晖先生一再反民粹,轻视民众觉悟的错误思想。
   
   再说一遍,宪政民主这个方向,早已是中国绝大多数人的共识,现在需要革命启蒙的,不是民众,倒是精英。
   
   --------------
   
     如果方向是有共识的,接下来的问题是,我们希望在这个过程中能够避免流血、暴力和无序。至于流血、暴力和无序通过什么办法解决更好,一种办法就是加快政治体制改革的进程,讲简单一点这也是一种革命,这个意义上的所谓革命无非就是变革能够比较快。这个比较快,或者比较慢,我同意学勤的说法,这个东西否定也不合适,崇拜也不合适。因为快和慢不是哪个人能够决定的,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你想快也快不了。如果有这个机会你也没法不快,波兰就是个例子,波兰在圆桌会议召开期间,没有人能想象到马上就发生政党轮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