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4)(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7)(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9)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0)(1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2)_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4)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3)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6)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55
·评艾中信谈新中国油画
·你们已经去了天堂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2)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3)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4)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5)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6)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7)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8)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9)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10)
·xuemingde
·xuemingde
·xuemingde 谈艺术与美
·说《《作品是检验的最好标准》》是错误的
·绘画艺术的特色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70
·与刘仕奇对话
·与刘再复对你
·评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
·我与中国劳教---薛明德(美)
·我与中国劳教(10-2)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3)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4)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5)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6)
·我与中国劳教(10-7)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中国当代艺术的普世价值一一薛明德发表:2014-01-24 12:36阅读:11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与中国劳教(10-8)

    我与中国劳教
    ---薛明德(美)
    (10-8)
   我结束劳教期从严管队围墙内移出,成了就业人员,我每天下山去金华公社邮局取订阅的参考消息报,途中与当地的农民相识,结交了不少的朋友.从公社走上山来回有30余里.一到春天满眼帘的映山红,就象红地毯铺满山坡,就象红绸带系满山头,我常常独自怆然,何时有佳人在仙境中起舞,在花丛中放歌.
   7月,正是山下农民收获的季节,稻子熟了.还有玉米、红苕,土豆,在地里等着抢收,眼看农民们的辛劳,我也兴致勃勃的加入了劳动的行列,赤膊下到田里,挥舞镰刀,烈日当头,汗水如雨滴,手掌打起血泡,我就这样不知劳累地干了5天.这几天山上不见了我,突然见我回来,紧张得不得了.从我这里问明情况后,严管队的雷正发指导员,管教干事曜正斗,陈干警当然不会相信,我会在山下为农民们干农活,抢收稻谷?


   
   他们派出了调查小组.很正式的下山去与公社党委,,大队党支部联系后,展开了到各农户中去调查薛明德脱队5天,在这里到底干了些什么.
   这时正是农忙季节啊,调查组走访农户个别谈话,设定了话题:反共,反社会主义制度;唱好台湾,美帝的社会制度;有关的纲领,旗帜,主张,发展反动组织成员等。
   农民们为了回答这些提问,都吓傻了。三天后的调查结束,得出了两个结论,一是:薛明德帮助农民抢收,挑150斤重的稻谷的担子无数次,行走数百公尺,右肩膀出现了一个鸡蛋大小的包,右手掌有4个血泡 ,一致认为是真劳动;二是:薛明德隐藏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待进一步跟踪查实阴谋诡计,包藏的祸心.
   转眼到了1986年6月,我同意了一个叫钟思源的重庆朋友的邀请,他做我艺术的经纪人,与另一个朋友出资前往广州,在深圳西丽湖画廊为薛明德联系了一个展览会,我下山前告诉了农场的张政委,他没反对我想成就一番事业的追求,他鼓厉我是处在忍辱负重,含垢忍辱中.我知道张政委在4O年代参予学生运动,有知识份子的正义感.
   我们一行三人经贵阳,见了尹光中,他正如日中天,政协委员,国家二级画师,供职于贵阳画院,比起1979年我与他相处时,他在贵阳农村小学任数学老师不能同日而语了.当然他也有抱怨,对我诉说整天开会,除了开会还是开会.
   去了柳州、桂林,一路画了数10件油画,有风景,有肖像.到达广州住在海运局.一天晚宴后,我们正在与广东美协签定一份协议书,甲方的是六榕寺画廊老板满玉桥先生,乙方是我的经纪人钟忠源先生.由广东省美协为我为出据了去深圳的边境通行证和满玉桥画廊的工作室艺术家证书,一切都齐备了,好等第二天就进场布展,到时电视节目到场采访,我必须在现场.美协配一辆面包车运送交通.
   就在这个时候,晚上10点钟,远在重庆的夫人发来了一份电报,病重速返,在经纪人钟恩源坚决反对我不可以第二天不到画展现场,要承担经济损失的后果的威胁下,我不顾一切地立即动身返回了重庆,回到家见门锁着,我去到她上班的沙坪坝前进文具店,她站在框台前笑眯眯的欢迎我.
   我告诉了深圳的画展就要开幕,你叫我返回重庆是一个大大问题。夫人要跟我一起赶去深圳,我只好同意了,她去文化用品公司请假,惊动了重庆市公安局.我们到达了广州、重庆公安局派人也跟到了广州,要求广州公安局把薛明德抓起来,广州公安局的答复是,据我们所知,薛明德与广东美协签定了画展协议书,是合法去深圳西丽湖举办展览会,我们没有理由抓捕他.
   重庆市公安局又向广东美协威胁说,你们为薛明德在深圳举办画展将会有政治后果,他去深圳举办画展是假,偷渡香港,投敌叛国是真.
   广东美协副主席廖冰兄抢先一步赶到了深圳西丽湖画廊,传达了重庆市公安局的紧急通报,把上墙的薛明德油画作品全部撒下.
   我与夫人乘坐广东美协的面包车离开广州开往深圳,在中途看见廖冰兄乘坐的皇冠轿车与别的车相撞后停留在现场,看见我们来了,廖冰兄上了我们的面包车一同去了深圳西丽湖画廊.我与夫人立即被安排住进招待所,晚饭后就再没有人来见我们,就在我们的隔壁房间住进了重庆市公安局派来的两人,对我们实行全天候跟踪.
   当天晚上会议廖冰兄与我的经纪人钟思源达成协议,不要我到场.取消薛明德的油画展览后,只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而作罢,附加条件是钟思源进入满玉桥的六榕寺画廊成为了业务经理.
   第二天早饭后司机出现了,要求我们交出边境通行证,他立即开车送我们回广州,我们拒绝交出通行证,要求见我的经纪人钟思源先生.被拒绝了.在这样的情形下,我与夫人只好灰溜溜的上了车,离开了深圳.回到广州.
   当我们夫妇2人回到重庆的家,重庆市公安局就来人把带去了住家地址的派出所.要夫人担保第二天早晨六点钟送我去朝天门码头,交给重庆市公安局的干警,护送我乘轮船,再换乘巴士上山,回到金华农场,把我交给了张政委.当张政委听了我完整的经历后,他只说了一句话:你应当尽早把在深圳西丽湖画廊开画展的事情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出面保护你,阻止重庆市公安局进一步对你采取的限制行动.
   在重庆市公安局得知余德进跟薛明德去了深圳,也立即与金华农场报告了薛明德可能出逃香港,张政委并没有理会,所以我以这种方式收场,他也只发出了一声叹息,好事多磨.
   

此文于2013年02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