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 非梦非烟[181——200]]
罗列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帘卷西风[156——16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梦非烟[181——200]

    181,我不知道今年的六四各界有什么举动——据说当今年的两会外国记者询问六四是否有平反的可能?政府当然惯性思维解答了,当然是以人民的名誉。CCTV转播奥巴马就职典礼,同声翻译习惯性地翻译出,“回顾先辈们战胜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之时,不仅仅依靠的……”

    呵!我的1989又是怎么样子的呢?

    那年夏天天气很热,我参加高考——在漫长的焦虑中等待命运之神的垂青——那时我做了一个梦,那梦到现在都很清晰,我看到一个漂亮的裸体女子走进棺材——然后在一个阴雨连绵黄叶纷飞的深秋,我走进那所大学,姓姜的秘书首先领我们谈对“平暴”的认识,我记得一位姓孙的仁兄站起来说得有点石破天惊,“我以为六四迟早会被平反……弄得无数人被杀了……因为这也是一次人民运动,与1976年悼念周恩来的四五运动一样……”

    那秘书正色批判了学生的观点,让他认清主流,做识时务的俊杰,据说系书记在背后又把该同学找去谈了几次话,谈什么我就不知道了!——现在二十多年过去了,前些日子与同学闲聊,知道那女秘书仍没生孩子!

    然后我在那里暗恋了一个女生,鼓足勇气写封信,她说我们根本志趣不同,结果夭折,后来她出了国!

    182,高耀洁今年八十二了!

    她为了揩去泼向她的污水,去掉了原不打算写传记的想法,写了《高洁的灵魂——高耀洁回忆录》。

    “这都是他们逼的……”高说,“官方的御用写手在网络上说我小事家贫,被卖作妓女,其实我家是望族,从山东迁到河南,我1954年元月9号毕业,打成右派时我去农村做手术……”

    这老太太在电话里说,她很难与主持人沟通——主持人说,我已经把电话的声音调到最大音量了。

    是的,毕竟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

    由此我想,以标榜正确自居的中国,究竟代表谁?谁才是这个国家的真正主人?宪法上的文字是骗人的。

    可我们生活在目前的中国,除了庸庸碌碌地绝望等待,除了做一只循规蹈矩的奴隶之外,又能做些什么呢?——为我们的国家,为我们祖祖辈辈生存的国土!

    ——3月10日09年

    183,和谐社会。

    早RFA说,许多网站的被迫关闭,激起网民的激烈反弹,网民创造一个新词“卧槽泥马”,以中国特色在网上流行——这词实际上是中国传统话骂人的隐晦!他们在发泄对中国网络控制的不满。

    多年以后,如果有人回过头来研究今日风俗史,这件事倒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个案,“今日中国会不会落入塔西佗陷阱?”那记者说,“当国家造成人们反感的时候,人们对它采取的有益措施也反感。”

    我想,有机会我应当看看鲁迅的“论他妈的!”

    知识分子如萧翰的追远堂——写出了著名的《河蟹本纪》,——不露声色的痛骂了中国的极权,先生本人会被驱逐出中国吗?

    184,王丹热邮,——[email protected]。王丹说温家宝劝说剑桥大学继续让马丁 杨克学业,王丹指责温家宝虚伪,“连刘晓波都不放,他不过只是宣传宪政……”

    现代极权国家在国际社会面前,也不得不装得文质彬彬,他们需要遮羞布,否则在清代,《08宪章》会被弄成一大串文字狱的!

   ——力劝现政权“还政于民”,对于被中共单一意识形态漂洗过头脑的大众来说,无异夏瑜们在清末劝说“这大清的天下是我们大家的”——刘晓波们无异是今日的夏瑜,其实我也吃着或吃过他们的人血馒头。

    185,康正果接受RFA采访。

    读了他写的《我的反动自述》——我感到先生是个大起大落的人物,他的人生历程大致可归纳以下:出生于西安一个不错的家庭 →陕西师大学生 →劳教队 →西安附近农村农民 →代课教师→研究生 →大学教师 →访问学者 → 美国公民

    康先生在美国教授中文,但他一直不倦于写作!

    186,耿和女士及子女出走到美国。

    ——她是当今政权制造的典型的政治难民。

    “我们给了蛇头四万元,我们坐在摩托车上,我不让孩子说话,怕别人听出我们是中国人……”耿和女士接受国外一家电台采访时说。

    现在高智晟在中国黑狱里杳无音信,他上次说,他遭受的酷刑有,殴打、不让睡眠、用牙签捅生殖器。

    ——3月14日09年

    187,“新青年四君子”有的出狱了,比如杨子立、张宏海。

    ——他们被捕被判刑,据说当时他们只是组织个读书会。其实这些优秀青年只因为关注中国——我还记得杨子立的妻子路坤写信给布什,控诉她丈夫遭受的罪恶。

    在中国,你喊“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可以,你一旦行动起来,按照自己认为可行的方式为天下做事,那就超出你的责了——你不顺应政权,就是想颠覆国家政权!

    实际上,天下兴是达官贵人的天下,他们可以纵情于声色犬马,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天下亡,则是老百姓尽责任的时候了,——你们扛枪打仗去吧!

   中国腐败遍地,黑暗如斯!探索者总是被打压,过去的罪名是反革命罪,现在则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188,自由亚洲电台谷季柔专访王军涛,他们谈到1979年的民主墙。

    “那时的刊物很多,《探索》、《四五论坛》、《沃土》、《今天》……1979年3月,魏京生被捕……”

    魏被捕与判刑,与他那两篇划破长空的闪电的名篇有关,一篇是呼吁第五个现代化,一篇是《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

    我不清楚魏京生先生那时写出这样有分量的文章,那时他思想的来源在什么地方?那时他都阅读了那些著作?——长期生活在蔽塞山沟里的人们是无法写出那类文章的。试看看,当今文章写得好的,比如胡平、何清涟等人,有几个不是在大都市里接受周围世界信息的!他们文章的光辉在于他们坚实的信念!

    189,在法广网页上,有一篇卢跃刚的《我不参与抹杀历史》!

    ——这篇文章是由一次评奖引起的,中国报告文学学会评出改革开放三十年三十篇报告文学奖,有人打电话给卢,说期望他能给些配合!

    卢说,把他从《中青报》编辑部调走,不是因为“冰点”发表龙应台的《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也不是因为袁伟时的《现代化与中国历史教科书》,而是因为他在博客的文章《在中国,有一个名字叫刘宾雁》……

    哦!原来如此!

   “ 制造虚假的历史,消解真实的历史,是一场旷日持久的预谋……”

    我所知道的历史,除了时间和人名外,都是虚假的吗?

    鲁迅说,凡历史,都写着未来。——这怎么理解?

    北岛说,我们不是无辜的,早已和镜子的历史成为同谋。——这又做如何解释?

    ——3月18日09年

    190,被查封的牛博网在国外注册——其言语、风格、观点可能依旧——但看到的人一定会大大减少——我仿佛记得,原先许多在网域名移到国外——比如曾发表过王康《俄罗斯启示录》的“思想的境界”网站,他们现在似乎更新的不大。

    ——3月20日09年

    191,被弭声的网民依然喂养着草泥马,有的作出歌词《草泥马之歌》,并且用童声演唱:

   “在遥远的马勒戈壁滩上,生活着一群草泥马……“

    这是一个非常的年代,连一些最优秀的知识分子,如萧翰、崔卫平等人,都卷入这场国骂之中,可见我们的言论环境之恶劣,鲁迅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感慨《自由谈》里无自由,现在呢?我们有说话的权利吗/

    ——3月20日09年

    192,刘晓波是去年12月8日失去自由的,在他失去自由的第一百天,他的妻子刘霞探望了他,并带来他的信息:

    “现在刘晓波的状态还不错,屋子里也接上了电视,可以看小说类的书,但不让看政论型的文字……”

    刘晓波被判监视居住六个月的。

    大律师莫少平说了三点自己的看法,一是监视居住要从去年12月8日算起,二是监视居住被监视者有权居住在自己家里,三是……

    莫说,刘的前途不好预料……

    193,昨日在独立笔会网站,看到一篇贺卫方的《我在马勒戈壁滩上的生活》——写他在新疆一个学院的生活——贺原是北大法学教授,先是传说要去浙大教一段书,不知为什么,浙大却突然不让他去了,或许是怕给自己招惹麻烦吧!

    又一个知识分子被抛到马勒戈壁滩上,唱《草泥马之歌》去了!

    ——3月25日09年

    194,我想,若有人写一本1949年后,国朝的文字狱史——倒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一定很值得一读!

    中国历来因人废言,因言废史。

    ——3月25日09年

    195,说是今年被禁的第一本书是蔡楚的《别梦依稀》——里面仿佛有八九六四的诗!

    196,获悉中国出了一本书,叫《中国人不高兴》——据说这是一部继《中国人可以说不》的另一个民族主义情绪极其浓厚的书籍——而我《去中国化的政治》还没有仔细阅读哪!

    找到这本书,发现王小东是其中作者之一——第一次听说此人,是在余世存的随笔《我看到了野菊花》里,——王小东的观点与余世存有很大的悖论!

    一直到现在,我还弄不清楚民族主义与民粹主义的具体区别!

    ——3月25日09年

    197,陈水扁在狱中写第二本书——抗议马政府对他的司法不公。

    198,狱中的张林获“自由圣火”奖,他的妻子方草要去台湾代他领奖,但安徽蚌埠公安局却拒绝他出境。

    安徽异议人士侯文豹及欧阳小戎去探望方草,也被公安带走!

    张林经历坎坷!

    ——从方草身上,我看到十二月党人妻子的影子!

    ——3月26日09年

    199,美国“六四”绿卡。

    1989年的枪声响过之后,在美国大约8——10万华人得到了合法身份!他们有的把这批人称作吃“六四”人血馒头的人!

    中国人向来得鱼忘筌,这8——10万人目前还记得六四吗?

   

    ——3月27日09年

    200,查建国出狱后,家里电脑存折再度被警察缴走,于是他与二十多异议人士抗议!

    中国是法制国家吗?

    那天看徐文立先生的文章——想起1979年仿佛有八大民刊,都有哪些呢?有研究那段历史的专著吗?

    狱中失去自由与域外仍不自由的人们……我真诚地祝福你们!

    (2013年2月2日录于《博讯》博客,是日听陈光诚1月31日接受VOA采访,他对未来中国很有信心)

(2013/02/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