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7)]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2)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3)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4)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5)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6)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7)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终)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一)
·透视中国(二)
·透视中国(三)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四)
·透视中国(五)
·透视中国(六)
·透视中国(七)
·透视中国(八)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九)
·透视中国(十)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一)
·透视中国(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三)
·透视中国(十四)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7)

“篇头语(拈花):
   广州市公安机关,我操你妈!
   
   广州市越秀区梅华街派出所,我操你妈!”
   

   第五卷 何处不是人肉宴 古久账簿几篇章
   
   这些狗贪食,不知饱足
   
   ——强烈抗议刘晓波被中共当局判处十一年重刑
   
   二零零九年圣诞节,中共当局悍然宣布判处刘晓波十一年徒刑。虽然我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中共的邪恶,但中共的暴行再一次让我「出乎意外」。这是对上帝的挑战,这是对人类公义的挑战,这是对所有追求自由与民主的中国公民的挑战,这也是一个垂死挣扎的独裁政权对一个即将诞生的真正「民治、民享、民有」的新中国的挑战。今天,真正站在审判席上的,不是刘晓波,而是自中共最高决策者以下的所有参与制造这一案件的人们,包括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察、北京市检察院的检察官、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以及那个以说谎为生的外交部发言人姜瑜等人。从今天起,对他们的审判就已经开始,而且永远不会结束。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德国慕尼黑,现年八十九岁的纳粹集中营警卫约翰·德扬尤克坐在轮椅上被送到法庭审判。德扬尤克被控在纳粹的一个死亡营里当警卫期间,参与用毒气谋杀了两万多名犹太人。这场审判虽然迟到了六十四年,却仍然将正义带到了人间。你们这些今天审判刘晓波的恶人,对你们的审判不会延迟这么长的时间。
   
   「崇祯并发症」和「齐奥塞斯库并发症」
   
   你们对权力如此贪婪,如同恶狗贪食,不知饱足。你们以为任何一个批评你们的人,都是觊觎你们的权力,你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有人视权力如粪土,如同刘晓波那样有高贵的心。你们以为将刘晓波关押起来你们就安全了,你们以为把先知下到狱中你们就胜利了。当你们以不义为冠冕的时候,当你们将义人像尘土一样踩在脚下的时候,你们以为整个中国的十三亿人都会假装这一切没有发生吗?是的,六十二年前,你们曾经将五十万说真话的知识分子打成「右派」,送进劳改营,让秦始皇焚书坑儒的伟绩相形见绌,今天再将一个说真话的知识分子送进监狱又算得了什么呢?是的,你们确实武装到了牙齿,二十年前你们杀过人,二十年后你们照样可以杀人,你们认为用杀人来换取稳定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是的,世上的权势与荣华都属于你们,你们可以用大笔的金钱来收买某些人变质的良心,但你们真的以为金钱可以买到「万岁」和「不朽」吗?不,你们已经病入膏肓,你们的灭亡就在眼前,就在五步之外。
   
   难道你们忘记了吗:在三百六十五年前的中国,君临天下的崇祯皇帝曾经拥有那么多的锦衣卫;在二十年前的罗马尼亚,党国魁首齐奥塞斯库曾经拥有那么多的秘密警察。他们以为他们的权力稳如泰山、固若金汤,但他们的灭亡却如同山崩海啸一样迅速降临,他们连「后事」都还来不及安排。锦衣卫横行霸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却更加速了崇祯皇帝的灭亡。当北京的城门全然洞开的时候,那些誓言「肝脑涂地」的锦衣卫们都像蚂蚁一样散去了。当崇祯皇帝孤零零地一个人在歪脖子树上吊死的时候,可曾后悔过对那些奴才的无限信任?同样,秘密警察遍布全国,为所欲为、无法无天,却更加速了齐奥塞斯库的垮台。当群众冲进布加勒斯特中央党部大厦的时候,昔日如臂使指的秘密警察们都像乌鸦一样飞走了。当齐奥塞斯库夫妇靠在墙边哭泣着被处决的时候,可曾后悔过对那些「黑乌鸦」的绝对依赖?可惜,「刘项从来不读书」,胡温同样如此,否则他们早就「资治通鉴」了。
   
   今天,「崇祯并发症」和「齐奥塞斯库并发症」同时在号称「大国崛起」的中国发作。你们似乎很自信,但你们的自信是干坏事的自信;你们似乎很强大,但你们的强大早已外强中干。你们企图将刘晓波等追求公义的中国人当作与西方讨论人权问题时的人质,企图通过这一审判对公民社会产生杀鸡儆猴的高压态势,企图批量生产出一批「爱国爱党」的余秋雨、孙东东来点缀「盛世」。你们的这个阴谋会得逞吗?我被一群恶狗堵在家中,不能去法院声援刘晓波,但我在网络上看到了从各个论坛到法院外面到处都飘扬的黄丝带,看到了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稚气未脱的大学生都赶去表达对刘晓波的支持。毫无疑问,真正爱刘晓波的人比爱胡锦涛的人多,真正跟刘晓波站在一起的人比跟胡锦涛站在一起的人多。胡锦涛、温家宝,你们这些手握大权的人,才是「中国的克格勃制度」的可怜的人质:那些炮制刘晓波案件的走狗们,为了从你们那里获得一点狗食而到处咬人,表面上在忠心耿耿地帮助你们维持稳定,实际上却在为你们挖掘一个看不到底的陷阱。当你们跌落进去的时候,还想爬出来的那一天吗?你们的命运会比崇祯和齐奥塞斯库好多少呢?
   
   是的,走狗固然可恶,信任和纵容走狗的主人更加可恶。动物庄园的统治者们,你们弹冠相庆吧,你们举办盛宴吧,你们瓜分赃物吧。但是,如果你们以为这样做便可以打倒刘晓波和他的朋友们,便可以羞辱圣诞节这个象征着和平与公义的日子,那么,你们就错了,而且错得一塌糊涂。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过不为之付出代价的罪恶,你们的丧钟在你们第一次作恶的时候便已经响起。在这个普天之下都在纪念耶稣诞生的日子里,尽管撒旦仍然没有停止干坏事,但上帝的话已经临到了这个恶贯满盈的国度:「因你们的手被血沾染,你们的指头被罪孽沾染,你们的嘴唇说谎言,你们的舌头出恶语。无一人按公义告状,无一人凭诚实辩白,都倚靠虚妄,说谎言。所怀的是毒害,所生的是罪孽。」你们硬着脖子与上帝为敌,还能猖狂到几时呢?
   
   「平庸之恶」与人的「非人化」
   
   践踏公义的独裁制度能够得以持续,首先靠的就是将人变成「非人」。北京市公安局那些搜集刘晓波罪证的警官们,北京市检察院的检察官们,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们,就是此类「非人」的典型,用对极权主义的起源有着最为精深的研究的阿伦特的话来说,这就是「平庸之恶」。也许,你们在自己家中扮演着好丈夫、好儿子、好父亲的角色,但当你们将别人的好丈夫、好儿子、好父亲送进监狱的时候,却丝毫没有良心上的障碍。就好像那些刚刚枪杀了集中营中的犹太人的纳粹军官,回到家中立即温柔地教自己的孩子弹钢琴一样。你们说,这是例行公事。
   
   此时此刻,我在猜想:这些人拥有一颗怎样的心灵呢?捷克不同政见者米兰·塞姆卡在《秩序的重建》一书中描述的一名法官,便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在处于「正常化」的特定历史时期的捷克,需要大量法官以国家公务员的身份来监督统治系统的法律法规遵守情况,以便使大规模的镇压活动能够在严格的要求下得以顺利进行。塞姆卡描述了他的一位作家朋友拉第斯拉夫被判决的过程,「真正引起我兴趣的,是审判法官」。关于这个法官,他写道:「从我第一眼见到他,我就从他的脸上读到他对自己工作的失望。从他的脑海中不会掠过哪怕一丝关于『公平』的概念。」在这场龌龊的审判之后,所有参与审判工作的工作人员都按时下班回家了。塞姆卡接下来讲述说:「法官自言自语道,繁忙的一天终于结束了。他在晚饭时将会有很好的胃口,这只是非常普通的一天,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于是,所谓的公平公正就这样随着法律在人类意义上的空虚不复存在了,法国学者亚历山德拉·莱涅尔-拉瓦斯汀在《欧洲精神》一书中如此评论说:「法律的代表者们只满足于完成『分内的工作』而已,没有人会烦心去思考那些侵入他们良知的东西。司法,在这样的情况下,已经完全变成了例行公事。」
   
   如今,这些共产党的「公务员」们,已经没有了对主义的忠贞,而只剩下对饭碗的持守。这些审判刘晓波的法官(让我们记住这几个人的名字:审判长贾连春、代理审判员郑文伟、翟长玺)以及像操纵傀儡戏一样操纵他们的幕后人物,何尝不都是如此呢?他们虽然活着,虽然拥有宝马香车,但早已是行尸走肉,做陷害人的事情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们身上散发出阴沟里的气味,走到哪里都会被认出来。衣冠楚楚的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在外交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说:「刘晓波是中国公民,中国的法律机构正按照中国法律独立完成审理,因此这完全是中国内部的事情。」将她的这句话翻译成动物庄园的语言,意思就是:这是我们动物庄园的内部事务,动物庄园外的人是无权过问的。而动物庄园里的成员之所以被奴役,仅仅是因为他们出生在一个错误的时代和一个错误的地方。姜瑜这个笑里藏刀的女人,看上去越来越像自称「我是毛主席的一条狗」的江青了。不,蒋瑜比江青还不如:江青最后毕竟为自己的信仰自杀了;而姜瑜纯粹是一只变色龙,到了中共垮台的那一天,她肯定会最先站出来宣称从此开始「说真话」。
   
   这种「平庸之恶」是不能被「宽容」的。在审判刘晓波的这几天里,那个将我堵在家中、非法限制我人身自由的朝阳区国保支队的姓王的警察对我说,你不要写那些太尖锐的文章了,不妨写写那个批评《蜗居》、却被网友人肉搜索出原来是个贪官的广电局的官员,这些反腐败题材都很好啊。我还不知道有这样的新闻,回头在网上一查,原来,在十二月九日召开的中国广播电视协会电视制片委员会年度大会上,广电总局电视剧管理司司长李京盛点名批评《蜗居》的「价值导向错误」,「有很大的负面社会影响,靠性,靠荤段子,靠官场腐败,靠炒作来吸引眼球」。此番言论,随即引发网友的「炮轰」,有网友说:「可以允许类似三级片的野广告,祸害人民的假药、假货充斥屏幕,却不允许一个反映百姓疾苦的电视剧播出,这是典型官僚作风。」还有网友说:「这完全是广电总局的『掩耳盗铃』,人人皆知的社会现实,你再怎么掩饰又有什么用?」有网友发起人肉搜索,发现李京盛手上的名表价值不菲,还曝光他有「两套豪宅」,「房子是一九九二年购置的高档别墅丽京花园的房子,这片号称北京首家高档涉外的别墅区,不是一般老百姓所能够接受的」,「他近来又砸重金再购入一栋别墅,该豪宅的面积为二百八十平方米」。正是刘晓波揭露的一党独裁的政治制度,才催生了无数李京盛这样的恶狗,这种恶与刘晓波案件中的法官、检察官和警察一样,都是「平庸之恶」。谢谢那个政治警察提醒了我:我们要用同样的方式去「人肉搜索」那些构陷刘晓波的警察、检察官、法官以及姜瑜之流的帮凶,将他们的一切都「晒」到网上,让他们知道作恶者必付出加倍的代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