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6)]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7)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6)

“篇头语(拈花):
   广州市公安机关,我操你妈!
   
   广州市越秀区梅华街派出所,我操你妈!”
   

   奥巴马的姑姑与温家宝的家人为何命运迥异?
   
   在美国的政治光谱中,我不喜欢价值和信仰游移不定的民主党人,当然也不喜欢少年轻狂的奥巴马。在我看来,奥巴马的国内政策让美国变得更加社会主义化,奥巴马的国际政策对若干邪恶国家退让和绥靖,这都将损害美国的基本价值和立国之本。但是,我更相信美国三权分立机制的制约、民众意愿的自由表达以及选票的力量,因此,任何一个「坏」的政治家对美国的「破坏」程度都是有限的。在美国,不会出现一个毛泽东式的混世魔王,在其血雨腥风的漫长统治中,夺走数千万民众的生命。在美国,也不需要出现一个温家宝式的影帝,通过作亲民秀来让奴隶们获得「精神按摩」,从而忘却他们奴隶的身份。
   
   奥巴马的姑姑:一个「黑」在美国十年的非法移民
   
   我相信奥巴马的当选是一个历史性的错误。我不太关心那些有关奥巴马的消息,但奥巴马姑姑的故事却吸引住了我的眼球: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波士顿的美国移民法院举行了一场长达五小时的听证会。这次听证会的主题,是审议肯尼亚非法移民奥尼扬戈的政治避难申请。过去十年来,她一直寻求以难民身份留在美国,但遭到移民法院的拒绝,甚至差点被驱逐出境。而这一次,移民法官终于批准了奥尼扬戈的避难申请,了结了这场持续多年的移民官司。
   
   为了这五个小时,五十八岁的奥尼扬戈整整等了十年–在这次听证会之后,她终于不再是一名来自肯尼亚的非法滞留者。本来,她只是数百万计的身份终于幸运地「转正」的非法移民中名不见经传的一员,但因为她有一名特殊的亲戚,顿时成为媒体的关注的焦点–她是奥巴马总统「最难忘的姑姑」。
   
   在自传《我父亲的梦想》里,奥巴马描述了他一九八八年第一次前往肯尼亚时,见到奥尼扬戈时的情形。他写道,奥尼扬戈是位「活泼」、「骄傲」的女性,也是欢迎他回到老家的第一位肯尼亚亲戚:「『欢迎回家』,她对我说,然后吻了吻我的双颊。」
   
   二零零零年,在奥巴马的邀请下,奥尼扬戈获得赴美探亲签证。在拜访奥巴马后,奥尼扬戈选择一个人留在波士顿,没有按期回国。「黑」在波士顿后,她的生活并不如意。由于患上格林巴利综合症,她行动不便,居住在波士顿主要为残障人士提供的公有住房里。尽管如此,她还是没有像自己的兄弟、奥巴马的父亲当年那样,回到种族暴力冲突连绵不断的故乡肯尼亚。
   
   在激烈的总统选战中,「奥巴马的姑姑是非法移民」的消息被记者挖掘出来,这让奥巴马一度相当被动。还有媒体报道说,奥尼扬戈悄悄为侄子捐出二百六十五美元的竞选经费。然而,根据美国的法律,外国公民或没有绿卡的移民不能进行政治捐款。于是,奥巴马的竞选团队随即宣布将捐款退还给奥尼扬戈。奥巴马说,他从头到尾都不知道姑姑非法滞留在美国,而「相关的法律必须得到遵守」。据报道,当奥尼扬戈从新闻里听到奥巴马与她撇清关系时,她「心碎地把脸埋在手心里哭了起来」。
   
   这就是民主制度需要付出的部分牺牲亲情的代价。在媒体的监督之下,当选总统之后的奥巴马仍然不得不对亲姑姑表现得相当「无情」,根本不敢施以援手。奥尼扬戈说,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侄儿自己目前的困境,也没有要求帮助。而奥巴马的发言人夏皮罗表示,白宫和奥巴马自始至终都没有介入过奥尼扬戈一案,奥巴马也没有帮姑姑支付法律费用,「自从奥巴马得知奥尼扬戈的非法移民身份后,就再也没有跟她交谈过」。
   
   即便如此,那些反对非法移民的组织仍然呼吁奥巴马下令驱逐奥尼扬戈,以作为其严格执行移民法的范例。他们指责说,虽然奥巴马一再表示不干预此事,但仍或明或暗地施加了影响。在美国,要当一个政治人物,尤其是总统,就得忍受铺天盖地的批评和非议。
   
   温家宝的家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姑侄之间「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如果奥巴马的姑姑知道中国高官显贵们的亲属的境遇,是否会羡慕不已呢?
   
   在中共政治局的九个巨头中,声誉最好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亦免不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中国官场的「潜规则」和「隐权力」。温家宝曾经对媒体抱怨总理不好当,当他在剑桥大学演讲被学生斥责为「独裁者」并扔鞋的消息传出之后,老母亲一气之下脑溢血发作。但是,温家宝其他的亲人却占尽天时地利:弟弟温家宏,十多年前还是一名普通工程师,转瞬之间便跻身为中国房地产行业的老大恒大集团的高管。恒大集团的老板许家印出身贫寒,没有什么背景和人脉,进入房地产行业也最迟,却在短短十多年间急剧扩张,囤积土地多达五千五百万平方米,公司在香港上市后市值高达七百亿。《南都周刊》记者历时半年,辗转五地,撰写长篇报道呈现这名地产首富的成长史,却只字不提其合作者温家宏的名字,及温家宏在恒大发挥的隐蔽的、却至关重要的作用。中国的许多问题,看似复杂,实际上很简单:总理的御弟是大地产商,中国的房价如何降得下来?
   
   从八十年代中期起,中共高级领导人的妻子逐渐在公众场合中露面,特别是负担大量出访任务的总理,亦常常携夫人同行。李鹏的夫人朱琳,当年就因为珠光宝气、飞扬跋扈而备受民间舆论的批评。温家宝大概吸取了李鹏的教训,基本不让夫人在公开场合露面和陪伴外访,尽管「夫人外交」有可能为其亲民秀加分。然而,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日,台湾《中国时报》报道说,温家宝妻子张培莉爱珠宝,曾向台湾珠宝商买珠宝,一出手就超过台币一千五百万元。TVB电视台同期播放了温夫人采购珠宝的视频。这些报道引起海内外舆论的大哗,但对于此事和资金来源,温家宝至今没有回应。如果在一个民主国家,温家宝可能「沉默似金」吗?他能不给公众一个交代就轻松过关吗?
   
   比御弟和夫人更上层楼的乃是公子。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毕业于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长相酷似其父。当普通的海归都还在为生存和创业而拚搏的时候,温云松这个不普通的海归已经一夜暴富、富可敌国了。二零一零年三月,英国权威媒体《金融时报》报道,温云松于二零零五年与他人合作创办的私募基金「新天域资本公司」,在私募领域风光无限,一次便募集十亿美元。根据《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的披露,二零零五年至二零一零年初,「新天域资本」共完成二十一个投资案例,投资金额虽然都不大,收益却「令人咋舌」。比如,「新天域资本」通过旗下外资全资子公司新天域湖景对新世纪百货的投资,在这两笔分别为三点五二亿元人民币和三点二三亿元人民币的投资中,浮盈达十九点四亿元。
   
   《金融时报》的中文版网站注销这篇报道之后,第二天就被屏蔽。该文在大陆网站和论坛亦全部被封锁删除。温家宝本人是否读到了这篇文章?是不是他亲自命令有关部门封锁这个对他不利的消息的?这位自诩精力过人、勤政爱民的总理,难道不知道儿子平时在做什么吗?他在日理万机之余尚能博览群书,却无法约束家人的狐假虎威,这符合常识吗?(待
   
   「官僚权贵」的「盗贼统治」
   
   温氏家族并未置身于腐败之外。腐败已经侵蚀了中共政权的最高层。用美国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研究腐败问题的专家苏珊·落实·阿克曼的说法,「腐败主要集中在政府的高层」的国家,就是「盗贼统治的国家」,那么中国是符合这个定义的。美国学者迈克尔·约翰斯顿在《腐败征候群》一书中,进一步概括出四种腐败形式:权势市场、精英卡特尔、寡头与黑帮,以及官僚权贵,他认为中国的腐败属于最后的、也是最严重的一种。
   
   用迈克尔·约翰斯顿对中国现状的描述来透视温云松暴富的轨迹,可谓鞭辟入里:「如果国家精英们在一种制度非常薄弱、政治竞争缺乏和经济机遇正在扩大的环境下运作,那么就为不受惩罚的腐败创造了条件。那里的权贵们–势力强大的政治人物与他们的宠儿们–掌握着所有的牌。」在今天的中国,腐败常常表现为强取豪夺,并且涉及单方面滥用政治权力而不是进行公共利益与私人利益之间的对等交换,「几乎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止野心勃勃的政治人物或他们的委托人掠夺社会财富和侵吞经济利益」。
   
   在由「官僚权贵」实行「盗贼统治」的中国,讨论温家宝是否比政治局的同僚们、以及他的前任李鹏和朱镕基更加「善良」,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我们很难获得准确的数据证明温家宝家族比其他权贵家族积攒的财富究竟是多一点、还是少一点。但在我看来,即便温家宝的家人都像奥巴马的姑姑那样一贫如洗,他仍然不能被称为「人民的好总理」,因为他对中国日益蔓延的腐败基本上无能为力。中国目前面临的问题,乃是制度的问题,而非领导人的道德问题。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国务院召开第三次廉政工作会议,温家宝在会上承认反腐倡廉形势依然严峻。他指出,土地审批出让、矿产资源开发、公共工程建设、企业重组改制、金融等领域腐败现象仍然易发多发,教育、医疗、社保、环保等社会事业和民生领域腐败案件增多,少数中央企业的腐败案件影响恶劣,执法不公、行政不作为乱作为等问题比较突出,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严重,奢侈浪费之风屡禁不止。他进一步指出,产生上述问题的深层次原因,是权力过于集中又得不到有效约束。这个结论没有大的错误,但温家宝有没有尝试过将权力分散和让权力接受监督呢?迄今为止,人们看不到他有这样做的任何迹象。
   
   解决中国的腐败问题和让中国社会免于走向崩溃,还有一线之希望。迈克尔·约翰斯的建议卑之无甚高论:「腐败控制可能依赖一种中国不得不进行尝试:政治改革。」所以,温家宝在国务院的廉政工作会议上应当高声宣讲这段话:「中国的改革是以经济改革为基础的,但是它目前所处的困境在很大程度上则是政治性的。对于目睹别人损害其利益并牟取暴利却无处求助的千万人民的希望和愤怒,该怎么办?我们不能太轻视这些可怕的挑战:对该党来说,『放手不管』将极有可能意味着终结,同时国家将面临巨大的制度压力。」我想,这是历史给温家宝留下的最后的机会了。
   
   难道只有第一把手才有资格改革吗?
   
   –从叶利钦终结苏联看温家宝的不作为
   
   我们的国家一直饱受诘难。施行马克思主义的任务落在我们头上。最后证明,马克思主义无立足之地–这一理论使我们偏离了成为世界文明国家的道路。
   
   –叶利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