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5)]
拈花时评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雪山狮子的呻吟(8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6)
·雪山狮子的呻吟(87)
·雪山狮子的呻吟(88)
·雪山狮子的呻吟(8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终)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1)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2)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3)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4)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5)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6)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7)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终)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一)
·透视中国(二)
·透视中国(三)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四)
·透视中国(五)
·透视中国(六)
·透视中国(七)
·透视中国(八)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九)
·透视中国(十)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一)
·透视中国(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三)
·透视中国(十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5)

“篇头语(拈花):
   广州市公安机关,我操你妈!
   
   广州市越秀区梅华街派出所,我操你妈!”
   

   胡温真的关心艾滋病人吗?
   
   这些公共政策和行为打着将来可能会给人带来好处的旗号,却造成了现实的苦难。鸡蛋碎了,还可以做出可口的蛋卷,但人心碎了,就无法借其改造社会。
   
   托尼.朱特《战后欧洲史》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日,在第二十二个世界艾滋病日到来之际,胡锦涛和温家宝各自有好戏上演。他们各自挑选舞台,开始了一场「谁是艾滋病人的好朋友」的大比拚。
   
   胡温拒绝为政府的失职鞠躬道歉
   
   当天上午,胡锦涛和李克强来到国家会议中心,参加首都防治艾滋病志愿者的活动。新华社的报道说:「九时五十分,胡锦涛等领导同志走进场馆,几名志愿者迎上前来,为他们佩戴上红丝带。……胡锦涛一年前在地坛医院见过的艾滋病感染者小郑,又通过视频通话系统同总书记见了面。小郑去年经过服用免费母婴阻断药物,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儿。得知小郑的情况后,总书记从自己工资中捐出五千元,鼓励小郑增强生活勇气。再次见到总书记,小郑激动地抱着一岁半的女儿向总书记问好。」
   
   该报道特意突出胡锦涛的五千元捐款来自其「工资」收入。然而,此地无银三百两,谁都知道,区区五千元,在其家族贪腐的巨额黑金当中只是九牛一毫。近年来中国艾滋病的泛滥,跟基层采血体制有关,也跟中西部地区农村的赤贫状况有关,所以很大程度上是政府的失职。比起象征性地捐献一笔工资来,作为党国元首的胡锦涛更重要的工作,乃是早日制订一个长远而全面的防艾计划、公布艾滋病的真相、承认政府的失职并向公众道歉。
   
   当天上午稍晚的时候,温家宝和李克强来到位于地坛医院的北京红丝带之家,看望艾滋病感染者、医护人员和志愿者,并主持召开座谈会,听取专家意见和建议。在红丝带之家办公室,温家宝和两位艾滋病感染者兼教育员老赵、阿杜一一握手。温家宝说:「所有的病人都应该树立这个信念。我说『坚持』,坚持服药,坚持治疗,坚持锻炼,坚持活下去。」随后,温家宝召开防艾滋座谈会。温家宝说,艾滋病日只是一个象征,防治艾滋病应该作为一项经常性的工作贯穿到社会的各个方面。「我相信,只要我们下定决心,中国一定能够遏制艾滋病蔓延。」
   
   与胡锦涛一样,温家宝也不愿承认政府的责任,也没有拿出任何切实的防艾措施来。仅仅是一厢情愿的「坚持」和「相信」,根本解决不了艾滋病日渐泛滥的严峻现实。担任总理的职务,仅有「万人迷」的演技是不够的,还得有果断地启动政治体制改革的决心和直面血淋淋的现实的勇气。可惜,在温家宝身上,只有前者,而没有后者。温家宝惯于说一些让人「暂时感动」的空话和套话,在有毒奶粉事件中是如此,在四川大地震中是如此,在此次艾滋病日的活动中也是如此。这些事件发生之后,有哪个责任人,哪怕是乡长和县长被免职甚至查办的呢?堂堂的国务院总理,如果说因为受到同僚的制肘而难以对那些封疆大吏下手,但连那些负有直接责任的乡长和县长都不能或不愿处理,就只能说明这个体制从上至下全都是同流合污之辈。
   
   温家宝的演技高于胡锦涛
   
   温家宝的演技向来都比胡锦涛高超一些,或者说,胡锦涛显得比温家宝更加怯懦–这一次,温家宝再次与艾滋病患者「亲密接触」(此前,温家宝与艾滋病患者有五次直接接触,包括邀请一批艾滋病孤儿到中南海座谈和观看公益晚会),而胡锦涛只是通过视频向一名患者及其家庭「遥遥致意」。在身体力行地争取民意这方面,温家宝这一次又压倒了胡锦涛。
   
   不过,这两人之间的区别,其实并没有外界传说的那么大。胡温之配合,就如同当年毛周之配合一样:一个扮演严父,一个扮演慈母,可谓珠联璧合。反正中国的老百姓是一群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他们既需要严父,也需要慈母。在巩固中共一党专制的制度上,胡温两人当然是齐心协力、同舟共济,谁也不愿意让人民(包括艾滋病人)的利益侵犯到党(更确切地说是权势集团)的利益。
   
   而同一天先后陪同胡温参加了两次作秀活动的副总理李克强,不知内心有何感想呢?这名北京大学的高材生,这位团派的「宠儿」,一九九八年至二零零四年间,先后担任河南省的省长和省委书记,河南艾滋病的泛滥便是在其任期之内愈演愈烈的。他没有作过任何的努力去改变这一可怕的趋势,坐视河南演变成「艾滋病第一大省」,更视千万民众的生命如草芥。
   
   二零零一年,高耀洁医生在接受《新闻周刊》访问时指出:「河南艾滋病的高发区有上蔡县、新蔡县,还包括周口、南阳、信阳、商丘、漯河、许昌、平顶山……包括黄河以北的鹤壁。总之,河南地界,恐怕已经没有艾滋病的空白点了。」河南作家阎连科有感于家乡艾滋病泛滥的现实,创作了艾滋病题材的长篇小说《丁庄梦》。他说,在写作的过程中,「有无数的亡灵在我四周耳语」,他是用「生命」和「寿限」来写作的。
   
   然而,对于这些声音,李克强始终充耳不闻。艾滋病席卷河南,他却「官照当、舞照跳」。他不仅没有因此受到中央的处分,自己更没有良心觉醒到引咎辞职的地步,反倒「带病提升」,成为未来总理的接班人。中共的人才选拔机制真的是专门选拔那些最平庸、最无能的人,只要他们有足够的「忠顺」。
   
   谁逼迫高耀洁老人漂泊异乡?
   
   胡温和他们的接班人,真的从内心深处关爱艾滋病人吗?如果胡温真的关心艾滋病人,被称为「艾滋病人妈妈」的高耀洁医生,早该被他们奉为「国宝」,为何高医生在八十二岁高龄时,还不得不背井离乡、流亡美国呢?高医生如此热爱她生长的那片土地,为何要冒着永远也回不去的风险,远走异国他乡呢?
   
   就在胡温在众人的簇拥之下上演「关爱艾滋病患者」大戏的同一天,高耀洁医生在华盛顿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发布其新作《血灾:一万封信》,以她收到的一万封艾滋病患者的来信为素材,揭露中国艾滋病失控的真相,诉说自己十多年来帮助艾滋病患者的心路历程。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经过粗略的对比,判断出高耀洁和胡温之间,谁在说真话,谁在说假话;谁是艾滋病人的良师益友,谁是艾滋病泛滥的罪魁祸首。
   
   曾担任河南中医学院教授的高耀洁医生,在退休之后,以老弱之躯深入河南和全国许多乡村,调查艾滋病真相,宣传并协助患者、感染者及孤儿摆脱困境,感动了全中国和国际社会,被称为中国的德兰修女,荣获国内外多项奖励,二零零七年国际天文联会将一小行星以「高耀洁」命名。
   
   高耀洁医生透露,她从一九九六年第一次接触艾滋病毒感染者之后,便开始编写印刷防治艾滋病的数据,十多年来她印刷散发了一百万多份防艾材料,所花费的一百多万元人民币全部来自个人的储蓄和奖金。在这一过程中,她逐渐对官方的说法和数据产生了怀疑。中国政府在二零零六年说,中国的带病者和病患是八十多万人,到了第二年年的数字却是七十四万人,十多万人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蒸发」了,或者用当前中文网络上热门的表达法,就是「被消失」了。十万人,在那些冷血官僚眼中,不就是一个枯燥的数字吗?
   
   但是,高医生忘我的工作,十多年一直受到当局的打压,电话、计算机被监控、个人行动被跟踪,甚至软禁,媒体封杀,社会恶势力的诬蔑、骚扰以至于亲属受到株连,当地政府甚至悬赏五百元让群众举报她。在二零零六年老伴过世后,她更处于孤立无援境地,个人安全失去保障,只有选择离开中国。逼迫高耀洁老人晚年背井离乡的力量,不仅来自河南的地方官员,而且来自中南海,来自同样自称「艾滋病人之友」的胡锦涛和温家宝。如果胡锦涛和温家宝还有一点良心的话,就应当命令中国驻美大使亲自劝说和护送高耀洁老人返回中国,并为她设置一个基金会,支持其防治艾滋病的工作。
   
   艾滋病的真相是「党国机密」
   
   中国政府说,目前中国境内的艾滋病疫情并没有广泛传播的迹象,政府计划在二零一零年将感染者的人数控制在一百五十万人之内。胡锦涛和温家宝在艾滋病日当天的作秀活动中,先后对遏止艾滋病的发展发表了相当乐观的讲话。但是,中国政府一向都有本事作出若干不切实际的「计划」来,但计划从来都跟不上变化快。对中国官方宣称的打击艾滋病的努力,高耀洁批评说:「中国政府绝大的能量是放在说假话上。」她披露说,九十年代仅河南一个省就有官办血站两百多个,私人办的血站更是不计其数,大量农民在卖血中感染艾滋病毒。在过去三四年里,一些血站已经转入地下,中国的艾滋病疫情真相仍未大白于天下。
   
   前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几年前就忧心忡忡地指出,中国已处于艾滋病疫情爆发的临界点,二零一零年中国的艾滋病患者可能超过一千万人,居世界第一位,我们没有时间犹豫了。这个数字与中国当局公布的数字相差了近七倍,我们该相信哪一个呢?
   
   河南等地艾滋病的蔓延,并不是像官方说的那样主要通过吸毒和性行为传播,而是在卖血活动中传播的。那么,农民为什么要去卖血呢?如果不是穷疯了,谁会主动想到卖血的「妙方」呢?谁不知道卖血对身体有伤害呢?正如高耀洁医生指出的那样:「现在得艾滋病,不管在任何地方,河南也好、河北也好、山东也好,肯定在贫困阶层。」一边是「大国崛起」的凯歌高奏,一边是成千上万的农民以卖血为生,这是一种怎样的盛世奇观啊。
   
   在中国,艾滋病问题,显然不是一个单纯的医学问题,而是政治制度和人权的问题。在中共一党独裁的政治体制之下,在共产党蜕变成资本党、对民众从土地到鲜血都疯狂掠夺的情形之下,靠屠夫本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良心发现」,靠胡温亲自出来作几场「防艾秀」,根本解决不了任何实际问题。曾经担任美国公共广播电台驻华记者的齐德福,在他所著的《三一二国道》一书中,写到了他在胡佳的陪同下访问上蔡县一段惊险的经历。当地的艾滋病患者对他说:「政府给我们一些药,每月给我们十元钱,要我们封口。」又说:「我们卖血的主要原因就是贫穷,而贫穷的原因则是地方课税太重。地方官员什么都要抽税。他们只想征税赚钱。」是的,有农民的贫困,有血头的贪婪,有各级官员盘根错节的利益纠缠,有中央政府对面子的看重,中国艾滋病泛滥的趋势根本无法得以遏止,艾滋病的真相被视为事关国家安全的「党国机密」被藏在黑箱之中。
   
   看哪,这个用导弹对准弟弟的哥哥
   
   在岛上哪一个着陆的族群和人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