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5)]
拈花时评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4)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6) 高华
·自由民主行动的新思维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终卷) 高华
·讨伐中宣部(1)-焦国标
·拈花双周微
·讨伐中宣部(2)-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3)-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4)-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6)-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7)-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8)-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终)-焦国标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2)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3)
·尔巴乔夫回忆录(4)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5)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6)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7)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8)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9)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0)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2)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3)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请声援刘本琦一家
·往事并不如烟(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2)(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3)(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4)(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5)(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6)(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7)(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8)(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9)(章怡和)
·丰台法院院长何其高贵?写给院长的约见信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1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终)(章怡和)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1)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2)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3)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4)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5)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6)欧阳非等
·蒋经国日记(一)
·蒋经国日记(二)
·蒋经国日记(三)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四)
·蒋经国日记(5)
·蒋经国日记(6)
·蒋经国日记(7)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8)
·蒋经国日记(9)
·蒋经国日记(10)
·蒋经国日记(11)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12)
·蒋经国日记(13)
·蒋经国日记(14)
·蒋经国日记(15)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1)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2)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3)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4)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5)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6)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终)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
·灵山-高行健(2)
·灵山-高行健(3)
·灵山-高行健(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5)

“篇头语(拈花):
   广州市公安机关,我操你妈!
   
   广州市越秀区梅华街派出所,我操你妈!”
   

   胡温真的关心艾滋病人吗?
   
   这些公共政策和行为打着将来可能会给人带来好处的旗号,却造成了现实的苦难。鸡蛋碎了,还可以做出可口的蛋卷,但人心碎了,就无法借其改造社会。
   
   托尼.朱特《战后欧洲史》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日,在第二十二个世界艾滋病日到来之际,胡锦涛和温家宝各自有好戏上演。他们各自挑选舞台,开始了一场「谁是艾滋病人的好朋友」的大比拚。
   
   胡温拒绝为政府的失职鞠躬道歉
   
   当天上午,胡锦涛和李克强来到国家会议中心,参加首都防治艾滋病志愿者的活动。新华社的报道说:「九时五十分,胡锦涛等领导同志走进场馆,几名志愿者迎上前来,为他们佩戴上红丝带。……胡锦涛一年前在地坛医院见过的艾滋病感染者小郑,又通过视频通话系统同总书记见了面。小郑去年经过服用免费母婴阻断药物,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儿。得知小郑的情况后,总书记从自己工资中捐出五千元,鼓励小郑增强生活勇气。再次见到总书记,小郑激动地抱着一岁半的女儿向总书记问好。」
   
   该报道特意突出胡锦涛的五千元捐款来自其「工资」收入。然而,此地无银三百两,谁都知道,区区五千元,在其家族贪腐的巨额黑金当中只是九牛一毫。近年来中国艾滋病的泛滥,跟基层采血体制有关,也跟中西部地区农村的赤贫状况有关,所以很大程度上是政府的失职。比起象征性地捐献一笔工资来,作为党国元首的胡锦涛更重要的工作,乃是早日制订一个长远而全面的防艾计划、公布艾滋病的真相、承认政府的失职并向公众道歉。
   
   当天上午稍晚的时候,温家宝和李克强来到位于地坛医院的北京红丝带之家,看望艾滋病感染者、医护人员和志愿者,并主持召开座谈会,听取专家意见和建议。在红丝带之家办公室,温家宝和两位艾滋病感染者兼教育员老赵、阿杜一一握手。温家宝说:「所有的病人都应该树立这个信念。我说『坚持』,坚持服药,坚持治疗,坚持锻炼,坚持活下去。」随后,温家宝召开防艾滋座谈会。温家宝说,艾滋病日只是一个象征,防治艾滋病应该作为一项经常性的工作贯穿到社会的各个方面。「我相信,只要我们下定决心,中国一定能够遏制艾滋病蔓延。」
   
   与胡锦涛一样,温家宝也不愿承认政府的责任,也没有拿出任何切实的防艾措施来。仅仅是一厢情愿的「坚持」和「相信」,根本解决不了艾滋病日渐泛滥的严峻现实。担任总理的职务,仅有「万人迷」的演技是不够的,还得有果断地启动政治体制改革的决心和直面血淋淋的现实的勇气。可惜,在温家宝身上,只有前者,而没有后者。温家宝惯于说一些让人「暂时感动」的空话和套话,在有毒奶粉事件中是如此,在四川大地震中是如此,在此次艾滋病日的活动中也是如此。这些事件发生之后,有哪个责任人,哪怕是乡长和县长被免职甚至查办的呢?堂堂的国务院总理,如果说因为受到同僚的制肘而难以对那些封疆大吏下手,但连那些负有直接责任的乡长和县长都不能或不愿处理,就只能说明这个体制从上至下全都是同流合污之辈。
   
   温家宝的演技高于胡锦涛
   
   温家宝的演技向来都比胡锦涛高超一些,或者说,胡锦涛显得比温家宝更加怯懦–这一次,温家宝再次与艾滋病患者「亲密接触」(此前,温家宝与艾滋病患者有五次直接接触,包括邀请一批艾滋病孤儿到中南海座谈和观看公益晚会),而胡锦涛只是通过视频向一名患者及其家庭「遥遥致意」。在身体力行地争取民意这方面,温家宝这一次又压倒了胡锦涛。
   
   不过,这两人之间的区别,其实并没有外界传说的那么大。胡温之配合,就如同当年毛周之配合一样:一个扮演严父,一个扮演慈母,可谓珠联璧合。反正中国的老百姓是一群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他们既需要严父,也需要慈母。在巩固中共一党专制的制度上,胡温两人当然是齐心协力、同舟共济,谁也不愿意让人民(包括艾滋病人)的利益侵犯到党(更确切地说是权势集团)的利益。
   
   而同一天先后陪同胡温参加了两次作秀活动的副总理李克强,不知内心有何感想呢?这名北京大学的高材生,这位团派的「宠儿」,一九九八年至二零零四年间,先后担任河南省的省长和省委书记,河南艾滋病的泛滥便是在其任期之内愈演愈烈的。他没有作过任何的努力去改变这一可怕的趋势,坐视河南演变成「艾滋病第一大省」,更视千万民众的生命如草芥。
   
   二零零一年,高耀洁医生在接受《新闻周刊》访问时指出:「河南艾滋病的高发区有上蔡县、新蔡县,还包括周口、南阳、信阳、商丘、漯河、许昌、平顶山……包括黄河以北的鹤壁。总之,河南地界,恐怕已经没有艾滋病的空白点了。」河南作家阎连科有感于家乡艾滋病泛滥的现实,创作了艾滋病题材的长篇小说《丁庄梦》。他说,在写作的过程中,「有无数的亡灵在我四周耳语」,他是用「生命」和「寿限」来写作的。
   
   然而,对于这些声音,李克强始终充耳不闻。艾滋病席卷河南,他却「官照当、舞照跳」。他不仅没有因此受到中央的处分,自己更没有良心觉醒到引咎辞职的地步,反倒「带病提升」,成为未来总理的接班人。中共的人才选拔机制真的是专门选拔那些最平庸、最无能的人,只要他们有足够的「忠顺」。
   
   谁逼迫高耀洁老人漂泊异乡?
   
   胡温和他们的接班人,真的从内心深处关爱艾滋病人吗?如果胡温真的关心艾滋病人,被称为「艾滋病人妈妈」的高耀洁医生,早该被他们奉为「国宝」,为何高医生在八十二岁高龄时,还不得不背井离乡、流亡美国呢?高医生如此热爱她生长的那片土地,为何要冒着永远也回不去的风险,远走异国他乡呢?
   
   就在胡温在众人的簇拥之下上演「关爱艾滋病患者」大戏的同一天,高耀洁医生在华盛顿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发布其新作《血灾:一万封信》,以她收到的一万封艾滋病患者的来信为素材,揭露中国艾滋病失控的真相,诉说自己十多年来帮助艾滋病患者的心路历程。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经过粗略的对比,判断出高耀洁和胡温之间,谁在说真话,谁在说假话;谁是艾滋病人的良师益友,谁是艾滋病泛滥的罪魁祸首。
   
   曾担任河南中医学院教授的高耀洁医生,在退休之后,以老弱之躯深入河南和全国许多乡村,调查艾滋病真相,宣传并协助患者、感染者及孤儿摆脱困境,感动了全中国和国际社会,被称为中国的德兰修女,荣获国内外多项奖励,二零零七年国际天文联会将一小行星以「高耀洁」命名。
   
   高耀洁医生透露,她从一九九六年第一次接触艾滋病毒感染者之后,便开始编写印刷防治艾滋病的数据,十多年来她印刷散发了一百万多份防艾材料,所花费的一百多万元人民币全部来自个人的储蓄和奖金。在这一过程中,她逐渐对官方的说法和数据产生了怀疑。中国政府在二零零六年说,中国的带病者和病患是八十多万人,到了第二年年的数字却是七十四万人,十多万人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蒸发」了,或者用当前中文网络上热门的表达法,就是「被消失」了。十万人,在那些冷血官僚眼中,不就是一个枯燥的数字吗?
   
   但是,高医生忘我的工作,十多年一直受到当局的打压,电话、计算机被监控、个人行动被跟踪,甚至软禁,媒体封杀,社会恶势力的诬蔑、骚扰以至于亲属受到株连,当地政府甚至悬赏五百元让群众举报她。在二零零六年老伴过世后,她更处于孤立无援境地,个人安全失去保障,只有选择离开中国。逼迫高耀洁老人晚年背井离乡的力量,不仅来自河南的地方官员,而且来自中南海,来自同样自称「艾滋病人之友」的胡锦涛和温家宝。如果胡锦涛和温家宝还有一点良心的话,就应当命令中国驻美大使亲自劝说和护送高耀洁老人返回中国,并为她设置一个基金会,支持其防治艾滋病的工作。
   
   艾滋病的真相是「党国机密」
   
   中国政府说,目前中国境内的艾滋病疫情并没有广泛传播的迹象,政府计划在二零一零年将感染者的人数控制在一百五十万人之内。胡锦涛和温家宝在艾滋病日当天的作秀活动中,先后对遏止艾滋病的发展发表了相当乐观的讲话。但是,中国政府一向都有本事作出若干不切实际的「计划」来,但计划从来都跟不上变化快。对中国官方宣称的打击艾滋病的努力,高耀洁批评说:「中国政府绝大的能量是放在说假话上。」她披露说,九十年代仅河南一个省就有官办血站两百多个,私人办的血站更是不计其数,大量农民在卖血中感染艾滋病毒。在过去三四年里,一些血站已经转入地下,中国的艾滋病疫情真相仍未大白于天下。
   
   前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几年前就忧心忡忡地指出,中国已处于艾滋病疫情爆发的临界点,二零一零年中国的艾滋病患者可能超过一千万人,居世界第一位,我们没有时间犹豫了。这个数字与中国当局公布的数字相差了近七倍,我们该相信哪一个呢?
   
   河南等地艾滋病的蔓延,并不是像官方说的那样主要通过吸毒和性行为传播,而是在卖血活动中传播的。那么,农民为什么要去卖血呢?如果不是穷疯了,谁会主动想到卖血的「妙方」呢?谁不知道卖血对身体有伤害呢?正如高耀洁医生指出的那样:「现在得艾滋病,不管在任何地方,河南也好、河北也好、山东也好,肯定在贫困阶层。」一边是「大国崛起」的凯歌高奏,一边是成千上万的农民以卖血为生,这是一种怎样的盛世奇观啊。
   
   在中国,艾滋病问题,显然不是一个单纯的医学问题,而是政治制度和人权的问题。在中共一党独裁的政治体制之下,在共产党蜕变成资本党、对民众从土地到鲜血都疯狂掠夺的情形之下,靠屠夫本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良心发现」,靠胡温亲自出来作几场「防艾秀」,根本解决不了任何实际问题。曾经担任美国公共广播电台驻华记者的齐德福,在他所著的《三一二国道》一书中,写到了他在胡佳的陪同下访问上蔡县一段惊险的经历。当地的艾滋病患者对他说:「政府给我们一些药,每月给我们十元钱,要我们封口。」又说:「我们卖血的主要原因就是贫穷,而贫穷的原因则是地方课税太重。地方官员什么都要抽税。他们只想征税赚钱。」是的,有农民的贫困,有血头的贪婪,有各级官员盘根错节的利益纠缠,有中央政府对面子的看重,中国艾滋病泛滥的趋势根本无法得以遏止,艾滋病的真相被视为事关国家安全的「党国机密」被藏在黑箱之中。
   
   看哪,这个用导弹对准弟弟的哥哥
   
   在岛上哪一个着陆的族群和人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