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叶永烈-真实的朝鲜(终)]
拈花时评
·墓碑(十一之二)
·与“爱国就必须支持共产党”论道
·墓碑(十二之1)
·墓碑(十二之2)
·墓碑(十三)
·中国的法律是常备用品?
·再登网友来信,关于陈美含
·再贴关于陈美含和陈雪华母女的来信
·墓碑(十四之1)
·墓碑(十四之2)
·谷歌就这么走了?
·zt-你以为你是驴子啊
·新闻摘录并评论:十大地产公司土地储备之和已达3.05亿平方米
·墓碑(十五-1)
·墓碑(十五-2)
·三贴关于陈雪华陈美含母女的来信
·囤地的国家风险与公司风险
·《网络神兽古鸽迁移记》(转载)
·墓碑(十六之1)
·墓碑(十六之2)
·墓碑(十七之1)
·我推本周
·墓碑(十八之1)
·墓碑(十八之2)
·我推近两天
·中央是英明的,全是地方官的罪过
·调查称近3年8起拆迁活埋自焚案无一把手被问责
·三日拈花推
·中共执政集团已经成了一个纯粹的自利集团
·墓碑(十九之1)
·墓碑(十九之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可能已经被捕
·拈花又推
·陈雪华的朋友的来信
·zt-藏人泣诉:青海死亡逾万 中共拒外救援
·我党的宣传加洗脑绝招——感动你
·日媒:中宣部限制玉树救灾报道
·zt-山西忻州限价房成公务员小区 干部牟利超五千万
·墓碑(二十之1)
·墓碑(二十之2)
·新闻摘要及评论:民政部回应称“捐款要收20%手续费”不可能
·拈花十日推
·关于陈雪华的最新信息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墓碑(二十一之3)
·广东雷州一教师酿校园血案 17名师生受伤
·江苏泰兴429中心幼儿园凶杀案
·中国35天连发5起校园血案 社会问题极度严重
·zt-税负全球排名第二高的中国福利全世界最差!
·拈花一周推
·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拈花一周推
·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墓碑(二十二之1)
·墓碑(二十二之2)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三之1)
·墓碑(二十三之2)
·墓碑(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的来信
·墓碑(二十五)
·这就叫做政治黑暗-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
·拈花一周推(1)
·拈花一周推(2)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陈雪华、陈美含的最新遭遇
·联邦制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墓碑(二十七)
·墓碑(二十七-2)
·拈花一周推
·陈美含母亲陈雪华的来信(6月13日)
·墓碑(二十八-1)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九-1)
·墓碑(二十九-1)
·zt-太子党家产大起底(作者:许行)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最新消息:陈美含小朋友已经回到母亲陈雪华的怀抱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一)
·房产商自曝投200万获纯利2亿 称政府为其撑腰
·评论:北京公安局长:再有警员收钱捞人将坚决开除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二)
·谁说毛时代不腐败?-毛贼泽东的61座行宫
·评论:来自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统计-全国至少空置6540万套住宅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三)
·正在发生的两起暴乱-反抗暴政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终)

“好摄之徒”遭遇“不准摄影”
   
   ——————————————————————————–
   
   在朝鲜,导游口中频率最高的话就是:“这里不准摄影!”

   
   在朝鲜,最为遗憾的事就是,“这里不准摄影!”
   
   在朝鲜,最难以理解的也是,“这里不准摄影!”
   
   对于一般的游客而言,到景点留个影,作为“到此一游”的纪念,也就行了。他们与朝鲜之间的矛盾不大。
   
   作为纪实文学作家,摄影是我实地采访不可缺少的一环。我是“好摄之徒”,无法停留在“到景点留个影”的水准。我用我的目光观察着,捕捉着形象。我的背包里总是放着照相机,处于“时刻准备着”的状态。一遇上值得拍摄的场面,我会迅速拿出照相机拍摄。
   
   不论是到一个国家或者地区,我总是要拍摄上千张照片。尤其是在改用数码相机拍摄之后,拍摄、保存照片就更加方便。就在前往朝鲜之前的2006年6月,我在新疆就拍摄了1500多张照片。
   
   不言而喻,到了朝鲜这么一个特殊的国家,我当然会大量拍摄照片。然而,导游不断发布“这里不准摄影”的命令,使我与导游之间不时产生矛盾。尤其是导游B小姐不是那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以通融的人,而是死板地执行上级“这里不准摄影”命令的人。我在“生硬的导游”一节中,已经勾勒过这位B 小姐的形象。
   
   对于种种摄影禁令,刚进朝鲜的时候,我不敢冒犯。后来,在从新义州到平壤的火车上,H先生对我说:“到了平壤之后,你都可以拍。只是如果你要拍朝鲜人,需要事先征得被拍摄者的同意。”有了他的这句话,我便有了“依据”,在平壤各处拍摄照片。虽然曾经有过不能透过火车、汽车车窗拍照的规定,但是在平壤,我在汽车行进时透过车窗拍摄诸多照片。我是当着前面的B小姐和后面的H先生公然拍照的。他们居然没有说“这里不准摄影”,我也就不断地拍下去。后来,从平壤到妙香山,从平壤到开城,我也在沿途拍摄了许多照片。
   
   有一回,大巴士行进在平壤市区,忽然见到前方浓烟滚滚,显然是发生了火灾,我刚透过车窗拍了一张照片,B小姐就大声疾呼:“不准摄影!”
   
   我问:“为什么不准摄影?在莫斯科,我遇上一场火灾。我在现场拍摄,谁都没说‘不准摄影’。”
   
   B小姐这时候说了一句真话:“我们国家不愿意把不好的一面让别人拍照!”
   
   原来,朝鲜作出种种“不准摄影”的规定,其实是不准拍摄“不好的一面”。
   
   我百思不解,不明白为什么不准拍摄平壤火车站,此时才明白其中的原因:不是平壤火车站不漂亮,而是进进出出平壤的普通百姓太多,其中不乏衣衫不整者、面黄肌瘦者,生怕让外国人拍摄“不好的一面”!
   
   B小姐盯着我,一定要我删去那张平壤火灾照片。我不予理睬。我说:“火灾,任何国家、任何城市都有,为什么要删去?”
   
   B小姐的固执是少见的。下车时,她把我留住,一定要我把那张火灾照片显示给她看,并当场删除。
   
   我问:“如果我用的是胶卷呢,怎么删?”
   
   她说:“那就没收整个胶卷!”
   
   又有一次,B小姐带领旅游团来到平壤的友谊商场。照例,导游给予购物的时间是最充分的。我除了在那里买了几本集邮册之外,没有太大的兴趣。我走出友谊商场,想到马路对面看看。刚刚走到大门口,就被门卫拦住——外国人是不能走出这个大门的。我只得在友谊商场前的小院子里逗留。我刚刚举起照相机,打算拍摄附近一幢居民楼的时候,又从另一个角落传来看守者的声音:“不准摄影!”我真不明白,为什么连居民楼都不能拍摄。
   
   在进入板门店军事分界线那一带的时候,导游B小姐说,这里是军事禁区,只能在指定的地点摄影。当然,我也掌握分寸,在那里只在指定的地点拍摄。
   
   毕竟在朝鲜旅行是极其难得的机会,我仍抓紧一切时机进行拍摄。
   
   B小姐不断用威胁的口气发出警告:“如果谁违反禁止摄影的规定,就把谁送回平壤,中止旅行!”
   
   在旅行接近尾声时,B小姐则换用另一种威胁性的警告:“如果谁违反禁止摄影的规定,谁就不能回到中国!”
   
   后来,我结识了另一个旅游团的导游J先生。这位难得直率的朝鲜朋友,告诉我朝鲜“不准摄影”的五条规定:
   
   一是不准拍摄军人,除非得到同意;
   
   二是不能拍摄军事禁地和军事机关;
   
   三是在边境进行出入境检查时不准摄影;
   
   四是对朝鲜人拍摄时要事先征得对方的同意;
   
   五是不准在汽车、火车上往外抛物,不得在车上摄影。
   
   对于前四条,我表示能够理解,即使在别的国家,也是如此。但是我不理解第五条。
   
   J先生告诉我,作出第五条规定的起因,是一个外国记者在平壤一处闹市,把许多食品从车窗里抛出去,引起过路群众哄抢,他在车上拍了许多照片,后来发表在国外的报刊上,对朝鲜造成不良影响。从此,上级部门对接待外国旅游团作出了第五条规定。
   
   经J先生这么一解释,我也表示可以理解。然而,像这样故意制造事端的外国记者毕竟是极少数,不能因噎废食,从此规定“不得在车上摄影”。
   
   他笑道,那只是条文而已。
   
   我明白,那五条不过是官样文章,是供公开发布用的。实际上,接待外国旅游团的导游们是按内部规定办。那内部规定,也就是B小姐所一语道破的:不准拍摄朝鲜“不好的一面”!
   
   正因为不准拍摄朝鲜“不好的一面”,所以在从新义州前往平壤的时候,不准在火车上朝外拍照,担心沿途农村的房屋太旧,担心农民的衣衫褴褛,有损于朝鲜的国际形象。
   
   也正因为不准拍摄朝鲜“不好的一面”,所以入境朝鲜时,不准携带装有长焦距镜头的照相机,生怕长焦距镜头把朝鲜远处的“不好的一面”摄入镜头。
   
   朝鲜“不好的一面”很多,所以导游才频频发出这里“不准摄影”、那里也“不准摄影”的警告。
   
   爱面子的国家
   
   ——————————————————————————–
   
   我在平壤,住在羊角岛宾馆,客房的窗口正对着大同江,天天看见那矗立在大同江东岸的“主体思想塔”。
   
   “主体思想塔”塔高150米,连同上面的红色火炬,高170米。
   
   “主体思想塔”建于1982年。当时,70岁的金日成为什么要把“主体思想塔”的塔高定为170米呢?
   
   其中的原因,是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那座如同一把硕大无比的倚天剑的华盛顿纪念碑高度为169米。金日成决定,平壤的“主体思想塔”要比美国首都这地标式建筑高出一米——170米!
   
   这超出一米,典型地反映了朝鲜领导人的思维方式。
   
   同样,世界上总共有300多座凯旋门,平壤的凯旋门是最晚建造的。
   
   世界上最早的凯旋门在罗马,为庆贺罗马帝国君士坦丁大帝大胜暴君马森其,在公元315年建造的,被称为“君士坦丁凯旋门”。这座古老的凯旋门高21米。
   
   最负盛名而且又是最高的凯旋门,是巴黎的凯旋门。那是威名赫赫的拿破仑下令建造的。1805年,拿破仑在奥斯特利茨战役中,大胜奥俄联军。为了纪念这一历史性的胜利,拿破仑在1806年开工兴建凯旋门。花了整整30年的功夫,终于在1836年建成。不过,凯旋门还没有落成,当年不可一世的拿破仑已经战败。对于拿破仑来说,带着大军凯旋而归,浩浩荡荡地从凯旋门通过,已经成了无法实现的幻梦。凯旋门不凯旋,最后等来的是载着拿破仑灵柩的马车缓缓地从凯旋门旁边驶过——因为他是一个失败者,没有资格从凯旋门当中通过!
   
   法国巴黎的凯旋门,门高49.54米。
   
   1982年,当朝鲜在平壤新建凯旋门的时候,决定门高为60米,超过巴黎凯旋门的高度近10米!
   
   这高出的10米,同样典型地反映了朝鲜领导人的思维方式。
   
   如今,很多外国游客来到平壤,见到正在建造中的105层的柳京大厦,感到很难理解:这幢专供外国游客居住的105层的柳京大厦,拥有3000间客房。然而,由于朝鲜在世界上处境孤立,外国游客寥寥,建成之后客房的利用率恐怕连10%都到不了,显然会造成极大的浪费。
   
   然而,朝鲜的思维方式是这样的:韩国在新加坡投资建造了一幢103层的宾馆,于是朝鲜就要建造105层的柳京大厦——尽管柳京大厦是金字塔形的,尖顶上的几层小小的,只具象征性的意义,但是毕竟是105层,比103层高了两层!
   
   不过,由于资金不够,柳京大厦在封顶之后,停工多年,成了“标志性烂尾楼”。
   我在平壤,住在羊角岛宾馆,客房的窗口正对着大同江,天天看见那矗立在大同江东岸的“主体思想塔”。
   
   “主体思想塔”塔高150米,连同上面的红色火炬,高170米。
   
   “主体思想塔”建于1982年。当时,70岁的金日成为什么要把“主体思想塔”的塔高定为170米呢?
   
   其中的原因,是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那座如同一把硕大无比的倚天剑的华盛顿纪念碑高度为169米。金日成决定,平壤的“主体思想塔”要比美国首都这地标式建筑高出一米——170米!
   
   这超出一米,典型地反映了朝鲜领导人的思维方式。
   
   同样,世界上总共有300多座凯旋门,平壤的凯旋门是最晚建造的。
   
   世界上最早的凯旋门在罗马,为庆贺罗马帝国君士坦丁大帝大胜暴君马森其,在公元315年建造的,被称为“君士坦丁凯旋门”。这座古老的凯旋门高21米。
   
   最负盛名而且又是最高的凯旋门,是巴黎的凯旋门。那是威名赫赫的拿破仑下令建造的。1805年,拿破仑在奥斯特利茨战役中,大胜奥俄联军。为了纪念这一历史性的胜利,拿破仑在1806年开工兴建凯旋门。花了整整30年的功夫,终于在1836年建成。不过,凯旋门还没有落成,当年不可一世的拿破仑已经战败。对于拿破仑来说,带着大军凯旋而归,浩浩荡荡地从凯旋门通过,已经成了无法实现的幻梦。凯旋门不凯旋,最后等来的是载着拿破仑灵柩的马车缓缓地从凯旋门旁边驶过——因为他是一个失败者,没有资格从凯旋门当中通过!
   
   法国巴黎的凯旋门,门高49.54米。
   
   1982年,当朝鲜在平壤新建凯旋门的时候,决定门高为60米,超过巴黎凯旋门的高度近10米!
   
   这高出的10米,同样典型地反映了朝鲜领导人的思维方式。
   
   如今,很多外国游客来到平壤,见到正在建造中的105层的柳京大厦,感到很难理解:这幢专供外国游客居住的105层的柳京大厦,拥有3000间客房。然而,由于朝鲜在世界上处境孤立,外国游客寥寥,建成之后客房的利用率恐怕连10%都到不了,显然会造成极大的浪费。
   
   然而,朝鲜的思维方式是这样的:韩国在新加坡投资建造了一幢103层的宾馆,于是朝鲜就要建造105层的柳京大厦——尽管柳京大厦是金字塔形的,尖顶上的几层小小的,只具象征性的意义,但是毕竟是105层,比103层高了两层!
   
   不过,由于资金不够,柳京大厦在封顶之后,停工多年,成了“标志性烂尾楼”。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