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叶永烈-真实的朝鲜(2)]
拈花时评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2)

入住江心小岛的特级宾馆
   
   ——————————————————————————–
   
   我从新义州来到平壤之后,大巴士从平壤火车站驶出,便见到一座金字塔形的高层建筑“柳京大厦”。大巴士沿着宽敞的荣光大道前进,几分钟之后来到解放山大街交叉口,右转弯,我就见到一条静静流淌的大江。那便是著名的大同江,平壤的母亲河,以“Л”形横穿平壤市区,把平壤分为东西两部分。由于台风“碧丽斯”带来一场豪雨,使大同江的水位猛涨。

   
   大巴士驶过架在大同江上的大铁桥,便进入一个江心小岛。大铁桥刷了灰漆,看上去很像上海外滩古朴的外白渡桥。
   
   小岛的形状如同羊角,因而得名羊角岛。那座大铁桥也因此叫做羊角桥。
   
   羊角岛上总共只有3座大型建筑物,即平壤国际电影会馆、羊角岛体育场和羊角岛宾馆。其中,最醒目的是羊角岛宾馆,不论是在大同江对岸还是羊角桥上,远远地就能看见高达47层的大厦——羊角岛宾馆。我在朝鲜期间,就住羊角岛宾馆的第25层。
   
   羊角岛宾馆是特级宾馆。朝鲜的宾馆不分星级,特级宾馆相当于五星级,一级宾馆则相当于三星级。
   
   特级宾馆用来接待外宾。在平壤,总共有3座特级宾馆,即羊角岛宾馆、高丽饭店和妙香山宾馆。高丽饭店位于大同江西岸的平壤闹市区,与羊角岛宾馆隔江相对。妙香山宾馆则位于离平壤两个多小时车程的妙香山。通常,外国游客都被安排住在羊角岛宾馆,因为小岛处于江中心,前往平壤市区的唯一通道是羊角桥。只要在羊角桥派人站岗,很容易阻止岛上外宾外出以及岛外平壤百姓上岛。也正因为这样,我在羊角岛宾馆吃早餐时,从未有人向我收取早餐券,因为外面的朝鲜百姓不可能进入羊角岛宾馆,所以进入餐厅的必定是住店的外国客人。
   
   羊角岛宾馆建于1995年。有客房1001套,床位1963张。其中特等客房10套,一等客房23套,二等客房90套,三等客房878套。
   
   特级宾馆都拥有自己的发电设备。虽然平壤经常因电力不足而停电,但特级宾馆可以不受影响。特级宾馆的房间里装有中央空调,一级宾馆就没有这些设备。比如西山饭店是一级宾馆,坐落于平壤郊区西山上,是一座30层的大厦,客房内只有电扇,没有空调。
   
   羊角岛宾馆的大堂地面铺着大理石,挂着大吊灯,还算是有点气派。大堂之侧有8部电梯,其中两部是景观电梯,从电梯里透过玻璃可以看见外面的景色。
   
   走出电梯,走廊相当宽敞。步入客房,我见到彩电、冰箱、沙发、浴缸,一应俱全。令我特别满意的有三:
   
   一是原先听说朝鲜宾馆里没有开水,旅客只能喝从自来水龙头流出的冷水。这是朝鲜人的生活习惯。正因为这样,这次我去朝鲜,跟诸多中国旅客一样,从中国带去了好多瓶矿泉水。没想到,如今朝鲜为了适合中国旅客的生活习惯,也做了改进,在客房里放了一个热水瓶,服务员每天往瓶里灌满开水。这么一来,我在朝鲜每天都能泡茶喝。
   
   二是由于晚间不准外出,我只能呆在客房里看电视。听来过朝鲜的朋友说,朝鲜全国只有两三个电视频道,非常单调,何况朝鲜语又听不懂。如今,朝鲜方面在专供外宾居住的特级宾馆开通了卫星电视频道,这样我在羊角岛宾馆不仅可以看到中国中央电视台各频道,而且还能看到英国BBC、日本NHK以及俄罗斯电视台和中国香港凤凰卫视。我注意到,没有韩国台。这是因为韩国台的韩语与朝鲜语完全一样,就连打扫房间的宾馆服务员也听得懂,势必会造成诸多“麻烦”。
   
   朝鲜的老百姓只能收看朝鲜国家电视台那两三个频道。
   
   三是床单、洁具、浴缸都非常干净。朝鲜人很爱干净,所以每天的清扫工作很认真。
   
   我的房间窗口面对宽广的大同江。江面上不见一艘游艇,也不见一艘轮船,不闻一声汽笛,也无一声马达轰鸣。
   
   凭窗远眺,平壤市区尽收眼底。羊角岛宾馆西与高丽饭店比邻,北与金日成广场、主体思想塔沿江而望,三面环水,景观极佳。
   
   每当夜幕降临,由于电力不足,市区灯光暗淡,除了大同江畔高高矗立的主体思想塔装饰着一些景观灯之外,连路灯都难得一见。千家万户都早早入眠。入夜,客房里真的寂静得掉下一根绣花针都听得见。
   
   令我惊讶的是,住在第25层,房间里居然有蚊子。估计这蚊子是乘电梯上来的!
   
   前往朝鲜之前,几位在前几年来过朝鲜的朋友劝我要带一个手电筒,以备停电时用。我原计划在丹东买个手电筒,可是在忙乱中忘了这事。所幸羊角岛宾馆拥有自己的发电设备,所以我未受停电之苦。虽说朝鲜对特级宾馆充分供应电力,但在羊角岛宾馆我还是遭遇了一次停水。那是在一天晚上,在外边劳累了一天的我回到羊角岛宾馆,想洗个澡,那水龙头嘘嘘吐气,不住发出尖叫声,却就是流不出水。打电话给总台,回答是电力不足,不能及时供水,请耐心等待。我把水龙头一直开着,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才从卫生间里传出哗哗的流水声。
   
   我每天都要为数码相机的锂电池充电。倘若不能充电,翌日数码相机将无法工作。我在前往朝鲜之前查过资料,得知朝鲜的电压是220伏,跟中国一样,只是查不到电插座形状的资料。为此,我带了在美国使用过的转换插座。到了朝鲜,我进入客房之后,马上查找插座,发现都是圆形的插孔,即便是转换插座也无法使用。在焦急之中,见到卫生间里有电吹风,拔下一看,插头是扁片形的,松了一口气。从此每天晚上用电吹风的插座充电,保证数码相机能够正常拍摄。
   
   在宾馆里可以用固定电话打国际长途,打往中国要先拨“600086”。由于我们是外宾,所以国际长途电话价格不菲,1分钟要20元人民币之多。
   
   客房里的电冰箱很大,比通常的五星级客房的电冰箱都大。即便朝鲜电力紧张,仍24小时在制冷。我打开冰箱一看,里面空空如也。通常,在别的国家的五星级客房里的冰箱,总是放满食品、饮料,供客人取用然后结账。物资匮乏的朝鲜无食品、饮料可供应,这一电冰箱形同虚设,反而浪费了不少电力。
   
   步入卫生间,我发现两大“朝鲜特色”:
   
   一是没有地漏,因此洗澡时必须小心翼翼,千万不能把水溅到地面上来。
   
   二是所有的下水管全都是铜管,而不是通常的塑料管。这表明朝鲜盛产铜。也正因为这样,平壤万寿台高大的金日成铜像全部用铜铸造,就连妙香山那国际友谊展览馆的一扇扇重达一吨的大门也都是用铜做的。
   
   入夜,我喜欢开窗睡觉。虽说正值盛暑,上海正是酷暑时节,而平壤却很凉爽。打开窗户,让清凉而新鲜的空气进来,比开中央空调更加惬意。朝鲜是个四季分明的地方,气候类似于中国东北。朝鲜的旱季在4月至6月,而雨季在7月至8月。我来到朝鲜时,正值雨季,所幸只在离开的那天遭遇大雨。
   
   羊角岛宾馆的顶层是旋转餐厅。这里门可罗雀,因为普通的朝鲜百姓进不来,也消费不起,而住店的外国旅客大都由旅行社包餐。好在这里是朝鲜国营的餐厅,不计成本。
   
   旋转餐厅居高临下,在我看来,那是俯摄平壤的绝好去处。在那里,可以看到大同江上的六座铁桥,从北向南依次为清流桥、绫罗桥、玉流桥、大同桥、羊角桥和忠诚桥。其中的大同桥历史最悠久。在朝鲜战争时,大同桥一度被美军炸弹炸毁。1954年6月30日在中国的帮助下,大同桥修复,曾经在桥头举行盛大的竣工庆典。
   
   从旋转餐厅还可以见到大同江上另外两个小岛:在羊角岛之北,有绫罗岛,面积比羊角岛大一倍;在羊角岛之南,有头老岛,是三个小岛中面积最大的。
   
   后来,我发现比旋转餐厅低一层——第46层,更适宜于俯摄。旋转餐厅四周全是玻璃窗,透过玻璃窗拍摄,未免使摄影质量受到影响。第46层有巨大的露台,是理想的摄影平台。只是在平壤总是早出晚归,要么是晨雾缭绕,要么是暮霭沉沉,影响画面的清晰度。
   
   初入羊角岛宾馆,在乘电梯下楼时,总是习惯于摁“1”。其实“1”是地下一层,“2”才是大堂。
   
   我  因摁了“1”而误入地下一层,见到那里挂着用中文、英文、朝文三种文字标明的招牌:“澳门餐厅”“金泉岛桑拿”“埃及皇宫卡拉OK”。
   
   我还见到一个大门紧闭的屋子,墙上挂着“平壤娱乐场”五个大字。我用照相机拍了一张照片。闪光灯闪过之后,保安马上奔了过来,大声吼叫:“不许拍照!”
   
   我推开紧闭的大门,里面灯火辉煌,装潢极其考究。迎面的一个房间,大约50平方米,放置着一排排老虎机。进入里面的一间,那房子很大,大约有三四百平方米,安放了好多张墨绿色的长方桌子,很多人围坐在长方桌四周,正忙于赌博。
   
   这赌场是澳门老板投资在羊角岛宾馆开设的。朝鲜人不准进入赌场。来此赌博的,95%以上是中国人。从开设赌场的情况来看,越南赌场的规模比朝鲜更大,对象也同样是中国游客。
   
   我只在羊角岛的地下赌场转悠了一圈。后来我听说,就在我们这批旅游团之中,也有人在夜间来此赌博,内中以年轻人为多。
   
   “太阳”无处不在
   
   ——————————————————————————–
   
   每一个国家都珍爱自己的领袖,尤其是开国领袖。
   
   美国把首都用第一任总统华盛顿的名字命名。华盛顿矗立起高高的华盛顿纪念碑。在美国货币——美元上,印着华盛顿像。
   
   中华人民共和国把开国领袖毛泽东的画像,一直高悬在天安门城楼正中。毛主席纪念堂建造在天安门广场之侧。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货币——人民币上,印着毛泽东像。
   
   在越南,我经常在重要场所见到开国领袖胡志明画像。越南人总是亲切地称胡志明主席为“胡爷爷”“胡伯伯”。西贡市还被改名为胡志明市。
   
   也有例外:在古巴,开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享有崇高的威望。然而,在哈瓦那街头找不到一张卡斯特罗画像,找不到一尊卡斯特罗铜像。有的只是卡斯特罗的战友、已故古巴革命先驱格瓦拉的塑像和画像。在古巴,没有一条以卡斯特罗命名的街道,没有一座以卡斯特罗命名的建筑物。古巴人不分男女老少,都亲切地喊卡斯特罗:“菲德尔!菲德尔!”
   
   在朝鲜,人民尊敬开国领袖金日成,朝鲜人民“把敬爱的金日成同志看作传奇式的英雄和民族的太阳,拥戴他做伟大领袖和伟大的慈父”。
   
   在平壤,许多地名、建筑物以金日成的名字命名。朝币上印着金日成像。许多邮票印着金日成像。
   
   我在年轻的时候也会唱《金日成将军之歌》:“长白山绵绵山岭沾满血印,鸭绿江水曲曲弯弯漂着血痕……啊!英明的将军,敬爱的金日成;啊!伟大的将军,我们的领袖金日成。”
   
   然而,朝鲜对于领袖的宣传远远超出了正常的范畴。在朝鲜,我见到金日成像无处不在,令我记起中国“文革”时的“红海洋”——到处是毛泽东像、《毛主席语录》、毛泽东像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