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家庭教会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一鞍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二萧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自然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和谐统一
为主坐牢
·徐永海: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徐永海: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2004年中国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起诉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判决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裁定书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袁相忱
·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袁相忱老仆人的生命见证——你要誓死忠心
·家庭基督教徒袁福生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
谢模善
·徐永海与谢模善牧师合影
·谢模善牧师:活为主活,死为主死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杨毓东
·杨毓东牧师回忆录
见证
·我们的家庭教会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为主坐牢者的母亲李明芝
·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的普通老基督徒:
·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维护宗教信仰权利是基督徒的本分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徐永海: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为中国福音大会2006祷告
信仰与爱心
·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给一位老朋友的信,他曾为民运坐了9年的牢
·希望狱中的何德普弟兄能读到《圣经》
·让主的公义慈爱来充满我们曾痛苦的心灵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请求关心华惠棋一家
·求主拣选他们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
证道
·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可信的
·人人需要信仰与真的存在上帝
·对空间膨胀理论和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确实存在终极的上帝
·纪念马礼逊来华传道200周年“科学与上帝”研讨会
·宇宙空间与物质世界统一的理论物理
·人人需要信仰与人人需要相信耶稣基督
·宇宙是从零点中诞生的与宇宙一定是上帝创造的
·宇宙本身是零点的与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
·让我们与主一起为福音的中国去工作
刘凤钢2007年2月4日出狱
·刘凤钢先生成功进行了心脏搭桥手术
·齐志勇 侯文豹:请为刘凤钢牧师伸出您宝贵的援手
·徐永海:刚刚出狱的刘凤钢病重住院
·徐永海:请求帮助刚刚出狱的病重的刘凤钢弟兄
·[消息]刘凤钢已于今日上午出狱
·为主坐牢三年的刘凤钢即将出狱
·徐永海: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旧稿: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刘凤钢的狱中来信
·刘凤钢:宗教信仰应当自由
·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
·刘凤刚弟兄──《给主内弟兄姐妹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 高峰:我们的经历
·刘凤钢:就被公安人员殴打一事致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封信
·刘凤钢:老百姓到哪里去伸冤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刘凤钢:被抛弃后而蒙福
·盼望你们能担负这生命之重——救救刘凤刚!
·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刘凤钢弟兄,让我来帮你看病
终极论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一编时空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二编场力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三编能量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四编生物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五编人类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六编社会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七编信仰与未来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后记
十讲科学与上帝
·第一讲:人的原罪与人的一些疾病
·第二讲:信仰是最好的心理治疗
·第三讲:十字架上的道理
·第四讲:宇宙是上帝创造的与真的存在上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3年2月22日
     
     今天是星期五,是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学习《圣经》的日子,在今天的聚会中,我们学习了《提摩太后书》第2章,做“基督耶稣的精兵”和“无愧的工人”。参加聚会的众肢体,徐永海、胡石根、董广平、王文江、张文和、王玲等分别作了分享。
     
     在聚会时,我们为黑龙江伊春家庭教会的孙文先牧师祈祷,几天前她受到某警察的伤害,心脏病发作,住院治疗(详见后《二零一三开局,警察伤害牧师》)。求主保守孙文先牧师,保守伊春家庭教会。
     
     60年多年,一些人,总是认为,所有的宗教,包括基督教都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为此打压我们基督教家庭教会,使得一些教会,一些肢体,受到逼迫,如一些教堂被拆,一些肢体被抓。我们不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为此,我写了《前脑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的居所》(见后)。
     
     在这里,还望众肢体,为我们中国家庭教会祈祷,求主保守我们,阿门!
     
   
   
   附1:
   
   聚会中的弟兄姊妹
   
   
   1、聚会中学圣经的董广平和胡石根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2、聚会中学圣经的王玲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3、聚会中学圣经的徐永海和董广平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4、聚会中学圣经的王文江和徐永海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5、聚会中学圣经的张文和和王文江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附2
   
   
   
    二零一三开局,警察伤害牧师
   
    钟道/文
   
    一、警察伤害牧师事件经过
   
    年初十,各色人等上班了,在冰天雪地的黑龙江伊春,人们开始告别过年累人的酒饭,回到工作单位。据伊春教会叙述:“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九日(初十)晚八点左右,有两名自称是民警的人,对伊春市友好区教会进行防火检查(请注意,这是下班晚饭后的非工作时间)。由于是晚上,教会同工要求他们出示工作证,但他们言语极其粗暴,用脚踢门,其中的一名年长警员,在年轻警员的劝说下,出示了‘工作证’。”教会内留守的人说:“我们不认识工作证,看起来也不像,我们还是给他们开了门。他们进入教会后,对查‘工作证’及其不满,产生了肢体的推搡。我们又因发现年长的警员满身酒气。他们对教会接待人员进行人格上的侮辱,称其中的一位弟兄‘疑似嫌疑犯’。”对此,“教会的人员认为自身的安全和人格均被剥夺,就在20点13分打了110报警,说明情况之后,在20点23分又打了一次。110称:‘很快就到。’此时警员看到自己理亏,便打电话叫了区国保大队前来。”后来,“教会人员在与其理论的过程之中,教会的孙牧师(是软弱的姊妹,这间教会大多数都是由信主耶稣的姊妹组成),被年长的警员推搡(因此受到了肢体和心灵上的伤害),倒在了炕上,(同时)引发了心脏病。”据当时教会在场的人员说:“在警员打电话后不到5分钟,国保和宗教部门一席七到八个人就进入教堂内,看到孙牧师(心脏病)情况严重就没再骚扰下去,然后(教会人员)把孙牧师送去了医院(紧急抢救)。”第二天,教会人员说:“在二月二十日,早晨,各区片警在管辖区,对凡是(门上)贴教会对联(大多都是《圣经》里的话语)的家庭进行询问,(询问的)具体情况我们也不知道。而孙牧师在医院这一边,更是被人轮班看守,暂时不得自由。”
   
    二、一起有预谋的粗暴伤害事件
   
    从以上事实,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出,这起事件是一次有预谋和策划的事件,不是一起偶然发生的事情。对教会内姊妹动手也是一起严重的恶意伤害,人人都有母亲和妻女,都知道女性无论是在生理上,还是在心理上,对于粗暴话语和动手伤害的承受能力是很低的。因此,也就越发的显明了这起事件的邪恶本性。徐州著名维权民主人士郭少坤弟兄二月二十日就说:“我原是黑龙江省伊春市铁力县公安局民警,被歹徒打伤后当地政府包庇罪犯,即使当时公安部部长刘复之批示处理亦无果……联想到此,这个地方依然很黑,距离文明仍然很远。我们在为孙牧师祷告之际,更要强烈谴责那些无法无天的警方及其当事人!”鉴于这起恶意伤害事件背景的黑暗和严重,北京基督教长老联祷会认为:“从目前情况来看,可拒绝他们看护,不要警察监视下的医疗,改为教会派人照看,先恢复人身自由。要随时跟律师保持联系,律师已经依法介入,要尊重律师意见,不要听信他们的软硬兼施。北京长老联合祷告会和国内外舆论都在关注这起冲击教会的恶劣事件。警告那些还在企图打压教会的人,他们的做法正在干扰中央方针和社会稳定,执迷不悟,必将受到惩罚。”而黑龙江伊春市的人权纪录一向恶劣。不久前曝光的把上访妇女关在太平间三年,并致其年幼儿子失踪的事件,就发生在这里。该市的另一个区(南岔区),还发生了三自教会败类在当地政府宗教局的支持下,公然抢夺家庭教会财产的事件。有鉴于上述黑恶背景,笔者盼望国际社会和中国社会各界,都要高度关注“伊春伤害牧师事件”的下一步动态,防止事态的进一步恶化,把无法无天的地方黑恶势力,关进法律和制度的笼子里。将合法公民的合法权力,以法律为准绳,释放出来,以保障和促进二零一三年开局以来,依法治国态势的良好发展。“联合国”也曾经代表全世界的人们庄严承诺过:“决不参与对妇女施暴,决不针对妇女施暴行为沉默。保护您的母亲、妻子、女儿和姐妹不受暴力侵犯。”
   
    三、郭少坤曾经发出的警告,今天依然适用
   
    在此笔者引用郭少坤曾经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所写——《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一文中所说的话,对今天伊春参与这起暴力伤害事件的警察说话:“我想说,北京的那些殴打耿和女士(高智晟律师的妻女)的家伙们,你们别说不配做是‘人民警察’了,你们连禽兽都不如,中国有句俗话叫‘好男不和女斗’,你们执行的那种并不光彩的所谓‘任务’本来就有损于人民警察的应有形象,光天化日之下整天跟着一个弱小女人和一个幼小的孩子,难道说你们不感到无聊和难堪吗?!当被纠缠者警告你们时,你们不但不以为耻,反而恼羞成怒动手殴打一个弱小女子,难道说这就是你们的职业道德和‘德行’吗?作为一个中国人真不能不为你们感到羞辱!甚至你们报效的共产党政府也将会为你们的所作所为难以在世界面前作出交代!你等也食人粮、穿人衣,可竟然能做出这等下三懒的流氓行为,真为我们中国男人丢脸!这事不要说发生在当今文明世界里令人不能容忍,即使是在封建的中国社会,也会要受到一些见义勇为的好汉们的惩罚和吃衙门的官司,你们在行凶时要是遇到鲁智深、武松那样的好汉,还不是把你们给揍个稀巴烂!打人的警察们,你们也上有父母亲,下有老小,中间有妻子,可当你们对耿和那样善良的女人、尤其是对一个丈夫身在牢狱中的孤苦伶仃的女人痛下毒手,难道你没有想到你身边的亲人吗?如果他(她)们遭到象耿和这样的境遇你们又该做何想象哪?!所以,我说,你们连禽兽都不如!你们有种是男人就不要对女人来,来和男子汉决斗,去和危害社会的形形色色犯罪分子战斗,那样才算男人,才算是人民警察,否则,你们就白白的披上一张人皮,枉拿着人民的纳税钱和有辱中国人的形象!我给你们的结论是:当人是兽时,人不如兽!
   
    “打人的警察们,据说你们还是负责国家政治保卫的警察,其实,你们的政治觉悟和操行更应该好一些,你们应该懂得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行为对国家安全和人民利益更加有害,什么样的事情对社会危害更大,你们面对着那些形形色色的危害国家安全和人民利益的人事不闻不问,或者束手无策,你们对那些损害共产党形象和贪得无厌的贪官污吏视而不见甚至还俯首听命,难到你们不觉得愧对你们的神圣职责和职业道德吗?如果说你们是对一个小偷毛贼或者江洋大盗抓来乱打一顿,还有情可原谅;不瞒你们说,我当刑警时,在法律允许的‘正当防卫’情况下,在义愤其间也打动手过某些恶灌满盈的犯罪分子,可我从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没有任何违法犯罪的公民,可身为‘国保’的警察们却在对一个因为良心和道义而入狱的家人大打出手,除去证明了与你们的本职工作并不相符合的怪现象之外,同时也证明了你们的个人品质是多么的糟糕,人格是何等的低下,更加重要地是,你们的这种愚蠢行为,才真正的为国家和执政的共产党抹了黑,国保,国保,就这样的国家政治保卫者?因此,我不能不为你们而感到汗颜和无地自容!
   
    “打人的警察们,我作为一个曾经与你们同行的中国男人在感到为你们羞辱的同时,在上面也说了不少义愤的语言,但那并不是我的目的,我最终的目的是想唤起你们的人性,你们想,如果你们连人性都没有了,却还在口口声声的喊着‘为人民服务’也只有鬼才相信了;如果你们连孤儿寡母都凌辱,却还声称自己是‘人民的警察’,也只能是滑天下之大稽了;如果你们连国家法律和共产党为你们制定的纪律都置若罔闻,却还说是在‘执行任务’,也足以让世界看清你们‘执行任务’的‘任务’最终是个什么货色了;总之,没有人性是最可怕的!望你们三思之。”
   
   
   
   
   附3
   
   
   
           前脑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的居所
     
       《终极论——揭开宇宙及大脑及未来的终极奥秘》之前言
     
                 (北京)徐永海
     
                 2013年2月20日
     
     
     (1):左脑偏重于语言,偏重于理性思维、抽象认识;右脑偏重于音乐,偏重于感性思维、情感体验。如果人们只重视孩子的知识学习,即只重视理性思维、抽象认识,即只重视开发左脑,孩子的心理就会很难得到全面发展。因此很多心理学家、教育学家呼吁要开发右脑的功能,让我们的孩子不再只单单地具有丰富的知识,也来具有健康的情绪、情感。(2):同样,大脑前额叶(我们可称它为“前脑”)的功能是使人具有信仰,同时又是灵魂的居所,如果得不到开发,也会出现一些心理问题,甚至会出现心身疾病。因此我们更应当开发前脑的功能,来使人们具有健康的心理、心身。(3):前脑(前额叶)是灵魂的居所,我们每一个人都具有灵魂,死后我们的灵魂或者上天堂或者下地狱。在这里,我们不是从迷信、神话的角度,不是从宗教、神学的角度,不是从哲学、神哲学的角度来论述这一“灵魂”问题;而是从科学的角度,从纯科学的物理学、生理学角度来论述这一“灵魂”问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