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姜维平文集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姜维平
   这几天我一直在关注中共高官下基层的举动,习近平去了甘肃,李克强去了包头,与胡耀邦有些类似,新一届的中南海领导人由于自身经历的原因,显示了访贫问苦的亲民情感,但也困于干部体制的局限心有余而力不足,如何采取有力的措施,尽快地缩小两极分化,不仅在于高官榜样的带动作用,而且更重要的是怎样制度创新,变革选贤任能的干部体制,只有从根本上解决吏治的问题,才能逼迫下级官员和自身一样,带着一片爱心,真正地为普通老百姓服务。
   毫无疑问,习近平上任以来的一系列动作,不论是重走邓公改革路,强力反腐打老虎,还是北上贫困山区送温暖,都深得民心。李克强尚未正式入位,但也紧随其后,提前进入总理的角色,较之薄熙来之流的政治骗子,习李由于自身曾是知青或农民,吃过许多苦,所以对普通老百姓怀有真挚的情感。就李克强近日的出访活动看,虽然他面临的困难很大,但他的确勇于面对,如同习近平去探望最贫苦的甘肃老农一样,李克强也对跟随他的媒体展示中国社会最贫困的一角,采取以前少有的包容态度,于是,我从电视镜头上看到了令人震惊的生活场景,不禁一再感叹,多有所悟。
   报道说,2月3日至5日,三天时间,行程2000多公里,李克强先后走访了包头火车站,包头最大棚户区,和内蒙古最贫困的山村,记者选取和描述了几个典型人物,一个是给别人打工的河北籍农民,一个是搞装修的小老板,2月3日,农历小年,在包头火车站,李克强与其萍水相逢,对前者他问:工资拿到了吗?对后者他关心的是“共同致富”的问题,他得知此人开了一家装修店,月收入七八万块钱,就说:你不是打工的农民工,是创业的农民工。你要把更多的农民带出来致富。


   
   李克强传递的是新一代领导人的共同愿望,现在有许多人误认为“共同富裕”的口号,是薄熙来提出来的,不是的,邓小平早就提出来了,但他不想政改而只摸石头不过河,所以社会上出现了严重的贫富两极分化,造成许多社会矛盾越演越烈,江泽民为贪官服务,火上浇油;胡锦涛谨小慎微,高压维稳,坐失政改良机;薄熙来趁机而起,欺世盗名,故至今还有人误解他在重庆搞的“廉租房”,是把“共同富裕”的目标落实了,这也是瞎呼悠的结果,因为薄熙来本身是学新闻的,有一大批媒体的朋友同学替他吹,实际上,早在上个世纪,李克强在辽宁主政期间就率先推动棚户区改造,面积多达2910万平方米,被联合国称赞为“世界奇迹”。但可惜他为人低调,不图虚名,不像薄熙来那样做三分,讲七分,故人们所知甚少,而李克强到了中央工作之后,在他主持下,这项工作向全国推开,约5000万民众居住条件因此巨变。
   从这个意义上讲,李克强去包头绝对不是做秀,是和他以前一贯的思想性格一脉相承的,当然,也可能他的幕僚与团队希望他在两会前形象得分,会有一些事先的安排,但我今天反复收看了几遍由凤凰网播出的一段视频,从画面的人物情节分析,这不是事先导演的,是即兴发挥的,比对记者的文字描写和现场电视镜头,我惊讶地发现了细微的差别,也许记者还困在以往的新闻审查和严格自律中,跟不上李克强的开放思维,他没有如实引用普通市民的一句关键的话,记者写道:一块猪肉,一锅热腾腾的酸菜,56岁的高俊平准备着小年夜的晚餐。灶台旁大床上,小孙子裹被而坐,对即将出锅的美味充满着期待。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敲门声响起:“有人吗?”在包头北梁区,到高俊平的家,要穿过一条曲曲折折、坑洼不平的小巷,还要登上几级石阶。巷道逼仄,迎面来人要侧身才能过;石阶湿滑,需小心踩踏。门开了,看到站在门口的李克强,高俊平愣住了。“我可以进去吗?”李克强笑着问。高俊平这才反应过来,搓着手一边念叨着“家小,家小”,一边将客人往屋里让。“过小年了,我来看看你们。”李克强低头进屋。
   显然,电视上展示的,是与以往媒体虚构和渲染的情景不同的生活,这是一间十几平方米的低矮小屋,大床挨着小床,灶头碰着床头,煤炉上架着土制暖气管。多来俩人便难以下脚,进屋就得上床。高俊平在这里生活一辈子了。坐在床上,李克强问:“家里收入怎么样?“我下岗了。靠老伴的退休金生活。”“屋子结实吗?”“外面有层薄水泥,里面是木质结构。冬天漏风,夏天漏雨。”“看到你家这样我很不安呀。”“住惯了。”高俊平似乎很知足。拉着他的手,李克强说:“我们要加快改造棚户区,让你们搬进条件好的新房子。”高俊平落泪了。。。。。。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但记者有意避开了一句话,话面声音里有,我把它恢复,李克强看到他家的锅里只有一块肉,一棵酸菜,他非常难过,问,就吃这个吗?那人回答,俺老百姓就吃这样的饭啊。
   接下去更有象征意义的情节是,一个近十岁的小男孩,光着屁股藏进柜子又好奇地探头窥视,然后又钻回被窝而裸露着屁股,由他的眼神可以想到一个尖锐的问题,李克强的承诺什么时候能实现,等他长大了,是不是中国人就真正地能“共同致富”了?也就是说,光有一个李克强还不行,他的职责不在于具体指出某一个地区的贫困问题,而是改革现有的干部管理体制,使所有的下级官员都能和习近平,李克强一样,真正地为高俊平这样的穷人着想,这就触及了敏感的社会问题,可能胡温习李都力不从心吧。
   记者的报道透露,高俊平家是北梁棚户区家庭的一个缩影。方圆13平方公里,像高俊平这样的有12万多人,二十个大院,约900个人一个厕所。有些人干脆在家里方便了。两年前,李克强曾走进北梁,提出了棚户区改造的要求。两年后的今天,他重返故地,已有1万多户居民搬进新居。寒风中,登上转龙藏高坡俯瞰,一边是两年来已经改造的崭新建筑,一边是等待变革的低矮老屋,灰蒙蒙的烟雾笼罩着。北梁,正在经历一场涅槃似的重生。李克强说得好:现在,棚户区群众是“有居”却“忧居”,做饭、烧煤、如厕都很忧心。我们要把百姓“忧居”变成“宜居”。不能让城市这边是高楼大厦,那边棚户区连片;这边霓虹灯闪烁,那边连基本生活条件都不具备。
   但我认为,就事论事,解决不了遍地类似北梁的问题,既使有十个李克强也爱莫能助,为什么?你看现在富有的人,富得豪宅买到了北美,不仅购屋置业,而且买冰岛的土地,买加拿大的岛屿,买美国欠债的电影院,等等,但他们唯独不帮助高俊平这样的普通市民。这说明了极大的分配不公,达到疯狂的程度,已埋下了随时引爆社会的底层民众的怒火,而且往往是说一套做一套的官员,与不法的奸商相互勾结,利用特权掠夺了国家的大量财富,其中很多已流向海外。这些已形成的利益集团,阻碍了政改的进程,不论是抑富济贫,还是合理地使用税收,都必得狠抓吏治,中国太大,习近平再有铁腕,李克强再苦口婆心,也不能从根本上扭转乾坤,因为下级的官员很多都与薄熙来一样,明面是人,暗里是鬼,薄熙来嘴上讲“共同富裕”,实际上早在上个世纪就贪占了大连老百姓多达十几亿的财产,并通过瓜瓜转移到了英美,你说怎么与其比肩?再看加拿大,几乎到处都是“官二代”和“富二代”的物业,这些财产有多少,不是建立在高俊平这样的穷人的叹息之上的呢?神木的“房姐”,牡丹江的“房哥”,广州的“房叔”,等等,靠习近平和李克强的榜样作用能改变他们的灵魂吗?
   因此,笔者认为,最根本的办法是改变干部任命的落后体制,各级官员一律由普通的老百姓一人一票选举,由过去的上级恩赐改由“权为民所授”,这样就缩小了送钱送物,花钱买官的空间,改变了性贿赂等潜规则,既调动了全社会所有人的积极性,也预防和挽救了无数个雷政富,习近平,李克强也不必如此辛苦了,大过年的到处送年货,讲过年话,也实在太累啊。当然,搞民选也会有贿选等丑闻,也会有台湾立法院的一些看似混乱的场面,也会出现陈水扁,但依我对东西方或中加的制度比较而言,专制和民主各有利弊,前者有效率,后者有公平,人类至今还没找到尽善尽美的政治制度,民选官员可能是比较好的办法。但愿李克强从善如流。
   2013年2月8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2013年2月8日首发
   
    姜维平狱中回忆录《活人墓》即将出版,已汇款的读者请耐心等待,尚未汇款的不要再汇,等新的销售方式确定再议,作者联系方式,邮箱:
   Jiang Wei Ping
   5576 Yonge Street
   PO BOX 10024 Yonge & Finch PO
   North York ON m2n 0B6
   电邮[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电话647---763--6898
   

此文于2013年04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