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姜维平文集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姜维平
   
   正当我为能在新浪网开设博客而高兴的时候,当头一棒,像一个没满月的婴儿,《加拿大的姜维平》在2月3日被强行关闭了,它苦苦地挣扎了27天,发表了30多篇文章,虽然此间被删除了几篇,但总体上传播的很顺利,而且它与私人微博绑定在一起,效果非常好,我至今有222个关注,2698个粉丝,113条微博,博客被封闭前点击了近8万次,收到了上百条私信,结识了6个直接通电话的朋友,可见,如果允许我的文章在国内网上发表,会赢得不少的读者,但现在,微博还存在,博客却被封杀了,我在2月4日给新浪的4006900000客服小姐打电话讯问,她说原因将通过邮件在两天内告诉我,而至今也没有消息。我为此深感遗憾。
   这个博客是我测试中南海权力中心对舆论容忍度的一个晴雨表,由于我的文章大都是批评薄熙来的,而他目前已垮台,他的太太谷开来已堕落成了杀人犯,毫无疑问,我从上个世纪开始对他不停地揭露,不求有功,但求真实,是不是我的陈述都是真实的,或基本上是靠谱的,读者自有公论,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薄熙来长于包装和巧扮自己,但他是一个贪腐和枉法的犯罪分子,而我转发在新浪博客上的文章,都是旧作,它第一次出现在被封网而受到欺骗的民众面前,有助于大家认识薄熙来的真面目,对下一步审判薄熙来很有意义,既然如此,为什么网编要封杀我的博客呢?
   


   我回想了一下,最后发表的一篇文章是新作,刚在自由亚洲电台刊出,题目是《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此文不仅批评了薄和黄,而且也提出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也许这是它被封杀的主要原因吧。据我以前所知,像新浪,搜狐这样的有影响的网编,都具有特殊的身份和政治使命,他们对我的博客的允许与否,不取决于个人,而是听命于上级,上级是谁,不言自明。较之于搜狐,网易等,新浪对我已相当宽容了,因为有的海外批评人士连注册都没门,我是用国内身份证的资料实名开办的,我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开了一条缝隙,露出一点点新闻自由的光亮,又忽然封闭了,而我还在为习李新政加油呢,这是否说明,中南海高层对言论的把握又压缩了空间?或者说,正在左右摇摆,由宽松回归了严控呢?如果像我这样相对比较温和的批评文章都无法容忍,那么,何谈按照宪法的规定办事呢?宪法里不是写着公民有言论自由吗?
   
   在封闭我的博客的同一天,我看到了微博上连篇累牍的对我的攻击的短信,像海潮一样汹猛,不是一般性的批评,全部是辱骂和威胁,我已复制下来,一点点地进行分析,可能是一个群体从不同的方向围攻,也可能是一两抢枪手群发,不论如何,内容都是为薄熙来张目,难道他真的如此深得人心吗,从海内外舆论对具体事件的报道看,他根本不具备这种民意基础,但这些多达几十条的短信,集中在封杀博客的次日出笼,不是偶然的,它说明有人在背后操控,一方面打通新浪网的关系,封闭了《加拿大的姜维平》,一方面组织“网络水军”,对我进行打压,企图淹没我的声音,这是他们为了在审判薄熙来之前,创造一个有利于薄粉的环境,那么,幕后黑手是谁呢?
   
   显然,不会是中共的最高领导人,因为我的文章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不值得他们费心劳神,而且我的观点主要是批薄和反对党内的保守派,也就是有朋友指责的“傻逼派”,之所以新浪一度网开一面,就是基于此,但是,了解薄熙来和谷开来的大连新闻界朋友早有共识,薄熙来已倒,要想东山再起已经非常困难,不过,他有自己的特点,第一,其父薄一波和岳父谷景生依然还有一些影响力;第二,他多年来通过利益输送结交了党内军内许多实权派人物,有的人还在位,还大权在握,贼心不死,他们在心底支持薄熙来;第三,他在大连培植了一批企业家,这些人非常有钱,有的企业已富可敌国,成为全世界第二大的房地产商,而此经济实体是薄熙来给予优惠政策一手帮助成长起来的,仅次于它的还有十几家,这些与转移海外,藏在薄瓜瓜名下的数十亿美金,目前已成为薄熙来幽灵死灰复燃的经济基础,它正在影响中国政局,它绝对别想收买胡温习李,但是,他完全有可能左右高官身边的人,因此。形势不容乐观;第四,薄在大连和重庆两地亲手提拔的一批死党还在位,比如,原辽宁省委副书记夏德仁,已改任辽宁省政协主席,而原大连副市长孙广田,转任大连人大副主任,在此之前,原被薄下令抓捕的大连中法副院长刘晓滨,改任大连市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假如,他想促成平反大连的冤假错案,但薄熙来在1988年就结识和提拔的铁哥们孙广田一定会力阻,由此微妙的人事安排可以看出,中共党内两派围绕薄熙来的内斗是多么惨烈。与此同时,重庆更是令人失望,薄熙来的走狗黄奇帆又出任市长,除了王立军等几个人之外,其他都是老面孔,假如将来气候合适,薄熙来的余党会加倍地疯狂反扑。黄奇帆1月30日在讲话中高度赞扬重庆公检法过去五年的工作,就是为薄王翻案,也是薄熙来的“黑打”路线依然存在的明证。
   
   古人云,明察秋毫,一叶知秋,从封杀“批薄专业户”的博客,人们想见薄熙来势力的顽强抵抗,因为之所以至今有一些底层民众同情薄熙来,就是长期以来被官方虚构的谎言欺骗造成的,虽然近期一些人,有意放出雷政富等人的一点“黄段子”可以抹黑他,使他及其死党成为市民饭前茶后的笑料,但是,娱乐化之后的结果是稀释和淡化了他主要的罪行,要知道,他的贪污受贿伴随着徇私枉法,他杀海伍德的动机就是封口,他扇王立军耳光,就是因为下级窥视了他的丑闻,他的太太把儿子安排出国,就是便于洗钱和叛逃,他无所顾忌地挑战胡温,就是因为他与许多利益集团捆绑在一起,他在去年人代会上之所以声嘶力竭地自辩,就是因为他预感末日的来临。总之,徇私枉法是薄熙来最大的腐败,不平反“唱红打黑”造成的冤案,不揭露“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幕,就是给他留下半条性命。封杀我的博客是为中国民主和法制的进步帮倒忙。
   
   当然,一些发短信批评我的网友,可能是薄熙来留下的“经济基础”出钱雇佣的,可以宽恕。有人一再质疑我发表的《薄熙来策划了四次对我的暗杀》一文的真实性,我现在进一步坦诚地说,2007年2月27日,两个身份不明的人,驾驶一辆银灰色的越野基普车对我左肩碰撞的故事不是虚构的,它有几个证人,一是我哥维成所在的大连鸿成物业公司的老板于国成,谎称要约见我,让维成把我引到南关岭一路汽车站附近,他对此记忆犹新;二是同年2月20日被撞坏的我的学生,大连《半岛晨报》办公室文员仲某某的汽车,曾开到大连市西岗区交警支队接受处理,另一辆被撞报废的车主是大连电视台的《法制天地》的记者姜某某和他的女友及母亲,而肇事的小战士姓李,是大连第四干休所的司机,他的车却是从金县陆军学校借的,薄熙来的秘书车克民在那里有广深的人脉关系,而且,交警队有存档的裁决书,小战士姓李,安徽人,也有档案可查,谁在事发前请他饮酒过量,并指示他故意碰撞仲某某的汽车?等等,薄熙来专案组只要找到这些人,就能证明,薄熙来及其秘书车克民等早就是杀人犯,即将开庭的法院应当对其严惩。新浪博客转发我的文章,有利于对他的审判,而封杀就是对人民犯罪。
   
   2013年2月5日于多伦多大学
   自由亚洲电台2013年2月5日首发
   姜维平狱中回忆录《活人墓》即将出版,已汇款的读者请耐心等待,尚未汇款的不要再汇,等新的销售方式确定再议,作者联系方式,邮箱:
   Jiang Wei Ping
   5576 Yonge Street
   PO BOX 10024 Yonge & Finch PO
   North York ON m2n 0B6
   电邮[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电话647---763--6898
   

此文于2013年04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