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2013-02-02 06:31:07)[编辑][删除]转载▼标签: 情感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2004 年的除夕之夜,我在大连南关岭监狱一号岗值班,忽然听到附近武警岗楼上有一位战士边走边唱,禁不住心有所动与其应答
   


   战士,我听到了你的歌声
   
   在这夜幕低垂的夜晚
   
   鞭炮炸沸了整个滨城
   
   你的歌声为何与我同样凄凉而沉重
   
   感谢吧,我们的信使,早春的劲风
   
   
   
   我知道彼此只有对望的目语
   
   一样的泪眼,一样的哽咽
   
   我感觉不到仇恨和专政
   
   只有心和心的碰撞和悟性
   
   我们仅有的缘分是子夜的钟声
   
   
   
   战士啊,我听到了你的歌声
   
   是黑龙江边的乡音和民情
   
   在那个地方, 在那些自由的日子里
   
   我的脚步曾经踏碎了冰层
   
   我知道你的枪膛里没有子弹
   
   我不逃脱,但我憎恨这个围城
   
   
   
   你在那边迈着整齐的步伐
   
   自己踩碎了自己的音符
   
   为什么命运要惩罚一个书生
   
   只因为你头上有一个监控
   
   自由被涂上单调厚重的色彩
   
   一切都不过是爱恨交加,欲罢不能
   
   
   
   你在方寸之间重复一个厌倦的故事
   
   它读睡了中国多少善良的百姓
   
   是否知道,你成为权势者的帮凶
   
   而我在十米囚室中徘徊
   
   灵魂却洞穿了铁窗的牢笼
   
   
   
   战士,我珍惜你的歌声
   
   和我一样悲伤而苦痛
   
   你在告诉我虽在弹丸之地自由地行走
   
   但你的话语同样淹没于暴雨狂风
   
   早春的风沙迷住了双眼
   
   你的心情岂能不和我一样沉重
   
   
   
   -------2004 年除夕之夜于大连南关岭监狱
   
   
   姜维平网站2013年2月1日首发:www.jiangweiping.com
(2013/0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