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姜维平文集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两会在即,抓捕黄奇帆正当时
·薄熙来大秘的人生轨迹
·王阳被抓,韩玉臣乐了
·张鑫跳车身亡,薄熙来该当何罪?
·王健民案成了烫手的山芋
·杨华自杀,撕开辽宁官场贪腐的口子
·草民控告,揭穿黄奇帆老底
·赵明远辞职,抖落一身鸡毛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三)
·文革50年,从李秉瑶到薄熙来
·雷洋案有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六四”事件
·应当给中国民企法制的“定心丸”
·周永康家人判刑不上诉的原因
·张越倒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骨牌效应”
·唐福珍绊倒了周永康
·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七岁女孩蹬三轮,碾碎黄奇帆的谎言
·张越的赌局骗局与结局
·张越被抓,打开通向曾庆红的大门
·從王健民到林榮基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我被英国《薄熙来》制片人骗了
   
   姜维平
   
   去年十一月十五日,在英商海伍德去世一周年的时候,由英国独立制片人凯西{Theguardian}执导的题为《一个神秘的谋杀案》的专题片,以不菲的价格卖给了英国BBC电视台,去年10月,香港《前哨》杂志曾发表了我写的一篇记述拍摄经过的文章,不料,由于我提前透露了这个信息,可能引起藏在美国的薄瓜瓜的注意,10月3日6点34分,有多人通过电话向我发出死亡威胁,我推断,他们还动用了一些上层关系,收买英国制片人,使其在后期制作阶段,删改,隐藏和毁弃了大量证据,改由以某学者评论为主线,为薄谷进行辩护。她不仅撕毁合同,变更了主题思想,而且,以所谓独家采访为幌子,抛售出一些为杀人犯谷开来涂粉抹脂的伪证,播出后误导了海外一大批不懂中文的观众,令我遗憾,由于目前的经济条件和时间安排所限,我力不从心,只能先写一篇文章以正视听,并保留法律追讨她的权利。

   
   独立制片人不独立
   
   我过去一直是一个书生,没有去过英国,也没和制片人打过交道,对商业化运作的西方传媒了解很少,在我的印象里,由于那里有新闻自由和司法独立,估计老外拍摄关于薄熙来和谷开来的新闻记录片,一定会讲究职业道德,观点是中立客观的,但事实并非如此。去年春夏之交,由于王立军事件爆发,谷开来杀人案浮出水面,薄熙来垮台,我吸引了大批的中外媒体,也有许多外国制片人找上门来,请求与我合作拍摄薄谷事件的专题片,大约有六七家,其中有美国,英国,日本,荷兰,法国等,由于我英文不好,与其沟通困难,太太工作非常忙,故在选择合作伙伴上,我犯了错误,答应与自报家门的英国制片人凯西联手,拍摄一部新闻记录片,并听信了她的谎言,结果上当受骗,她说,自己当过记者,还是个作家,出版了几本书,导演了许多大片,而且对中国问题很有兴趣,愿意抓住薄熙来这个主题,创作一部可以传世的力作,她一再声称不是为了钱,是为了推动中国的民主与法制,我看到她诚恳的表情,感受到她信誓旦旦的决心,就同意了,但她提出,如合作必须是独家,为了保证质量和抢时间,从五月到十一月,即BBC播出前,不能接受其它媒体的电视采访,也不能与其他任何制片人合作,这些我都同意了。
   
   她还说,我是影片的主角兼顾问,应当提供一些采访线索,包括受到薄熙来迫害的许多人的联系方式,我建议他以我本人,李俊,李庄,王建民,方迪或王康等人为中心主讲人,穿起一系列薄王黑打事件的历史片段,展示谷开来为掩盖薄熙来贪腐而谋杀英商海伍德的证据,表现中共党内改革派依法治国的决心,她都同意了,我一再强调,要抱着尊重事实,希望中国进步的良心去找镜头,这样就会顺利地完成拍摄任务,我也告诉她,国内由于政治体制的问题,可能有一些人不敢接受她的采访,既使薄熙来倒台了,但大连和重庆的许多知道真相的人,还是噤若寒蝉,这方面我只能尽力而为,她提出要见重庆民企老板李俊,律师伍雷等人,我都表示大力协助,但我们商议了一个原则,这部片子的主题是以我的切身经历为主线,讲述薄熙来的故事,揭露他们家族的贪腐杀人罪行,昭示中国民主与法制的前景,我还一再强调,要真实而客观地报道这次重大的历史事件,通过这部新闻记录片,一方面让观众认清薄谷的真面目,另一方面要肯定中共党内的改革派的正义之举,我说,你到国内千万不要象有些老外那样,抱着猎奇与诋毁中国的心理去采访,而应当仅限于薄谷以权谋私的黑幕去找人,就会得到许多人的支持,否则,你可以一开始就失败了,她当时答应了,我给朋友写了信,还提供了电话号码,还把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白帆写给李俊的亲笔信托她转交,但她失约了,这封信不知道哪去了,这没什么,就是鼓励的言辞,不转也罢,她后来完全地单方违约了,他把片子的主题思想,情节构思,人物主线等都更改了。总之,背信弃义的表现说明,她并不独立,她纯粹是为了金钱,为了取悦仇视中国人的某些海外敌对势力,因此,她自己命题为《一个神秘的谋杀案》的专题片播出后,影响不大。
   
   她住在寒酸的小旅馆里
   
   大约在4月底,英国制片人凯西是用越洋电话与我联系的,她说自己是名导演,制作过很多部片子,在伦敦工作,有自己的公司,在巴黎有房子,显得很成功,我希望她能再次发财,生活过得更富有,但等到5月28日第一次见面时,我才知道并非如此,我如约到了位于多伦多劳伦斯一家小旅馆与其会面,在那里我很吃惊,我费了一番周折,走了较长一段路,好不容易才找到那个地方,它的居住条件非常差,一楼的会客室连空调都没有,她还在网上找了一中国留学生作译员,那个女孩不停地抱怨自己没钱,给我的感觉不太好,但我强作欢笑。凯西满鼻子油汗,头发凌乱,拿着一个破旧的大背包,手足无措的样子,一点不象经验丰富的成功人士,但我内心竭力说服自己,人不可貌相,既然答应了,一定要帮助她,她赚点钱没关系,只要能把薄熙来的记录片拍摄好就行。
   
   我们在炎热的斗室里商谈合作的条件,非常难受,我再次说明,我很忙,有许多人找过我,之所以选择她,是因为我查看了有关她的网站资料,她的确曾经是一个作家,而制片厂实际上就是家庭作坊,她和先生一起办的小公司,她们很不容易,已有两个孩子,生活并不富裕,她拍过的几个片子也不出名,但既然远道而来,已有破费,我愿意履约,她说,此行是第一次的试拍,先由她拍一些镜头,让我讲述自己与薄熙来斗争的故事,大约需要一两个小时,然后,带回去给先生看一下,再在适当的时候光临多伦多,由他先生带领专业人员正式拍摄,而后期制作还需要我撰写讲解词,等等,由于我不能直接讲英文,她要找翻译,可能需要时间和费用,也要寻找赞助商,我理解她的心情,也知道文化新闻事业的不易,我都满足了她,但我一点也没预料到,她第一次拍摄的真实目的是回去给BBC的编辑看,并与其讨价还价,这些是我以后才知道的。其实,她是一个以新闻电视片谋生的个体户,她关心的是从我手里能捞取多少资料,换取多少钱,而不是薄谷案件的真相。
   
   正因为她的不诚实,不守信,不大气,想拼命地不择手段地赚钱,却欲速而不达,所以她永远发不了大财,她囊中羞涩,只能住在小旅馆里,虽然,用《一个神秘的谋杀案》欺世盗名,赚了点小钱,但如同过眼烟云一样,由于她心术不正,为了取悦于薄家,而编造了一些经不起事实推敲的谎言,所以至今没有几家电视台恳出大钱买她的劣质产品。
   
   她把我的网友耍了
   
   凯西到大连前,我给她一个电话号码,有一个曾在大连开发区做过官员的人愿意帮她的忙,这个人很有境界,我没见过他,但在网上交往较长时间,多次与其电话聊天证明了他的真实身份和良知,后来她还亲自去看望了我中学的老师,他们成了好朋友。为了排除沟通的障碍,这位网友给她准备了一个年轻的女译员,最初凯西答应了,并承诺支付翻译费,其价格和她在网上自寻是一样的,我把那个人的电话号码给了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英国制片人单方毁约,自己找了一个从东南亚某国带去的台湾女人作翻译,据与其见过面的李俊说,感觉上对她没有好印象,这样一来,她把我和网友都耍了,因为根据事先的时间安排,那个女译员是专门请了假的,她本身是有工作的,这事使我很尴尬,我深知,一个言而无信的人,是绝对不可深交的,尽管如此,我还是克服重重困难,给这个对大连一无所知的台湾译员提供了一些线索,而且我的老师王志馨与薄熙来打过交道,还有与薄的合影,她不顾年事已高,子女劝阻,接受了凯西等人的采访,耗费了大半天。
   
   不过,上述网友没有直接与凯西会面,这不是怕的问题,而是正好不巧,那几天大连以及辽南地区发生了大暴雨,道路不畅,交通中断,网友孙君回鞍山照顾生病的父亲,一时无法返回大连,而凯西原先与我商定要去的地方,网友都安排给了小翻译,英制片人要去金县和开发区,还要找到薄熙来的旧居和我与薄熙来最后一次见面的大连宾馆,等等,这些地址,作为大连人的小翻译都能找到,但凯西偏要跟着台湾人去找地方,走了不少冤枉路,却对孙先生不露面而疑问重重,她还对我没让她见到韩晓光而大发牢骚,但是,韩是大连嘉信国际酒店的老板,当时他不见任何人,我已经尽力联系,但功亏一溃,这与我当初的承诺没有矛盾,我在5月底讲的话,她聘的翻译和我太太都在场,我只是说,尽力而为,不确定韩晓光等知情者能接受她的采访,除了此事,凯西没有任何细节是可以挑剔我的,后来,几个月之后,韩晓光由于受到薄熙来死党的威胁,主动与我恢复了联系,在《前哨》有文章作了情节生动的描述,这有证据,我没骗任何人,但已事过境迁,他无法再接受英制片人的采访了。
   
   对我的老朋友言而无信
   
   为了拍好这部片子,我给她提供了一些照片和文字,还给她联系了香港的王建民,王原为香港《亚洲周刊》驻中国的特派员,新闻从业经验丰富,人品非常好,他先后创办了《脸谱》和《新维月刊》杂志,《联谱》是第一个报道谷开来谋杀案的媒体,这比其它海外同业要早一个多月,但由于此纸媒没有上网,读者知道的不多,他最初通过电话向我透露谷开来杀人一事时,我还半信半疑呢,可见他的独家猛料相当厉害,由于他工作繁忙,不太想见英国制片人,但我竭力说服她接受凯西的采访,我说,这是第一部有关薄谷生活的新闻记录片,尽管她可能为了赚钱,但为了生活,哪个人没有私心呢,只要她能认真地拍摄成功就好,王建民勉强同意了。
   我把王社长的联系方式给了她,但凯西去之前却没有把准确的时间告诉我,如果是为了节约电话费,她可以发电邮,但凯西忽然自行去了香港,当王建民热情地与其见面并宴请她之后,原约定次日再次会面详谈拍摄,但凯西又失约了,不打招呼地离开了香港,事后王建民电话里对我说,这个英国人一点信誉也不讲,我做了接受采访的准备,但她爽约了,不知什么原因,2012年9月23日,凯西的另一合作伙伴爱德华到多伦多来,却转述凯西的话说,王建民担心生意受到这部片子的影响而婉拒了合作。我印象里,王建民不是一个见利忘义的人,我上个世纪就认识他,他是海外第一个报道我被捕消息的记者,本身又是美籍,没有理由担心参与一部批评薄熙来的片子而受迫害,我把实情告诉王,他说,维平啊,我和你交往了10几年,如果我怕,我就拒绝你的要求,不见她算了,绝对不会骗你的,你怎么能和这样的言而无信的人合作,真是匪夷所思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