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雾霾锁潍坊中的真实与思考]
石三生
·中美合演的人权闹剧
·一塌糊涂的青岛管道爆炸事故报告
·国务院难得糊涂 中石化瞒天过海
·就“11•22”事故致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
·中国或已掌握“海水变石油”核心技术
·许志永被判刑只会成笑柄
·骆家辉指鹿为马 许志永此地无银
·美国政府的愚蠢举世罕见
·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被蒙蔽的诺贝尔奖
·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角逐者们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雾霾锁潍坊中的真实与思考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人生杂谈•之一
   
   站在平台上,城市仍陷在雾霾与清晨的昏暗中。春天就要来了,可春天也像极了这城市,陷在雾霾与昏暗中,明知近在咫尺,却无法感受到。
   


   站了许久,也想了许多。此刻,虽然看不到潍坊市政府巍峨的大楼。但我知道,天晴时、从这里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想起自己曾经好奇地跑到远处的高楼上眺望自己的小楼,却怎么也找不到。就忽然想起那句有名的“站的高看得远”来,当真站的高、就看的远吗?在雾霾笼罩的地方,只怕那是市长大人站到楼顶,也未必就比我看的更远吧?
   
   又想起自己与潍坊市政府争讼,至今已经折腾了足足六年。再有两年、自己就可以坚持到抗战胜利了!一桩不足200万的纠纷,竟然能把统辖八百万人口的许立全市长牵涉进来。这至今都让自己匪夷所思---为什么?吾师顾晓军先生责怪我跟高官打交道本身就不对。可那土地证的颁证机关就是潍坊市政府,市政府的法人代表就是市长。我不想跟他打交道,可能吗?
   
   人家把陷阱做的一个套一个。我有得选择吗?什么他马的合同!我与买方签订的合同竟然在国土局与房管局的变更登记、确权中连个影儿都没露。1月30 签合同,国土局2月1日就迫不及待地根据伪造的合同进入了变更登记程序。房管局根据市政府颁发的土地证做了颠倒时空的确权之后,买家立刻又将房产到典当行做了最高额抵押。最后,典当行又串通奎文法院做好了假案。
   
   正因为有了这一个个精心布置的陷阱,中院违法延迟的民事判决虽然判我胜诉,却成了又一个陷阱---我若要求法院强制执行,根据典当抵押优先的原则,执行所得将首先用于偿还典当行。履行判决的结果,将让我一无所有。
   
   此时,请问世人,你们谁还有什么良策吗?反正啊,我当时的心态:当真此房不保,我必与王八蛋们同归于尽!生命固然宝贵。但人生一世,哪能什么气都能忍受得了呢?
   
   没有办法,不敢要求强制执行民事判决。就只能回头去找政府算账----是你们违法变更登记、确权才造成的。
   
   自古民不与官斗啊。但当你剩下了最后一颗稻草可抓时,你抓还是不抓?还有的选择吗?
   
   第一次告政府,当真是凶险无比,包括法院的法官都对我胜诉不看好。世人啊,你们觉得呢?是否地球人都认为我死定了?
   
   就好比一个弱女子被一帮土匪劫上山,将面临被奸的命运。周围全都是土匪的地盘、还有一些土匪治下的百姓。土匪很人道---允许女子反抗,也允许她说话。反抗,难免被奸的命运;向百姓及其中良知未泯的土匪诉说,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因为土匪也不想让大家都知道自己是要强奸,他们也很想做成順奸的样子。
   
   世人啊,你们说,那弱女子是该反抗呢?还是应该告诉世人真相?女子若不肯说。你们觉得众人会清楚她将要被强奸吗?
   
   实际上,我觉得自己六年来的经历,就像这个弱女子。没有其他的选择!面对一个套一个的陷阱,想前进、就只有揭开所有的陷阱,才会避免自己被陷进去的命运!
   
   当今中国,当所谓的法律都里倒外斜之后,没有什么路子是正的。法律之外的途径,也随着信访主任上访与钱明奇们的爆炸声,证明了更是一条野路子!
   
   这么说吧,如果没有第一次胜诉。也许自己早成了钱明奇第二了!生,很不易;死,有时只是一闪念!
   
   忽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被封杀来:2011年那次,正好是自己起诉国土局要求国家赔偿之时。一直都没想明白中宣部会荒唐到因一句“若要富贵花不发 须叫钱云会死明白”就又是秘密警察审讯备案、又是博客中国封杀的,到底为了什么?
   
   如果中宣部2011年的封杀是明的,这一次、为何又在我将要开庭之时,大陆的网站几乎都不放行自己的文了呢?这算是低调封杀吗?为推荐、为赔偿,还是兼而有之?
   
   但春天是必定要来了的,雾霾也终会散去,昏暗也将被黎明代替的吧。
   
   【石三生 2013年2月26日星期二 06:15 中国•潍坊】
(2013/02/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