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匣子说话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GT: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GT:毛魔的罪恶究竟知多少?
·GT:“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GT:习无赖魔魂附体,居然妄图重走当年毛流氓成魔之路
·GT: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枪声业已打响
·GT:与蔡英文商榷(二)——究竟何谓“正义”?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必须褫夺马毛们的话语霸权
· GT: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值得一读
· GT:道县大虐杀幸存者的血的控诉
· GT:这究竟是何世道?
·GT:解放全中国和拯救全人类的关键何在?
·GT:毛共伪政权究竟属何政体?
· GT:王毅加拿大发癫究竟意味着什么?
·GT:马克思主义乃是一堆自人类有文字史以来空前绝后的文字垃圾
· GT:好一个悖论之泥潭!
· GT:英国脱欧及川普赢选等应该是一个好的趋向
·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 ——达尔文进化论≠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马克
·GT: 究竟何谓“新加坡模式”?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修订版)
· GT:郭罗基们的最大悲哀究竟何在?
·GT: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究竟是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将中华民国灭亡的?
· GT:“两头真”的炎黄们又何苦瞎折腾呢?
·何以指毛共的“改革”为谎言、诡辩和悖论?
· 好一幅人类尊严全然虚无之魔窟的真实写照啊!
·GT:这里根本没有“国家”
·GT:大陆中国民主化已然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GT:“特务头子”并非周恩来,而是毛泽东
·GT:吴弘达究竟怎么了?
· GT:“罪犯”乎?“英雄”乎?
·GT:毛共匪帮乃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社会毒瘤
·GT:毛共中央协助其党员移民美国,目的何在?
·斥习无赖在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大会上讲话中的谎言、诡辩及悖论
·GT:借问杨恒均先生
·GT:高勇给贺卫方的回信证明了什么?
· GT:这里是强盗经济,并非市场经济
· GT:朝鲜——大陆中国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 “魔诞”VS“圣诞”
·GT: 郭沫若何许人也?
·GT:先有自由全球化,才有经济全球化
· GT:新时代的“自由宣言书”
· 与蔡英文商榷(三)——切莫做谢雪红第二!
· 与蔡英文商榷(三)——切莫做谢雪红第二!
· GT:川普也在磨刀了!
·GT:川普是好样的!
· GT:川普是好样的!(二)
·GT:美国式社会主义与美国式资本主义之间的较量
·GT:郭文贵爆料的意义何在?
· GT:美国的“三权分立”出了纰漏
· GT:美国奥巴马政府驻华临时代办的自我炒作秀
·GT:毛共妄图与美国决一死战之由来有自
·GT:为川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点个赞
·GT:为川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点个赞
·GT:为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定点个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黑匣子主义认为,无赖子习近平实乃愚不可及,不自量力,且魔迷心窍,居然妄图顽固坚持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之机会主义路线,以充当其独立支撑国际共产魔教主义阵容大厦之颓垣断壁的“男儿”。难矣哉!难矣哉!难矣哉!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管见:今日之中共,几人是男儿?

   

   
    张伟国

   【新世纪特稿2013年2月10日】现在人们知道了,习
   近平年初时在中共中央党校讲的话,其实是他去年年末视察
   广东时讲话的翻版,而他在广东讲话时,看来是直抒胸臆,
   讲得更为坦率。特别是谈到苏共解散、苏联解体的"教训"
   时,习近平的议论很有激情,他的真实思想,清晰地显露在
   人们面前。
   
   ■正视苏共与苏联的教训

   
   看来,"苏联为什么会解体?苏共为什么会垮台?"的确是
   萦绕在习先生头脑中的大问题。那么,就再来看一下当时的
   情况吧。
   
   苏联是联盟国家,而旧的联盟体制走入困境,在改革中受到
   强烈反对的压力,联盟国家争取独立成为明显的倾向。于是
   戈尔巴乔夫推动签订新的联盟条约,而苏共保守派眼见情况
   不妙,则悍然发动政变。他们仿效当年保守派趁赫鲁晓夫休
   假而发动政变的先例,对戈尔巴乔夫也来这一套,而这些人
   在习先生眼里,被视为"还想挽救苏联的人"。然而,旧苏
   联实际大势已去,新苏联能否成功尚在未定之天,保守派企
   图以发动政变维持旧体制,其实救不了苏联,反倒使苏联无
   可挽回地解体。这是历史的辩证法。苏共保守派不懂这个辩
   证法,中共保守派到现在也还是不懂这个辩证法。
   
   在习先生看来,那"几个还想挽救苏联的人"之所以不能成
   功,是"因为专政工具不在他们手中"。然而,那几个人分
   明是命令军队开着坦克进入了城市的,就象苏联军队在19
   56年进入布达佩斯、1968年进入布拉格,也类似于当
   时的两个月前,中国军队进入北京。但是,苏联军队也许是
   从1956年的事变中吸取了教训,他们在布拉格被捷克人
   包围,在自己国内的城市被苏联人包围,都小心谨慎得多了
   。
   
   习先生为苏联军队在反对政变的苏联人面前保持"中立"而
   感到遗憾,认为那是"苏联军队非政治化、非党化、国家化
   "的恶果。殊不知,军队在政治争议中保持中立,人们才能
   真正看清楚人民的选择。中共不是喜欢说"人民的历史性选
   择"吗,那为什么偏要让军队用刺刀强迫人民接受共产党保
   守派的政治选择呢?
   
   习先生认为,苏共垮台、苏联解体,"一个重要原因是理想
   信念动摇了"。那么,"理想信念动摇"的原因,又是什么
   呢?既然讲究认真,那就认真地追问下去呵。
   
   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讲得很清楚,是否能够铲除资本
   主义生产方式,取决于经济发展的状况是否成熟,取决于旧
   社会的母体中是否孕育出了新社会的胎儿。列宁也很明白,
   他认为布尔什维克夺得了政权,那只是"通常的历史顺序"
   发生了变化,而苏维埃俄国要走向社会主义,取决于在俄国
   实现工商业文明。尽管苏联人后来标榜他们已经进入到"发
   达的社会主义",其实那不过是在工业化进程中,相对于其
   它"社会主义国家",已比较接近于西方社会的发展水平而
   已,若论市场化孕育出新的社会,那还差得老远呢。
   
   苏联的社会发展水平还落后于西方社会,偏要标榜自己的所
   谓"发达社会主义",而实际经济只有在市场化改革开放的
   情况下才能显示活力,否则就停滞不前,那就分明是道路失
   败、理论失败、制度失败。
   
   苏共没有尝到经济市场化的好滋味,苏联没有坚持到建立新
   的联邦体制就解体,它们的失败教训很清楚──苏共的"发
   达社会主义"理想信念在现实面前苍白无力;在工业化、市
   场化的时代,只能老老实实走资本主义之路;即使共产党执
   政,也只能审时度势,适当地为民众谋取更多些的利益,难
   以改变大局,而若一味坚持自己的专政而压迫民众,坚持专
   制的联盟体制而压制联盟国家,就迟早要走向失败。
   
   存在决定意识。这是开不得半点玩笑的事情。
   
   
   ■正视历史唯物主义

   
   显然,面对苏共和苏联的教训,已经显示出历史唯物主义和
   历史唯心主义的分野。
   
   看上去,习先生很是信仰唯物史观,很是相信历史规律,那
   么,不妨就此讨论一番。
   
   习先生以为,依靠坚定的理想信念,强调所谓"道路自信、
   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就能够挽救共产党的专政。他告诫
   他的同志们,要依照唯物史观,把握世界发展规律,了解"
   人类是从哪里来的、要到哪里去",知道"历史是怎样走过
   来的、要怎样走下去"。
   
   在习先生看来,以坚定的"理想信念"坚持"中国特色社会
   主义",是坚持唯物史观,而否定共产党的历史,否定"社
   会主义",是历史虚无主义,是唯心史观。可惜,事情并非
   这样简单。
   
   习先生应该想一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要靠坚定的"理
   想信念"、也靠所谓"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来
   支撑,是什么道理?是什么史观?
   
   那么,习先生怎么会陷入到以"理想信念"支撑他的"主义
   "的地步呢?他认为不能否定共产党的历史,不能否定"社
   会主义",但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否定了"不断革命",正
   视世界经济已经进入到资本主义长期发展阶段的现实,走出
   了科学社会主义的第二步,而共产党从以社会民主主义为主
   流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分裂出去,继续坚持"不断革命"
   ,而且无视列宁在十月革命后的反思,不在乎"通常的历史
   顺序"发生变化的深刻涵义,展开大规模的"社会主义"实
   践,终于在数十年后遭遇世界性的、历史性的失败。
   
   身为中国共产党新任总书记,习先生应该知道,无视这一历
   史事实,无视这一全世界有目共睹的现实变化,才是历史虚
   无主义,是陷入唯心史观而无力自拔。
   
   说到信仰,中国有句古话,叫作"朝闻道,夕死可矣",描
   述"闻道"而来的思想上的快感。共产党的问题与这种快感
   有些相象,是为"朝闻道,夕实现可矣",亦即,只要发现
   了历史规律,发现社会主义将取代资本主义,那我就跳过资
   本主义,立即去建造一座空中楼阁,实行"社会主义"。
   
   即使实践证明这样行不通,只能走市场经济之路,只能实际
   接受资本主义,但是,习先生所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坚持认
   为,无论如何变化,"社会主义"旗帜下的共产党专政不能
   丢掉,而市场经济阶段上通行的宪政,则被他们视为"改旗
   易帜的邪路"。这样一来,中国共产党的信仰与其实践之间
   ,就出现了巨大的裂缝,并发展为一条深深的鸿沟。
   
   马克思看得很清楚,"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
   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众所周知,这是马克思历
   史唯物论的基本观点。
   
   无产阶级专政,是马克思针对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之际
   而设想的一种政权形式。从阶级社会到无阶级社会,从体现
   阶级斗争的政党政治到非政党政治,马克思设想,会有一个
   过渡时期,这时有必要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正因为是针对过
   渡时期,而且很可能是一个不长的过渡时期,考茨基不觉得
   它有多么重要,甚至称无产阶级专政是马克思提到的"一个
   词",同样,普列汉诺夫则根据实际发展变化,认为这个过
   渡很可能转瞬即逝,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自然也就消失了
   。
   
   但是,共产党的"社会主义"实践,完全背离马克思学说的
   理论,它的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将那个过渡阶段,视为一个
   相当长的历史发展阶段,而这时的专政,也就无可避免地从
   工人阶级的阶级专政,蜕变为共产党一党专政,而且,共产
   党本身也在蜕变,从代表工人阶级掌权、为人民掌权,转变
   为它自己永久掌权,不能容忍任何人挑战它的永久专政。
   
   与此同时,在市场经济及资本主义长期发展的阶段上,马克
   思时代的资产阶级专政,逐渐发展为当今的宪政体制。所谓
   "资产阶级专政"乃隐藏在政治力量的对比之中,且受到体
   制进化的制约,也受到经济变化的影响,不能不发展变化。
   
   相形之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已无可救药地落后于时代。
   
   习先生承认,"有些不改的,不能改的,再过多长时间也是
   不改",还辩解"这不能说不改革"。这没有丝毫的道理。
   很明显,在市场经济全球化、政治民主全球化的潮流面前,
   死抱着共产党一党专政不放,无可争辩地表明,它只是共产
   党的一党之私,与所谓信仰,所谓道路、理论、制度,所谓
   历史规律,根本扯不上什么关系。
   
   有意思的是,习先生借用古代中国失国君王之妃的诗句,慨
   叹偌大一个苏联共产党"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
   来抗争"垮台、解体的命运。这位中国共产党新任总书记看
   来气魄不小,他要唤起中共全党的男儿之气,或曰"道路自
   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与历史规律抗衡。其实,习先
   生应该看到,在历史规律面前,在历史潮流面前,顺应而行
   方为正道,"没什么人出来抗争",才比较明智。
   
   习先生觉得苏共解散时"竟无一人是男儿"是悲剧,那么,
   他不妨想想,当中共全党跟随毛泽东发动"社会主义"改造
   ,进而大反"资本主义复辟",掀起"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狂潮,将无数的男儿女儿,包括女党员张志新迫害致死,
   那数十年里,中共之中有几人是男儿?他也不妨再想想,在
   当今庞大的中共党政官僚机器之中,难道为其党员的男儿之
   气留下了丝毫的生存空间了么?
   
   曹孟德对自己的对手不乏尊敬,他称刘玄德与他自己同为当
   今英雄,慨叹"生子当如孙仲谋",那么,习先生不妨放下
   架子,对戈尔巴乔夫,对蒋经国,学学他们的男儿之气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