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匣子说话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黑匣子主义认为,无赖子习近平实乃愚不可及,不自量力,且魔迷心窍,居然妄图顽固坚持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之机会主义路线,以充当其独立支撑国际共产魔教主义阵容大厦之颓垣断壁的“男儿”。难矣哉!难矣哉!难矣哉!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管见:今日之中共,几人是男儿?

   

   
    张伟国

   【新世纪特稿2013年2月10日】现在人们知道了,习
   近平年初时在中共中央党校讲的话,其实是他去年年末视察
   广东时讲话的翻版,而他在广东讲话时,看来是直抒胸臆,
   讲得更为坦率。特别是谈到苏共解散、苏联解体的"教训"
   时,习近平的议论很有激情,他的真实思想,清晰地显露在
   人们面前。
   
   ■正视苏共与苏联的教训

   
   看来,"苏联为什么会解体?苏共为什么会垮台?"的确是
   萦绕在习先生头脑中的大问题。那么,就再来看一下当时的
   情况吧。
   
   苏联是联盟国家,而旧的联盟体制走入困境,在改革中受到
   强烈反对的压力,联盟国家争取独立成为明显的倾向。于是
   戈尔巴乔夫推动签订新的联盟条约,而苏共保守派眼见情况
   不妙,则悍然发动政变。他们仿效当年保守派趁赫鲁晓夫休
   假而发动政变的先例,对戈尔巴乔夫也来这一套,而这些人
   在习先生眼里,被视为"还想挽救苏联的人"。然而,旧苏
   联实际大势已去,新苏联能否成功尚在未定之天,保守派企
   图以发动政变维持旧体制,其实救不了苏联,反倒使苏联无
   可挽回地解体。这是历史的辩证法。苏共保守派不懂这个辩
   证法,中共保守派到现在也还是不懂这个辩证法。
   
   在习先生看来,那"几个还想挽救苏联的人"之所以不能成
   功,是"因为专政工具不在他们手中"。然而,那几个人分
   明是命令军队开着坦克进入了城市的,就象苏联军队在19
   56年进入布达佩斯、1968年进入布拉格,也类似于当
   时的两个月前,中国军队进入北京。但是,苏联军队也许是
   从1956年的事变中吸取了教训,他们在布拉格被捷克人
   包围,在自己国内的城市被苏联人包围,都小心谨慎得多了
   。
   
   习先生为苏联军队在反对政变的苏联人面前保持"中立"而
   感到遗憾,认为那是"苏联军队非政治化、非党化、国家化
   "的恶果。殊不知,军队在政治争议中保持中立,人们才能
   真正看清楚人民的选择。中共不是喜欢说"人民的历史性选
   择"吗,那为什么偏要让军队用刺刀强迫人民接受共产党保
   守派的政治选择呢?
   
   习先生认为,苏共垮台、苏联解体,"一个重要原因是理想
   信念动摇了"。那么,"理想信念动摇"的原因,又是什么
   呢?既然讲究认真,那就认真地追问下去呵。
   
   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讲得很清楚,是否能够铲除资本
   主义生产方式,取决于经济发展的状况是否成熟,取决于旧
   社会的母体中是否孕育出了新社会的胎儿。列宁也很明白,
   他认为布尔什维克夺得了政权,那只是"通常的历史顺序"
   发生了变化,而苏维埃俄国要走向社会主义,取决于在俄国
   实现工商业文明。尽管苏联人后来标榜他们已经进入到"发
   达的社会主义",其实那不过是在工业化进程中,相对于其
   它"社会主义国家",已比较接近于西方社会的发展水平而
   已,若论市场化孕育出新的社会,那还差得老远呢。
   
   苏联的社会发展水平还落后于西方社会,偏要标榜自己的所
   谓"发达社会主义",而实际经济只有在市场化改革开放的
   情况下才能显示活力,否则就停滞不前,那就分明是道路失
   败、理论失败、制度失败。
   
   苏共没有尝到经济市场化的好滋味,苏联没有坚持到建立新
   的联邦体制就解体,它们的失败教训很清楚──苏共的"发
   达社会主义"理想信念在现实面前苍白无力;在工业化、市
   场化的时代,只能老老实实走资本主义之路;即使共产党执
   政,也只能审时度势,适当地为民众谋取更多些的利益,难
   以改变大局,而若一味坚持自己的专政而压迫民众,坚持专
   制的联盟体制而压制联盟国家,就迟早要走向失败。
   
   存在决定意识。这是开不得半点玩笑的事情。
   
   
   ■正视历史唯物主义

   
   显然,面对苏共和苏联的教训,已经显示出历史唯物主义和
   历史唯心主义的分野。
   
   看上去,习先生很是信仰唯物史观,很是相信历史规律,那
   么,不妨就此讨论一番。
   
   习先生以为,依靠坚定的理想信念,强调所谓"道路自信、
   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就能够挽救共产党的专政。他告诫
   他的同志们,要依照唯物史观,把握世界发展规律,了解"
   人类是从哪里来的、要到哪里去",知道"历史是怎样走过
   来的、要怎样走下去"。
   
   在习先生看来,以坚定的"理想信念"坚持"中国特色社会
   主义",是坚持唯物史观,而否定共产党的历史,否定"社
   会主义",是历史虚无主义,是唯心史观。可惜,事情并非
   这样简单。
   
   习先生应该想一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要靠坚定的"理
   想信念"、也靠所谓"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来
   支撑,是什么道理?是什么史观?
   
   那么,习先生怎么会陷入到以"理想信念"支撑他的"主义
   "的地步呢?他认为不能否定共产党的历史,不能否定"社
   会主义",但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否定了"不断革命",正
   视世界经济已经进入到资本主义长期发展阶段的现实,走出
   了科学社会主义的第二步,而共产党从以社会民主主义为主
   流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分裂出去,继续坚持"不断革命"
   ,而且无视列宁在十月革命后的反思,不在乎"通常的历史
   顺序"发生变化的深刻涵义,展开大规模的"社会主义"实
   践,终于在数十年后遭遇世界性的、历史性的失败。
   
   身为中国共产党新任总书记,习先生应该知道,无视这一历
   史事实,无视这一全世界有目共睹的现实变化,才是历史虚
   无主义,是陷入唯心史观而无力自拔。
   
   说到信仰,中国有句古话,叫作"朝闻道,夕死可矣",描
   述"闻道"而来的思想上的快感。共产党的问题与这种快感
   有些相象,是为"朝闻道,夕实现可矣",亦即,只要发现
   了历史规律,发现社会主义将取代资本主义,那我就跳过资
   本主义,立即去建造一座空中楼阁,实行"社会主义"。
   
   即使实践证明这样行不通,只能走市场经济之路,只能实际
   接受资本主义,但是,习先生所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坚持认
   为,无论如何变化,"社会主义"旗帜下的共产党专政不能
   丢掉,而市场经济阶段上通行的宪政,则被他们视为"改旗
   易帜的邪路"。这样一来,中国共产党的信仰与其实践之间
   ,就出现了巨大的裂缝,并发展为一条深深的鸿沟。
   
   马克思看得很清楚,"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
   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众所周知,这是马克思历
   史唯物论的基本观点。
   
   无产阶级专政,是马克思针对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之际
   而设想的一种政权形式。从阶级社会到无阶级社会,从体现
   阶级斗争的政党政治到非政党政治,马克思设想,会有一个
   过渡时期,这时有必要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正因为是针对过
   渡时期,而且很可能是一个不长的过渡时期,考茨基不觉得
   它有多么重要,甚至称无产阶级专政是马克思提到的"一个
   词",同样,普列汉诺夫则根据实际发展变化,认为这个过
   渡很可能转瞬即逝,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自然也就消失了
   。
   
   但是,共产党的"社会主义"实践,完全背离马克思学说的
   理论,它的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将那个过渡阶段,视为一个
   相当长的历史发展阶段,而这时的专政,也就无可避免地从
   工人阶级的阶级专政,蜕变为共产党一党专政,而且,共产
   党本身也在蜕变,从代表工人阶级掌权、为人民掌权,转变
   为它自己永久掌权,不能容忍任何人挑战它的永久专政。
   
   与此同时,在市场经济及资本主义长期发展的阶段上,马克
   思时代的资产阶级专政,逐渐发展为当今的宪政体制。所谓
   "资产阶级专政"乃隐藏在政治力量的对比之中,且受到体
   制进化的制约,也受到经济变化的影响,不能不发展变化。
   
   相形之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已无可救药地落后于时代。
   
   习先生承认,"有些不改的,不能改的,再过多长时间也是
   不改",还辩解"这不能说不改革"。这没有丝毫的道理。
   很明显,在市场经济全球化、政治民主全球化的潮流面前,
   死抱着共产党一党专政不放,无可争辩地表明,它只是共产
   党的一党之私,与所谓信仰,所谓道路、理论、制度,所谓
   历史规律,根本扯不上什么关系。
   
   有意思的是,习先生借用古代中国失国君王之妃的诗句,慨
   叹偌大一个苏联共产党"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
   来抗争"垮台、解体的命运。这位中国共产党新任总书记看
   来气魄不小,他要唤起中共全党的男儿之气,或曰"道路自
   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与历史规律抗衡。其实,习先
   生应该看到,在历史规律面前,在历史潮流面前,顺应而行
   方为正道,"没什么人出来抗争",才比较明智。
   
   习先生觉得苏共解散时"竟无一人是男儿"是悲剧,那么,
   他不妨想想,当中共全党跟随毛泽东发动"社会主义"改造
   ,进而大反"资本主义复辟",掀起"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狂潮,将无数的男儿女儿,包括女党员张志新迫害致死,
   那数十年里,中共之中有几人是男儿?他也不妨再想想,在
   当今庞大的中共党政官僚机器之中,难道为其党员的男儿之
   气留下了丝毫的生存空间了么?
   
   曹孟德对自己的对手不乏尊敬,他称刘玄德与他自己同为当
   今英雄,慨叹"生子当如孙仲谋",那么,习先生不妨放下
   架子,对戈尔巴乔夫,对蒋经国,学学他们的男儿之气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