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洪秀全演義》編註後記]
胡志伟文集
·風雨獨立路 辛酸誰人知——評《李光耀回憶錄》
·淺論《陳君葆日記》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哭紹唐先生——
·氣勢磅礡 結構渾成---論兩漢三國的優秀傳記作品---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重讀《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
·以德服人的外交家--評歷史小說《鑿空行--張騫傳》--
·--評舒巷城自傳體小說《艱苦的行程》--
·文學作品可以與政治無關嗎?
·一生真偽有誰知?——讀曹汝霖《一生之回憶》有感
·一本按語多於厚文的奇書——重讀莊士讀回憶錄《紫禁城的黃昏》——
·奈何橋畔的怒吼
·文集第三輯
·文集第四集
·文集第五集目錄
·文集第五集文章
·胡志偉文集第六集
·《長征的神話與真相》序言
·12個月逃竄6000公里損失20萬官兵
·毛泽东两次险些被国军活捉
·所謂北上抗日純係無恥謊言
·歷史是一面鏡子
·十年天地干戈老 四海蒼生同聲哭*
·朱德李富春陳毅等百多名中共高幹中招被囚
·台灣國防部情報局心戰專家炮製的「共革會」假案
·「同國民黨反動派長期鬥爭的繼續」
·種瓜得瓜 種蒺藜者收穫芒刺
·「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帶著你們打回大陸去」——反攻大陸的國光計劃曝光
·十七名精英將校擬訂113本反攻計劃
·第一梯次擬登陸廈門福州廣州
·蔣介石說: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戰場
·蔣介石說:我們反攻是行使國家主權
·美國主流輿論盛讚老蔣「至死不渝其志」
·《十大戰爭真相》第二輯序言
·在無數片面之辭中發掘歷史真相
·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口述歷史暴露出驚人的史實
·1962年中共一度打算撤離上海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 痛悼好好先生姚立夫
·《春秋》壯盛的作者陣容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洪秀全演義》編註後記

   
   《洪秀全演義》是中國近代小說史上的一部扛鼎之作,近百年來,各種不同政治立場的歷史學家與文學評論家都對本書及其作者給予極高的評價。例如,嶺南大儒、國民政府廣東省政府委員羅香林指出該書作者黃世仲「於民國肇建有勳,於香港文化有賢勞……而其小說之撰,實為廣東學術文化發展之里程碑」;浙江大學中文系教授趙明政說:「在近代小說史上,沒有第二個作家像黃世仲一樣,創作如此繁富的作品來正面反映反清鬥爭」;《香港戰史系列叢書》作者、著名史學家謝永光說:「黃世仲是香港最具有影響力的革命派小說家」;甘肅省社科院文學研究所所長顏廷亮教授說:「黃世仲是近代中國民主革命派小說界首屈一指的代表人物……他對嶺南地區近代小說史、文學史以及革命史的貢獻,遠比吳趼人和蘇曼殊要大」;廣東省社科院歷史研究所所長方志欽教授說:「黃世仲的革命業績是不朽的,他留下的革命文學作品也是不朽的」;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學術委員、中國近代文學學會副會長王俊年教授說:「《洪秀全演義》不失為大量歷史演義中的上乘之作,對今天寫作歷史小說,也有借鑒作用。」文學界耆宿、一○二歲的華南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李育中說:「黃世仲不僅是一個很有成效的革命小說家,還是一個政論家、一個身先士卒的衝鋒陷陣的革命宣傳家、實行家與組織家。在晚清眾多小說家中,他是一個傑出者;他寫長篇小說,魄力很足,文字通俗生動,所以很得讀者歡迎」;張福裕等編著的《中國近代文學家》強調:「《洪秀全演義》是我國近代小說史上一部富有革命性的重要著作」;辛亥首義老人馮秋雪說:「在我個人回憶中,《洪秀全演義》一書發表之後,省港澳風行一時,幾於家喻戶曉」;是故,《洪秀全演義》中〈金田起義〉一章已被收入中國大陸高等院校文科教材《中國近代文學作品選》;千禧年十二月,在香港著名的文學刊物《香港筆薈》舉辦的「香港小說經典名著百強」評選活動中,中港臺、海外卅八位文學史專家——包括大學文學院院長、文史教授、外籍漢學家——選出《洪秀全演義》為百強冠軍;在一九九九年八月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藝術發展局舉辦的「傳記文學國際學術研討會」上,與會學者一致確認黃世仲是百年來香港作家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者,這是因為,他以筆桿為武器,在蕞爾小島香港能影響大陸的政局,在香港用白話文寫小說起到廿世紀初中國新文學發展的龍頭作用。
   黃世仲在自序中說,搜集資料後化了三年的時間寫這部歷史小說,書成後,一九○五年在香港《有所謂報》與《少年報》連載:據晚清小說研究的前驅楊世驥先生在《文苑談往》一書中記述,一九○八年香港中國日報社印行過六十四回本的《洪秀全演義》,令人遺憾的是,這一全本早已失傳。在清末民初,大陸現出過多種洪秀全演義單行本,盡皆輾轉翻印的五十四回本,錯漏與衍文頗多:坊間還流行過一百七十四回的石印本和一百四十回的鉛印本,然其自五十四回以後的修辭、筆法、觀點、立場都與前五十四回迥然不同,明顯屬於偽作,猶如清人俞萬春所著《蕩寇志》係施耐庵《水滸傳》的狗尾續貂之作。自一九八一年至一九九八年,《洪秀全演義》已由湖南人民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廣東人民出版社、人民文學出版社、長江文藝出版社等十家出版社重印,都是翻印五十四回石印本,其中人民文學出版社一九八四年印行的王俊年校點本,水準最高。
   本書是根據民國初年香港五桂堂書局印行的《繡像繪圖通俗小說洪秀全演義》校點而成,該書封面是「李秀成百騎下柳郡」彩色圖畫(見圖),封底有英文Printed in Hong Kong字樣。正文之前,除章太炎序與例言外,扉頁加了一篇《新序》,因其純粹拜神說教並無新意,故已刪除。
   一百年來,洪秀全演義翻印了數十次,所有的翻版商都刪除了最後十回,這是一個耐人尋味的謎團。遙想三百多年前,明末清初的怪才金聖歎評點《第五才子書施耐庵水滸傳》時,大刀闊斧將一百二十回水滸從七十一回末攔腰砍斷,將原書的第一回改為「楔子」,將第七十一回中的「忠義堂石碣受天文」部份保留下來,自己添加一段盧俊義驚噩夢的情節,把後來的悲劇結局化成一個夢,充作結局的第七十回。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內,七十回本《水滸》大行其道,讀者所看到的是梁山一百零八將馳騁冀魯,替天行道,其功績與口碑達到了高峰,其結局是正面樂觀的。確實,被刪的後四十九回不如前七十一回好看——被金聖歎刪掉的後四十九回乃是描述宋江與其結義兄弟受朝廷招安,轉過槍頭去為趙氏昏君征剿王慶、田虎、方臘等義軍,使人越看越氣餒,從老百姓的立場看來義軍自相殘殺,這顯然是有違忠義之道、是為趙官家作倀。尤其征方臘,梁山英雄見一個死一個,而前七十一回祗死了一個天王晁蓋。


   民國初年的文人雅士與出版商,自然經受了反清革命的洗禮,極大多數是同情太平天國起義的(遺老遺少畢竟是一小撮人),所以六十四回本從第五十四回末截斷,緊接著太平軍三河大捷圍殲湘軍主力李續賓部、收復皖北失地、二破江北、江南大營解除天京之圍、開闢蘇南基地、到楊輔清攻佔浙江處州大敗閩浙總督慶瑞、魏超成攻克江西廣信府為止,確係恰到好處。若是繼續印下去,展現在讀者眼瞼前的便是:安慶失陷、浙江淪喪、上海戰局逆轉郊縣失守、蘇錫常陷落、天京淪陷,洪秀全被戮屍,李秀成偕幼天王被俘淩遲處死……等等一幕幕慘不忍睹的場景。六十四回本的失傳,大概也意味著民意的向背。
   本書作者以太平軍的興衰為經,選取幾個重大事件與重大戰役為緯,把重點放在金田起義和武昌、九江、安慶、南京等城市的攻守戰,突出幾次重大戰役,全書八十餘戰,絕少雷同重複,通過描繪反清戰爭的壯麗圖景與宏偉場面,在驚心動魄的故事中,塑造了洪秀全、馮雲山、石達開、李秀成、林鳳祥、林啟榮等人的英雄形象,如李秀成大破清將向榮、和春、張國樑、胡林翼、曾國藩、鮑超、李續賓;陳玉成摧勝保、敗德興阿、斬李續賓、擒李孟群等,寫得悲壯激烈,驚天動地;然也鞭撻了曾國藩、胡林翼、左宗棠、李鴻章、羅澤南等漢人文武大員認賊作父的醜惡靈魂。此書雖非編年史,但向讀者回溯了太平天國握圖籍十二年,馳騁十六行省的豐功偉業,也可見作者的匠心經營。
   作者黃世仲是個作家,報人,他在旅港近十年間寫了二十多部中長篇小說,又要孜孜於反滿革命事業,那些每天千兒八百字的連載小說自然免不了有所疏忽、舛錯與重覆。例如本書廿八回寫韋昌輝發兵制裁東王楊秀清,動手殺楊的溫大賀也被楊麾下親兵所殺,但第卅三回後多次出現溫大賀名字,儼然一員驍將;又如第四十九回寫曾國藩部將江忠泗被汪大成擊斃,但五十一回又出現江忠泗。除了原作的舛錯,也許還有輾轉摘抄中造成的謬誤。筆者根據羅爾綱所著《太平天國史》、清廷欽差大臣德興阿奏摺以及西人麥高文的《太平天國東王北王內訌詳記》,考證出告密獻計殺東王的乃是楊秀清的親信、佐天侯陳承瑢,而帶兵斬殺楊秀清的乃是冬官副宰相許宗揚。查究史實,溫大賀與許宗楊後來都戰功彪炳,這都符合事實。至於被汪大成擊斃的江忠泗,係安徽巡撫江忠源族弟江忠義之誤,死的是知府銜的江忠義,這也許是手民誤植。所以,江忠泗後來隨李續賓屢建戰功,洵係事實。因此,筆者在各該章節,都作了合符史實的修訂,希望後世出版工作者勿再以訛傳訛一直錯下去。
   筆者在校注過程中,發覺豎排本的繡像繪圖通俗版內錯別字甚多,遂根據通用的文言、白話語法、詞法作了若干修正,諸如:見的(見地)、罪不宜(致)死、不揣愚(冒)昧、保領(釋)、批發(示)、中(路)途不熟、逼寫離(休)書、隔(闊)別、彈子(子彈)、扳(攀)談、衣裳(冠)楚楚、請(悉)聽尊意、斂(束)手待斃、不細(察)、探軍的(斥候)、天不假之(其)年、必有事(緣)故、軍(士)氣、沒甚動彈(靜)、一表人物(才)、說個天花模樣(亂墜)、風流跌宕(倜儻)、不忖(揣)冒昧、性質(情)豪邁、寫下遺書題詩示意(明志)、充發(發配)、心懷非望(叵測)、勿有復言(非議)、嫁害(禍)、料事如見(神)、兵力疲玩(憊)、救軍(兵)、直迫(逼)城下、四至八道(四面八方)、結束(裝扮)、居留地(租界)、城中必不設備(防)、扎爭(掙扎)、提槍向定(瞄準)、七斷(零)八續(落)、遠地見(遙見)等等,但求讀者一目了然。
   為了提高讀者的閱讀興趣,本書搜羅了金田起義與武昌起義時太平軍與清兵鏖戰的彩色圖片四十張,以及書中正、反人物的肖像  幅,深信將為本書增色不少。
   本書附錄了黃世仲兄長黃伯耀的報告文學式小說《武漢風雲》,這部小說首次加插標點重印,以供海內外黃世仲黃伯耀研究學者參考研讀。在兩部名著校注過程中,必有疏漏之處,切望讀者諸君予以指正。
(2013/02/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