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張發奎口述自傳》得獎報導]
胡志伟文集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文集第八集目錄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蔣中正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張發奎口述自傳》得獎報導

由新華網與中國圖書商報社跨媒聯合主辦的「2013年度中國影響力圖書」評選活動於一月十一日在北京揭曉。中宣部、新聞出版總署、國信辦、共青團中央有關負責人和卅馀位知名專家學者以及來自全國各地的出版社、圖書策劃公司主要負責人出席了頒獎典禮。
   這次評選活動是由資深的專家團在2012年出版的四十萬種書籍中,按媒體認可、市場表現、專家推薦、讀者認可等社會價值與經濟價值的雙重標準,選出三百本基本書目,進行打分和評選,然後由網友們在網站上投票,最後選出六類共六十本優秀書籍。在為期一個多月的網絡投票過程中,先後有725萬人次參加投票。在傳記類書籍中,本人譯註的《張發奎口述自傳》得票排名第三。
   張發奎是個普通的農家子弟,在亂世中經歷滿清、北洋、國府三個朝代,從粵軍的最低級別——列兵熬起,因戰功升到二級上將。在八年抗戰中,從淞滬到百色,從華東到西南,總共指揮過近五十萬軍隊,幾乎全國各個派系的部隊都有,例如東北軍萬福麟部、川軍楊森部、中央嫡系的胡宗南、湯恩伯、王耀武部。他當過孫中山的警衛營營長,也做過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的廣州行轅主任,統轄兩廣黨政軍大權,位極人臣。
   張發奎十六歲從軍,至八十四歲離世。他那戎馬倥傯多姿多采的一生,經歷了廿世紀中國歷史的許多重大事件,諸如辛亥革命、反袁驅龍(濟光)、護法運動、朱執信遇刺、鄧鏗遇刺、廖仲愷遇刺、討伐陳炯明、敉平商團叛亂、驅逐滇桂軍閥、兩次東征、三次北伐、沙基慘案、省港大罷工、清剿鄧本殷、中山艦事件、血戰汀泗橋賀勝橋、武昌攻城、收回漢口九江租界、寧漢分裂、英美軍艦炮轟南京事件、寧漢合作、廣州事變、湖南農運、護黨救國、兩廣事變、淞滬會戰、武漢會戰、桂南會戰、桂柳會戰、支援越南獨立、制訂華軍入越計劃、反攻南寧、槍斃張德能陳牧農、接收廣州、槍決田中久一、槍決莫與碩、懲治漢奸、計劃開發海南等等。
   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他在香港接受哥倫比亞大學夏連瑛*女士訪問四百馀次,留下了一千零八十九頁英文記錄。這部英文原稿沉睡在哥大珍本與手稿圖書舘四十多年,沾滿灰塵。1985年哥大主管近代中國名人口述歷史工作的韋慕廷教授送了一套張發奎口述歷史的縮微膠片給中國大陸歷史學界「四大天王」之一的楊天石,此人譯了三份之一章就知難而退了——面對英文稿中上萬個人名、地名、機構名、事件名,猶如海底撈月。再者,張發奎在訪談中說話坦率,牽扯到個人恩怨政壇是非的字句甚多。故他在第廿章腳注中聲明:「在我有生之年,本章內容不得公開」,其他章節涉及人物評價便吩咐記錄者用雙括孤圈起,暫不公開。

   如今,張將軍作古已卅二年,他所月旦的政壇人物全部都已魂歸天國。二○○二年,在哥大教書的張志宇、張志丙老師影印了張發奎口述自傳第二十章寄給我。由我譯成中文六萬多字,發表於中國社科院印行的《近代史資料》第107期(2003.12)。二○○五年七月,我赴美領取萬人傑新聞文化獎時,在張氏姐妹大力協助下,徵得哥大版本與手稿圖書舘館長Jean Ashton博士的同意,由哥大講座教授夏志清陪同,買下了張發奎口述歷史的中文版權,至此,發表這部力作已百無禁忌。
   張發奎口述自傳同那些高官秘書拼湊背景資料炮製的名人回憶錄截然不同,此書沒有套話、廢話、官腔、冗詞。訪談者以張發奎私人記錄——日記、電報、信函、公文為線索,按年代詢問張將軍在每個歷史事件中的親身感受與目擊真相,且與有關軍政人物的訪談記錄、歷史文獻核對考證,故其史料價值彌足珍貴,堪稱廿世紀中國歷史的縮影,也是一部具體而微的东征、北伐、抗日戰史。傳主對國軍在不同階段的組織、銓敘、後勤、作戰等方面都作了詳細的說明,諸如軍餉來源、軍官成份、徵兵方式、軍內組織架構、軍訓內容、官兵待遇、伙食標準、軍服質料與式樣、戰鬥裝備、槍炮型號、營房設置、軍眷住房、軍人撫卹、軍醫設施、軍人升遷、獎懲制度、老兵安置、俘虜政策、軍中政治組織、行軍日程、通訊設備、情報組織、督戰陣勢、收編土匪、軍隊包庇煙賭、禁煙與專賣、賭業與「保衛捐」、蘇俄顧問團、美軍聯絡組、後勤補給制度、軍內政工制度遞嬗、公積金制度、閩贛浙皖邊區與蘇浙邊區的編制與功能、軍統與中統在軍隊各級單位的活動、戰前與抗戰初期意大利、德國軍事顧問對中國的幫助、戰時地方保安團隊、自衛團隊及遊擊隊的狀況、戰區長官部編制、軍法制度、黃埔保定陸大之比較、戰後遣返日韓臺戰俘情況、戰後懲治漢奸情況、戰後接收弊端、馬歇爾調停中共東江縱隊北調細節以及國軍流亡軍人五十年代在香港組織第三勢力兩度反攻大陸之始末等等。由於張發奎與孫中山、胡漢民以及大多數粵籍高級軍官都是客家人,這本口述自傳對客家源流、風俗作了詳盡的描述,對於研究客家歷史的學者也提供了大量翔實可靠的資料。
   從張發奎死後卅二年留下的口碑可知,張發奎是個言而有信、心口如一的軍人。他對洋人口述的一千多頁自傳,深刻懺悔了自己一生的失誤與過錯,不像大多數軍政人物那樣自吹自擂、隱惡揚善。在對照有關當事人的傳記與官方檔案後,人們可以確認,張發奎口述的歷史秘辛、名人軼事是真實可靠的。
   撇開東征、北伐、剿共等內戰戰事不算,在抗日衛國戰爭中,僅淞滬會戰,張發奎就指揮過廿多個師,那麼多第一流的中央軍部隊,諸如胡宗南的第十七軍團都撥歸他指揮過,在三個月戰鬥中,他妥善運用了炮兵部隊,使敵軍不敢在其轄區浦東登陸﹔在武漢會戰中,他指揮了湯恩伯、李漢魂、楊森、甘麗初、李玉堂、盧漢等廿多個師﹔在四戰區,他最多時指揮過十四個師。作為一名武將,他確實做到了「不怕死,不愛錢」。一九二三年四月,任粵軍營長時,他奉孫中山大元帥命令清剿沈鴻英叛軍,由於太接近前線,一顆子彈穿過他的「銅鼓盔」,削掉一束頭髮,差一公分就會要了他的命。在北伐期間,他奉蔣總司令之命,乘坐蘇軍飛行員駕駛的容克式水上飛機,遇見大霧,差點撞上樂昌的山嶺,結果栽入河水中,救生圈破了,幸虧河水不深,修好飛機繼續北飛。還有一次,炸彈掉在他右前方,不知何故沒有爆炸,他幸運得高呼「中華民國萬歲!」一天他去探望傷兵,因不忍聽聞他們的痛苦呻吟,便偕參謀與衛兵去了另一間屋子,在那瞬間,炸彈落到上一間房屋,他再次死裏逃生。
   張發奎對他熟識的國民黨軍政要員的觀察十分細膩深刻,所以在口述這部回憶錄時,對這些歷史人物作出了一針見血的評價,諸如:李宗仁欠缺毅力、白崇禧非常陰險;閻錫山狡黠圓滑,馮玉祥貪生怕死;孫立人恃才傲物,杜聿明心高氣傲。他坦承八年抗戰衹不過以空間換取時間;軍內政工毫無價值,保甲制度徒有虛名,直斥「宋子文把中華民國當作他的私有財產。
   從全書看,他對毛澤東領導的中國共產黨員,表達了由衷的欽佩與讚譽。正是出於這種真誠的感情,他在北伐軍任第四軍(鐵軍)軍長時,刻意保護了大批中共地下黨員,光是在南昌起義中故意縱放的屬下軍官有六人,後來成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元帥(葉劍英、賀龍、林彪、陳毅、聶榮臻、朱德**);成為大將、上將以及中央委員的有陳賡、粟裕、蕭克、許光達、張雲逸、周士第、惲代英、郭沫若等十多人;葉挺若非遭遇空難,也一定位在元帥之列。在四戰區、第二方面軍、廣州行轅時庇護的中共地下黨員,有許多人成為1949年後的黨與國家領導人或廣東省黨政負責人,諸如第四戰區政治部主任王崑崙(解放後官至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山大學教授梅龔彬(全國人大常委)、第四戰區軍法執行監李章達(全國人大常委)、四戰區戰地服務隊特別支部書記劉田夫(中共廣東省委書記)、第二方面軍上校機要秘書左洪濤(廣東省政協副主席)、四戰區作戰參謀楊應彬(廣東省政協副主席)、四戰區中尉附員鄭黎亞(廣州市委黨校校長)、中山大學校長許崇清(廣東省副省長)、第二方面軍軍法監吳仲禧(民革廣東省委副主委)、廣州行營上校秘書何家槐(全國文聯委員)。目前健在的九三老人孫慎,原係四戰區司令部秘書(中共地下黨特支書記),退休前是全國音協副主席。
   一九四六年五月,廣東省主席羅卓英下令軍警逮捕中山大學教授梅龔彬(李濟深部屬),他說:「梅龔彬是個平民,是個學者,又患了肺結核,省黨部宣稱梅是共產黨,我不信!」他出面將梅保釋後,叫麥朝樞用廣州行轅的汽車接往行轅主任官邸,旋即保護梅上船赴香港。新四軍事件中被捕的軍長葉挺,由軍委會交付張發奎管教,張出於人道關懷,特地給葉挺全家找了一幢房子,送他五千元和四百斤食米,還常去看望葉,允他行動出入自由。兩個月後,葉因違紀被憲兵逮捕,張以長官部名義給了葉挺家屬一萬元,又要求軍委會發一筆錢救濟葉挺家眷,還要求憲兵團劉團長好生照顧葉挺。廖承志在廣州被捕後,張發奎以其父廖承志係國民黨元老,仍幫助其母何香凝安排住房,還特地派人去香港護送她來穗看望兒子。
   勝利後,廣州行營副官處科長左洪濤是中共黨員,他未予清洗,只認為左是個人才,且擔任低職不必擔憂。一年後中央電令將左洪濤扣解重慶訊辦,張還是出於念舊心理,將左資送香港。
   竭誠支持越南人民的反帝鬥爭
   張發奎自幼目睹帝國主義者欺凌中國人民的暴行,故其反帝意志極為堅強,由堅決抗日衍伸到大力支援越南人民反對法國殖民者的鬥爭。抗戰期間,任四戰區司令長官的張發奎調派保定軍校畢業生、在南寧軍校任職的越南人張佩公來柳州組織專門對越的情報機關,國民黨中央黨部則派遣邢森洲到河內設立辦事處,負責策動越泰僑胞、聯絡越泰軍民,為國軍反攻作準備。
   為了加強對越工作、收容越南難民,四戰區在中央直接資助下先後設立了五個不同類別的訓練班,總計一千多人,其中西南戰地工作人員訓練班一百多人、特訓班三百多人、靖西第二邊區政工隊一百多人、第一邊區政工隊一百多人、電報通訊班二十多人。這批青年成為後來中國公開扶助的越南革命團體——「越南革命同盟會」的骨幹力量,在五、六十年代越南兩個反法政權中都擔任了要職。一九四○年,四戰區在邊境地區父老協助下,徵募了一百多名越南邊民,每月由中央撥款一五二○七元,組成越南特種部隊,翌年擴充為特種營。由張佩公等越籍國軍軍官於靖西集中訓練幾個月後,他們跨過邊界進入高平執行越南境內的情報工作與抗法、抗日活動。有些人被趕回中國領土後,經常有進出邊境的行動,故日軍不得不配備一部份兵力去對付他們,因此就減少了日軍對國軍的正面壓力。
   1942年8月,越共領袖胡志明在廣西天保縣被地方保安隊以日諜嫌疑拘捕,轉輾押解到四戰區政治部羈押,張發奎見胡老成持重,知悉他已為反法革命而兩次入獄,遂呈報中樞,建議釋放胡志明,還全力扶持他進入越南革命同盟會籌委會。1944年8月9日張發奎發還護照,撥付工作經費七萬六千元以及醫藥器材,讓胡志明率領戰地工作總隊隊員楊文祿等十八人回越展開工作。越南民主共和國的開國元勛胡志明、武元甲、范文同、黃文歡以及越南共和國(南越)總統阮文紹、總統候選人武鴻卿等都曾在四戰區受過訓,受到過張發奎的資助。在中國抗戰最艱苦的歲月中,四戰區長期供養了數千名流亡中國的越南志士,還每月給予十萬法幣的活動經費,一九四五年三月又撥付五百萬元,還由第二方面軍發放兩個團之武器用以裝備越南革命武裝﹔同年五月軍統中校楊清文率二百多名特訓班成員滲入越南,馬維岳帶卅六個越人經高平進入苗族領地。這些人迅速組織了八千人的革命軍,發展了廿五萬反法革命成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