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中国民主党
[主页]->[新会员区]->[中国民主党]->[狐瘟中央和毛薄領袖]
中国民主党
·丢掉幻想,拥抱革命!
·《当代革命的定位和方向》
· 鸵鸟政策误国!
·评秦永敏的《起诉书》
·向英国人民致敬!
·关注,支援乌坎----我们别无选择!!!
·中国民主党的组党努力不会停止!
·王炳章「不自杀」声明
· 多角视野看六四
·致中共无期囚徒王炳章博士公开信
·《我选择了一条荆棘满布的道路》
· 雷洋的同学来了!
·《审判者被审判》
·声明和呼吁
· 公告-呼吁支持大行动
·爱国、爱国贼以及其他
·致王炳章博士
·大陆民国思潮
·“网议”采撷
·穿透歷史的悲愴:如何看待蔣介石與毛澤
·奇文共赏
·文革与日寇侵华谁更恐怖?
·宋朝与红朝的法制和人性比较
·强烈的愤怒!严正的警告!
·我的中统特务父亲
·全民觉醒,争取人权、自由!
·戒备森严之下的两会
·关于双鸭山事件的声明
·致两会代表的公开信
·致友人-今天我们都是民主党人
·各界致2016全国“两会”的公开信
·拒绝公开财产,是公开不要脸
·台湾和香港的前途在大陆
·17名被禁出境律师的公开信
·向人民和上帝上诉/附诗一首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腥中国
·重建中华民国/王炳章
· “依法治国”的真意
2013年
·《马克思主义是伪科学》
·《习近平自信什么?》
·關注王炳章 營救王炳章 釋放王炳章
·《谣言和真相》
·《习近平的半年》
·为袁莉亚被害公开申请游行示威
·4.29苏州灵岩山
·“法治”无望,“非访”趋烈!
·《释放政治犯》
·停止镇压!尊重人民的权力和权利!
·齐月英人间蒸发?
·同一个梦?还是同床异梦?
·《谁在中国家门口生事?》
·《胡春华的考题》
·上海民运人士再次申请游行
·散步黄浦江诠释“脚”和“鞋”的哲理
·《中国梦、民主梦》
·上海综合消息
·《雅量与胆量》
·《看这一老一少》
·杨勤恒先生又被殴打!
·张林父女被绑架、被驱逐!
·感“吉林407专案网上维稳”
·让自由、良知、勇气遥遥领先!
·《习近平的容量》
·记一场小规模的游行
·《打老虎也打苍蝇》
·新春祝贺!
·狐瘟中央和毛薄領袖
·致同时代勇敢的青年思考者
·孟建柱讲话管用吗?
·《三亿党》
·上海新年团拜会仍然举行!
·《基尼系数》
·《雾国联想》
·唁电和敦促
·驳环球时报的谬论
·中宣部是什么?
·今天我们都是南周人!
·对扼杀梦想者口诛笔伐!
·元旦的礼物
·上海同城六公民事件续篇
2012年
·中国民主党2010特别代表大会简讯(图)
·全委会赴华盛顿抗议
·王东海追思会隆重举行
·中国公民呼吁新任中共领导释放政治犯
·为秦永敏鼓与呼!
·《干实事》
·上海消息:问候、祝福与感恩!
·宪政民主与民主政党
·荒唐:聚餐权利也被剥夺
·同城“饭醉”依然举行
·新年致词
·新年文告
·《习近平要肯定什么?》
·(续)实实在在的对话努力!
·(续)实实在在的对话努力!
·《中国梦、美国梦》
·《又逢七一》
·《全盘西化与普世价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狐瘟中央和毛薄領袖

   更多内容请浏览《民主党通讯》
   http://mzhdtongxun.blogspot.com
   
   编者按:现在毛薄人士也高喊民主了,这不新鲜,毛泽东也曾经高喊民主。毛泽东对黄炎培明确说:要跳出周期律就要走新路,“这条新路,就是民主”。1944年毛泽东与谢伟思等人谈话时说:我们并不害怕民主的美国的影响,我们欢迎它。美国独立日是自由民主的伟大斗争节日。但毛泽东是在骗人。薄在这一点上没骗人,他把走上神坛独断专行的毛泽东当作偶像,
   
狐瘟中央和毛薄領袖


   在重庆肆无忌惮的复辟了毛泽东式的专制独裁。
   
狐瘟中央和毛薄領袖

   
   “薄本质就是毛本质,毛本质就是反民主”。我们反对毛薄人士的观点,但我们认为他们同样应享有言论自由的权利,因此,我们既批判毛薄反民主的历史和反民主的本质,又支持毛薄人士爭取民主权利。我们同样认为:“寄託薄胡或薄習之間相爭出民主是愚蠢的;是會失望告終的。或許,可寄希望的是民與共產黨鬥出個民主來;最應寄希望的是民革黨的命,革出個民主來。”
   
   你們的狐瘟中央和我們的毛薄領袖
   張三一言
   
   “你們的狐瘟中央”和“我們的薄領袖”是薄毛極左派最近熱唱的時代曲。
   薄毛極左派自己置身為共產黨狗咬狗的惡鬥其中一方的一隻狗。為了心理平衡和狗作人狀,竭盡所能把所有人,特別是持打狗棒,打兩邊狗的人都拉進鬥狗場,讓他們成為鬥狗中的一方狗。你不小心上當加入狗鬥,在鬥狗場裡,最低限度,大家鬥中之狗,都同係咁高同係咁大,彼此彼此;於是你和他們都是人中之狗;他們還可以伺機升級為狗中之人。這就是網上網下“你們的胡瘟”、“我們的薄領袖”之爭的原由。
   把手持打狗棒狠打大小惡狗者說成是狗中一狗,這是明目張膽誣貶栽贓自由民主派(也就是薄毛極左派口中的“右派”)。
   甚麼是“挺薄”?挺薄就是薄派自家狗為被薄之同宗大惡狗一棍子打死的薄熙來領袖鳴冤叫屈,舉幡招魂;百分之一百是薄毛派“民眾”與其領袖個人的關係。所謂薄熙來獲得的民意“如日中天”,就是薄毛派認同薄在重慶的意識型態狂熱表現;為其領袖薄熙來鳴冤叫屈,舉幡招魂惡聲泛起的景像。
   所請薄熙來的路線及其在重慶的探索符合他們的利益和國家的長遠發展利益。這是絕頂謊言。名重慶探索,實屬復辟毛天下,是數千萬人賠命的毛時代;是人類史上最黑暗、最殘暴的時代(起碼是之一)。這個時代現在還有探索的必要嗎?所謂探索,就是極權者拿數千萬無辜民眾生命作代價玩的政治遊戲。
   現在一些極左先鋒不是已經叫出為甚麼你們右派可以翻天,我們左派不可以復辟的叫聲了嗎?我倒讚賞這些赤裸裸的極左派,你們本事你們就復辟吧,我樂於冷眼觀戲;只是,當你們被你們的法統正宗傳承毛派胡習烹煮大食時,請認命,不要呼天嗆地就好了。當你們被時代和民眾徹底邊緣化甚麼消失時,請認命就可以了。
   所謂薄毛派並不是指認識或和毛薄有交情的人,而是指認同毛薄意思型態者流們。用挺薄者流們並沒有幾人認識薄熙來,更沒有幾人與薄沾親帶故,以否定其薄毛派“民眾”與薄領袖的個人關係是的信口開河,沒有說服力。請問在毛狂時代,有多少個毛狂分子是認識毛澤東或與毛有交情的?
   極左派說:挺薄是人們呼喚的民主!
   這可兩睇。薄本質就是毛本質,毛本質就是反民主,所以挺薄就是挺反民主。薄反民主必要條件是“有權在手”現在薄無權在手,他(們)要成為反民主也沒有那個資本和能力了。現在挺薄者高叫民主,就其主觀而言是假,民主只是薄毛重新掌權的包裝;是現時隨手可取用的方便工具而已。但是,就客觀而言,其民主則可能為真,若其民主旗號和言論構成薄毛一派同時相應出現反薄毛另派,到其掌權(或還不能掌權)時成騎虎難下、你吃不了我,我滅不了你之勢,民主就客觀地真實存在了。所以,現在應雙手並用:既批判毛薄反民主歷史事實和反民主極左本質,又支持他們用民主手段爭取權利。
   但是,就中國國情而言,寄希望於薄胡或薄習鬥出民主,是夢囈、可能性幾近於零。所以,我強調提出,寄託薄胡或薄習之間相爭出民主是愚蠢的;是會失望告終的。或許,可寄希望的是民與共產黨鬥出個民主來;最應寄希望的是民革黨的命,革出個民主來。
   
狐瘟中央和毛薄領袖

   
   20130203 香港
   

此文于2013年02月0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