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之无产阶级专政辩析]
郭国汀律师专栏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郭国汀
·自有集装箱被占用案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析一起签发放行记名提单再审争议案/郭国汀
·上海亚太国际集装箱储运有限公司诉天津海峡货运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物被盗损失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海上保险合同争议起诉状/郭国汀
·民事答辩反诉状
·关于应当如何理解《INSTITUTE CARGO CLAUSES (A)》中“一切险”责任范围的咨询复函/郭国汀
·海运运费及代理费问题的解答/郭国汀
·美亚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诉BDP亚洲太平洋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货损争议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无效怎么办?郭国汀
·捷运通有限公司诉东方集团上海市对外贸易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平安保险公司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记名提单若干法律问题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乐清外贸公司与长荣航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代理词
·“富江7号”轮沉船保险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郭国汀
·请教郭国汀律师有关留置权问题
·新加坡捷富意运通有限公司诉上海中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中国海关实际运作的宣誓证言/郭国汀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译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 译(下)
***郭国汀律师专译著
***(1)《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郭国汀校
·寄语中国青少年——序《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
·《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译后记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二编 海上货物保险格式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三编 海上船舶格式保险单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四编 对船东的附加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五编 为各利益方的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六编 战争和罢工险格式
***(2)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34年1月1日协会更换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A)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B)和(C)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8月1日协会恶意损害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9月5日协会商品贸易(A)(B)(C)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黄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冻肉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0月1日协会煤炭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天然橡胶(液态胶乳除外)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C)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2月1日协会散装油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2月1日协会盗窃、偷窃和提货不着保险条款(仅用于协会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国际肉类贸易协会冻肉展期保险条款(仅适用于协会冻肉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4月1日协会木材贸易联合会条款(与木材贸易联合会达成的协议)/郭国汀译
***(3)英国协会保险船舶条款英中对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舶港口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8年6月1日协会造船厂的风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之无产阶级专政辩析

   郭国汀[1]

   20世纪末著名社会学家赫伯特史滨塞,是全世界第一个准确预言共产主义必定灭亡的大师。1898年当全球并无一个所谓社会主义国家存在时,他即宣称即将到来的社会主义是“奴役制”,但他坚信社会主义将取得胜利。1905年在接受采访后,他写了一信确认:“尽管来自各方所有的反对,社会主义将不可避免取得胜利;它的建立将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灾难;迟早它将被军事暴政终结[2]。除了最后一点不太准确之外,其它各项均惊人地准确。苏联和东欧共产党政权的虽然并非被军事暴政终结,但是所有的共产党政权本身皆变成了实质的军事暴政。俄国马克思主义之父普列汉诺夫于1917年预言:“布尔什维克党之所以有力量,在于其消耗我们的人民和无视我国的社会经济条件。布党将持续多年,我们的人民唯有在蒙受巨大的教训后才会觉悟。然后布党将终结,但是布党灭亡之日仍相当遥远。”[3]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史德华史密斯早在1964年即写了一部类似《共产主义黑皮书》的巨著指出:“共产主义仅是一种完全悖离整个人类进化史的政治意识形态,且由于其实质反人性,它必将在未来无法准确测定之日,被今天仍受其统治的人民抛弃”。[4]

   多年法学翻译实践经验告诉我,中共控制下的政治法律领域所有的重要文献的翻译,克意误译比比皆是,仅举“无产阶级专政”一例。“The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其中之“无产阶级”和“专政”均明显是错译。因为工薪阶级决不等同于无产阶级,1840年代美国熟练工人日薪高达1。25美元,可买上好土地一英亩(等于六亩)!因此工薪阶级决不等同于一文不名的流氓无产阶级!原文唯有“独裁”而没有“专政”之意,专政实质应是专制同义,与独裁并不属同义词;独裁是一种源自古代罗马共和时代的宪政制度,有相当合法性,在法定范围内在既定期限内(六个月)由授权之公民为公共目的例如国家安全和秩序,行使绝对权力;而专制(专政)则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任何法律制约,纯为一党或少数人的私利,无限期对全社会全体人民实行专制,因而专政或专制完全非法。

   

   "The Dictatorship of TheProletariat"中共克意误译之为“无产阶级专政”经考查马克思原著语境,吾以为应当还原为“工薪阶级独裁”,因为马克思认为现代资本主义大生产将产生大量产业工人队级,其人数将占人口总数的绝大多数,马指的独裁是指这些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产业工人阶级,并非所谓“无产阶级”,因为工人阶级与无产阶级并非同一概念。是因为无论苏联还是中国革命夺权实质上皆非产业工人阶级的努力,苏联是极左权欲知识分子为主体的布尔什维克党,发动政变夺权;而中共则主要是利用农民,两者皆几乎没有产业工人阶级介入革命。“Proletariat”原意并非“无产者”而是领工薪者,包括工人,及所有领薪职业者,例如律师,教师。更值一提的是“专政”实质与“专制”同义,而“独裁”与“专制”有重大原则性区别:专制没有任合法性,不受任何法律限制制约,专制者法遵守法律宪法任意为私利统治;而独裁在某种意义上有相当合法性,独裁者必须在法定范围内经合法授权在法定期内为公共利益行使绝对的权力。因此,本文以“工薪阶级独裁”,取代中共译之“无产阶级专政”。

   ‘proletariat’(工薪阶级)术语的含义?早期,它从其产业工人扩展包括手工业工匠群众;后来,服务业阶级或商业工人亦包括时通常之工薪劳工群体,其利益与资本家冲突。因此工人阶级之社会群体,根据上下文,包括许多不同的成份。新出现的中产群体,及在法国和德国的农民。该词马克思的本意肯定不是所谓“无产阶级”而是产业工人阶级,特别是制造业工人阶级。尽管后来该词含义有所扩大,但无论如何并非指流氓无产者阶级,[5]而各国共产革命最主要的力量正是流氓无产者。毛泽东指出贫雇农最革命,而毛氏革命的含义,实质上即抢劫和杀害富人,这早已为中共的罪恶史实所证实。流氓无产者一无所有,唯有命有一条,拼死一博,或许还能荣华富贵,这正是所有的共产党政权均痛恨知识分子而亲流氓无赖的根源。无论在土地改革运动中,还是在所谓人民公社化运动中,农民中最活跃者大多是当地的地疲流氓无赖二流子之流演变成“贫下中农积极分子”,成为中共暴政的农村基础。

   一、独裁一词的原始含义

   英语之独裁‘dictatorship’源于古代罗马共和国之“dictatura”是一种宪政制度,由元老院选举产生的两位执政官特别授权某公民(将军)在限制期间内(六个月)为限定目的行使紧急状况下的绝对权力,旨在为公共利益,外抗强敌,内平暴乱,以维护共和;但苏拉是第一个滥用该制度者,他于公元前89年令其同谋提议了一项法律,授权苏拉为“永久的独裁者”;随后公元前44年凯撒亦学样,利用权势通过立法宣布自已为永久的独裁者,最终毁灭了共和变成罗马帝国[6]。古代罗马的独裁制度与现代之诫严法制度相似。其有三项显著特征:基于宪政法制,不是暴政,是临时措施且是有限的。值得一提的是,独裁者一词在许多情况下甚至是中性词,因为其具有相当的合法性。例如,1862年在美国内战期间,国会授权总统范围极广的绝对权力,因此国会使得林肯几乎成为“独裁者”.[7] 而二战期间,罗斯福总统亦曾被称作“独裁者“。

   二、1848年前后“独裁”术语的基本含义

   

   在1848年革命期间,“独裁”的基本含义,可以从临时政府左派布朗克的说法得以佐证,即便右派领导人拉曼提纳也自称他自已和其同僚为独裁者。布朗克为推迟选举,延长独裁期限辩护,以便有教育民众的期间;十年后他仍为临时政府应视他们自已作为革命指定的独裁者辩护;直至各方面条件准备完成后再行普选。他还主张应将巴黎独裁推广到全法国。[8]

   

   

   1849年西班牙一位保守派政治领袖CORTES在国会发表了一篇令其闻名欧洲的论独裁的演说:基于智能权和剑权,(国家政府)权力属于资产阶级,至于(政权)合法性,“当合法性足够时,那么法制;当它不足时,独裁;”当然他承认”独裁“是个可怕的字眼,但是”革命是所有令人恐怖的词当中最可怕的“。既然都是独裁,问题在于是大众暴乱独裁还是政府独裁?因此,问题仅是选择下流社会的独裁还是上流社会的独裁?或是支持剑的统治还是匕首的统治?他宁愿选择上流社会和剑的统治,因为其高贵“。他说"全世界最大的独裁者在英国,因为英国议会有权决定任何事项,有谁的权力比它更大?他还说:“甚至上帝也是独裁者”。[9]其演说迅捷被译成各国文字广为人知。

   政治是实力的较量,政治与道德密切相关,人类历史上绝大多数时期,政治权力依赖国家暴力支持。但纯属依赖暴力支持的政治权力注定不可能长久;因为合法性是政治权力最牢靠的资源,一个非法政府随时处于风雨漂摇之中;正常社会总是首先依法治解决社会争议,政治问题政治解决,政治解决即公开争辩依道德、伦理、理性、知识的力量赢得民众,征服对手;政治争议法律解决,是政治文明发展的趋势。而政治争端战争解决,则是当权者彻底堵死一切合法合理理性解决政治争议,推行暴政的必然结果,记得一位哲人(应当是洛克)指出:国与国,民族与民族之间的争端,唯有通过合约和战争两途,若合约之途被堵死,唯有战争。因此,暴力政治权争,责任在当权集团而非归于反对派,因为当权者才撑控国家暴力,反对派唯有思想理论与理性,而且反对派选择暴力权争,是当局施行暴政的必然结果。

   1850年LorenzvonStein写了一本有关工人阶级斗争与独裁的专著:“社会独裁”成为工人阶级的口号,而“民众代表”则成为民主和财主的口号;布朗克的“社会民主”的追随者们可以决定推翻政府,代之以排他的社会民主,建立工人阶级的统治,大众主权的社会民主观念,变成临时政府应当坚持独裁直至其实施完成全部其认为必要的措施,为控制国家的阶级斗争在此得以构建”。[10]

   1848年至1850年前后欧洲革命时代各色人等对“独裁”各有主张,例如著名流亡德国工运活动家魏特林自称是弥赛亚式的独裁者,马克思则公开批评魏特林此种说法,巴古宁宣称其目标旨在建立一个“无限独裁权力的政府”,“所有的意志将服从于一个独裁的权威.”[11]巴氏一生中提出过多个版本的秘密的独裁。亦即工人阶级独裁(更不用说无产阶级专政)也非马克思首创,而是当时共产主义运动中相当普遍的说法。

   

   工人阶级独裁“的术语,不是马克思首创,而是1793年法国大革命失败后,巴贝夫的副手布纳罗缔最早提出,他写了一部雅格滨共产主义政治的小册子,引导共产主义运动的布朗基左派。布氏在书中讨论了夺权后过渡的革命政府,他明确主张革命政府应当由少数革命功臣独裁,其责任在于教育人民达到最终能够实行民主的层次。[12]亦即他首创“训政”概念。完全不涉及工人阶级专政的问题因为被推翻的剥削社会已污染之。因此必须由革命者实行理想的独裁,期限则不能确定,但至少需一代人。布朗基及布朗基主义者信奉的独裁概念。布氏主张应将巴黎公社的独裁推广到全国,亦即工人阶级应当对农民和手工业者实行专政。因为大革命期间,各省农民未示支持是否意味着他们反对革命?因此,以人民的名义,革命的救世主将为捍卫革命而专政人民。[13]西方学界迄今对马克思及恩格斯本人并无多少贬意,原因正在于他们并非始作俑者,且动机出发点良好,马恩确实出于同情劳动人民的悲惨处境立志消灭剥削而投身共产主义运动。然而,极度自私自利的中共暴政当权犯罪集团为一已之私长期克意隐匿,歪曲,误导真实的共运史,以便继续独占全部国家权力,达到以权谋利的根本目的。

   

   [1]近月来认真研读了数十篇马克思原著,发现没有比“无产阶级专政”更混乱不堪的论题,特虽是中文世界有关此最重大的马列共产主义理论与实践的问题研究仍非常不到位。首先,我得承认,虽然被迫学和考马列毛几十年,但直到2013年1月以前,我仅通读过一遍《共产党宣言》,并未专研任何马克思原著。直到这学期必修课才有机会认真一阅老马原著。1975年以前,西方研究马克思最专业深刻者大多是德国的学者,而全球共产党对马恩原著最精通者,非德国社会民主党莫属,拉萨尔,考茨基,伯恩斯坦,李伯内克等该党领袖,皆是马恩专家,该党实践中完全采纳伯恩斯坦的修正主义,尽管表面上否定之;而伯恩斯坦是恩格斯最信任的后继者之一,也是恩格斯的三位遗嘱执行人之一,可见恩氏对伯氏的高度信任。考茨基和伯恩斯坦其实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专家,而列宁则任意歪曲马克思原教旨。当然马克思原教旨本身并非真理,而是有许多原则性重大错误的思想理论。我曾根据马的某些论断,推论马克思数学等自然科学基础知识不通,果然证实马克思的数学非常差。马的论著存在不少茅盾,是由于其抽象思维能力有限的必然结果。马克思迄今是全球几乎公认的伟大思想家和理论家,但他确犯有许多错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