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常艳: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独往独来
·张洞生:谈谈对“人性”的一些看法【往15--3】**
·张洞生:赵普的「半部論語治天下」给我们的启示【15--4】**
·樵夫:内幕人士揭秘:温家宝“家族贪污腐败”传言的来龙去脉
·郑 义:个人在历史偶然中的作用薄熙来事件随感
·张洞生:迫使中共放弃‘一党专政’,走向‘民主宪政,依法治国’过程中的一
·张洞生:孔子与亚里士多德都极其维护“中庸之道” 【往15--5】**
·温家宝爆大银行是江父子钱袋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社会生产力的主要动力形态的改变导致生产关系的质变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1》: 生产关系质变的决定因素【往15--6】**
·昌盛:中共开创了共产共妻新时代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2》【往15--7】**
·张洞生:汪洋是中国政改的领头羊还是在放空炮?
·张洞生:新社发观《3》;发达国家将走向何处?【往15--8】**】
·张洞生:新社发观《4》中共‘初级阶段’【往15--10】**
·张洞生新社发观《5》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往15--9】**
·近代科学的萌芽发生在文艺复兴后的欧洲而未能发生在旧中国的原因【往15--11
·张洞生:胡头搞‘党内假民主’欺骗人民、抗拒政改,甘当‘历史罪人’
·陈东:国际潜逃犯苏荣现任江西省委书记
·陈破空:中共不能说的秘密 朱德死亡之谜
·秦晖:中国“站起来了”的历程——民族主义的实践(上)
·张洞生:中共将与房地产泡沫共存亡。
·张洞生 :中共高层现在高捧李鹏为哪般?
·《曾庆红家产百亿元——众元老批曾富豪是伪君子》 记者:罗冰
·张洞生:中国现在是中共权贵裸官的殖民地,政治局常委就是N国联军司令部
·人性与人生——杨伟东采访建筑史家萧默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续)
·盯住那个割破张志新喉管的人 周秋鹏
·张洞生:中共拿“被迫”当遮羞布、造假、颠倒黑白,就只能‘被迫’灭亡
·张洞生编选: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10203】
·潘汉年、扬帆案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比加速其倒台【040506】
·俞平伯研究“红楼”遭批判,胡风成了“首犯”去坐牢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70809】
·张洞生:中共卖国祸国疯狂地向外撒钱远超满清,结果却花钱收买了一大堆敌人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中共倒台【101112】
·余杰:胡锦涛是勃列日涅夫的中国版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垮台【131415】
·1998年7月17日,叶利钦忏悔书很短,但字字千钧.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161718】(完)
·张洞生:中共以‘孤立事件’为权贵脱罪,维护高层稳定,势必加速中共崩溃
·明镜月刊:最不歧视中国人的 受到中国人的谴责最多
·张洞生:胡毛左掩盖权贵罪行,投靠权贵,维护‘一党专政’,似乎是在‘下一
·张洞生:如果习随胡规,走强化‘一党专政’的老路,18大将成为末世王朝
·中外共识:中共政权面临瓦解
·铁流:毛泽东就是“文革”的元凶,“浩劫”的首恶,必须清算
·张洞生:忠党爱毛的胡锦涛在北戴河会议上失势后,对18大形势的一点预测
·刘静:偌大中国可有如此高官夫妇?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中共淫官
·赵楚:薄熙来倒台背后的妻子、客卿与走狗 等等
·张洞生:‘从保钓反日闹剧’的迷雾中看中共高层江胡习3大派的权斗
·《林豆豆口述》:揭示毛泽东时代绞肉机本质
·开放杂志:习近平与胡锦涛摊牌冷战 耍脾气不想做接班人
·独家:薄熙来案与习近平背伤真相(上)
·张洞生:中共2012年3次‘翻盘’的权斗闹剧后,18大和习近平将何去何从?
·余杰:苏共既已灭亡,中共岂能独存?
·张洞生:胡侃‘特色社会主义’何时了?中共‘特色’淫魔知多少?
·樵夫: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意接受公审!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
·张洞生:中共18大和习近平敢放‘快速有效收拾人心’的3把火吗?中共18大和
·朱忠康:大饥荒与荒淫无耻
·苏明:中共垮台的一切条件已具备
·朱忠康余杰:乇与日本战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肖磊:我所知道的“特殊案件”
·李鹏家族被爆撤离中国 向国外洗钱时暴露
·揭秘中共近年高级间谍
·张洞生:18大‘胜利’闭幕,谁‘胜利’了?中共的垂死挣扎和习近平的出路
·罗瑞卿女儿罗点点回忆录揭秘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邵正祥:毛泽东的12种身份
·史海:中共不敢公开的宋美龄的信
·王毅:文革中人性的扭曲和残酷行为超出人类素质最低标准
·夏明:厚黑党国现形记
·李锐:我看民主群星的陨落
·徐恩曾:揭秘中共党员是怎样叛变的
·陈少文:89年天安门毛像污损案真相
·曹长青:中国人所不了解的李登辉
·张洞生:18大新官上任要放4把虚火,能挽救中共奔向黑暗的地狱?
·易中天:走进顾准----中华脊梁
·王思想家:南京大屠杀从来不是国耻
·熊培云: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吴洪森:周恩来之谜
·“第一批中国官员财产公示”网络疯传
·路志高:1946 八路军的骗术与毒招
·侃侃俺的中国
·张洞生编辑:数目字使人惊醒,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必然走向崩溃灭亡
·张洞生:对‘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质疑
·彭博社:8大家族是资本主义权贵
·网报中国2012年中国人渣排行榜和10大禁文
·张洞生:对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的问题的几点拙见
·沙叶新编剧: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吴洪森:中央党校解答周恩来之谜
·朱忠康:文革血仇谎言的造假运动
·胡星斗:毛泽东真相
·张洞生:面对重重危机不可救药的中共,习近平‘亡党兴邦’才是正路
·刘悦声:《温家宝全传》摘要
·常艳: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习近平。温家宝
·太子党们!
·陈伯达儿子评论中共60年
·2013年中国流年不利,1.5月连遭6次大耳光打击,正加速走向崩溃
·鹰派罗援将军上微博,被网友揭底脱库,露出一屁股臭屎
·张洞生:不认可俞可平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说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常艳: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衣俊卿小n实录
   序
   1.人物关系
   我:真实姓名常艳,1978年5月2日生,民盟盟员,2010年7月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获法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央编译局博士后,曾供职于山西师范大学政法学院,副教授。

   衣俊卿:1958年1月生,中共中央编译局局长,曾任黑龙江大学校长,黑龙江省委宣传部长,2010年2月任现职。
   杨金海:1955年生,中共中央编译局秘书长,我的博士后合作导师。
   曹荣湘:原为中央编译局人才处处长,后被提拔为编译局办公厅副主任。
   董莹:编译局人才处博士后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
   张萌萌:中央编译局战略所博士后,英国海归博士,我的室友。
   下面的人物在我的“故事”里出现时间较晚,但起了非常重要的催化作用,所以不得不列出来。
   张文成:中央编译局离退休干部办公室主任。
   武锡生:中央编译局副研究员。
   刘仁胜:中央编译局副研究员,江洋的师兄,段忠桥老师的学生。
   马瑞:毕业于武汉大学,中央编译局战略部副研究员。
   张志银:毕业于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现为杨金海老师的博士后。
   刘长军:毕业于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现为杨金海老师的博士后。
   2.几点说明
   其一,本文不是小说,是自己的亲身经历,以第一人称叙述;但各位看客可以把它看作一个“多情”之人写的小说,没有关系,我不在乎看客对我的评价。
   其二,如是自己的主观感受,我会在文字上予以注明,否则都是对真实情况的一种再现;您可以质疑事件的真实性,但我有保留尽量客观、真实陈述事实的权利。
   其三,本文爆出丑闻,便有承受各种不良后果、法律责任及社会效应的心理准备,涉及事件的当事人愿意起诉我的,我在等待官司及人身攻击。
   
   一、并不愉快的相识
   与衣老师(这里,我还是叫他衣老师吧)相识始于2011年3月底。此前,虽闻其大名,但因为研究领域并不十分契合,对他的学术倒不是太了解,更谈不上对他的为人处世的认知了。如果时光倒流至2011年3月29日之前,我与他都是快乐的,至少在“我们”的事情上,都不需要耗费精力。
   清晰地记得,面试那天,我穿着亮面灰色中袖西服,白色衬衫,高跟鞋,戴着镶了些水钻的细细的发卡。从西西友谊宾馆出来前,在房间里对着镜子打量着自己,嗯,不错,漂亮并知性、干练,外形没有问题。穿过辟才胡同的红绿灯路口,一阵风刮来,有些微凉,毕竟是初春,路上像我穿这么单薄的人不多。我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
   到了编译局,跟门卫说是来面试的,就顺利地进来了。博士后工作站的工作人员董莹给几十位前来参加面试的人员说了些注意事项,我们大家便在一个会议室里候着。
   由于报考的是脱产博士后,所以面试的次序比较靠前。我记得一进会议室的门,我对着各位面试评委很友好而谦和地笑了下,也看到了衣老师的笑容。面试环节,我一贯不卑不亢,陈述了自己以往的研究积累及未来的研究设想。这里不得不提的是,我特意提了一下姜海波(黑龙江大学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衣老师的博士生,当时还未毕业)以拉近和衣的关系。虽说是有套近乎之嫌,但我也说的是事实。
   我博士论文写的是《恩格斯晚年社会发展理论研究》 ,在毕业半年后即在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并于2010年桂林会议 上送给了很多学界的前辈与老师。在桂林漓江的游轮上,我与姜海波很煞风景,面对着如诗如画的漓江风光,我俩竟然聊着学术。他建议我下一步可以做一些恩格斯文献方面的整理与研究工作,这个方面目前做的人比较少。
   从桂林回来后,一方面要准备国家社科基金的申报,一方面要提交博士后报名材料中的研究计划。我就写邮件给鲁克俭,他说就按照姜海波说的这个方向做。鲁给我定了一个题目“恩格斯著作的写作、出版及传播研究” 。
   拿着申报社科基金的论证初稿(写的比较详细),我给各位评委老师陈述了自己未来的研究计划。印象最深刻的是,衣老师一听到我的选题是受姜海波及学界其他老师的启发而来,一改先前对我的友好态度,很不客气地转头对柴方国(编译局马列部主任)说:“这不就是咱们做的那个嘛!”其实,衣老师承担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国内外马克思主义文献的典藏与整理研究”,我并不知道,而且我的论证角度与他们不一样(这是后来我知道的)。当时,只是觉得他在嘲笑我,题目太大了。这个我现在也承认,但我坚信,之所以能拿下这个课题,自然是我的论证有自己的独特与精到之处。
   在面试中还有一个细节记忆犹新,这个细节衣也在后来与我二人所开的“卧谈会”中提到过。他说:“你们单位能放你吗?”我回答:“我们是有协议的,只要赔钱就可以!” 衣说:“拖家带口的!”我当时马上回应:“我家里边条件挺好的,在我的工作没有落实之前,家里人是不会过来的!”我心里当时想的是,按照政策有些单位是会为博士后的配偶解决借调等问题,我不需要你们为我考虑这个,我自己克服困难就是了,不就2年嘛!
   至于衣老师为什么会说这个话,我到现在也是懵懵懂懂的。总之,当时的感觉非常不好。我与他素昧平生,怎么在听到姜海波的名字后就一改态度而刁难起我来了呢?! 因为这次不够友好的初识,使得我们后面会有联系(我去洛阳开会,一半是为与他改善关系),为后来有故事发生埋下了伏笔(我写到这里,很后悔,不去洛阳多好啊,不和衣一步步走近多好啊!)。
   面试中,所报导师杨金海由于父亲去世回了河南老家,其余几位导师是:衣俊卿、魏海生、柴方国、李惠斌、鲁路、薛晓源。
   魏海生问我如果脱产的招不了还读不读?我客气而委婉地笑笑说:“那可能就不读了。”(其实,就是说脱产的招不了就不读了,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写到这里再插一段题外话:
   杨金海在面试前给衣俊卿说了自己的倾向,脱产招那个男生,别招我,怕我将来要在北京找工作,很麻烦(与我一同报考杨老师脱产的只有那个男生) 。也就是说,在我进那个会议室的门之前,结果是定了的。
   杨老师在我报考前,一开始说让我读在职的,后来说两种都报,意即总有在职的保底。我报考杨老师的博士后,并非是慎重考虑的。2010年7月份出书联系了杨老师,纳入他主编的那套“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研究丛书” 。在请他和鲁克俭吃饭时,话赶话说到了博士后的事情。后来在11月份桂林开会时,我又说到到底报哪种类型时,杨还是坚持是在职的。我就有一点小不高兴了,觉得这人这么不利索。我一直在想,读在职博士后,没有多大意义,反而多了一些约束。而我已经说了要报考人家的博士后,如果不报的话,岂不是把人得罪了,将来也没法再联系了。那怎么办呢?不是说脱产的名额少吗?不是招不了吗?那我就只报脱产的,招不了正好,又不用读了,还不得罪人。不失为一个万全之策。况且,当时有几家别的单位的老师,主动说让我去他们那里读博士后。
   抱着来京玩两天,来编译局跺一脚认识认识衣俊卿是何方神圣,也让大家认识我一下的态度,参加了博士后面试。
   我靠自己的实力 被录取为脱产博士后。从此,我的噩梦也便开始了。
   与衣的初识,给我留下了费解的谜,为什么他要为难我呢?我以后要来这里了,怎么能改变他对我的“不良”印象 呢?带着些困惑,带着些委屈,我结束了这次北京之行。
   二、进站前的交往
   进站前的交往,主要指在国家社科基金评审一事上与衣的联系。
   4月份,马哲史年会即将在洛阳召开。我有点不想去了。在与姜海波打电话后,他说衣老师去。我就想,说不准可以修补一下面试时的小不愉快。
   “中外比较视域中的马克思主义研究”理论研讨会暨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2011年年会,4月16日至19日在河南科技大学召开。
   16日早餐时,无意间看到衣俊卿。他吃完后从我身边走过,我很自然地起身与他打招呼,他认出我来了,说:“你来了啊!”早饭后回到房间,我给姜海波打电话问他衣老师的手机号。问到后,我给衣打电话,说自己想去给他送书。他说:“一会你到会场偷偷给我吧,这会儿我在改一个稿子。”
   在开会前,他与吴晓明等人站在那里聊天。我就过去把书送给他了。会后照相以及上午的会开完后,我们有过些目光的短暂交流。看来,这次洛阳并没有白来,他对我的印象应该是不错的。待了一天,我没有再参加第二天的小组讨论,也没有参加考察,坐大巴匆匆赶回家,还有一大堆的课要上呢!
   5月份的样子,具体哪天记不得了。我得知自己通过了国家社科基金评审的初审,兴奋地在电话中叫了起来。马上要上会了,材料在编译局李兴耕老师手里。我给导师杨金海打电话请他帮忙打个招呼 ,杨老师拒绝我了(我当时也不知道,觉得杨老师很不近人情,现在想来,可能是他有自己的难处吧,兴许我让他说话的人是他的对立面呢!)。
   尽管有其他的老师在帮忙,问题也不大。但我此时总觉得自己已经被录取为编译局的博士后,应该“求助”于衣。晚上,我给衣发信息,请他给李兴耕说说我的事情。第二天一早,衣说给韩庆祥说了,李未联系上。其实,我已经给韩老师打过电话,韩老师和李兴耕在一组。在桂林,与韩老师以及他的夫人聊过,他有印象的。要知道衣是给韩说,我就不给他说了。让韩老师觉得我这人这么事,好像不信任他似的。自衣给韩老师说过我后,韩老师就再没有就课题一事回复过我,可能直接给衣说了吧。
   等到我得知自己会评也过了时,发信息给衣表示感谢。他发了一大段给我,说在此前韩已给他说过了。衣还在信中嘱咐我出去不要乱说,还说我素质不错将来能有较大发展,有什么问题同他联系,等等。我心里暖暖的,觉得自己去洛阳跑一趟没有白费功夫,这不这件事情上他就帮我了,而且还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其实,即便不找衣,会评也能过的。但我想,这是我们交往的一个借口吧。
   6月的某一天,我接到博士后办公室董莹的一个电话,问我最近来北京吗,说转户口的事情需要我自己跑一趟。我说,刚好也有别的事情,我去一趟。
   6月21日晚上,给衣发信息说自己来北京了,想去拜访他。发完信息后,手机在房间充电,我就去西单弄头发了(发梢有些黄,怕给人印象不好,去染黑了)。两个小时后回来,发现他发了两条信息,说自己出差刚回来,明天办公室见。
   第二天,6月22日,我一大早起来去西单,准备给他买个什么贵重点的礼物,以表示感谢。商场开门都很晚,约的是下午2点见面。转了半天也没有看好合适的东西,因为那个时候买东西怕人家觉得有特殊含义。如领带、皮带等似乎有感情因素在里边,我们还不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