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的兩頭]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上)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下)
·世事隨筆:英國脫歐記
·從打噴嚏想到的
·世事隨筆:雜談英美政局
·香港日記(93)
·香港日記(94)
·“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的兩頭

   最近讀了一篇文章,叫人生的兩頭,頗道出我現在的境況。

   所謂人生的兩頭,是指人的最初階段和最後階段。

   我因為照顧孫女,於是這兩頭接上來了。

   我七十歲,是所謂「人生七十古來稀」的年紀了,雖然當今世上,八九十的老人多

   的是。

   我是正在離開世界的人。

   我孫女兩歲,正呀呀學語,每一個月都長高一寸半寸。

   她是正在進入世界的人。

   我每天看著她,我想到七十年前,我不是和她一樣嗎﹖活潑好動、咿呀學語、睡多

   醒少,皮膚幼滑飽滿,每天都成長一些,每天都有所不同。

   我又想到,七十年後,她便跟我一樣,不再活潑好動,不再皮膚幼滑飽滿,精力、

   體力、能力每天都不知不覺地失去一些。

   我過去了,她接著來,也將會過去。所謂一浪接一浪,人生有什麼意思、有什麼意

   義呢?

   李白說﹕「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說的很確切。那麼,

   人來來往往,有什麼意思、有什麼意義呢﹖

   是不是像魯迅所說關於路那樣,路本來是沒有的,走的人多了便走出路來。

   人生本來沒有什麼意思、什麼意義,談得多了便談出意思、意義來。

   我想,人生的兩頭,即接近生的那頭和接近死的那頭,因為都是比較自然的,可能

   沒有什麼意義。

   有意義的,恐怕是中間那一段。而以今天的人的壽命來說,這一段有七八十年之長。

   這一段路怎樣走,走得好不好,走得有沒有意思? 走得有沒有意義? 不同的人有不

   同的看法,有不同的要求,也有客觀條件和環境條件的限制或幫助。

   在中共專制社會,答案可能比較簡單,學做雷鋒便是。但在自由、多元的社會裡,

   看法便五彩繽陳。

   我僥倖生在自由、多元的社會裡,人們對事物可以有不同的看法。

   關於怎樣活得有意義? 怎樣活得有意思? 宗教人士有宗教人士的看法,非宗教人士

   也有非宗教人士的看法。

   生命的意義,屬哲學性和宗教性的命題。有宗教信仰的人由於已有歸屬,生命意義

   的問題可能比較簡單,因為即使他們曾經摸索,也已是過去的事了。

   我因為沒有宗教信仰,因此仍在摸索之中。如果有什麼傾向的話,便是傾向自然,

   自然的生命觀。但倘說生命是順乎自然,則便很難說生命有什麼意義。

   這就是理學家張載在《西銘》裡說的﹕「存,吾順事;沒,吾寧也。」即生存的時

   候,我跟從事理﹔死了,便休息。生命沒有特殊的意義。

   如果你問我,你對今天的生活滿意嗎? 我說滿意。滿足嗎? 滿足。如果你再問,你

   覺得今天的生活有意義嗎? 我便啞然。

   如果你問我,你對過去的生活滿意嗎? 我會說大概滿意。滿足嗎? 大概滿足。如果

   你再問,你覺得過去的生活有意義嗎? 我也是啞然。

   不過,我的一生,有一點我是很清楚的,是幸運。我雖出生窮困,但從有意識開始,

   沒有走過戰禍,沒有捱過飢餓,沒有變了壞人,沒有做共產黨。這都是幸運。沒有

   做共產黨,以我的經歷來說,更是幸運中的幸運。

   但是,你問我,你的生命有意義嗎? 我想,我仍是啞然。

   有一天,我可能向宗教尋求答案,因為我現在對「天堂」這一概念,有點嚮往。

(2013/0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