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严家伟:缅甸民主转型之路是中国的他山之石]
蔡楚作品选编
·王书瑶:中华民主联盟章程(草案)
·黎建军:暴力维稳与民变四起——满清王朝的最后十年
·郭永丰:中国民主转型的相关因素分析
·斯欣言:中共可能分裂 中国有望统一
·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宪政又添新派、基督教宪政引热议(图片)
·清流浦:习近平的尴尬
·李对龙:为自由而革命,以自由立国,建构宪政共和国
·一周新闻聚焦:外媒、评论家、网友评说薄熙来庭审
·金鸽子奖授予北京维权律师莫少平(图)
·家庭教会首次在台湾发声 抵制基督教统战(多图)
·牟传珩:北京为何迟迟不能开启民主变革大门——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
·关于王功权先生被传唤的紧急声明和112位联署签名
·反對中國再次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大簽名
·李昕艾第三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图)
·李昕艾第四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多图)
·杨瀚之:光复民国运动:大陆“蓝色新民族主义”运动的崛起
·上海市民代表120次向人大请愿,上海高院“动真格”(多图)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分析三中全会的《决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三中全会后各方继续关注中国政治动向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拘捕了吗?
·一周新闻聚焦:海外媒体报道和评论《许志永案起诉意见书》
·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正式调查”不是空穴来风
·南乐教案上访到全国两会(图)
·和尚愿意跨教为南乐教案维权(图)
·中国人权观察成立申请书
·古川:为“六四”25周年接力绝食感言(图)
·潘晴:论革命和改良——兼与韩连潮先生商榷
·徐琳:纪念南周事件一周年的日子里(图)
·一周新闻聚焦:“包子秀”惹来议论纷纷
·一周新闻聚焦:温家宝是否“干干净净”是个谜?
·古川:2013年中国十大公民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民间公祭耀邦紫阳和六四先烈,拉开纪念六四25周年序幕
·闵良臣:中国的问题到底在外部还是在内部—兼谈制度障碍是中国社会最大障碍
·笑蜀:郭飞雄人道救援呼吁书
·曾伯炎:一党专政与奴化教育导致中国人种退化
·吴庸:公民社会的形成及官民力量的博弈
·监禁中的自由心灵---公民许志永提讯审理的最后陈述(图)
·温克坚:论政治转型中的暴力
·郑小群:中共执政阵营的最后一张拼图
·清流浦:警惕军队由“效忠”转向纳粹化(图)
·余杰:镜与灯——从中国“公知”否定台湾“太阳花学运”看“他者的误读”和
·王德邦:2013年公民运动述评
·推动公民不合作的唐荆陵律师被广州国保刑拘(图)
·辛子陵上书习近平要求出国探亲
·付勇:纪念八九民主运动 推进中国民主转型
·余杰:人权共识与两岸和平——从《零八宪章》到《自由人宣言》
·胡佳表示将遭拘捕 为了自由我别无选择(图)
·滕彪:从稳控模式到扫荡模式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图)
·2014年中國青年人權獎頒給趙常青(图)
·“零八宪章”第三十二批签署者名单 (八十四人)
·王丹: 聲明(图)
·【重返天安门】六四25周年,一朵白花绽放天安门广场(多图)
·王维洛:“六四”天安门事件对三峡工程上马的影响—三峡工程反对派失败原因
·张思之:报关心浦案友人书(图)
·昝爱宗:我的“翻墙”史记——互联网中国的自由与梦想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白皮书”激怒香港市民,反抗会很激烈
·吴金圣:从天下围城到天下围人——中国民主转型的辅助手段之一
·潘晴: 习近平欲将“红色帝国”引向何方?
·李昕艾:论邪恶轴心对文明世界的危害
·唐丹鸿:西藏问题:帝国三部曲之三:转型帝国的西藏最终解决方案
·黄秀辉:周永康受私刑是党国的特殊利益需要
·凌沧洲:反腐危局能否通向自由民主?
·王德邦:正视历史是最基本的自信
·大陸青年赴台感受民國文化 暢談未來中國轉型之路(图)
·温克坚致董建华先生的公开信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反占中”游行是一场闹剧
·付勇:从皇权专制主义到党权专制主义
·桑普:香港律师界大奇迹日
·林绿野:甲午一百二十年祭
·公民力量关于周永康案的声明
·曾伯炎:习近平的“以法治国”不过是2.0版的以党治国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普选草案提请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占中”不可避免
·堅決支持佔中行動,發起為佔中港人爭取諾貝爾和平獎的行動的聲明
·公民力量就中国人大香港政改决议的声明
·杨建利: “和平香港”倡议
·严家伟:强势独裁是民主转型的拦路虎
·王德邦:人大香港“普选”决定击碎了中国“宪政梦”
·中秋民主燈火行動:支聯會要求釋放獄中良心犯及流亡人士回家團聚
·郭飞雄先生的狱中声明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学生组织发表罢课宣言,“占中”三子削发明誓抗争到底(
·桑普:从民主回归到民主自决—香港民主运动的趋向
·斯欣言:共产极权制度难逃覆灭结局
·华逸士:夜捕铁流击碎“救党派”最后幻想
·康正果: 什么功?谁之罪?——《还原毛共:从寄生幸存到诡变成精》一书导言
·牟传珩:“雨伞革命”宣告“一国两制”破产——香港揭开“公民抗命”新纪元
·王德邦:八九之痛与香港占中
·闵良臣:王伟光院长属于什么阶级
·曾伯炎: 没有民主和法治的反腐决无成功的可能
·一周新闻聚焦:港府出尔反尔拒绝与学联对话,梁振英因丑闻面临弹劾
·韩武:中国公民运动蜂窝新战略
·闵良臣:人类史没有证明社会主义会依法治国
·华信民:习会成为中共末任总书记吗?——习近平别传
·一周新闻聚焦:港警群殴“占中”人士激起民愤,“对话”有否诚意?
·华逸士:当世界匍匐在中共极权的阴影下
·章小舟:解析专制极权特务统治
·林傲霜:“阶级专政”与“依法治国”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对台湾的启示
·郭永丰:中共的“依法治国”不过是以党治国的装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家伟:缅甸民主转型之路是中国的他山之石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3/2013
   
   
   作者: 严家伟
   

   缅甸是中国的近邻,近半个世纪来处于军人政权独裁专制的统治下。尤其是该国军人政权将世界著名女政治家、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昂山素季女士长期软禁关押,更使该国政府恶名昭彰,臭名远扬。因此也长期受到文明自由世界的孤立与制裁。但却长期得到毛泽东及中共政权的鼎力支持,成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为此还专门“创造”了个新词汇叫什么“胞波情谊”。不过在二十一纪民主大潮的冲击下,这个位于南亚的专制孤岛,终于无法再“硬挺”下去,民主春风劲吹,冰山开始崩溶。从开放党禁、报禁,到释放政治异议人士而开始了她的民主转型之旅。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征文
   
   
   缅甸是中国南面的近邻。可一向留在人们印象中的却是贫穷、落后、闭塞、毒品、金三角……而近半个世纪来又处于军人政权独裁专制的统治下。尤其是该国军人政权将世界著名女政治家、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昂山素季女士长期软禁关押,更使该国政府恶名昭彰,臭名远扬。因此也长期受到文明自由世界的孤立与制裁。但却长期得到毛泽东及中共政权的鼎力支持,成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为此还专门“创造”了个新词汇叫什么“胞波情谊”。不过在二十一纪民主大潮的冲击下,这个位于南亚的专制孤岛,终于无法再“硬挺”下去,民主春风劲吹,冰山开始崩溶。从开放党禁、报禁,到释放政治异议人士而开始了她的民主转型之旅。
   
   缅甸国土面积约为67.7万平方公里,人口五千七百多万人。曾沦为英国的殖民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于1948年1月获得独立。并脱离了英联邦。独立后的缅甸选择了英国式的议会民主制度。根据缅甸联邦宪法规定,缅甸实行“三权分立”,联邦议会是最高立法机构;联邦政府为最高行政机关;最高法院为联邦最高司法机构。但是这个民主制度从—开始就受到一群野心勃勃军头们的挑战。这些想窃国弄权的军人利用其国内复杂的民族矛盾,利用贫穷、落后和民众文化素质低下等客观条件,一再跃跃欲试,挑战议会民主与文官政权。
   
   1958年9月,以国防军总参谋长奈温为首的一批军人逼迫当时的吴努总理交出权力。直到1960年2月吴努通过选举再度上台执政。但仅过了两年,1962年3月,奈温以所谓“防止国家分裂”为借口,悍然发动军事政变,推翻吴努政府,从此终结了缅甸的议会民主制,变成一个军人独裁专制政权。也从此使缅旬半个世纪陷于独裁专制的黑暗之中。成为二战后世界上执政时间最长的军人政权。而军人长期独裁统治的结果,使该国由一个东南亚自然资源最好、发展水平位居东南亚前列的国家成为了世界上最落后的国家之一,1987 年12月缅甸被联合国列为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缅甸国内各种矛盾更加尖锐,民怨日趋沸腾。
   
   与此同时,在毛泽东年代由于中共外交处境十分孤立,因此对于—切反民主的独裁政权,能拉拢的便尽量拉拢。由此奈温也就成了北京的座上宾,—时“中(共)缅友好”打得火热。然而与此同时毛泽东又暗地里大肆输出共产主义“革命”。支持东南亚诸如马来西亚、泰国、缅甸、新加坡、柬埔寨、老挝、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等各国的共产党反政府武装暴乱活动。从而引起奈温政府极大的不满。“文革”中更利用在缅甸的华人公开散发毛语录,毛像章。甚至公开煽动“造反有理”、“枪杆子里出政权”。奈温忍无可忍,于是组织力量还击。最后竟发生了北京驻仰光大使馆被支持奈温的人群冲入,一位中共“专家”被当场打死的严重事件。一时间奈温在党媒体上又被定成“帝修反”豢养的“反华小丑”。两个独裁政权当面握手,背后踢脚,尔虞我诈,明争暗斗的“表演”,着实让世人大开了一番眼界。
   
   毛死后,中共逐渐放弃了这种明目张胆输出“革命”的愚蠢作法,而代之以用经济手段去加以渗透、扶持与控制,从而为“我党”的国际利益服务。于是中缅两个独裁专制政权—拍即合,又成了近似“同志加兄弟”式的“友好”关系。缅甸也因为受到北京方面的大力支持,而一直对国内要求民主的呼声保持高压的态势。1990年5月缅甸人民在30年中未有任何选票之后,终于迎来了新一轮的大选。但是军方支持的傀儡人物却在大选中一败涂地,由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大获全胜。但军方却拒绝承认大选结果,拒绝交权。并禁止全国民主联盟的一切活动,多次软禁该党领导人昂山素季。先后长达14年之久。缅甸军人政权也因此长期受到全世界主要民主国家的谴责与经济制裁。中共却乘机从政治到经济上加强与缅甸独裁政权的联盟。
   
   然而当世界进入到21世纪第二个十年时,在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的冲击下,缅甸国内大批民众及佛教僧侣都加入到对军人独裁统治抗议的行列。规模宏大,形成轰动世界的“袈裟革命”。导致国际社会更加关注缅甸的民主和人权问题。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缅甸军人政权内部出现分裂。出现了以丹瑞、吴登盛为代表的开明人物。2010年7月,丹瑞在宣布退休前到印度访问菩提伽耶寺庙,并在那里虔诚祈祷,传说佛祖释迦牟尼就是在这个寺庙的菩提树下顿悟的。回国后不久,丹瑞便决定释放昂山素季,并将权力交给脱下军装的吴登盛,缅甸从此开始了政治改革历程。
   
   2010年吴登盛总统亲自接见了昂山素季,同时解除了对全国民主联盟的禁令,同意其合法注册,成为正式的在野党。更修改法律使一切原受迫害的政治犯享有—切选举权与被选举权。接下来在国会补选中,昂山素季扣她领导的党获得国会补选45席中的43席。昂山本人也顺利当选。与此同时,昂山素季也吁请国际社会解除对缅甸政府的制裁。实现了朝野双方的良性互动。与此同时,缅甸政府还批准了反对党的抗议集会活动;逐渐开始放松出版审查和网络审查,并且允许反对党领袖昂山素姬的图片出现在报纸的首页。一些曾经被封锁的国外网站已经解禁,其中包括“脸书”、“推特”、BBC缅甸民主之声和美国之音等。虽然目前政府仍保留著一些审查权力,但是一位总统顾问已经公开表示,要在新制定的媒体法废除出版审查。
   
   2013年1月19日,由吴登盛总统主持的第一届开发合作论坛在缅甸首都内比都举行,来自美国、欧盟和联合国机构的400多名代表参加。这是缅甸总统2011年3月掌权以来,首次召集援助国和国际组织开会。吴登盛在会上公布了缅甸未来3年的社会和经济改革措施,目标是使缅甸到2030年成为一个现代化、发达和民主国家。据路透社报道,吴登盛在长达45页的《经济和社会改革框架》报告中,承认缅甸目前的发展远远落在邻国后面,希望借经济和社会改革框架来解决缅甸各方面的问题,包括贸易自由化、卫生与教育、透明度和基础设施,要让缅甸成为一个工业化的现代国家。但他也强调,缅甸政府绝不会忽视在农业领域的投入,同时还将缩小地区间差距。缅甸仰光的一些西方外交官认为,这是缅甸摆脱数十年军事统治后进入新纪元的第二阶段。报道称,吴登盛上台后启动了缅甸民主改革进程,第一步是政治改革,第二步是经济改革。英国《金融时报》认为,援助国与国际组织将承诺配合缅甸的改革政策,为它提供咨询,并会协助缅甸落实国家建设与和平计划。
   
   2013年1月24日,缅甸政府决定解散成立了49年的媒体审查机构“媒体审查与注册局”,以推动新闻自由。该决定使3万多个网站得以解除封锁,民众可以不受限制地上网浏览政治敏感内容。1月29日,缅甸政府又做出决定,废除1988年制定、已实施了25年之久的禁止5人以上民众在公众场合集会、游行或演讲的禁令。美联社报道说,这条禁令以往曾被军政府选择性使用,以压制异议声音。这两项决定有助于推进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公民举行集会、游行和示威活动的自由,也有助于落实国际人权公约倡导的公民政治权利尤其是民主参与的权利。
   
   纵观缅甸政治改革的民主进程,完全可以用“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来加以形容。缅甸不仅是亚州国家,是中国的近邻。在遭受外国侵略,在遭受专制政权长期统治,缺乏民主传统,在民众文化素质差,闭塞,落后等诸多国情方面都与中国极相近似。所以,缅甸的政治民主转型,既对中国是极大的鼓舞,也对中国具有很高的参照价值。它首先说明独裁专制在任何一个国家里都是不可能长期存在和维持下去。即便这个国家再贫穷落后,民众也不能容忍他们长期骑在民众头上作威作福,必然要被民众反对和唾弃的。不管当权者如何拒绝民主,都不可能保持其专制的“铁打”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不想变也得变,非变不可。同时也说明不管是军人专权,还是一党独裁,不管是共产主义式的独裁专制,还是非共产主义式的专制,都是社会动荡和不稳定的根源。暴力维稳是不可能长期奏效,随着时间的推移,必然弄得越“维”越不“稳”。只有承认不同政治力量的合法存在,开展朝野的良性互动与监督,才能达到稳定社会,促进国家的进步与繁荣。因而这也是对中共当权者极好的提示与警示。提醒当局应把握时机还权于民,早走这一步比晚走好,当然更比不走好。越拖下去越对当权者不利,越早下决心就越多—份主动与回旋的余地。
   
   中共十八大后,习、李新班子上台,不少人对他们又抱着很大的希望。有希望不是坏事,但不要被自己一厢情愿的希望弄昏了头,以至丧失了起码的分辨能力。某些人几乎像“鸡蛋里寻骨头”一样的从新领导人身上找闪光亮点。甚至断言“习近平必走政治改良之路”。却掩耳不听,闭眼不看“习总”明确宣示的:“不能割裂改革开放前后历史并相互否定”。这实际上是宣布毛泽东暴政近三十年中包括土改、镇反、反右、大跃进、文革……等等一系列祸国殃民的暴政历史都是不能否定的,而要承认其为“伟光正”的历史。如此“清规”一定,政治改良的空间还有多少?
   
   至于实际作为方面更是乏善可陈。有的人搜索枯肠,把着指头总算给找到了几笔:“打击贪腐官员,升级薄案,降格政法委,释放被关九井庄的几万访民,提前改革劳教制度,整顿司法系统,买进被胡卖掉的改革派李、汪、令等,理智处理“南周”事件,压制了保守派的第一次反攻……”。乍—听倒真像有那么点要改良的意思。但仔细—分析:“升级薄案”纯属高层权斗之举。降格政法委是高层权力的重新分配与“洗牌”,“买进被胡卖掉的改革派李、汪、令等”语意含混,文理欠通,不知其所云的“买”、“卖”究竟是何内容,反正均无关政治改良。打击贪腐官员一部份是借此清除政治上的异己,就像“江核心”要收拾陈希同;“胡总”要拿下陈良宇一样。今日中共大官有几个是干净的?不查都是孔繁森,—查就是王宝森。你在政治上与“我”保持一致,便不查你,你就稳当“孔繁森”;政治上你不听话,那就只有叫你当“王宝森”了。管他“孔繁森”还是“王宝森”不过党同伐异而已,无关政治改良。另外也有的人实在闹得太不像话了,如什么“房姐”、“表叔”之类影响太坏,自然得拿你来“祭旗”做个样子。扯在政治改良上未免牵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