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严家伟:缅甸民主转型之路是中国的他山之石]
蔡楚作品选编
·闵良臣:王伟光院长属于什么阶级
·曾伯炎: 没有民主和法治的反腐决无成功的可能
·一周新闻聚焦:港府出尔反尔拒绝与学联对话,梁振英因丑闻面临弹劾
·韩武:中国公民运动蜂窝新战略
·闵良臣:人类史没有证明社会主义会依法治国
·华信民:习会成为中共末任总书记吗?——习近平别传
·一周新闻聚焦:港警群殴“占中”人士激起民愤,“对话”有否诚意?
·华逸士:当世界匍匐在中共极权的阴影下
·章小舟:解析专制极权特务统治
·林傲霜:“阶级专政”与“依法治国”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对台湾的启示
·郭永丰:中共的“依法治国”不过是以党治国的装饰
·朱欣欣:依法治国必须从废除一党专制开始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满月的回顾与展望
·孔布:中共企图利用香港危机赢得苟延残喘的时间
·曾伯炎:中国教育的现状和未来实在令人担忧
·章小舟:专制文化潮与极权什锦装
·张博树:流亡创造奇迹:达兰萨拉观感
·余杰:中国的民主转型与西藏的中间道路
·桑杰嘉:中共宣布向藏人党员干部开刀——中共对藏政策走向更趋极端
·应克复:共产主义浩劫的思想源头(一)——《告别马克思主义》的前言与结束
·华逸士:“文革”或已重来,喉舌充当先锋——中国媒体厚黑已达新境界
·桑普 :当中国皇帝遇见日本首相
·孔布:“砸锅论”是中共无法挽回的颠覆性错误
·王德邦:“重庆模式”的意识形态升级版——掀起意识形态斗争狂潮
·桑杰嘉:在帝国主义摧残中坚持抗争的西藏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林傲霜:成熟的公民社会,觉醒的台湾公民—评台湾“九合一”选举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一周新闻聚焦:令计划拍马文章怎么回事?峰回路转还是回光返照?
·李大立:中国——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不可避免
·桑杰嘉:中共政权在西藏进行的文化灭绝政策
·向宪诤:“打肿脸充胖子”的“中共民族主义”真面目
·一周新闻聚焦:新年的悲哀——上海踩踏事件与人性
·王德邦:社会预期与政局走向—2015新年说事
·桑杰嘉:自焚—藏人对中共政权现代奴役的决绝反抗
·一周新闻聚焦:泛民抵制第二轮政改咨询,黄之锋等学生领袖被提讯
·陈永苗:民间抵抗之立场与行动
·应克复:为地主正名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民众被窒息在“中国梦”的黑箱里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的主题
·郭永丰:中共独裁统治是中国走向民主的最大障碍
·孔布 :后极权社会的青年政见是主流民意
·余杰:麦卡锡主义与习近平主义
·一周新闻聚焦:“四个全面”登场,中共统治模式从忽悠走向忽悠再走向更忽悠
·李金芳:回家的路还有多远——不要忘记狱中的政治犯
·曾伯炎:习近平师法毛泽东沿袭文革做法救不了中共
·桑杰嘉:2014人权灾难年,西藏是重灾区
·公孙豪:棋局将残——中共如何走向黄昏与黑夜
·陈永苗:再谈香港回归于民国
·一周新闻聚焦:警方设陷阱,区伯“被嫖娼”
·张博树:评刘源、张木生的“回到新民主主义”
·章小舟:习近平会遭遇“林立果”和“原子弹”吗?
·章小舟:泼毛像义举壮哉,反暴政浪潮澎湃
·黄玉凯:抹不掉的毕福剑话题——专制性分裂人格
·闵良臣:你怎么就敢说“一百年不动摇”
·任协华:云抗争——进击暴君时代的现代视野
·桑杰嘉:藏人——中国的二等公民
·一周新闻聚焦:庆安枪击案——一枪击碎了中国梦
·潘晴:“穹顶之下”与“蓝天革命”——大变革时代催生出革命蓝图
·王德邦:“八九一代”的人权游侠——陈云飞
·安乐业: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余杰:王岐山为何向福山泄露国家机密?
·朱欣欣:弘扬八九民运的“广场精神”,建设民主宪政中国
·“零八宪章”第三十三批签署者名单 (52人)
·章小舟:招招慑暴政,式式挫鹰犬——评吴淦之“杀猪刀法”
·王德邦:面临“中等收入陷阱”与“转型陷阱”夹击的中国出路何在
·余杰:习式集权:小组治国,一夫当关
·一周新闻聚焦:政改方案遭否决,香港人羞辱北京当局
·一周新闻聚焦:由停播白岩松两档节目想起他曾经向刘晓波致意
·余杰:习武帝的帝国梦,终将是黄粱一梦
·龙戈铤:大抓捕凸显中共末日焦虑
·王天成:从期待改革到呼唤革命——当代中国自由主义思想变迁
·余杰:习近平才是真正的文革余孽
·王力雄:丹增德勒求“法”记
·亮均:大抓捕形势下的民运应对策略的思考与建议
·赵思乐:后89一代与TA们的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大阅兵维稳劳民伤财,谁的抗战胜利?!
·刘正清: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倡导者唐荆陵
·一周新闻聚焦:“习马会”登场,各有不同解读
·渭水渔夫:英国道路对中国民主化的启示
·一周新闻聚焦:缅甸民主化,中国当局尴尬和中国民众的期望
·渭水渔夫:再论英国道路与中国民主化
·渭水渔夫:上层革命的模式及其可能性分析
·石飞:“妄议”始终与中共执政相伴
· “零八宪章”第三十四批签署者名单 (四十一人)
·一周新闻聚焦:刘晓波六十大寿,各界祝福,吁当局立即释放
·付勇:让互联网促进中国民主转型
·风山渐:香港书商离奇失踪谁是罪魁祸首?
·杨光:过时的主权概念与方兴未艾的民主转型
·黄钰凯:回顾2015年中共玩热的十大文字游戏
·牟传珩:民主转型兵临北京城下——“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蔡楚:倒习文章可能是中共党内派系斗争的产物
·参与网主编蔡楚关于因习近平公开信被黑客攻击的声明
·蔡楚的手机和家庭座机受到每30秒一次的骚扰攻击(中英文)
·蔡楚:红色逍遥兵七零八落部队
·蔡楚:裸体人
·蔡楚:亡秦必楚——记陈墨二三事
·蔡楚:“卧底”董麻子
·蔡楚: 我被“野鸭子”抓捕的一夜
·蔡楚:我的黑与红之恋—队医曾琳(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家伟:缅甸民主转型之路是中国的他山之石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3/2013
   
   
   作者: 严家伟
   

   缅甸是中国的近邻,近半个世纪来处于军人政权独裁专制的统治下。尤其是该国军人政权将世界著名女政治家、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昂山素季女士长期软禁关押,更使该国政府恶名昭彰,臭名远扬。因此也长期受到文明自由世界的孤立与制裁。但却长期得到毛泽东及中共政权的鼎力支持,成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为此还专门“创造”了个新词汇叫什么“胞波情谊”。不过在二十一纪民主大潮的冲击下,这个位于南亚的专制孤岛,终于无法再“硬挺”下去,民主春风劲吹,冰山开始崩溶。从开放党禁、报禁,到释放政治异议人士而开始了她的民主转型之旅。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征文
   
   
   缅甸是中国南面的近邻。可一向留在人们印象中的却是贫穷、落后、闭塞、毒品、金三角……而近半个世纪来又处于军人政权独裁专制的统治下。尤其是该国军人政权将世界著名女政治家、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昂山素季女士长期软禁关押,更使该国政府恶名昭彰,臭名远扬。因此也长期受到文明自由世界的孤立与制裁。但却长期得到毛泽东及中共政权的鼎力支持,成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为此还专门“创造”了个新词汇叫什么“胞波情谊”。不过在二十一纪民主大潮的冲击下,这个位于南亚的专制孤岛,终于无法再“硬挺”下去,民主春风劲吹,冰山开始崩溶。从开放党禁、报禁,到释放政治异议人士而开始了她的民主转型之旅。
   
   缅甸国土面积约为67.7万平方公里,人口五千七百多万人。曾沦为英国的殖民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于1948年1月获得独立。并脱离了英联邦。独立后的缅甸选择了英国式的议会民主制度。根据缅甸联邦宪法规定,缅甸实行“三权分立”,联邦议会是最高立法机构;联邦政府为最高行政机关;最高法院为联邦最高司法机构。但是这个民主制度从—开始就受到一群野心勃勃军头们的挑战。这些想窃国弄权的军人利用其国内复杂的民族矛盾,利用贫穷、落后和民众文化素质低下等客观条件,一再跃跃欲试,挑战议会民主与文官政权。
   
   1958年9月,以国防军总参谋长奈温为首的一批军人逼迫当时的吴努总理交出权力。直到1960年2月吴努通过选举再度上台执政。但仅过了两年,1962年3月,奈温以所谓“防止国家分裂”为借口,悍然发动军事政变,推翻吴努政府,从此终结了缅甸的议会民主制,变成一个军人独裁专制政权。也从此使缅旬半个世纪陷于独裁专制的黑暗之中。成为二战后世界上执政时间最长的军人政权。而军人长期独裁统治的结果,使该国由一个东南亚自然资源最好、发展水平位居东南亚前列的国家成为了世界上最落后的国家之一,1987 年12月缅甸被联合国列为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缅甸国内各种矛盾更加尖锐,民怨日趋沸腾。
   
   与此同时,在毛泽东年代由于中共外交处境十分孤立,因此对于—切反民主的独裁政权,能拉拢的便尽量拉拢。由此奈温也就成了北京的座上宾,—时“中(共)缅友好”打得火热。然而与此同时毛泽东又暗地里大肆输出共产主义“革命”。支持东南亚诸如马来西亚、泰国、缅甸、新加坡、柬埔寨、老挝、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等各国的共产党反政府武装暴乱活动。从而引起奈温政府极大的不满。“文革”中更利用在缅甸的华人公开散发毛语录,毛像章。甚至公开煽动“造反有理”、“枪杆子里出政权”。奈温忍无可忍,于是组织力量还击。最后竟发生了北京驻仰光大使馆被支持奈温的人群冲入,一位中共“专家”被当场打死的严重事件。一时间奈温在党媒体上又被定成“帝修反”豢养的“反华小丑”。两个独裁政权当面握手,背后踢脚,尔虞我诈,明争暗斗的“表演”,着实让世人大开了一番眼界。
   
   毛死后,中共逐渐放弃了这种明目张胆输出“革命”的愚蠢作法,而代之以用经济手段去加以渗透、扶持与控制,从而为“我党”的国际利益服务。于是中缅两个独裁专制政权—拍即合,又成了近似“同志加兄弟”式的“友好”关系。缅甸也因为受到北京方面的大力支持,而一直对国内要求民主的呼声保持高压的态势。1990年5月缅甸人民在30年中未有任何选票之后,终于迎来了新一轮的大选。但是军方支持的傀儡人物却在大选中一败涂地,由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大获全胜。但军方却拒绝承认大选结果,拒绝交权。并禁止全国民主联盟的一切活动,多次软禁该党领导人昂山素季。先后长达14年之久。缅甸军人政权也因此长期受到全世界主要民主国家的谴责与经济制裁。中共却乘机从政治到经济上加强与缅甸独裁政权的联盟。
   
   然而当世界进入到21世纪第二个十年时,在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的冲击下,缅甸国内大批民众及佛教僧侣都加入到对军人独裁统治抗议的行列。规模宏大,形成轰动世界的“袈裟革命”。导致国际社会更加关注缅甸的民主和人权问题。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缅甸军人政权内部出现分裂。出现了以丹瑞、吴登盛为代表的开明人物。2010年7月,丹瑞在宣布退休前到印度访问菩提伽耶寺庙,并在那里虔诚祈祷,传说佛祖释迦牟尼就是在这个寺庙的菩提树下顿悟的。回国后不久,丹瑞便决定释放昂山素季,并将权力交给脱下军装的吴登盛,缅甸从此开始了政治改革历程。
   
   2010年吴登盛总统亲自接见了昂山素季,同时解除了对全国民主联盟的禁令,同意其合法注册,成为正式的在野党。更修改法律使一切原受迫害的政治犯享有—切选举权与被选举权。接下来在国会补选中,昂山素季扣她领导的党获得国会补选45席中的43席。昂山本人也顺利当选。与此同时,昂山素季也吁请国际社会解除对缅甸政府的制裁。实现了朝野双方的良性互动。与此同时,缅甸政府还批准了反对党的抗议集会活动;逐渐开始放松出版审查和网络审查,并且允许反对党领袖昂山素姬的图片出现在报纸的首页。一些曾经被封锁的国外网站已经解禁,其中包括“脸书”、“推特”、BBC缅甸民主之声和美国之音等。虽然目前政府仍保留著一些审查权力,但是一位总统顾问已经公开表示,要在新制定的媒体法废除出版审查。
   
   2013年1月19日,由吴登盛总统主持的第一届开发合作论坛在缅甸首都内比都举行,来自美国、欧盟和联合国机构的400多名代表参加。这是缅甸总统2011年3月掌权以来,首次召集援助国和国际组织开会。吴登盛在会上公布了缅甸未来3年的社会和经济改革措施,目标是使缅甸到2030年成为一个现代化、发达和民主国家。据路透社报道,吴登盛在长达45页的《经济和社会改革框架》报告中,承认缅甸目前的发展远远落在邻国后面,希望借经济和社会改革框架来解决缅甸各方面的问题,包括贸易自由化、卫生与教育、透明度和基础设施,要让缅甸成为一个工业化的现代国家。但他也强调,缅甸政府绝不会忽视在农业领域的投入,同时还将缩小地区间差距。缅甸仰光的一些西方外交官认为,这是缅甸摆脱数十年军事统治后进入新纪元的第二阶段。报道称,吴登盛上台后启动了缅甸民主改革进程,第一步是政治改革,第二步是经济改革。英国《金融时报》认为,援助国与国际组织将承诺配合缅甸的改革政策,为它提供咨询,并会协助缅甸落实国家建设与和平计划。
   
   2013年1月24日,缅甸政府决定解散成立了49年的媒体审查机构“媒体审查与注册局”,以推动新闻自由。该决定使3万多个网站得以解除封锁,民众可以不受限制地上网浏览政治敏感内容。1月29日,缅甸政府又做出决定,废除1988年制定、已实施了25年之久的禁止5人以上民众在公众场合集会、游行或演讲的禁令。美联社报道说,这条禁令以往曾被军政府选择性使用,以压制异议声音。这两项决定有助于推进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公民举行集会、游行和示威活动的自由,也有助于落实国际人权公约倡导的公民政治权利尤其是民主参与的权利。
   
   纵观缅甸政治改革的民主进程,完全可以用“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来加以形容。缅甸不仅是亚州国家,是中国的近邻。在遭受外国侵略,在遭受专制政权长期统治,缺乏民主传统,在民众文化素质差,闭塞,落后等诸多国情方面都与中国极相近似。所以,缅甸的政治民主转型,既对中国是极大的鼓舞,也对中国具有很高的参照价值。它首先说明独裁专制在任何一个国家里都是不可能长期存在和维持下去。即便这个国家再贫穷落后,民众也不能容忍他们长期骑在民众头上作威作福,必然要被民众反对和唾弃的。不管当权者如何拒绝民主,都不可能保持其专制的“铁打”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不想变也得变,非变不可。同时也说明不管是军人专权,还是一党独裁,不管是共产主义式的独裁专制,还是非共产主义式的专制,都是社会动荡和不稳定的根源。暴力维稳是不可能长期奏效,随着时间的推移,必然弄得越“维”越不“稳”。只有承认不同政治力量的合法存在,开展朝野的良性互动与监督,才能达到稳定社会,促进国家的进步与繁荣。因而这也是对中共当权者极好的提示与警示。提醒当局应把握时机还权于民,早走这一步比晚走好,当然更比不走好。越拖下去越对当权者不利,越早下决心就越多—份主动与回旋的余地。
   
   中共十八大后,习、李新班子上台,不少人对他们又抱着很大的希望。有希望不是坏事,但不要被自己一厢情愿的希望弄昏了头,以至丧失了起码的分辨能力。某些人几乎像“鸡蛋里寻骨头”一样的从新领导人身上找闪光亮点。甚至断言“习近平必走政治改良之路”。却掩耳不听,闭眼不看“习总”明确宣示的:“不能割裂改革开放前后历史并相互否定”。这实际上是宣布毛泽东暴政近三十年中包括土改、镇反、反右、大跃进、文革……等等一系列祸国殃民的暴政历史都是不能否定的,而要承认其为“伟光正”的历史。如此“清规”一定,政治改良的空间还有多少?
   
   至于实际作为方面更是乏善可陈。有的人搜索枯肠,把着指头总算给找到了几笔:“打击贪腐官员,升级薄案,降格政法委,释放被关九井庄的几万访民,提前改革劳教制度,整顿司法系统,买进被胡卖掉的改革派李、汪、令等,理智处理“南周”事件,压制了保守派的第一次反攻……”。乍—听倒真像有那么点要改良的意思。但仔细—分析:“升级薄案”纯属高层权斗之举。降格政法委是高层权力的重新分配与“洗牌”,“买进被胡卖掉的改革派李、汪、令等”语意含混,文理欠通,不知其所云的“买”、“卖”究竟是何内容,反正均无关政治改良。打击贪腐官员一部份是借此清除政治上的异己,就像“江核心”要收拾陈希同;“胡总”要拿下陈良宇一样。今日中共大官有几个是干净的?不查都是孔繁森,—查就是王宝森。你在政治上与“我”保持一致,便不查你,你就稳当“孔繁森”;政治上你不听话,那就只有叫你当“王宝森”了。管他“孔繁森”还是“王宝森”不过党同伐异而已,无关政治改良。另外也有的人实在闹得太不像话了,如什么“房姐”、“表叔”之类影响太坏,自然得拿你来“祭旗”做个样子。扯在政治改良上未免牵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