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槟郎文集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11文秘 张珅
   
     槟郎老师教我中国现当代文学课。槟郎是老师的笔名,而老师亦爱以此自称。老师喜欢写诗,同学们也称他诗人。说来惭愧,作为一个中文系的学生,我却不懂诗,更不懂现代诗。也不曾仔细读过老师的诗,不过是在课堂上的多媒体上粗略看过几首。可能是由于我对现代诗和现代诗人的偏见,只是觉得这些不过是孤芳自赏的人的自我陶醉。现在想来,我是被自己的认知和事物的外象束缚了。人都是这样,总是用自己有限的知识去认知世界,却被自己的知识所束缚,然后将这些认知称为现实。
     今天很认真的看了槟郎老师的一些作品,渐渐读出那些透在文章诗作中的纯真。第一篇是《青溪梦忆》,梦境很美,梦境里的女子更美。梦境中有条甘澈的青溪,人在溪边,心情自然愉悦。兑意为泽,泽即水,悦便是人在水边的心情了。读到梦中的青溪,我仿佛也身临溪边追寻琴声。我本以为会有箫音作和,然后是溪边才子佳人琴箫合奏《笑傲江湖》俯视天下的淡然,迎来的却是舞动长袖蹁跹的女子。别是一般情调。


     我若是男子,在清溪小姑的神龛边,念想着清溪小姑和情郎的羡人传说,看着起舞的仙子,也是会提不起脚步离开的罢。这样的梦,谁又愿意醒呢。我不禁改变了寻常对老师老愤青的看法,一个能构想出这样醉人情景,并将这情景淋漓精致描写出来,让读者能感同身受的诗人,他的思想当然不仅仅局限于只知抱怨社会黑暗不公,也不止停留在仅仅能发现生活中污秽的那一面。
     看到的第二篇作品是《重游栖霞寺》。曾在上课时听老师说他年轻时出家未遂。不知道怎样的绝望,才会让人将斩断红尘遁入空门的想法付诸现实,或许真的如红鼻子僧人说的,中文系学生多愁善感吧。现实与理想的距离是很难跨越的,设想的太美好,与现实参照的时候,只恨不得用石头将天砸破。这两首诗都跟我们南京有关,青溪小姑是南朝乐府里的多情的神女,而栖霞寺也是六朝金陵的胜迹,他的相关诗作还有《给青溪小姑》、《大学时的一次出家》、《住步桃花扇亭》等。槟郎老师对他的第二故乡和中国古代文学都很熟稔和亲近,才能写出这样饱含感情和诗意的文字。
     槟郎老师有时候义愤填膺的跟我们说些政治时事,并发表自己的见解。也常将这些心情写成诗与我们分享,有对腐败的不满,有对底层人的同情,有对束缚自由的控诉。老师也常以书生自居,以布衣为荣,见他自己的《问与答的彻底》,刘倩的《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在我的理解里,书生,读书一小生。过去将老师与书生的概念对比时,总会发笑。因为我心中的书生一直是以许仙为原型的。可能是偶像剧看多之后的误导吧。老师读了那么多书,并且愿意继续读书,无论多大年纪,都可称得书生的;而以终身布衣为傲,是中国古代一种文化和人格传统,体现在诗学上的是隐逸境界,体现在人格上的是狂狷傲骨。
     我不过一介小女子心胸,装不下整个天下,只求能独善其身,不求渡人。每当听闻老师的悲天悯人或是怨刺社会黑暗的时候,只能远远地崇敬老师的率直和赤诚。老师每年每月都会有大量诗作,有人赞赏老师的诗,有人批驳,有人说老师处处留情,有人说老师内心纯真……我比较偏向说老师不满社会,愿意生活在自己构想的美好的诗中的评价。
     中国人讲究盖棺定论,历史总会给人一个中肯的评价。正如他的《诗人槟郎之墓》里的诗境,或许百年之后会有那样一个少女,读懂了槟郎,捧着槟郎诗集,哭晕在刻着“诗人槟郎”的墓碑前,然后有片黄叶飘落在翻开的诗集的某一页里。
     2013-2-21
(2013/02/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