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槟郎文集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斥杨厚兰大使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一笔一划勾勒我爱你
·我崇拜的旅游诗人槟郎
·坎坷中沉浮的槟郎
·一个特别的诗人槟郎
·诗魂所在,源于人心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小妹采莲
·儿童文学课老师槟郎
·江南荷韵
·面对荷花
·守圩的夜晚
·无聊的蚂蚁
·阅江楼上的闲人
·鹅掌楸之歌
·儿孙的国度
·游玩朝天宫
·爬满葎草的小屋
·敬悼大头兵宫龙杰
·留连紫霞湖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B-52带来好消息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11文秘 张珅
   
     槟郎老师教我中国现当代文学课。槟郎是老师的笔名,而老师亦爱以此自称。老师喜欢写诗,同学们也称他诗人。说来惭愧,作为一个中文系的学生,我却不懂诗,更不懂现代诗。也不曾仔细读过老师的诗,不过是在课堂上的多媒体上粗略看过几首。可能是由于我对现代诗和现代诗人的偏见,只是觉得这些不过是孤芳自赏的人的自我陶醉。现在想来,我是被自己的认知和事物的外象束缚了。人都是这样,总是用自己有限的知识去认知世界,却被自己的知识所束缚,然后将这些认知称为现实。
     今天很认真的看了槟郎老师的一些作品,渐渐读出那些透在文章诗作中的纯真。第一篇是《青溪梦忆》,梦境很美,梦境里的女子更美。梦境中有条甘澈的青溪,人在溪边,心情自然愉悦。兑意为泽,泽即水,悦便是人在水边的心情了。读到梦中的青溪,我仿佛也身临溪边追寻琴声。我本以为会有箫音作和,然后是溪边才子佳人琴箫合奏《笑傲江湖》俯视天下的淡然,迎来的却是舞动长袖蹁跹的女子。别是一般情调。


     我若是男子,在清溪小姑的神龛边,念想着清溪小姑和情郎的羡人传说,看着起舞的仙子,也是会提不起脚步离开的罢。这样的梦,谁又愿意醒呢。我不禁改变了寻常对老师老愤青的看法,一个能构想出这样醉人情景,并将这情景淋漓精致描写出来,让读者能感同身受的诗人,他的思想当然不仅仅局限于只知抱怨社会黑暗不公,也不止停留在仅仅能发现生活中污秽的那一面。
     看到的第二篇作品是《重游栖霞寺》。曾在上课时听老师说他年轻时出家未遂。不知道怎样的绝望,才会让人将斩断红尘遁入空门的想法付诸现实,或许真的如红鼻子僧人说的,中文系学生多愁善感吧。现实与理想的距离是很难跨越的,设想的太美好,与现实参照的时候,只恨不得用石头将天砸破。这两首诗都跟我们南京有关,青溪小姑是南朝乐府里的多情的神女,而栖霞寺也是六朝金陵的胜迹,他的相关诗作还有《给青溪小姑》、《大学时的一次出家》、《住步桃花扇亭》等。槟郎老师对他的第二故乡和中国古代文学都很熟稔和亲近,才能写出这样饱含感情和诗意的文字。
     槟郎老师有时候义愤填膺的跟我们说些政治时事,并发表自己的见解。也常将这些心情写成诗与我们分享,有对腐败的不满,有对底层人的同情,有对束缚自由的控诉。老师也常以书生自居,以布衣为荣,见他自己的《问与答的彻底》,刘倩的《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在我的理解里,书生,读书一小生。过去将老师与书生的概念对比时,总会发笑。因为我心中的书生一直是以许仙为原型的。可能是偶像剧看多之后的误导吧。老师读了那么多书,并且愿意继续读书,无论多大年纪,都可称得书生的;而以终身布衣为傲,是中国古代一种文化和人格传统,体现在诗学上的是隐逸境界,体现在人格上的是狂狷傲骨。
     我不过一介小女子心胸,装不下整个天下,只求能独善其身,不求渡人。每当听闻老师的悲天悯人或是怨刺社会黑暗的时候,只能远远地崇敬老师的率直和赤诚。老师每年每月都会有大量诗作,有人赞赏老师的诗,有人批驳,有人说老师处处留情,有人说老师内心纯真……我比较偏向说老师不满社会,愿意生活在自己构想的美好的诗中的评价。
     中国人讲究盖棺定论,历史总会给人一个中肯的评价。正如他的《诗人槟郎之墓》里的诗境,或许百年之后会有那样一个少女,读懂了槟郎,捧着槟郎诗集,哭晕在刻着“诗人槟郎”的墓碑前,然后有片黄叶飘落在翻开的诗集的某一页里。
     2013-2-21
(2013/02/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