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艾鸽照片:阳光明媚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照片:梦幻青春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活魂》封面
·自由日---献给世界人权日
·转载: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记者编辑“道歉”
·艾鸽散文诗《自由 从周末开始》
·艾鸽词:沁园春·雪
·艾鸽词(满江红纪念赵紫阳)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念许良英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长篇小说《情荒》子夜出命案
·词:高阳台(悼念胡耀邦)
·诗歌《永不凋谢的瞬间》
·自由之母——为所有不能奔丧的民主人士的亲情而作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新版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封面
·夏天的雨雾(散文诗)
·艾鸽词《声声慢》题薄熙来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
   
   


   天风露重伴着云舟微雨,披在这座古老而年轻的城市上。她在黄河之东漂泊了不知多少年代,而风韵犹存。鸿燕城的题名据说是依清代黄景仁《稚存从新安归作此寄之》诗:“来鸿去燕江干路,露宿风飞各朝暮。”作为新兴的城市,算是有点人文环境了。可人们的感觉却没有诗那么风雅。
   
   鸿燕城最富有的资源是男人和女人,一抓一大把。男人们层出不穷的,疾风暴雨的,洪水猛兽般地存在着。女人们后来居上的,独占风骚的,细皮嫩肉地存在着。在鸿燕城里,你无论睁开眼睛还是闭上眼睛,都会有男人或女人环绕着你,充实着你的生活。鸿燕城不可想象在一瞬间内没有男人或没有女人。
   
   鸿燕城最缺乏的资源是男人和女人。男人们四处寻觅的,孤身寡情的,欲哭无泪地存在着。女人们孤芳自赏的,难中下怀的,自生自灭地存在着。鸿燕城没有一瞬间不弥漫着情荒。男人和女人们都在起跑线上,却没有几个人能跑到终点。当中太多的奇怡,诡异和梦呓。
   人们常道:“鸿燕城里凤凰多。”可说者非凤凰,安知凤凰苦乐?
   
                 第一章:田荒 情更荒
   鸿燕城里有好几座凤凰楼,其中有一座是住客自封的。两情相悦者以凤凰自居,那单身者如朱哥虾妹的,却只是单称“凤”或“凰”。虾妹长得面色红润,手臂也泛着红光,人们就称她为“虾妹”。
   朱哥钟意虾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却一直怀疑虾妹是“鸡妹”。缘由一天半夜,他听到门前猫叫,便突发奇想去赶猫。无意间路过虾妹的窗前,他听到女孩的呻吟声,那韵味简直就是仙乐。他实在不明白,好像也是单身的虾妹,怎么会夜半发出呻吟声来,是做爱还是在自慰?朱哥听不明白,爬二楼窗户去看,他没这个胆量。只好憋在心中。
   
   可那妞太迷人了,每每从朱哥身边走过,腰肢摇曳,臀部摆动,看得朱哥身心骚动不已。一天,他终于大起胆子向虾妹示爱。谁知虾妹摇摇头:“看你穷得叮当响,挣够钱再来找我吧!”
   朱哥钱还没挣多少,家里父母来信道:“田荒了,快回来种地吧!”可他出来一趟,要么带钱回去,要么带个媳妇回去,才有脸面。其实,朱哥家中有地有房子,就是没老婆,看着人家一个个从外地娶亲回家,他也想打这主意。好不容易发现目标,可这虾妹却嫌他穷。他觉得我穷你也富不到哪里去,否则,就不会住进这廉价的凤凰楼。孤男寡女的,何必靠自慰过日子呢?
   
   他确实没见到过虾妹带男人回凤凰楼,可那神秘的呻吟声令人费解。或许,人家约会好自己来的?凤凰楼每天出出进进上百人,没准有虾妹的相好呢?如果虾妹确实在守身如玉,那对眼前的爱情何必视而不见呢?朱哥人长得还不赖,就是看上去穷酸一点。美女配帅哥,本来很好的一对,而虾妹就是长期不理人。又有一天夜里,朱哥竟然真的故意跑去虾妹的楼下“听窗”,可不,那虾妹摄人的呻吟声又浮现,听得朱哥真想跳进去“安慰”虾妹,可这是绝对隐私,朱哥哪里敢让虾妹知道自己曾经在“听窗”呢?朱哥猜想虾妹也有七情六欲,或许正需要男朋友。可第二天,他去找虾妹套近乎,虾妹对他冷若冰霜。好像对男人根本就没兴趣。朱哥试探地:“虾妹,你18岁了吧?没想过谈恋爱?”
   虾妹瞥了他一眼:“那个人还没出现。”
   朱哥嫉妒地:“要求太高了吧?”
   虾妹:“哪里?”
   朱哥:“守空房何如将就找一个。”
   虾妹:“找谁呀!”
   朱哥整理衣袖:“你看我怎么样?”
   虾妹:“不怎么样。”
   朱哥故意靠近他:“可我毕竟是个男人呀!”
   虾妹呆望着他,好像真的发现他是个男人了。可嘴上依然说:“天下男人太多了,好男人又太少了。” 朱哥总是得不到青睐,心中恨恨然:“装得一本正经,谁知道你半夜里搞的什么鬼名堂?”但转念一想:“人家或许还是处女呢!”
   
    ---未完待出版---
(2013/02/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