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张成觉文集
·“观点开放”谈何易?——简评《中华人民共和国史》(1949-1981 )
·皮涅拉總統沒向中國稱“謝”
·韓戰謊言何時了?
·“改正”還需待何時
·“這個國家為作家做了什麼?”
·批毛批共宜側重政治經濟角度
·致某知名文化人
·手民之誤
·重複否定等於肯定
·談“57反右”宜細不宜粗---與沈志華教授商榷(之一)
·中共“八大”是解開反右之謎的重要鑰匙---與沈志華教授商榷(之二)
·文學與我
·文學與我
·喜看“民主小販”上攤位---楊恆均《家國天下》上市有感
·“你改悔吧!田華。”--讀《田華感言》想到的
·毛時代“社會上沒有階級”?---與李怡、余華二位商榷
·包產到戶”導致毛、劉分裂---丁抒教授縱談文革緣起
·李默評論兩則
·蔣愛珍槍下亡靈該死嗎?---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一)
·评:蔣愛珍槍下亡靈該死嗎?---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一)
·蔣愛珍的“生存形態”---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二)
·角度獨到 扣人心弦---評楊恆均《家國天下》
·“生存形態”與“含金量”---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三)
·《歸去來兮》(長篇小說連載)
·“五識”兼備呼民主---評博訊“公共知識分子”榜
·轉貼李墨《歸去來兮》第一章(之2、之3)-張成覺
·轉貼:李墨評論《由小說形象想到家國形象》
·致巴雅古特先生
·一篇文情並茂的佳作----楊恆均新作點評
·天安門絕非解放廣場---也談埃及巨變与中國
·埃及能,中國還不能!---再談埃及巨變與中國
·南天健筆 正氣如虹---讀何與懷博士作品感言
·蕭默的”笑談”與笑話---評點《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一)
·自編自導 故弄玄虛---評蕭默《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二
·欺世盗名 破绽百出---評點《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三
·變色龍與受害者---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一)
·誰是真正的受害者?---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二)
·”用筆桿子殺人”---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三)
·誰令下馬出京華---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四)
·“檢查”/揭發=告密?---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五)
·“黑老貓”的尊容---評點《有感於高爾泰、蕭默兩先生的爭執》
·“假作真時真亦假”---評蕭默《一葉一菩提》
·醜陋的“中國人”和大寫的日本人
·中华之耻,人类之悲---读《有良心的日本人》有感
·似是而非的“冷靜思考”---評點《面對有關地震的爭論國人應冷靜思考停止爭吵!》
·中华之耻咎在“党国”--读杨恒均网文有感
·中日的“国民素质”与“国家素质”
·阴谋论的标本---评点《求真相》
·毛就是打算傳位給江青毛遠新--與胡平兄商榷
·《七絕.力挺譚冉劉》-原韻奉和萬潤南
·七绝.力挺谭冉刘(之二)
·匪夷所思的“阴谋论”
·喜闻恒均“无恙”---打油诗两首
·巴蜀男儿冉云飞
·“面包会有的”,“民主会有的”---杨恒均“被失踪”随想
·民主离我们还很远!
·微博三则
·微博四则
·微博兩則
·微博:周海嬰;趙連海
·高瑛.國共
·天塌一齊扛?/未未命真好
·明哲保身/自由尚遠
·吳晗與未未
·因果報應話吳晗
·侵犯主權?胡可留任?
·羅孚新著/文集面世
·雞蛋不宜碰石頭
·遇羅克
·五七反右面面觀---五十四年後的思考
·電盈優
·清華與葉企孫/錯怪黎老闆
·艾未未案/良心底線
·快樂無價/世紀盛事
·溫馨佳話/“平衡”樣板
·《北京十年》/心中透亮
·力挺茅于軾(七絕二首)
·聲勢不再/惡有惡報
·《北京十年》與“六四”
·巧舌如簧/“驗明正身”
·五四精神/兩位領袖
·表錯情/文集縮水
·受人教唆/秋後螞蚱
·極大諷刺/“一字咁淺”
·黨性與人性
·黨性與人性
·中美對話
·郝部長的高論
·郝/好部長說真話
·中日總理/航母何用
·鵲巢鳩占/三代北大人
·我看辛子陵
·董橋一瞥
·董橋一瞥
·也談未未(二則)
·高瑛的話(二則)
·競爭力排名(二則)
·變色龍的自畫像---評點蕭默《一葉一菩提》(之一)
·已被洗腦/事出有因
·林彪自食其果
·陳總長何需難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網上資料稱:《柳堡的故事》的誕生來源於一則真實的故事。國共內戰期間,共軍某連隊駐紮在江南某村。該連一個戰士被房東姑娘相上了,但他渾然不知。直到有一天,發現自已軍裝口袋裡有個小紙條,上面寫著“你好”,才感到姑娘對自已的心思,囿於軍隊紀律沒敢吭聲。不久,又相繼在自己口袋裡發現了第二張、第三張紙條,分別寫著“你真好”“你實在好”。他被姑娘打動,倆人暗暗地相愛了。不料,此事被人發現,連長狠狠地批評了他,並不許他再和姑娘有任何來往。未幾部隊開往前線,戰士在一次戰鬥中犧牲了。姑娘得知後,覺得戰士是為她死的,心裡愧疚上吊自殺了。那位連長感到這對情人的死與自己當初的批評有關,非常內疚,一輩子不結婚來懲罰自己。
   但也有另一個版本,是小說原作者胡石言親歷的事:
   1943年冬天,胡石言所在的新四軍一師三旅七團來到寶應地區開展抗日游擊鬥爭。當時,他隨團駐扎在柳堡一帶,任宣教股長及團內油印報紙《戰鬥報》的主編。有一次,胡石言下連隊檢查通訊、讀報工作,二連通訊組長、副班長徐金成送他返回。路上,18歲的小徐告訴胡石言一個“秘密”:他與柳堡頭村子裡一位長辮子姑娘“好”上了。但他表示要隨部隊南下,等打敗日寇再談個人的事。1945年9月,徐金成在蘇南宜興丁蜀山戰鬥中不幸犧牲。胡石言曾托人到過柳堡,尋找那位“長辮子姑娘”,可惜因一直未能找到。但胡石言卻一直把柳堡發生的這段故事埋在心裡,並為徐金成的柔情和俠骨感動。
   柳堡位於江蘇省揚州市寶應縣城南邊30公里,是蘇北下河里地區一個非常著名的村莊。於是石言決定以此為原型寫一篇小說。他覺得這個故事過於凄悲,便給這個故事增添一些亮色。畢竟,讓有情人終成眷屬是人們永遠的祝願。
   身為作家,石言可以妙筆生花,讓小說裏和影片中的副班長跟二妹子大團圓結局。然而,現實生活裏的這位出色編劇卻一再被整,“文化大革命”一來,更受到了“娘娘”江青的點名批判,並被作為“走資派”批鬥,在豬圈裡養豬。


   不過,相比之下,“二班長”和“指導員”的命運更等而下之。作曲者死得尤其悲慘。
   早就參軍的廖有梁60年代初和武漢一位舞蹈演員結婚並有一子,文革開始後,夫妻雙雙遭批鬥,廖被下放到上海某地當搬運工,其妻與之離婚,並帶著兒子遠飛美國,剩下他一人獨自生活。好不容易熬過文革,但是文革結束,但身體垮了,患有肝癌,他床上放了一根扁擔,說晚上睡覺的時候肝疼起來用扁擔抵著會好很多。之後在許多電視電影話劇中也跑龍套,但只能顧個溫飽了,與名聲顯赫的50年代判若天淵。但他始終樂觀,堅強的活著。他十分想念自己的兒子,總是期盼著兒子能夠回來看他一眼,他將兒子小時候用過的東西都珍藏著,半截的鉛筆,用過的圖書等等,他經常打開那些東西,一件一件的摩挲著。
   晚年時他分到了一套房子,卻被裝修商騙走了十萬元錢,至此,一病不起,雖在人藝同志的幫助下,把房子裝修好了,可惜他已入住醫院,一天也沒在新房住過。臨死的時候,他說“活著,總歸是好的”。只是兒子是他心裡永遠的痛,咽下最後一口氣前,他嘆了口氣說“孩子,你為什麼不來看看爸爸呢?”
   其他演員在文革中也倍受折磨,陶玉玲被關牛棚,和演連長的那位演員關在一起。連長性子剛烈,從樓上跳下尋死,不料跳下之後並未當場咽氣,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非但無人伸出援手,還要在他肉體如此痛苦的時候,再次批鬥他。
   被譽為“中國第一指導員”的徐林格(1930——1975),遭遇格外令人唏噓。
   網友spencerxu在帖子寫道:徐老師是天津人。基本沒上過學。小時提籃賣過燒餅油條,生活很苦,甚至連襪子都買不起,直到中年後還不習慣穿襪子。字卻字寫得很好,尤其是仿宋體字。油印蠟紙也刻的很好。為人非常忠厚,也很平易近人,絲毫沒有名演員的架子。是一位很值得尊敬和懷念的人。可惜去世太早了。很多人都只看過徐老師扮演的指導員形像。其實徐老師扮演其他角色也非常出色。我曾經在1966年看過徐老師在話劇《箭稈河邊》中扮演的老貧農 “老吳頭”,1967年在話劇《收租院》扮演“鐵匠”,1968年在話劇《世界人民心中的紅太陽》中扮演一美國黑人領袖,在該劇中為增強氣氛,徐老師還使用了一句英語。其後下放杭州當了幾年工人。1974年借調到八一廠拍片, 在<<走進地下城>>(內部科教片, 從來沒機會看到)演人防主任(徐林格老師最後一部作品)。後因突發肝病與開封不幸去世,終年才45歲。真是天妒英才!
   高如星比徐林還要不幸得多。白桦说:“高如星的旋律隨時都可以從他的鉛筆上流淌出來,沒有一支曲子是不美的。”無法想像,如果沒有《九九艷陽天》這首歌,《柳堡的故事》會這樣扣人心弦嗎?
   然而,僅僅因為他對蘇俄藝術的熱愛,落了個“蘇修特務” 的罪名,最終含冤去世。他才活了42年。
   “作曲家小傳”
   
   
   
   
   列寧悼念《國際歌》的詞作者狄蓋特時說他留下了“非人工所能建造的紀念碑”。高如星不也如此嗎?
   俗語說得好,“人過留名,雁過留聲”,廖有梁、徐林格和宋清湘(連長)不也各自留下了豐碑,而大可含笑於九泉嗎?
   (全文完)
(2013/0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