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曾节明文集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夏日随感:爱与美的共同之根
·中国的大势和中国社民党的救国基本方略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习近平会有多大作为?谜底已经提前揭开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强势表现必产生重大影响
·庭审薄熙来的希望和失望
·小唐老师的回忆
·习近平的血性,比不上秦桧的孙女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最近,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以一系列狂悖倒退的言行,恰如程咬金抡起的大斧,将习近平二次“南巡”掀起的新改良氛围砍得七零八落:
   


     庹震先是于去年十二月习近平访广东和深圳时,指令广东等地报纸不许“借题发挥”,过多吹捧,更不许联想,他对宣传部干部说,习近平可能只是作秀,他是来缅怀自己父亲的,和中央政策没关,如果我们宣传过火,就把习近平摆上台,“他下不来,我们就上不去”。庹震还对新华社的领导说,习近平再这样折腾,要就是被逼下台,要就是成为“末代黄帝”。 庹震更担心习近平成为“末代皇帝”,他倒不在乎习近平下台,他甚至张狂地表露,习近平就应该下,“习近平能够干五年已经不错了”。
     庹震放言:习近平之所以能够上位,无非是有习仲勋这样的老子,一副全不把习近平放在眼里的狂态;庹震还嚣张地辱骂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说:就是以现在的标准来评判,宣判他(习仲勋)颠覆国家可能看得起他了,顶多就是一个汉奸、叛徒。这种话对习近平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
   
     元旦前夕,庹震甚至亲自上阵,强行撤换《南方周末》高举宪法推进政改的新年献词,代之自己亲自撰写的胡共式蛮横僵硬党八股献词,一手引发了恶劣的“南周”事件,绵延至今。
     众多评论者认为:这些现象源于顽固派分子庹震的狂妄和野心,这是大错。庹震不过一个河南省省级共产党衙内出身,赴粤之前也只曾是经济日报社总编辑与新华社副社长,这在北京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官,庹震何以敢如此嚣张?没有后台是不可能的。庹震的后台,就是把他提携到广东宣传位置上的胡锦涛宣传系势力,被“誉为”新闻界死敌的现任中宣部长、团派干将刘云山,一直是胡锦涛亲信。庹震现在的后台,就是信任广东省委书记、胡锦涛属意的“第六代领导人”胡春华。
   
     古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庹震与刘云山、胡春华、胡锦涛在理念上高度一致,就是狂热崇拜毛泽东、骨子里信奉极权专政,对一切“自由化”怀有天然的、刻骨的仇恨。庹震对别人不感冒,唯独热烈地投入胡春华的怀抱,决不是一时冲动或偶然。
   
     观察人士决不能忽略庹震猖狂出格倒行逆施的背景,是胡团派“太子”胡春华的新近主政广东:随着胡春华的到来,广东的人权状况急剧倒退、媒体言论空间大幅萎缩,全省掀起了大抓异议维权人士的逆流。细究不难发现:胡锦涛的爱将胡春华、刘奇葆、张庆黎走到哪里,哪里就特别专制和黑暗。政评人士朱建国先生以汪洋穿中山装、胡春华穿西装为据,说胡春华比汪洋开明,这实在是本末倒置的胡评。事实证明:汪洋“腾笼换鸟”的经济理念固然是错误的,但他在政治上比胡春华开明得多。这也是汪洋未能受胡锦涛提携入常的主要原因。
   
      庹震对习近平“南巡”舆论连续大力狙击,反映了胡锦涛顽固派势力正竭力阻止开明的“南方系”媒体,为习近平重启改革(改良)呐喊助威,以防止“习南巡”形成“邓南巡”式的效应,此种政治法术之阴毒和精细,打上了鲜明的胡锦涛印记。
     胡锦涛、刘云山、胡春华、庹震一伙还利用利用广大贪官对习近平网络反腐的憎恨,向习近平发起疯狂的反扑;与之同时,十八大前十年间向来低调的胡锦涛,突然高调无比,顶着国家主席的最后名号全国四处走动,发表面瘫辅导员式的僵尸讲话,一心要抢习近平的风头,给顽固派贪官撑腰打气。
   
     与之同时,刘云山主持胡记宣传系利用习近平对网络反腐的“无序”及失控的担心,在全国范围内紧急刹车网络反腐、封杀“南周”事件发酵,下一步即时对习近平路线大举反攻——这种抓住习近平的短板倒习相当精明和阴险。
     胡团派还故伎重施,元月四日,宣传系指令工业和信息化部关闭了炎黄春秋网站,其实早在2010年8月30日,炎黄春秋的备案号即被取消接入了,当时主政者是胡锦涛,选择这个时候突然关掉《炎黄春秋》网站,用意很明显,就是打击支持习近平改良的党内开明派,顺带嫁祸习近平,装孙子栽赃嫁祸是胡锦涛的一贯伎俩。
   
     胡锦涛倒习的目的,就是架空习近平,让胡春华提前上位。
   
     张国堂、周亚辉等人在吹捧胡锦涛之余,闭着眼睛硬说习近平是“毛左派”,但庹震对习近平咬牙切齿的攻击,再一次从反面证明了习近平决不是顽固派,而真心实意推动中共国走向开明的改良派领导人,他的改良新政遭到胡锦涛顽固派势力的猖狂阻挠和反扑,他的执政地位遭到严重威胁。  
   
     面对这种形势,习近平最近在党校讲话时,既高唱改革开放必须有新的突破,又抛出:不能割裂六十年的建国史看问题,指后毛时代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与毛泽东时代非根本对立,而毛文革等灾难是中国共产党在探索中犯的错误。这是他企图稳住顽固派的策略之举,如果稳住顽固派是为了积蓄力量、下一步对顽固派采取措施,这不失为明智的选择;但如果想藉此讨好顽固派,谋求党内“和谐”,那就大错了。
   
     关于党内团结,毛泽东曾说:“在斗争中求团结,则团结存;在妥协中求团结,则团结亡”,这话在宪政民主国家是荒谬野蛮的,但在一个极权政党中却是千真万确的真理。
   
     因此,习近平下一步必须严惩庹震一伙,否则断不足以立威!如果连庹震这样一个省部级的宣传系党棍都可以随意公开侮辱和攻击国家一把手,而不到任何惩处,今后谁还会把习近平放在眼里?如果这样,习近平必然很快威信扫地,真的就会应验那帮庹震等恶棍宵小的叫嚣“能干完五年就不错了!”
   
     马基雅维利在《君王论》中指出:如果统治者遭到普遍的憎恨,他们的统治还可以维持(如通过恐怖、分化瓦解反对者等等),但若统治者遭到普遍的轻视,他们一定垮台。
   
     政治家要有所作为,首先就必须保住权力,当年江泽民为了巩固权力,敢于扳倒“六四”“功臣”陈希同;胡锦涛为了抓权,也敢于打倒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陈良宇;如今你习近平抓一个庹震算什么?我实在告诉你习近平:严惩庹震和几个胡锦涛宣传系贪官,再次大力推动国内媒体网络“反腐”,并把“反腐风暴”引向胡锦涛顽固派集团,则亿万民众痛恨的政敌势力很快垮台,刘云山、胡春华一伙唯有缴枪投降、俯首听命!
   
     从力量对比上来说,习近平现在必须推动网络和媒体开明化,因为胡锦涛一伙以朝鲜、古巴式的极权倒退政治保卫广大贪官党棍杀人犯们的特权既得利益,十年来深得众官的欢心;习近平要想改变力量对比,就得学当年邓小平利用民主墙倒华国锋:团结党内外开明派和知识精英,安抚维权民众,向顽固派势力发起自下而上的攻势。
   
   曾节明(中国社会民主党副秘书长)  写于2013年元月六日于冰雪纽约州
(2013/0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