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曾节明文集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三)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五)
·也评清帝退位之“德”,兼谈明亡于清并非上帝不公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一/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二/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三/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四/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五/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六/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七/曾节明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谈民族英雄史可法的悲剧性局限/曾节明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 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教育民众最好的方法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最近,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以一系列狂悖倒退的言行,恰如程咬金抡起的大斧,将习近平二次“南巡”掀起的新改良氛围砍得七零八落:
   


     庹震先是于去年十二月习近平访广东和深圳时,指令广东等地报纸不许“借题发挥”,过多吹捧,更不许联想,他对宣传部干部说,习近平可能只是作秀,他是来缅怀自己父亲的,和中央政策没关,如果我们宣传过火,就把习近平摆上台,“他下不来,我们就上不去”。庹震还对新华社的领导说,习近平再这样折腾,要就是被逼下台,要就是成为“末代黄帝”。 庹震更担心习近平成为“末代皇帝”,他倒不在乎习近平下台,他甚至张狂地表露,习近平就应该下,“习近平能够干五年已经不错了”。
     庹震放言:习近平之所以能够上位,无非是有习仲勋这样的老子,一副全不把习近平放在眼里的狂态;庹震还嚣张地辱骂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说:就是以现在的标准来评判,宣判他(习仲勋)颠覆国家可能看得起他了,顶多就是一个汉奸、叛徒。这种话对习近平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
   
     元旦前夕,庹震甚至亲自上阵,强行撤换《南方周末》高举宪法推进政改的新年献词,代之自己亲自撰写的胡共式蛮横僵硬党八股献词,一手引发了恶劣的“南周”事件,绵延至今。
     众多评论者认为:这些现象源于顽固派分子庹震的狂妄和野心,这是大错。庹震不过一个河南省省级共产党衙内出身,赴粤之前也只曾是经济日报社总编辑与新华社副社长,这在北京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官,庹震何以敢如此嚣张?没有后台是不可能的。庹震的后台,就是把他提携到广东宣传位置上的胡锦涛宣传系势力,被“誉为”新闻界死敌的现任中宣部长、团派干将刘云山,一直是胡锦涛亲信。庹震现在的后台,就是信任广东省委书记、胡锦涛属意的“第六代领导人”胡春华。
   
     古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庹震与刘云山、胡春华、胡锦涛在理念上高度一致,就是狂热崇拜毛泽东、骨子里信奉极权专政,对一切“自由化”怀有天然的、刻骨的仇恨。庹震对别人不感冒,唯独热烈地投入胡春华的怀抱,决不是一时冲动或偶然。
   
     观察人士决不能忽略庹震猖狂出格倒行逆施的背景,是胡团派“太子”胡春华的新近主政广东:随着胡春华的到来,广东的人权状况急剧倒退、媒体言论空间大幅萎缩,全省掀起了大抓异议维权人士的逆流。细究不难发现:胡锦涛的爱将胡春华、刘奇葆、张庆黎走到哪里,哪里就特别专制和黑暗。政评人士朱建国先生以汪洋穿中山装、胡春华穿西装为据,说胡春华比汪洋开明,这实在是本末倒置的胡评。事实证明:汪洋“腾笼换鸟”的经济理念固然是错误的,但他在政治上比胡春华开明得多。这也是汪洋未能受胡锦涛提携入常的主要原因。
   
      庹震对习近平“南巡”舆论连续大力狙击,反映了胡锦涛顽固派势力正竭力阻止开明的“南方系”媒体,为习近平重启改革(改良)呐喊助威,以防止“习南巡”形成“邓南巡”式的效应,此种政治法术之阴毒和精细,打上了鲜明的胡锦涛印记。
     胡锦涛、刘云山、胡春华、庹震一伙还利用利用广大贪官对习近平网络反腐的憎恨,向习近平发起疯狂的反扑;与之同时,十八大前十年间向来低调的胡锦涛,突然高调无比,顶着国家主席的最后名号全国四处走动,发表面瘫辅导员式的僵尸讲话,一心要抢习近平的风头,给顽固派贪官撑腰打气。
   
     与之同时,刘云山主持胡记宣传系利用习近平对网络反腐的“无序”及失控的担心,在全国范围内紧急刹车网络反腐、封杀“南周”事件发酵,下一步即时对习近平路线大举反攻——这种抓住习近平的短板倒习相当精明和阴险。
     胡团派还故伎重施,元月四日,宣传系指令工业和信息化部关闭了炎黄春秋网站,其实早在2010年8月30日,炎黄春秋的备案号即被取消接入了,当时主政者是胡锦涛,选择这个时候突然关掉《炎黄春秋》网站,用意很明显,就是打击支持习近平改良的党内开明派,顺带嫁祸习近平,装孙子栽赃嫁祸是胡锦涛的一贯伎俩。
   
     胡锦涛倒习的目的,就是架空习近平,让胡春华提前上位。
   
     张国堂、周亚辉等人在吹捧胡锦涛之余,闭着眼睛硬说习近平是“毛左派”,但庹震对习近平咬牙切齿的攻击,再一次从反面证明了习近平决不是顽固派,而真心实意推动中共国走向开明的改良派领导人,他的改良新政遭到胡锦涛顽固派势力的猖狂阻挠和反扑,他的执政地位遭到严重威胁。  
   
     面对这种形势,习近平最近在党校讲话时,既高唱改革开放必须有新的突破,又抛出:不能割裂六十年的建国史看问题,指后毛时代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与毛泽东时代非根本对立,而毛文革等灾难是中国共产党在探索中犯的错误。这是他企图稳住顽固派的策略之举,如果稳住顽固派是为了积蓄力量、下一步对顽固派采取措施,这不失为明智的选择;但如果想藉此讨好顽固派,谋求党内“和谐”,那就大错了。
   
     关于党内团结,毛泽东曾说:“在斗争中求团结,则团结存;在妥协中求团结,则团结亡”,这话在宪政民主国家是荒谬野蛮的,但在一个极权政党中却是千真万确的真理。
   
     因此,习近平下一步必须严惩庹震一伙,否则断不足以立威!如果连庹震这样一个省部级的宣传系党棍都可以随意公开侮辱和攻击国家一把手,而不到任何惩处,今后谁还会把习近平放在眼里?如果这样,习近平必然很快威信扫地,真的就会应验那帮庹震等恶棍宵小的叫嚣“能干完五年就不错了!”
   
     马基雅维利在《君王论》中指出:如果统治者遭到普遍的憎恨,他们的统治还可以维持(如通过恐怖、分化瓦解反对者等等),但若统治者遭到普遍的轻视,他们一定垮台。
   
     政治家要有所作为,首先就必须保住权力,当年江泽民为了巩固权力,敢于扳倒“六四”“功臣”陈希同;胡锦涛为了抓权,也敢于打倒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陈良宇;如今你习近平抓一个庹震算什么?我实在告诉你习近平:严惩庹震和几个胡锦涛宣传系贪官,再次大力推动国内媒体网络“反腐”,并把“反腐风暴”引向胡锦涛顽固派集团,则亿万民众痛恨的政敌势力很快垮台,刘云山、胡春华一伙唯有缴枪投降、俯首听命!
   
     从力量对比上来说,习近平现在必须推动网络和媒体开明化,因为胡锦涛一伙以朝鲜、古巴式的极权倒退政治保卫广大贪官党棍杀人犯们的特权既得利益,十年来深得众官的欢心;习近平要想改变力量对比,就得学当年邓小平利用民主墙倒华国锋:团结党内外开明派和知识精英,安抚维权民众,向顽固派势力发起自下而上的攻势。
   
   曾节明(中国社会民主党副秘书长)  写于2013年元月六日于冰雪纽约州
(2013/0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