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苹果日报》:迷茫的异国情]
严家祺
·《开放》杂志:废除“终身制”是怎样产生的?
·
当代中国政治
·
·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
·毛泽东思想千头万绪,归根到底一句话
·把江澤民李鵬周永康送上審判台
·纽约“胡赵精神和中国转型研讨会”文章:习近平时代大转型的一种可能
·严家祺:终于听到了人讲人话
·澳洲研讨会:中国大转型的制度目标(2012-6-28)
·转发张显扬文章:理论务虚会前前后后
·和平民主崛起论
·未来五年中国政改的前景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悼念兩次大地震的死难者
·“和諧世界”不應成為中國外交的政策原則
·毒奶粉應當眾銷毀
·《三头马车时代》前言
·高皋:朱厚泽倡导的「三宽」政策
·严家祺:中国成为“警察国家”的根源
·胡锦涛的性格弱点和中国的“多头专制”
·逮捕刘晓波更扩大了《08宪章》的影响
·零八宪章和刘晓波面对中国的“非人政治”(2009-12-25)
·中国民主党人的“千年刑期”
·用卫星遥感中南海动向
· “核心论”的“比较制度”分析
·《动向》10月15日文章《胡温裂变正在开始》
·《开放》文章:人机对话
·打扫“孔家店”(《前哨》2011-4)
·辛亥革命的“五大成果”是怎样被扭曲的?
·严家祺:《东部论——读西部论後的思考》2010-10
·“六四”敲掉了专制政治的“第二根支柱”
·严家祺:《谈谈孔老夫子“救世论”》
·《亚洲周刊》文章:《不希望中国沦为警察国家》
·如何看待“改革開放”三十年?(2008-10-18)
·北京用“网禁”封闭地方共产党
·中国宪政改革的四项原则
·一次刊出《新宪政运动》全文
·严家祺:“三头马车”的历史考察
·《前哨》2011-7-1 《法治天下——从建立“宪法诉讼”制度做起》
·严家祺:《中国面对 6 条“走不通的路》
·《争鸣》2011-4《从温家宝读古罗马皇帝“沉思录”谈起》
·中国向何处去?——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王炳章朋友遍天下,我们的心因王炳章的苦难而滴血
·谈谈江泽民“有任期能否成为独裁者”的问题
·《开放》2011-11严家祺:《革命可以“反对”,不能“告别”》
·我拿英雄赌明天
·重新审视二十五年前薄一波所做的事
·《争鸣》杂志:严家祺《王立军代“天”惩罚薄熙来》
·方励之是中国大变革的“第一推动力”(2012-4-7)
·《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文中所附照片
·就《中国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一文答张成觉先生
·推行一條防止「噩梦成真」的新路线
·第三共和:未来中国的选择(《中国时报》文章)
·从温家宝家族巨额财产看制定《国家政务官家族财产法》的必要
·严家祺:中华民族复兴的四大步骤
·薄熙来事件的教训:“非毛化”“非邓化”同时并举
·《亚洲周刊》记者纪硕鸣专访,严家祺谈中国资本主义
·《开放》文章:反宪政逆流不会长久
·釋放王炳章!“釋放”王軍濤!
·嚴家祺:王炳章和時代廣場的鐵籠
·谈谈一党制下的“限任制”
·《前哨》2013-2《中国陷入“托克维尔困境”》
·于光远于今日凌晨去世
·聲討“六四屠殺”的呼聲響徹全球
·『青聯』時期的胡錦濤
·為藏族姑娘才貝和五年來135位自焚者而痛心
·赵紫阳逝世十周年:严家祺访谈节录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嚴家祺:中国要有什么样的资本主义?
·嚴家祺:中国要有什么样的资本主义?
·江澤民給中國造成的四大禍害
·中共當局三次迫害高瑜
·嚴家祺:這樣的人民!這樣的黨!
·胡錦濤的青年時代和掌權時代
·中国传统文化的五大糟粕
·转贴新编毛泽东语录
·胡錦濤的青年時代和掌權時代
·習近平用三年時間推翻了胡錦濤的共產黨
·對陶斯亮文章引文的一點修正
·中國『權貴資本』的『三個代表』
·谁是动摇颠覆中共政权的重要力量
·
當代中國政治 達賴喇嘛
·
·達賴喇嘛:心中有大愛
·達賴喇嘛:心中有大愛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青藏高原仍在隆起
·1996年達賴喇嘛談他希望到五台山朝聖
·北京应当欢迎达赖喇嘛到台湾为灾民祈福
·达赖喇嘛和西藏文化圈(2009-8-16)
·《浴火袈裟》序
·達賴喇嘛:心中有大愛
·
當代中國政治 两岸关系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苹果日报》:迷茫的异国情

迷茫的异国情


香港《苹果日报》2013-1-20


严家祺


    一位叫西蒙(Simone Wilmans)的女子,从法国嘎纳给我写了一封信,还寄来了一本中文诗集。西蒙说,她在北京见到王习耕,并在不久前回到法国,北京的王习耕与她是“teenagers”(十几岁)时期的“笔友”(Pen-friend)。
   诗集的第一页是冰心“岁月 人生 求索”的题词,第二页艾青题词“怕风浪不能当海员,怕虎豹不能当猎人”。接着就是王习耕的“天安门诗”。这使我想起了“天安门运动”中的“甲必丹”。

   “甲必丹”是英语captain音译,“首领”、“船长”的意思。在印度尼西亚历史上,殖民地时期实行过“甲必丹” 制度,这是一种“侨领制度”,是给前来经商、谋生的外侨委任的首领,协助殖民政府处理外侨事务。因为第一次天安门事件和西单民主墙,我认识了王习耕,他用“甲必丹”写了许多首诗,贴在天安门广场纪念碑和西单墙上。“甲必丹”,是一个奇怪的名字,这使我一生都忘不了北京天安门运动中有一个“甲必丹”。
   一个人早年的印象比后来的印象要深刻得多,我总喜欢称王习耕为“甲必丹”。这位“甲必丹”,他青年、中年都浸沉在对西蒙这位法兰西女孩“迷惘之爱”中。
   西蒙与王习耕之间的联系是一九五八年开始的,当时西蒙是埃比纳尔(Epinal)女子师范学院的一年级学生。那年圣诞节期间,全法国大学生举办了以 “国际友谊”为内容的作文竞赛,西蒙得了一等奖。西蒙得到的“奖品”,是来自中国首都北京的一位学生“征求笔友”的信。五十年代中期的北京,提倡青年学生广交国际朋友,鼓励学生给外国学生写信交友。酷爱读书、喜欢舞文弄墨的王习耕正值青春年华,对外部世界充满憧憬,对生活和友谊满怀激情,自然地投身到寻找异国友情的时尚中。当时,大多数学生选择苏联青年做朋友,而充满幻想的王习耕却让自己征求笔友的信借着飞机的翅膀,飞向了充满浪漫情怀的法兰西。当时法国政府也倡导年轻人广交朋友,还设立了一个机构,专门处理一些来自世界各国笔友的信,并作为“礼物”,向各地发放,于是王习耕的信就被转递到了西蒙所在的埃彼纳尔(Epinal)。当时中法尚未建交,中国来信对法国学生来讲就显得特别珍贵,因此才能作为奖品,由校长 颁发给了西蒙。
   当时西蒙所在学校的校长保守,管理严苛,连学生的恋爱都要干涉,不许女学生和男孩建立“笔友”关系。校长看不懂“方块字”,不知道写信的人是男是女,她还特地问了有关人员,对方顺口说了句“不太清楚,好像是个女孩子”。校长认为中国非常遥远,和法国没有邦交,似乎是另一个世界,对方即便是个男学生,两人也永远见不了面,更不可能建立亲密关系,因此把中国来信给了西蒙。
   西蒙后来说:“这不是平常的信,这是奖励,是荣誉,是只有我一个人才有资格荣获的奖品。它让那么多姑娘们又羡慕、又眼馋!”西蒙立即给王习耕回了信。为了给中国的那位青年留下美好印象,还附寄了一张她得意的照片,那是穿着妈妈为她做的白色纱裙的玉照,青春美艳。作为回报,王习耕回信时也附寄了照片,十八岁的小伙子青春亮丽,黑头发、黑眼珠,西蒙眼中的帅哥。
   王习耕是诗人,西蒙喜爱文学,他们之间的通信,一直倾吐着“迷茫的异国情”,沉醉于相互的思念中。六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中断了他们之间的联系,远隔万里却都依然念念不忘。文革高潮,王习耕还在一首给西蒙的诗作《你可知道》中写道:
    脚踏阿尔卑斯
    远眺东方
    那缥缈的地平线
    让你望眼欲穿
    迎面而来的风啊
    忽忽作响
    悠悠不断
    西蒙啊
    你可知道
    那正是我对你的呼唤!
   王习耕喜欢记日记、保留书信,“文革”中被抄家,这些“白纸黑字”成了“反革命”罪证。在批林批孔时期,王习耕因咒骂秦始皇、批判梁效、杨荣国,被揪了出来,成了“现行反革命”,与西蒙之间的联系也受到审查。北京市革命委员会主任吴德还亲自批示,对这个“自己跳出来的反面教员必须狠狠批判”。正因为这样的经历,王习耕的诗词中充满着对法国大革命的向往和对专制主义的批判。在一首《遥赠西蒙》的诗中写道:
   
    西蒙啊 / 或许你的先辈 / 正是这辉煌历史的见证
   
    而你正是大革命的嫡传 / 为此“一七八九” / 才令我心驰而神往
   
    而我的厄运危难 / 我的体验期盼 / 更加深了切肤的痛感
   
    《大革命诗扎》 / 就这样草就在焚书坑儒的年间 / 杂乱无章的断简
   
    前后割断的残片 / 贯穿起离合悲欢的岁月 / 延续了对你不尽的思念
   
   文革一页翻过去後,已是两个孩子父亲的王习耕在北京电视大学一面教学、一面创作,而同时寻找远在法国、从未谋面的梦中情人西蒙。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他三次探访欧洲,在法国见到了西蒙。正是“情天不负有心人”,割断了近四十年的情丝又连上了。二00七年,西蒙也赴北京会见了王习耕。
    王习耕对西蒙说:“法兰西梦是你我人生的共同经历,是定位于你我精神世界的共同坐标,它乃是你我青春时代共同追求的、又同样都没有实现的梦幻!在你对我的法兰西梦中,也包含着我对你遥远而飘渺的东方之恋,那是我今生今世一场没有依托、没有尽头的迷惘之爱!”
   
    你要在这场梦里 / 追索你的已去岁月
   
    我要在这场梦里 / 寻回我无限珍惜的初恋
   王习耕老婆是典型的“中国式贤妻良母”,但非常不喜欢王习耕自己花钱出书,她认为这些出版物上是“招灾惹祸”、会给她“带来麻烦的不祥之物”。我一直在想,为什么王习耕认为自己一生对西蒙的爱是“迷茫之爱”,长期找不到答案,后来,我终于在“迷茫”的定义中找到了答案。所谓“迷茫”,就是没有方向、没有目标。当王习耕是诗人、作家时,他的目标是追求“理想”和“浪漫”,而在现实生活中,他的老伴是“家中唯一的独裁者”,他对西蒙的爱,只能从“迷茫”到“迷茫”。
   人的感情不是在理性中产生的,“感情”是“感觉之情”。我一位好友画家袁耀锷,他女儿对一位年少英俊的数学天才崇拜得五体投地,两人结婚後生了两个孩子,到她离婚的一天,她终于知道原来“崇拜不是爱”。王习耕对西蒙没有“感觉之情”,而是对“异国情浪漫”的憧憬,他与西蒙在没有见面的情况下通信多年,这是一种产生于“理性”中的感情,使王习耕长期浸沉于对遥远的法兰西女友的幻想中。王习耕追求什么,是“爱情”?“友情”?“理想”?自己也说不清楚,他的“目标”是模糊的,这就是“迷茫的爱”。(写于2013-1-14)
(2013/0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