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从手机实名制再看中共政改的欺骗性 ]
王藏文集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手机实名制再看中共政改的欺骗性

   2012-12-31 03:57:29
   
   网络实名制立法两天后,北京目前正在快马加鞭地制定手机实名制规定。12月30号,北京互联网信息办公室、通信管理局等多个部门联合在京召开了拟出台手机实名制管理规定的座谈会。观察人士说,中共新一届领导层对民众的管控更加严厉,他们所谓政改只是欺世愚民的花招,民众不应该对中共所谓的政改抱有希望。
   
   据悉,手机实名制后,用户在办理移动电话入网、过户、变更等业务时,则需要与电信部门签署协议,并进行真实身份登记。否则,电信运营商可以限制、暂停或终止服务。北京互联网新闻发言人声称,手机实名制能减少虚假和垃圾信息,降低短信诈骗等犯罪行为发生的可能性。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三大运营商则表示,将按照北京移动电话管理规定,积极推进手机实名制。中共认为,手机实名制是进一步落实网络实名制的关键。


   
   十八大后,中共新班子一方面大力反腐,提出改革,另一方面,则将魔爪伸向了网络,控制言论自由,如今又要出台手机实名制。大陆独立作家、时政评论人士牟传珩说,中共新领导班子的思维方式还是加强共产党的建设、加强对社会的控制,他们是不可能走民主体制改革的路线。
   
   【录音】“现在可以看到,他们一面在北京久敬庄一面释放访民,它一面在全国开着维稳表彰大会,要继续捍卫这种维稳方式;现在全国各地都在实行更加严厉的网络管理,包括手机、网络监控都在进一步加强管制。他们在社会管理的思路上一直是延续旧的思维方式,没有任何新思维、新文明思想的体制改革愿望。”
   
   诗人、独立作家王藏说,中共即便反腐、提出改革,也都改变不了它邪恶的本质。
   
   【录音】“一直以来就是一颗一颗的糖衣炮弹,一直在一个花哨的外衣之下,卖弄一通花哨的东西之后,中共的实质是残酷的、邪恶的,这些是不会改变的。我从来不对任何一届共产党的任何领导人、任何官僚权贵抱有任何的期望。他们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很多年前胡景涛温家宝上台,提什么胡温新政,然后却没有任何的变化。他们是新一届的领导人一上台,就接着忽悠,他们就是欺内瞒外,用他们一贯的残酷方式来维持他们的统治。”
   
   牟传珩也认为,寄望于中共领导人政改就如同当年期待胡锦涛改革一样,结果只能是打水漂。
   
   【录音】“让他抛弃原有的统治思维,他已经在十八大把民主制度和世界的文明潮流宣布为邪路。他不可能走那个道路。他现在所强调的改革,是共产党内部为了维护和加强自己的领导权而进行的体制完善和制度完善,它叫完善,这是他的出发点。在不打破它的体制完善的框架下,中国的改革毫无希望。中国要推进民主的改革,只有按普世价值的权力分立,解决权力的合法性问题。不解决这个问题,中国改革没有出路的。”
   
   王藏说,期望中共体制内任何人良心发现进行政改,是既不切实际又荒诞的奢望。
   
   【录音】“本质上他们就是强奸着中国民众,然后他出了一些新花招,我们就要感恩涕零,这样的一种心态,其实是对我们自身的一种侮辱。它们的本质、它们的残酷都没有改变过。现在看到好像是歌舞升平,好像新政权好像有些变化,其实没变化。每一天都是残酷的现实、每一天都是血淋淋的这种迫害,从不释放政治犯、对法轮功学员一如既往地的迫害,可以看得出他,它们的邪恶。血淋淋的这么多年的史实、这么多的血泪的历程,足够教训我们不要对它们抱有任何的幻想。我们只能寄希望在我们在自己身上、民众身上。”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韩菲采访报道
   
   http://soundofhope.org/node/308174
(2013/01/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