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四川泸州万人抗暴 十八大前维稳难奏效]
王藏文集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中国马赛曲》(组诗)
·中国马赛曲
●《飘散的情诗》(情诗集)
·飄散的情詩(2008-2009)
·飄散的情詩(2010之1)——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2)——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3)——獻給格桑梅朵
●《向日葵》(2010短诗集)
·向日葵(五首)
·生日悼亡曲
·月圆之夜——献给中秋之夜逝世的恩师杨春光及狱中的自由灵魂
·小诗一首献给血泊中的中国山羊们
·中国,你到底还有多少希望?!
·为《大纪元》成立十周年而作
●《草原苍凉》(献给蒙古的诗)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以诗声援内蒙抗议示威
●《血色格桑花》(献给西藏的诗)
·血色格桑花(长诗)
·给自焚抗议的扎白——写于西藏“3.10”起义50周年纪念日
·以诗声援青海藏族学生抗议文革战火
·103根"心脏的骨头"—献给藏人艺术家朋友邝老五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王藏行为艺术】
·自由亚洲电台:国际人权日前后诗人王藏失踪七天 徐沛呼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Radio Free Asia:Guizhou Poet 'Still Missing'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唐柏桥:王藏兄弟多保重,我们会高度关注你的处境!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组诗)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河清: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力虹”组诗感赋一律
·唐柏桥:强烈推荐青年诗人王藏用血泪写就的力作《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张嘉谚:以“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的胆魄、激情与诗性创造,似乎又要引领新一轮中国诗人决绝抗争的时代
·郭国汀: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
·吴玉琴:我在自由圣火上看到了你写的诗,我是流着泪读完的。看到写申有连那段时,我已经全身发抖,泪如雨下了……
·楚狂:深深震撼于兄之悼念钱云会力虹的组诗,望兄保重!在必将到来的新纪元,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老乐:王藏吾弟:太喜欢你这首诗----《让坦克下的诗歌飞!》……这首诗应该广为流传。我已将它打印出来贴在我家墙上。
·严正学:几天來,心如寒冰!读罢诗,热泪盈眶!!!!!!
●《黑暗日》(长诗)
·黑暗日(之一)
·黑暗日(之二)
·黑暗日(之三)
·黑暗日(之四)
·黑暗日(之五)
·黑暗日(之六)
●《王者归来》(王者哲学)
·《王者归来》序诗
一、严冬残梦
·严冬残梦(一)
·严冬残梦(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川泸州万人抗暴 十八大前维稳难奏效

   2012-10-18 23:05:04
   
   中国四川泸州市17号下午发生万人群体事件,大量警察和武警部队释放催泪弹,并暴力驱赶群众。愤怒的群众推翻和烧毁数辆警车,民众多人被打伤,20多人被抓走。
   
   据报道,抗议事件发生在四川泸州市红星村菜市场,三名当地交警和一名鱼贩司机发生肢体冲突,后鱼贩司机死亡。事件引发上万民众围观并谴责警察暴行。随后,当局出动大量警察和武警部队集结“维稳”,事件持续到凌晨4点结束,有多位民众受伤、被抓。事态已发展成群体事件。


   
   
   知情民众说法
   
   此消息首先由中国网友报出,他们在微博上大量上传事件现场录像和照片。
   
   据知情民众发贴说,泸州红星村菜市场的一部拉鱼车正准备进菜市场时,因为前方有交警挡路,鱼贩数次按喇叭,但是交警充耳不闻,鱼贩缓慢驾驶车辆试图从交警身旁经过,但不小心擦到交警手腕,交警就叫司机下车要扣司机的驾证并罚3000元,司机不肯,双方发生争执,旁边的两个协警一同上前打司机,司机当场死亡。
   
   民众上传的视频“泸州红星村农贸市场交警打死人了”所显示的事发过程与以上所述完全相同。
   
   据新唐人记者采访红星村村民得知,打死人的警察中一个是正式编制,另外两个是协警。当时鱼贩躺在地上,肚子涨起来,叫交警帮助拿药,那个警察不但不给拿药,还用脚踩鱼贩的指甲。
   
   泸州市民吴女士对记者表示,她听说警车被点着火了,主要因为警方要想抢尸体,但死者家属不同意,民众也不允许,然后警民双方发生了激烈冲突。当局连夜出动了大量武警部队镇压,至当晚凌晨3、4点现场已被武警部队控制,人群逐步散去。今天上午现场仍有大量警察。
   
   另一位现场目击者、网名“梦呓”称:“我在现场,我作证,愤怒的群众是理性的,并没有毁坏除警车以外的任何东西,只是要求严惩凶手,刚刚有一队矿工模样穿着民兵预备役服装的进入事件核心区。”
   
   泸州市民王女士对记者表示,听人群里传出“警察打人了!”果然有人从人群中挤出来已头破血流,被一些好心人送进医院,这样就引起更多围观人的愤怒和反抗,有的用矿泉水瓶子或花台里的泥土砸向特警。
   
   
   中共官方忙辟谣、猛删贴
   
   中国四川省泸州市政府新闻办在10月18日上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称,死者不是被交警打死,而是因病死亡。发布会公告称,泸州“10•17”事件是一起交通秩序维护引发的突发事件,称交警在处置过程中,司机因“身体突然不适,后司机不适加重,经120急救无效而死亡”。
   
   美国之音记者接通泸州市龙马潭区公安分局的电话询问情况,当班警察告知正在调查事件:“现在这个事情没有调查清楚,现在不方便告诉你的。如果调查清楚了到时候你再打电话。”
   
   事件发生后,最早报导该事件的是官方媒体《环球时报》,称泸州“交警打死人系谣言”。
   
   另外,泸州网民10月17日夜间不断上传群体事件的现场录像和照片,网警不断删帖。至18日凌晨,大部分相关微博已被删除。18日早上起,更多网民上网求真相。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网友“需要改变的”说:“四川泸州群体性事件,实际上就是政府的一次信任危机。与其说民众愚昧无知,容易煽动,不如说政府在人民心中一点信誉都没有。”
   
   此时正值中共18大前夕,但是群体事件频发,什邡事件、汕尾事件,到如今的泸州事件…… 据港媒报导,临近十八大,中共改朝换代在即,京城剑拔弩张,笼罩在恐惧与不安之中。
   
   北京独立作家、自由诗人王藏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每一次重大会议,当局都以维稳的方式,把自己封闭在堡垒里面,其实它们的内心非常恐惧,害怕民众表达意见,现在社会的矛盾越来越激化,民怨四起,所以当局用武力来‘保卫’它们的十八大,维稳是头等大事。”
   
   中国学者吴祚来认为:“为什么对社会不满?因为贪腐,因为社会严重不公,他们冷眼看着,等着,时间一到,火就燃烧起来了,此起彼伏,当政者要改变的是自己了,维稳的路走到尽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岱融 荷风综合报道
   
   
   http://soundofhope.org/node/295794
(2013/01/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