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四川泸州万人抗暴 十八大前维稳难奏效]
王藏文集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川泸州万人抗暴 十八大前维稳难奏效

   2012-10-18 23:05:04
   
   中国四川泸州市17号下午发生万人群体事件,大量警察和武警部队释放催泪弹,并暴力驱赶群众。愤怒的群众推翻和烧毁数辆警车,民众多人被打伤,20多人被抓走。
   
   据报道,抗议事件发生在四川泸州市红星村菜市场,三名当地交警和一名鱼贩司机发生肢体冲突,后鱼贩司机死亡。事件引发上万民众围观并谴责警察暴行。随后,当局出动大量警察和武警部队集结“维稳”,事件持续到凌晨4点结束,有多位民众受伤、被抓。事态已发展成群体事件。


   
   
   知情民众说法
   
   此消息首先由中国网友报出,他们在微博上大量上传事件现场录像和照片。
   
   据知情民众发贴说,泸州红星村菜市场的一部拉鱼车正准备进菜市场时,因为前方有交警挡路,鱼贩数次按喇叭,但是交警充耳不闻,鱼贩缓慢驾驶车辆试图从交警身旁经过,但不小心擦到交警手腕,交警就叫司机下车要扣司机的驾证并罚3000元,司机不肯,双方发生争执,旁边的两个协警一同上前打司机,司机当场死亡。
   
   民众上传的视频“泸州红星村农贸市场交警打死人了”所显示的事发过程与以上所述完全相同。
   
   据新唐人记者采访红星村村民得知,打死人的警察中一个是正式编制,另外两个是协警。当时鱼贩躺在地上,肚子涨起来,叫交警帮助拿药,那个警察不但不给拿药,还用脚踩鱼贩的指甲。
   
   泸州市民吴女士对记者表示,她听说警车被点着火了,主要因为警方要想抢尸体,但死者家属不同意,民众也不允许,然后警民双方发生了激烈冲突。当局连夜出动了大量武警部队镇压,至当晚凌晨3、4点现场已被武警部队控制,人群逐步散去。今天上午现场仍有大量警察。
   
   另一位现场目击者、网名“梦呓”称:“我在现场,我作证,愤怒的群众是理性的,并没有毁坏除警车以外的任何东西,只是要求严惩凶手,刚刚有一队矿工模样穿着民兵预备役服装的进入事件核心区。”
   
   泸州市民王女士对记者表示,听人群里传出“警察打人了!”果然有人从人群中挤出来已头破血流,被一些好心人送进医院,这样就引起更多围观人的愤怒和反抗,有的用矿泉水瓶子或花台里的泥土砸向特警。
   
   
   中共官方忙辟谣、猛删贴
   
   中国四川省泸州市政府新闻办在10月18日上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称,死者不是被交警打死,而是因病死亡。发布会公告称,泸州“10•17”事件是一起交通秩序维护引发的突发事件,称交警在处置过程中,司机因“身体突然不适,后司机不适加重,经120急救无效而死亡”。
   
   美国之音记者接通泸州市龙马潭区公安分局的电话询问情况,当班警察告知正在调查事件:“现在这个事情没有调查清楚,现在不方便告诉你的。如果调查清楚了到时候你再打电话。”
   
   事件发生后,最早报导该事件的是官方媒体《环球时报》,称泸州“交警打死人系谣言”。
   
   另外,泸州网民10月17日夜间不断上传群体事件的现场录像和照片,网警不断删帖。至18日凌晨,大部分相关微博已被删除。18日早上起,更多网民上网求真相。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网友“需要改变的”说:“四川泸州群体性事件,实际上就是政府的一次信任危机。与其说民众愚昧无知,容易煽动,不如说政府在人民心中一点信誉都没有。”
   
   此时正值中共18大前夕,但是群体事件频发,什邡事件、汕尾事件,到如今的泸州事件…… 据港媒报导,临近十八大,中共改朝换代在即,京城剑拔弩张,笼罩在恐惧与不安之中。
   
   北京独立作家、自由诗人王藏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每一次重大会议,当局都以维稳的方式,把自己封闭在堡垒里面,其实它们的内心非常恐惧,害怕民众表达意见,现在社会的矛盾越来越激化,民怨四起,所以当局用武力来‘保卫’它们的十八大,维稳是头等大事。”
   
   中国学者吴祚来认为:“为什么对社会不满?因为贪腐,因为社会严重不公,他们冷眼看着,等着,时间一到,火就燃烧起来了,此起彼伏,当政者要改变的是自己了,维稳的路走到尽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岱融 荷风综合报道
   
   
   http://soundofhope.org/node/295794
(2013/01/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